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妖

下载免费读
陈朝做了一个梦,是很正经的梦。
  这两年他其实经常做梦,梦的内容永远都是一个女子。
  在梦里,有个女子一直看着他,在梦里陈朝可以做很多事情,只是不能去看那个女子的眼睛,每次当他想去看那女子眼睛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团炙热的光芒,无比刺眼,那种刺痛感,会让他瞬间清醒。
  不过这一次还没等他去看那女子的眼睛,便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惊醒了。
  伴随着敲门声,还有一阵阵亲切的呼唤。
  “陈镇守使,陈镇守使……”
  陈朝睁开眼睛,正好看到远处的房顶上,那只野猫停下脚步,一双幽绿的眼睛正盯着陈朝。
  “滚!”
  陈朝毫不客气抓起一块木柱掉落的漆皮丢过去,精准的掉在那只野猫的脚边。
  野猫转身就跑,没有半点停留。
  陈朝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天色,嘟囔道:“才三更?”
  来到门前,打开院门,一个提着灯笼的小吏满身风雪,冷得直哆嗦。
  陈朝看了他一眼,问道:“咋了,糜大人又请吃夜宵?”
  这是糜科的爱好,喜欢在半夜叫人一起吃夜宵。
  小吏一愣,他是怎么都没想到陈朝开门之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朝看了一眼小吏身上的风雪,大半夜冒着大雪来请自己吃夜宵?不过是自己随口一说罢了。
  小吏回过神来,没有犹豫,随即像倒黄豆一般,把之前县衙发生的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不过这家伙很显然没上过私塾,很简单的事情说了足足半刻钟,最后他才喘着粗气说道:“昌远街的张屠夫也死了,咱们以后肯定没猪肉吃了!”
  陈朝扯了扯嘴角,到现在你还在关心这个?
  “无妨,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
  陈朝问道:“如今糜……大人的意思是?”
  “县尊让陈镇守使马上去昌远街看看,怀疑是妖物作祟。”
  妖物?说起这个,陈朝腰杆一下子就直了起来。
  精神一下子就和之前开门的时候有了天壤之别。
  看到陈朝这个样子,小吏不得不佩服自家大人的真知灼见了,果然如此!
  不过陈朝却没有立即跟着小吏出门,而是转头看了一眼庭院里。
  “怎么了,陈镇守使还有何事?”
  小吏有些焦急,毕竟这可是关乎着人命的大事,事情不调查清楚,恐怕明日一起来,整个天青县就要人心惶惶了。
  话音未落,那边偏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着青色棉衣的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那貌美的少女,小吏先是有些失神,然后感觉脸一阵发烫,随即有些自责的低下头去,这大半夜的,打扰了陈镇守使的好事,真是不应该啊。
  怪不得之前陈镇守使开门出来的时候,精神不太好。
  陈朝有些狐疑的看了谢南渡一眼,问道:“出门一趟,一起?”
  谢南渡点头,去拿起靠在门口的油纸伞。
  陈朝这才点点头,跟着小吏出门。
  谢南渡跟在陈朝身后,不远不近。
  小吏是个闲不下来的碎嘴子,走了几步之后,就忍不住了,“陈镇守使,这是哪家姑娘?新讨的媳妇儿?”
  陈朝默默无语。
  “陈镇守使,到底还是你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是镇守使,武道境界又高,现在就是找的媳妇儿,也比咱们大人的夫人都漂亮。”
  “过分了,老糜的夫人和她有可比性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夫人还是很不错的,我要是这辈子能娶上那样的媳妇儿,死了也值当。”
  “你追求挺低的。”
  “是啊,哪里能和陈镇守使比嘛。”
  “你说话真好听。”
  ……
  ……
  在小吏的一路吹捧下,陈朝一行三人来到了昌远街的一处宅子前,这里早就被衙役们包围的水泄不通,无数火把将这里照的如同白昼。
  长街上有深浅不一的脚印。
  看到陈朝,衙役们紧张的神色都放松不少,在天青县,别的不说,眼前的少年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有他来,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不过随着谢南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衙役们的目光就移不开了,撑着油纸伞的谢南渡虽然遮挡了大半的容貌,但凭着露出来的半张脸已经足以让他们心神往之了。
  小吏清了清嗓子,“看什么看,这可是陈镇守使的夫人,大伙儿别生出歪心思!”
陈朝做了一个梦是很正经的梦这两年他其实经常做梦梦的内容永远都是一个女子在梦里有个女子一直看着他在梦里陈朝可以做很多事情只是不能去看那个女子的眼睛每次当他想去看那女子眼睛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团炙热的光芒无比刺眼那种刺痛感会让他瞬间清醒不过这一次还没等他去看那女子的眼睛便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惊醒了伴随着敲门声还有一阵阵亲切的呼唤陈镇守使陈镇守使陈朝睁开眼睛正好看到远处的房顶上那只野猫停下脚步一双幽绿的眼睛正盯着陈朝滚陈朝毫不客气抓起一块木柱掉落的漆皮丢过去精准的掉在那只野猫的脚边野猫转身就跑没有半点停留陈朝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天色嘟囔道才三更来到门前打开院门一个提着灯笼的小吏满身风雪冷得直哆嗦陈朝看了他一眼问道咋了糜大人又请吃夜宵这是糜科的爱好喜欢在半夜叫人一起吃夜宵小吏一愣他是怎么都没想到陈朝开门之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陈朝看了一眼小吏身上的风雪大半夜冒着大雪来请自己吃夜宵不过是自己随口一说罢了小吏回过神来没有犹豫随即像倒黄豆一般把之前县衙发生的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不过这家伙很显然没上过私塾很简单的事情说了足足半刻钟最后他才喘着粗气说道昌远街的张屠夫也死了咱们以后肯定没猪肉吃了陈朝扯了扯嘴角到现在你还在关心这个无妨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陈朝问道如今糜大人的意思是县尊让陈镇守使马上去昌远街看看怀疑是妖物作祟妖物说起这个陈朝腰杆一下子就直了起来精神一下子就和之前开门的时候有了天壤之别看到陈朝这个样子小吏不得不佩服自家大人的真知灼见了果然如此不过陈朝却没有立即跟着小吏出门而是转头看了一眼庭院里怎么了陈镇守使还有何事小吏有些焦急毕竟这可是关乎着人命的大事事情不调查清楚恐怕明日一起来整个天青县就要人心惶惶了话音未落那边偏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着青色棉衣的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那貌美的少女小吏先是有些失神然后感觉脸一阵发烫随即有些自责的低下头去这大半夜的打扰了陈镇守使的好事真是不应该啊怪不得之前陈镇守使开门出来的时候精神不太好陈朝有些狐疑的看了谢南渡一眼问道出门一趟一起谢南渡点头去拿起靠在门口的油纸伞陈朝这才点点头跟着小吏出门谢南渡跟在陈朝身后不远不近小吏是个闲不下来的碎嘴子走了几步之后就忍不住了陈镇守使这是哪家姑娘新讨的媳妇儿陈朝默默无语陈镇守使到底还是你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是镇守使武道境界又高现在就是找的媳妇儿也比咱们大人的夫人都漂亮过分了老糜的夫人和她有可比性吗话可不能这么说夫人还是很不错的我要是这辈子能娶上那样的媳妇儿死了也值当你追求挺低的是啊哪里能和陈镇守使比嘛你说话真好听在小吏的一路吹捧下陈朝一行三人来到了昌远街的一处宅子前这里早就被衙役们包围的水泄不通无数火把将这里照的如同白昼长街上有深浅不一的脚印看到陈朝衙役们紧张的神色都放松不少在天青县别的不说眼前的少年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有他来那就一切都好说了不过随着谢南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衙役们的目光就移不开了撑着油纸伞的谢南渡虽然遮挡了大半的容貌但凭着露出来的半张脸已经足以让他们心神往之了小吏清了清嗓子看什么看这可是陈镇守使的夫人大伙儿别生出歪心思陈朝做梦很正经梦。
  两年其实经常做梦梦内容永远都女子。
  在梦里有女子直看着在梦里陈朝可以做很多事情只能去看那女子眼睛每次当想去看那女子眼睛时候就只能看到团炙热光芒无比刺眼那种刺痛感会让瞬间清醒。
  过次还没等去看那女子眼睛便被阵急促地敲门声惊醒。
  伴随着敲门声还有阵阵亲切呼唤。
  “陈镇守使陈镇守使……”
  陈朝睁开眼睛正看到远处房顶上那只野猫停下脚步双幽绿眼睛正盯着陈朝。
  “滚!”
  陈朝毫客气抓起块木柱掉落漆皮丢过去精准掉在那只野猫脚边。
  野猫转身就跑没有半点停留。
  陈朝伸懒腰看眼天色嘟囔道:“才三更?”
  来到门前打开院门提着灯笼小吏满身风雪冷得直哆嗦。
  陈朝看眼问道:“咋糜大又请吃夜宵?”
  糜科爱喜欢在半夜叫起吃夜宵。
  小吏愣怎么都没想到陈朝开门之后第句话居然。
  “说发生什么事情。”
  陈朝看眼小吏身上风雪大半夜冒着大雪来请自己吃夜宵?过自己随口说罢。
  小吏回过神来没有犹豫随即像倒黄豆般把之前县衙发生事情股脑都说出来过家伙很显然没上过私塾很简单事情说足足半刻钟最后才喘着粗气说道:“昌远街张屠夫也死咱们以后肯定没猪肉吃!”
  陈朝扯扯嘴角到现在还在关心?
  “无妨死张屠夫吃带毛猪。”
  陈朝问道:“如今糜……大意思?”
  “县尊让陈镇守使马上去昌远街看看怀疑妖物作祟。”
  妖物?说起陈朝腰杆下子就直起来。
  精神下子就和之前开门时候有天壤之别。
  看到陈朝样子小吏得佩服自家大真知灼见果然如此!
  过陈朝却没有立即跟着小吏出门而转头看眼庭院里。
  “怎么陈镇守使还有何事?”
  小吏有些焦急毕竟可关乎着命大事事情调查清楚恐怕明日起来整天青县就要心惶惶。
  话音未落那边偏房门被推开身着青色棉衣少女从里面走出来。
  看着那貌美少女小吏先有些失神然后感觉脸阵发烫随即有些自责低下头去大半夜打扰陈镇守使事真应该啊。
  怪得之前陈镇守使开门出来时候精神太。
  陈朝有些狐疑看谢南渡眼问道:“出门趟起?”
  谢南渡点头去拿起靠在门口油纸伞。
  陈朝才点点头跟着小吏出门。
  谢南渡跟在陈朝身后远近。
  小吏闲下来碎嘴子走几步之后就忍住“陈镇守使哪家姑娘?新讨媳妇儿?”
  陈朝默默无语。
  “陈镇守使到底还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镇守使武道境界又高现在就找媳妇儿也比咱们大夫都漂亮。”
  “过分老糜夫和她有可比性?”
  “话可能么说夫还很错要辈子能娶上那样媳妇儿死也值当。”
  “追求挺低。”
  “啊哪里能和陈镇守使比嘛。”
  “说话真听。”
  ……
  ……
  在小吏路吹捧下陈朝行三来到昌远街处宅子前里早就被衙役们包围水泄通无数火把将里照如同白昼。
  长街上有深浅脚印。
  看到陈朝衙役们紧张神色都放松少在天青县别说眼前少年定海神针般存在。
  有来那就切都说。
  过随着谢南渡出现在们视线里衙役们目光就移开撑着油纸伞谢南渡虽然遮挡大半容貌但凭着露出来半张脸已经足以让们心神往之。
  小吏清清嗓子“看什么看可陈镇守使夫大伙儿别生出歪心思!”
陈朝做了一个梦,是很正经的梦。
  这两年他其实经常做梦,梦的内容永远都是一个女子。
  在梦里,有个女子一直看着他,在梦里陈朝可以做很多事情,只是不能去看那个女子的眼睛,每次当他想去看那女子眼睛的时候,就只能看到一团炙热的光芒,无比刺眼,那种刺痛感,会让他瞬间清醒。
  不过这一次还没等他去看那女子的眼睛,便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惊醒了。
  伴随着敲门声,还有一阵阵亲切的呼唤。
  “陈镇守使,陈镇守使……”
  陈朝睁开眼睛,正好看到远处的房顶上,那只野猫停下脚步,一双幽绿的眼睛正盯着陈朝。
  “滚!”
  陈朝毫不客气抓起一块木柱掉落的漆皮丢过去,精准的掉在那只野猫的脚边。
  野猫转身就跑,没有半点停留。
  陈朝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天色,嘟囔道:“才三更?”
  来到门前,打开院门,一个提着灯笼的小吏满身风雪,冷得直哆嗦。
  陈朝看了他一眼,问道:“咋了,糜大人又请吃夜宵?”
  这是糜科的爱好,喜欢在半夜叫人一起吃夜宵。
  小吏一愣,他是怎么都没想到陈朝开门之后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
  “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朝看了一眼小吏身上的风雪,大半夜冒着大雪来请自己吃夜宵?不过是自己随口一说罢了。
  小吏回过神来,没有犹豫,随即像倒黄豆一般,把之前县衙发生的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不过这家伙很显然没上过私塾,很简单的事情说了足足半刻钟,最后他才喘着粗气说道:“昌远街的张屠夫也死了,咱们以后肯定没猪肉吃了!”
  陈朝扯了扯嘴角,到现在你还在关心这个?
  “无妨,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
  陈朝问道:“如今糜……大人的意思是?”
  “县尊让陈镇守使马上去昌远街看看,怀疑是妖物作祟。”
  妖物?说起这个,陈朝腰杆一下子就直了起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