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凶案

下载免费读
去买棉被的时候,自然还是带着谢南渡,她很谨慎,不愿意离开陈朝片刻。
  只是两人这趟出门没有见到对门的汉子,只是隐约听见了妇人的叫骂声。
  陈朝心情不错,他收拾不了那家伙,自然有人收拾他。
  棉花铺子的老板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干瘦干瘦的,看着像是个瘦猴子,城里的人都叫他侯三爷,买棉被的时候,侯三爷的一双眼睛在谢南渡身上来回打量,最后才有些诧异问道:“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原来传说是真的,住在桃花巷能犯桃花。”
  接过棉被的陈朝面无表情,“你要是想住进来,我那宅子卖给你,一百枚天金钱,童叟无欺。”
  “你傻还是我傻?”
  侯三爷挑了挑眉,更像猴子了。
  陈朝懒得回话,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却被侯三爷再度叫住了,他拉着陈朝到一侧,压低声音道:“我有个消息,收你一枚天金钱,你肯定想知道。”
  陈朝看了侯三爷一眼,点头道:“好啊,下次你家出事,我绝对晚出门半个时辰。”
  “呸呸呸,你他娘的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侯三爷有些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你小子可不能忘恩负义,当年你来这里的时候,第一顿饭不是在我这里吃的?”
  陈朝点点头,一脸认真道:“我怎么能忘记呢,我吃你一顿饭,给你做了半个月苦工。”
  “……总归是有些情谊在的吧?”侯三爷还是不放弃,这个老小子是小县城著名的吝啬鬼,是和陈朝对面的汉子齐名的家伙。
  两人的名声,半斤八两,差不多的。
  “不说算了,我决定下次直接来你家吃席。”
  陈朝懒得和这家伙纠缠,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
  侯三爷脸色难看,一把拉住陈朝,也不再藏着掖着,压低声音道:“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小子,消息不要钱,你小子可得把眼睛擦亮些,多看着咱们这些街坊,老子可不想哪天睡下去之后就进了那些狗日的妖物的肚子里。”
  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之后,侯三爷才开始讲起他口中的所谓消息。
  是昌远街那边昨天发生的命案,王记胭脂铺的老板和自己媳妇死在家中的事情,天青县就那么大,这点事情本来就瞒不住,只不过陈朝昨日并不在城中,今日回来之后又没出门,自然还没听说。
  陈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侯三爷,眼神犀利。
  就这么个消息,这老小子竟然敢开口要一枚天金钱?
  再说了,发生命案这种事情,只要是不牵扯妖物,都是衙门那边管的事情,陈朝这个镇守使可没权力掺和。
  侯三爷干笑一声,“要是一般的命案肯定不值钱,但好像这事儿不简单,我听说那陈掌柜夫妇身上可没伤口,死得莫名其妙的。”
  “会不会是咱们这里又来了什么妖物?”
  侯三爷看着陈朝,希冀道:“要是真有什么妖物,你小子可不能不管。”
  “要是妖物,还能有全尸?多多少少得丢点什么,不过衙门有没有什么说法?”
  陈朝随口一问,自从他来之后,附近的妖物被他一顿清剿,这城里就好些年没有过妖物出现了,太平日子过了这好些年,才让侯三爷这类普通百姓都敢对妖物泛泛其谈,要是放在以往,谁不是谈妖色变?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这么点消息。”侯三爷有些心虚,这么个消息本来就是不值一枚天金钱的。
  ……
  ……
  看在天金钱的面子上,陈朝亲自换了一整套被褥,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外面还是大雪不停,越发寒冷。
  “我家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没大晚上睡觉还要点炉子的习惯,两床棉被,应该够了,要是冷,我也可以给你买个炉子,不过,得加钱!”
  陈朝絮絮叨叨说了些话,不过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只发现那个如同一朵梨花的少女只是在廊下静静看着他,看得他有些不舒服。
  炉子这些东西家里没有是真的,他自己早已经是个境界不算太低的武夫,体魄尤为坚韧,寒暑不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谢南渡微笑道谢,随即问道:“我应该不会死在你家吧?”
  陈朝扯了扯嘴角,这小娘们是真怕死啊。
去买棉被的时候自然还是带着谢南渡她很谨慎不愿意离开陈朝片刻只是两人这趟出门没有见到对门的汉子只是隐约听见了妇人的叫骂声陈朝心情不错他收拾不了那家伙自然有人收拾他棉花铺子的老板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干瘦干瘦的看着像是个瘦猴子城里的人都叫他侯三爷买棉被的时候侯三爷的一双眼睛在谢南渡身上来回打量最后才有些诧异问道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原来传说是真的住在桃花巷能犯桃花接过棉被的陈朝面无表情你要是想住进来我那宅子卖给你一百枚天金钱童叟无欺你傻还是我傻侯三爷挑了挑眉更像猴子了陈朝懒得回话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却被侯三爷再度叫住了他拉着陈朝到一侧压低声音道我有个消息收你一枚天金钱你肯定想知道陈朝看了侯三爷一眼点头道好啊下次你家出事我绝对晚出门半个时辰呸呸呸你他娘的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侯三爷有些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你小子可不能忘恩负义当年你来这里的时候第一顿饭不是在我这里吃的陈朝点点头一脸认真道我怎么能忘记呢我吃你一顿饭给你做了半个月苦工总归是有些情谊在的吧侯三爷还是不放弃这个老小子是小县城著名的吝啬鬼是和陈朝对面的汉子齐名的家伙两人的名声半斤八两差不多的不说算了我决定下次直接来你家吃席陈朝懒得和这家伙纠缠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侯三爷脸色难看一把拉住陈朝也不再藏着掖着压低声音道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小子消息不要钱你小子可得把眼睛擦亮些多看着咱们这些街坊老子可不想哪天睡下去之后就进了那些狗日的妖物的肚子里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之后侯三爷才开始讲起他口中的所谓消息是昌远街那边昨天发生的命案王记胭脂铺的老板和自己媳妇死在家中的事情天青县就那么大这点事情本来就瞒不住只不过陈朝昨日并不在城中今日回来之后又没出门自然还没听说陈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侯三爷眼神犀利就这么个消息这老小子竟然敢开口要一枚天金钱再说了发生命案这种事情只要是不牵扯妖物都是衙门那边管的事情陈朝这个镇守使可没权力掺和侯三爷干笑一声要是一般的命案肯定不值钱但好像这事儿不简单我听说那陈掌柜夫妇身上可没伤口死得莫名其妙的会不会是咱们这里又来了什么妖物侯三爷看着陈朝希冀道要是真有什么妖物你小子可不能不管要是妖物还能有全尸多多少少得丢点什么不过衙门有没有什么说法陈朝随口一问自从他来之后附近的妖物被他一顿清剿这城里就好些年没有过妖物出现了太平日子过了这好些年才让侯三爷这类普通百姓都敢对妖物泛泛其谈要是放在以往谁不是谈妖色变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这么点消息侯三爷有些心虚这么个消息本来就是不值一枚天金钱的看在天金钱的面子上陈朝亲自换了一整套被褥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外面还是大雪不停越发寒冷我家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没大晚上睡觉还要点炉子的习惯两床棉被应该够了要是冷我也可以给你买个炉子不过得加钱陈朝絮絮叨叨说了些话不过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只发现那个如同一朵梨花的少女只是在廊下静静看着他看得他有些不舒服炉子这些东西家里没有是真的他自己早已经是个境界不算太低的武夫体魄尤为坚韧寒暑不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谢南渡微笑道谢随即问道我应该不会死在你家吧陈朝扯了扯嘴角这小娘们是真怕死啊不敢保证一般妖物估摸着不敢来找我麻烦要是太厉害的那种放心我肯定会丢下你跑的这是人话谢南渡倒是不在意笑着问道如果不是妖呢这句话里到底还是有些别的意思的陈朝揉了揉脑袋有些无奈道如果所有人都想着你死我就算是本事再大也救不了你去买棉被的时候,自然还是带着谢南渡,她很谨慎,不愿意离开陈朝片刻。
  只是两人这趟出门没有见到对门的汉子,只是隐约听见了妇人的叫骂声。
  陈朝心情不错,他收拾不了那家伙,自然有人收拾他。
  棉花铺子的老板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干瘦干瘦的,看着像是个瘦猴子,城里的人都叫他侯三爷,买棉被的时候,侯三爷的一双眼睛在谢南渡身上来回打量,最后才有些诧异问道:“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原来传说是真的,住在桃花巷能犯桃花。”
  接过棉被的陈朝面无表情,“你要是想住进来,我那宅子卖给你,一百枚天金钱,童叟无欺。”
  “你傻还是我傻?”
  侯三爷挑了挑眉,更像猴子了。
  陈朝懒得回话,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却被侯三爷再度叫住了,他拉着陈朝到一侧,压低声音道:“我有个消息,收你一枚天金钱,你肯定想知道。”
  陈朝看了侯三爷一眼,点头道:“好啊,下次你家出事,我绝对晚出门半个时辰。”
  “呸呸呸,你他娘的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侯三爷有些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你小子可不能忘恩负义,当年你来这里的时候,第一顿饭不是在我这里吃的?”
  陈朝点点头,一脸认真道:“我怎么能忘记呢,我吃你一顿饭,给你做了半个月苦工。”
  “……总归是有些情谊在的吧?”侯三爷还是不放弃,这个老小子是小县城著名的吝啬鬼,是和陈朝对面的汉子齐名的家伙。
  两人的名声,半斤八两,差不多的。
  “不说算了,我决定下次直接来你家吃席。”
  陈朝懒得和这家伙纠缠,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
  侯三爷脸色难看,一把拉住陈朝,也不再藏着掖着,压低声音道:“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小子,消息不要钱,你小子可得把眼睛擦亮些,多看着咱们这些街坊,老子可不想哪天睡下去之后就进了那些狗日的妖物的肚子里。”
  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之后,侯三爷才开始讲起他口中的所谓消息。
  是昌远街那边昨天发生的命案,王记胭脂铺的老板和自己媳妇死在家中的事情,天青县就那么大,这点事情本来就瞒不住,只不过陈朝昨日并不在城中,今日回来之后又没出门,自然还没听说。
  陈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侯三爷,眼神犀利。
  就这么个消息,这老小子竟然敢开口要一枚天金钱?
  再说了,发生命案这种事情,只要是不牵扯妖物,都是衙门那边管的事情,陈朝这个镇守使可没权力掺和。
  侯三爷干笑一声,“要是一般的命案肯定不值钱,但好像这事儿不简单,我听说那陈掌柜夫妇身上可没伤口,死得莫名其妙的。”
  “会不会是咱们这里又来了什么妖物?”
  侯三爷看着陈朝,希冀道:“要是真有什么妖物,你小子可不能不管。”
  “要是妖物,还能有全尸?多多少少得丢点什么,不过衙门有没有什么说法?”
  陈朝随口一问,自从他来之后,附近的妖物被他一顿清剿,这城里就好些年没有过妖物出现了,太平日子过了这好些年,才让侯三爷这类普通百姓都敢对妖物泛泛其谈,要是放在以往,谁不是谈妖色变?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这么点消息。”侯三爷有些心虚,这么个消息本来就是不值一枚天金钱的。
  ……
  ……
  看在天金钱的面子上,陈朝亲自换了一整套被褥,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外面还是大雪不停,越发寒冷。
  “我家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没大晚上睡觉还要点炉子的习惯,两床棉被,应该够了,要是冷,我也可以给你买个炉子,不过,得加钱!”
  陈朝絮絮叨叨说了些话,不过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只发现那个如同一朵梨花的少女只是在廊下静静看着他,看得他有些不舒服。
  炉子这些东西家里没有是真的,他自己早已经是个境界不算太低的武夫,体魄尤为坚韧,寒暑不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谢南渡微笑道谢,随即问道:“我应该不会死在你家吧?”
  陈朝扯了扯嘴角,这小娘们是真怕死啊。
  “不敢保证,一般妖物估摸着不敢来找我麻烦,要是太厉害的那种,放心,我肯定会丢下你跑的。”
  这是人话?
  谢南渡倒是不在意,笑着问道:“如果不是妖呢?”
  这句话里到底还是有些别的意思的。
  陈朝揉了揉脑袋,有些无奈道:“如果所有人都想着你死,我就算是本事再大,也救不了你。”
去买棉被的时候,自然还是带着谢南渡,她很谨慎,不愿意离开陈朝片刻。
  只是两人这趟出门没有见到对门的汉子,只是隐约听见了妇人的叫骂声。
  陈朝心情不错,他收拾不了那家伙,自然有人收拾他。
  棉花铺子的老板是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干瘦干瘦的,看着像是个瘦猴子,城里的人都叫他侯三爷,买棉被的时候,侯三爷的一双眼睛在谢南渡身上来回打量,最后才有些诧异问道:“你小子走桃花运了?原来传说是真的,住在桃花巷能犯桃花。”
  接过棉被的陈朝面无表情,“你要是想住进来,我那宅子卖给你,一百枚天金钱,童叟无欺。”
  “你傻还是我傻?”
  侯三爷挑了挑眉,更像猴子了。
  陈朝懒得回话,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却被侯三爷再度叫住了,他拉着陈朝到一侧,压低声音道:“我有个消息,收你一枚天金钱,你肯定想知道。”
  陈朝看了侯三爷一眼,点头道:“好啊,下次你家出事,我绝对晚出门半个时辰。”
  “呸呸呸,你他娘的怎么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侯三爷有些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你小子可不能忘恩负义,当年你来这里的时候,第一顿饭不是在我这里吃的?”
  陈朝点点头,一脸认真道:“我怎么能忘记呢,我吃你一顿饭,给你做了半个月苦工。”
  “……总归是有些情谊在的吧?”侯三爷还是不放弃,这个老小子是小县城著名的吝啬鬼,是和陈朝对面的汉子齐名的家伙。
  两人的名声,半斤八两,差不多的。
  “不说算了,我决定下次直接来你家吃席。”
  陈朝懒得和这家伙纠缠,抱着棉被转身就要走。
  侯三爷脸色难看,一把拉住陈朝,也不再藏着掖着,压低声音道:“好好好,算我怕了你小子,消息不要钱,你小子可得把眼睛擦亮些,多看着咱们这些街坊,老子可不想哪天睡下去之后就进了那些狗日的妖物的肚子里。”
  幽怨的看了陈朝一眼之后,侯三爷才开始讲起他口中的所谓消息。
  是昌远街那边昨天发生的命案,王记胭脂铺的老板和自己媳妇死在家中的事情,天青县就那么大,这点事情本来就瞒不住,只不过陈朝昨日并不在城中,今日回来之后又没出门,自然还没听说。
  陈朝面无表情的看着侯三爷,眼神犀利。
  就这么个消息,这老小子竟然敢开口要一枚天金钱?
  再说了,发生命案这种事情,只要是不牵扯妖物,都是衙门那边管的事情,陈朝这个镇守使可没权力掺和。
  侯三爷干笑一声,“要是一般的命案肯定不值钱,但好像这事儿不简单,我听说那陈掌柜夫妇身上可没伤口,死得莫名其妙的。”
  “会不会是咱们这里又来了什么妖物?”
  侯三爷看着陈朝,希冀道:“要是真有什么妖物,你小子可不能不管。”
  “要是妖物,还能有全尸?多多少少得丢点什么,不过衙门有没有什么说法?”
  陈朝随口一问,自从他来之后,附近的妖物被他一顿清剿,这城里就好些年没有过妖物出现了,太平日子过了这好些年,才让侯三爷这类普通百姓都敢对妖物泛泛其谈,要是放在以往,谁不是谈妖色变?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这么点消息。”侯三爷有些心虚,这么个消息本来就是不值一枚天金钱的。
  ……
  ……
  看在天金钱的面子上,陈朝亲自换了一整套被褥,做完这一切之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外面还是大雪不停,越发寒冷。
  “我家可不是什么大户人家,没大晚上睡觉还要点炉子的习惯,两床棉被,应该够了,要是冷,我也可以给你买个炉子,不过,得加钱!”
  陈朝絮絮叨叨说了些话,不过等到他抬起头的时候,只发现那个如同一朵梨花的少女只是在廊下静静看着他,看得他有些不舒服。
  炉子这些东西家里没有是真的,他自己早已经是个境界不算太低的武夫,体魄尤为坚韧,寒暑不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谢南渡微笑道谢,随即问道:“我应该不会死在你家吧?”
  陈朝扯了扯嘴角,这小娘们是真怕死啊。
  “不敢保证,一般妖物估摸着不敢来找我麻烦,要是太厉害的那种,放心,我肯定会丢下你跑的。”
  这是人话?
  谢南渡倒是不在意,笑着问道:“如果不是妖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