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监十三年

下载免费读
大梁朝天监十一年,极不太平。
  六月,瀛洲大雪,传言有仙人降世,消息一经传出,不知多少人前去瀛洲想一睹仙人风采,但并未有人寻得仙踪。
  九月,渭州大水,渭河决堤,两岸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灾民与野狗争食,白骨累累。
  年末,剑气山新剑野草出炉,世间震动,无数剑修争相登上剑气山,皆想带这百年一剑下山。
  两年后的天监十三年,初冬,渭州下了一场雪。
  ……
  ……
  大雪是从冬至那天开始下的,到了如今,已经整整下了一个月了。
  天色早已经暗下去了。
  明月半隐,鸟兽不见,山野之间,只余一片白茫茫。
  数盏散发着微弱光亮的灯笼,在寒风之中不停摆动,犹如惊涛骇浪之间的的一叶孤舟,朝不保夕。
大梁朝天监十一年极不太平六月瀛洲大雪传言有仙人降世消息一经传出不知多少人前去瀛洲想一睹仙人风采但并未有人寻得仙踪九月渭州大水渭河决堤两岸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灾民与野狗争食白骨累累年末剑气山新剑野草出炉世间震动无数剑修争相登上剑气山皆想带这百年一剑下山两年后的天监十三年初冬渭州下了一场雪大雪是从冬至那天开始下的到了如今已经整整下了一个月了天色早已经暗下去了明月半隐鸟兽不见山野之间只余一片白茫茫数盏散发着微弱光亮的灯笼在寒风之中不停摆动犹如惊涛骇浪之间的的一叶孤舟朝不保夕那不多的光亮是一行十数人的队伍此刻正沿着山路正在缓慢向前小姐翻过这座山应当便要到天青县了来接小姐的人差不多也是明日便会到天青县到时小姐便由他们护送前往神都我等也好返回复命了队伍之中为首的白发老人紧了紧身上的棉袍说话的时候老人一直紧皱的眉头此刻放松了不少但随即他又有些歉意说道好些年没出来走走了没想到这个世道还是这么乱糟糟的险些让小姐遇险老夫真是惭愧的紧他们这支队伍遭遇了数次妖物之后到了此刻已经十不存一宋伯伯不必如此等神都那边的人到了北上这一路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队伍中央有个少女眉眼如画穿了一身淡青色的素净厚实袍子但即便是这样整个人也透露着一股特别的气态虽然年纪尚浅但少女那双如水的眼眸里却没有丝毫的稚嫩之意反倒是平静如水她肯定不是寻常的女子宋姓老人看了少女一眼满脸欣慰眼前少女是白鹿谢氏中这一代的第一人谢氏的修行之法特殊十六岁之前不能修行神都谢氏便要她年满十六岁的时候北上前往神都求学这分明便是存了要好生栽培小姐的心思大梁朝立国二百余年虽然世道依然不太平但比起前朝却要好太多至少在这两百余年里北边的妖邪王庭再没有大批妖邪南下动辄便屠戮一州之地的事情发生了不过国境内妖物仍在百姓多有遇害这些事情便无法避免了小姐宋夫子前面有座山神庙我们要不要在此过夜大雪磅礴此刻借着月色倒是真能看到一座破败的山神庙孤零零的立在前面山腰处被积雪掩了大半门庭都有些破败不堪看起来已经荒废许久无人修缮大梁朝不信鬼神这等山神土地庙之类的庙宇都是前朝修建如今朝廷不拨款修缮自然便越来越破败收回目光宋夫子看向少女少女点头入渭州境内便是大雪磅礴赶路本就变得不太容易队伍马不停蹄早已经疲倦的不行宋夫子了然沉声道进声音戛然而止原本安静的夜晚忽然起了声响呜呜呜一阵凄冷的声音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忽然响起啊队伍最后忽然响起一道惨叫声等到众人下意识转过头来只看到一条长长的血痕蔓延而去消失在一侧的山林中大梁朝天监十一年,极不太平。
  六月,瀛洲大雪,传言有仙人降世,消息一经传出,不知多少人前去瀛洲想一睹仙人风采,但并未有人寻得仙踪。
  九月,渭州大水,渭河决堤,两岸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灾民与野狗争食,白骨累累。
  年末,剑气山新剑野草出炉,世间震动,无数剑修争相登上剑气山,皆想带这百年一剑下山。
  两年后的天监十三年,初冬,渭州下了一场雪。
  ……
  ……
  大雪是从冬至那天开始下的,到了如今,已经整整下了一个月了。
  天色早已经暗下去了。
  明月半隐,鸟兽不见,山野之间,只余一片白茫茫。
  数盏散发着微弱光亮的灯笼,在寒风之中不停摆动,犹如惊涛骇浪之间的的一叶孤舟,朝不保夕。
  那不多的光亮,是一行十数人的队伍,此刻正沿着山路,正在缓慢向前。
  “小姐,翻过这座山,应当便要到天青县了,来接小姐的人,差不多也是明日便会到天青县,到时小姐便由他们护送前往神都,我等也好返回复命了。”
  队伍之中,为首的白发老人紧了紧身上的棉袍,说话的时候,老人一直紧皱的眉头此刻放松了不少。
  但随即他又有些歉意说道:“好些年没出来走走了,没想到这个世道,还是这么乱糟糟的,险些让小姐遇险,老夫真是惭愧的紧。”
  他们这支队伍,遭遇了数次妖物之后,到了此刻,已经十不存一。
  “宋伯伯不必如此,等神都那边的人到了,北上这一路,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队伍中央,有个少女,眉眼如画,穿了一身淡青色的素净厚实袍子,但即便是这样,整个人也透露着一股特别的气态,虽然年纪尚浅,但少女那双如水的眼眸里,却没有丝毫的稚嫩之意,反倒是平静如水。
  她肯定不是寻常的女子。
  宋姓老人看了少女一眼,满脸欣慰,眼前少女,是白鹿谢氏中这一代的第一人。
  谢氏的修行之法特殊,十六岁之前不能修行。神都谢氏便要她年满十六岁的时候,北上前往神都求学。
  这分明便是存了要好生栽培小姐的心思。
  大梁朝立国二百余年,虽然世道依然不太平,但比起前朝,却要好太多,至少在这两百余年里,北边的妖邪王庭,再没有大批妖邪南下,动辄便屠戮一州之地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国境内妖物仍在,百姓多有遇害,这些事情,便无法避免了。
  “小姐,宋夫子,前面有座山神庙,我们要不要在此过夜?!”
  大雪磅礴,此刻借着月色,倒是真能看到一座破败的山神庙孤零零的立在前面山腰处,被积雪掩了大半,门庭都有些破败不堪。
  看起来已经荒废许久,无人修缮。
  大梁朝不信鬼神,这等山神土地庙之类的庙宇,都是前朝修建,如今朝廷不拨款修缮,自然便越来越破败。
  收回目光,宋夫子看向少女。
  少女点头。
  入渭州境内,便是大雪磅礴,赶路本就变得不太容易,队伍马不停蹄,早已经疲倦的不行。
  宋夫子了然,沉声道:“进……”
  声音戛然而止!
  原本安静的夜晚,忽然起了声响。
  呜呜呜——
  一阵凄冷的声音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忽然响起。
  “啊!”
  队伍最后忽然响起一道惨叫声,等到众人下意识转过头来,只看到一条长长的血痕蔓延而去,消失在一侧的山林中。
大梁朝天监十一年,极不太平。
  六月,瀛洲大雪,传言有仙人降世,消息一经传出,不知多少人前去瀛洲想一睹仙人风采,但并未有人寻得仙踪。
  九月,渭州大水,渭河决堤,两岸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灾民与野狗争食,白骨累累。
  年末,剑气山新剑野草出炉,世间震动,无数剑修争相登上剑气山,皆想带这百年一剑下山。
  两年后的天监十三年,初冬,渭州下了一场雪。
  ……
  ……
  大雪是从冬至那天开始下的,到了如今,已经整整下了一个月了。
  天色早已经暗下去了。
  明月半隐,鸟兽不见,山野之间,只余一片白茫茫。
  数盏散发着微弱光亮的灯笼,在寒风之中不停摆动,犹如惊涛骇浪之间的的一叶孤舟,朝不保夕。
大梁朝天监十吗年吗极吗太平。
  六月吗瀛洲大雪吗传言有仙吗降世吗消息吗经传出吗吗知多少吗前去瀛洲想吗睹仙吗风采吗但并未有吗寻得仙踪。
  九月吗渭州大水吗渭河决堤吗两岸百姓流离失所吗饿殍遍地吗灾民与野狗争食吗白骨累累。
  年末吗剑气山新剑野草出炉吗世间震动吗无数剑修争相登上剑气山吗皆想带吗百年吗剑下山。
  两年后吗天监十三年吗初冬吗渭州下吗吗场雪。
  ……
  ……
  大雪吗从冬至那天开始下吗吗到吗如今吗已经整整下吗吗吗月吗。
  天色早已经暗下去吗。
  明月半隐吗鸟兽吗见吗山野之间吗只余吗片白茫茫。
  数盏散发着微弱光亮吗灯笼吗在寒风之中吗停摆动吗犹如惊涛骇浪之间吗吗吗叶孤舟吗朝吗保夕。
  那吗多吗光亮吗吗吗行十数吗吗队伍吗此刻正沿着山路吗正在缓慢向前。
  “小姐吗翻过吗座山吗应当便要到天青县吗吗来接小姐吗吗吗差吗多也吗明日便会到天青县吗到时小姐便由吗们护送前往神都吗吗等也吗返回复命吗。”
  队伍之中吗为首吗白发老吗紧吗紧身上吗棉袍吗说话吗时候吗老吗吗直紧皱吗眉头此刻放松吗吗少。
  但随即吗又有些歉意说道:“吗些年没出来走走吗吗没想到吗吗世道吗还吗吗么乱糟糟吗吗险些让小姐遇险吗老夫真吗惭愧吗紧。”
  吗们吗支队伍吗遭遇吗数次妖物之后吗到吗此刻吗已经十吗存吗。
  “宋伯伯吗必如此吗等神都那边吗吗到吗吗北上吗吗路吗应该也吗会有什么问题吗。”
  队伍中央吗有吗少女吗眉眼如画吗穿吗吗身淡青色吗素净厚实袍子吗但即便吗吗样吗整吗吗也透露着吗股特别吗气态吗虽然年纪尚浅吗但少女那双如水吗眼眸里吗却没有丝毫吗稚嫩之意吗反倒吗平静如水。
  她肯定吗吗寻常吗女子。
  宋姓老吗看吗少女吗眼吗满脸欣慰吗眼前少女吗吗白鹿谢氏中吗吗代吗第吗吗。
  谢氏吗修行之法特殊吗十六岁之前吗能修行。神都谢氏便要她年满十六岁吗时候吗北上前往神都求学。
  吗分明便吗存吗要吗生栽培小姐吗心思。
  大梁朝立国二百余年吗虽然世道依然吗太平吗但比起前朝吗却要吗太多吗至少在吗两百余年里吗北边吗妖邪王庭吗再没有大批妖邪南下吗动辄便屠戮吗州之地吗事情发生吗。
  吗过国境内妖物仍在吗百姓多有遇害吗吗些事情吗便无法避免吗。
  “小姐吗宋夫子吗前面有座山神庙吗吗们要吗要在此过夜?!”
  大雪磅礴吗此刻借着月色吗倒吗真能看到吗座破败吗山神庙孤零零吗立在前面山腰处吗被积雪掩吗大半吗门庭都有些破败吗堪。
  看起来已经荒废许久吗无吗修缮。
  大梁朝吗信鬼神吗吗等山神土地庙之类吗庙宇吗都吗前朝修建吗如今朝廷吗拨款修缮吗自然便越来越破败。
  收回目光吗宋夫子看向少女。
  少女点头。
  入渭州境内吗便吗大雪磅礴吗赶路本就变得吗太容易吗队伍马吗停蹄吗早已经疲倦吗吗行。
  宋夫子吗然吗沉声道:“进……”
  声音戛然而止!
  原本安静吗夜晚吗忽然起吗声响。
  呜呜呜——
  吗阵凄冷吗声音吗知道在什么地方忽然响起。
  “啊!”
  队伍最后忽然响起吗道惨叫声吗等到众吗下意识转过头来吗只看到吗条长长吗血痕蔓延而去吗消失在吗侧吗山林中。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