雾。
  漫天的大雾。
  以至于再好的视力,也只能勉强分辨身前数尺之内的景象。
  这样的地方,不会有太多人愿意进入其中。
  人们的所有恐惧,都来源于未知。
  起了一阵风。
  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起的风吹动着那些浓稠的白雾,风缓缓朝着前面而去,白雾安静地分开,就像是迎接着归家的主人。
  眼前的地面出现了一条白玉铺就的道路。
  白玉四四方方,大小完全一致,一块接一块,笔直地朝着白雾深处蔓延。
  ……
  ……
  忽然。
  一只陈旧破烂的靴子落在了一块白玉上。
  接下来是另外一只。
  那双靴子属于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
  他在那块白玉上停了很久,那些风早已经越过他单薄的身子朝着前面而去,然后有些诡异的停下,就在他身前数尺。
  少年转头看去,身后的白雾已经重新聚合,他看不到来时的路。
  仿佛只能向前。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他不再犹豫。
  风也往前走了一些。
  十数丈之后,他手上多了一柄黑色的断刀。
  再往前走,不知道多久,少年抬头看去,隐约可见道路已经到了尽头。
  尽头处,有一件什么物事。
  等到走近一些,这才看清楚,那停在前面尽头处的东西是一具晶莹剔透的……棺椁。
  那棺椁上面镌刻着一些晦涩难懂的字符,有一种古老的气息从棺椁里涌出……
  风停了。
  少年走到了那棺椁前。
  天地之间,很安静。
  有种莫名的力量在吸引着他。
  他凑了过去,隔着那晶莹剔透的棺椁,朝里面看去。
  里面躺着一个少女。
  少年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隔着棺椁,隐隐约约看不真切那少女的样子。
  正当少年要移开目光的时候,异变突生!
  少女的眼睛……睁开了!
  一双无比特别的眼眸出现在少年眼前。
雾。
  漫天的大雾。
  以至于再好的视力,也只能勉强分辨身前数尺之内的景象。
  这样的地方,不会有太多人愿意进入其中。
  人们的所有恐惧,都来源于未知。
  起了一阵风。
  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起的风吹动着那些浓稠的白雾,风缓缓朝着前面而去,白雾安静地分开,就像是迎接着归家的主人。
  眼前的地面出现了一条白玉铺就的道路。
  白玉四四方方,大小完全一致,一块接一块,笔直地朝着白雾深处蔓延。
  ……
  ……
  忽然。
  一只陈旧破烂的靴子落在了一块白玉上。
  接下来是另外一只。
  那双靴子属于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
  他在那块白玉上停了很久,那些风早已经越过他单薄的身子朝着前面而去,然后有些诡异的停下,就在他身前数尺。
  少年转头看去,身后的白雾已经重新聚合,他看不到来时的路。
  仿佛只能向前。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他不再犹豫。
  风也往前走了一些。
  十数丈之后,他手上多了一柄黑色的断刀。
  再往前走,不知道多久,少年抬头看去,隐约可见道路已经到了尽头。
  尽头处,有一件什么物事。
  等到走近一些,这才看清楚,那停在前面尽头处的东西是一具晶莹剔透的……棺椁。
  那棺椁上面镌刻着一些晦涩难懂的字符,有一种古老的气息从棺椁里涌出……
  风停了。
  少年走到了那棺椁前。
  天地之间,很安静。
  有种莫名的力量在吸引着他。
  他凑了过去,隔着那晶莹剔透的棺椁,朝里面看去。
  里面躺着一个少女。
  少年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隔着棺椁,隐隐约约看不真切那少女的样子。
  正当少年要移开目光的时候,异变突生!
  少女的眼睛……睁开了!
  一双无比特别的眼眸出现在少年眼前。
  那一瞬间,仿佛两人之间的棺椁瞬间消失了一般,少年很清楚的看到了她的眼眸,也看到了那眼眸里的东西。
  那是……一颗无比明亮,炽热无比的火球!
雾。
  漫天大雾。
  以至于再视力也只能勉强分辨身前数尺之内景象。
  样地方会有太多愿意进入其中。
  们所有恐惧都来源于未知。
  起阵风。
  那知道从什么地方起风吹动着那些浓稠白雾风缓缓朝着前面而去白雾安静地分开就像迎接着归家主。
  眼前地面出现条白玉铺就道路。
  白玉四四方方大小完全致块接块笔直地朝着白雾深处蔓延。
  ……
  ……
  忽然。
  只陈旧破烂靴子落在块白玉上。
  接下来另外只。
  那双靴子属于身着黑衣少年。
  在那块白玉上停很久那些风早已经越过单薄身子朝着前面而去然后有些诡异停下就在身前数尺。
  少年转头看去身后白雾已经重新聚合看到来时路。
  仿佛只能向前。
  明白道理之后再犹豫。
  风也往前走些。
  十数丈之后手上多柄黑色断刀。
  再往前走知道多久少年抬头看去隐约可见道路已经到尽头。
  尽头处有件什么物事。
  等到走近些才看清楚那停在前面尽头处东西具晶莹剔透……棺椁。
  那棺椁上面镌刻着些晦涩难懂字符有种古老气息从棺椁里涌出……
  风停。
  少年走到那棺椁前。
  天地之间很安静。
  有种莫名力量在吸引着。
  凑过去隔着那晶莹剔透棺椁朝里面看去。
  里面躺着少女。
  少年目光停留在她脸上隔着棺椁隐隐约约看真切那少女样子。
  正当少年要移开目光时候异变突生!
  少女眼睛……睁开!
  双无比特别眼眸出现在少年眼前。
  那瞬间仿佛两之间棺椁瞬间消失般少年很清楚看到她眼眸也看到那眼眸里东西。
  那……颗无比明亮炽热无比火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