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县衙商议

下载免费读
“那今晚就在昌远街部属,将那妖物擒杀!”
  张主簿挽起袖子,一脸欲欲跃试。
  陈朝看了他一眼,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文官,怎么对这种事情有这么大的热情。
  虽然张主簿那一脸络腮胡子,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主簿,更像是个山贼头子。
  老仵作点头附和道:“要除此妖物,老朽也愿尽些绵薄之力。”
  糜科问道:“你能干些什么?”
  “……”
  知县大人这当众拆台,让仵作直接下不来台。
  糜科没精力去关心仵作的想法,而是看向陈朝,问道:“陈老弟,你有把握吗?”
  他倒不是怕今天去无功而返,而是怕陈朝弄不过那个藏在暗处的妖物,那到时候,这帮人都得死在那边。
  “问题不大。”
  陈朝说了说自己的想法,“到时候让衙役们守住长街两头就行了,要是被那妖物走脱,也好指明个方向,糜大人劳顿这么久了,今晚大可不必去昌远街那边,在县衙暂歇等消息便是。”
  说话的时候,陈朝一直看着糜科。
  台阶我都给你找好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糜科想了想,一脸义正辞严道:“陈镇守使这话便不对了,本官作为本地父母官,在天青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本官哪里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县衙等消息?”
  “好,大人此言着实让人钦佩,不愧是我等榜样!”
  老仵作在尽量修复自己和糜科的关系。
  张主簿呵呵一笑,内心不断腹诽,大人这是知道跟着陈镇守使更安全吧?
  陈朝微笑点头,跟着笑道:“是我肤浅了,依着糜大人的品性,又怎会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说话的时候,陈朝不断看向糜科,眼神里的意思很清楚,下次宵夜你请!
  糜科频频点头,那是自然。
  至于在场不明所以的那些衙役,只是在看向糜科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敬佩。
  我们的知县大人,真是个好官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番。”
  陈朝微微一笑,看了看天色,心想这会儿回去还能睡一个白天。
  糜科欲言又止,他很想说我舍不得你,但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陈镇守使早些过来!”
  你不在,我很怕。
  陈朝点点头,带着没说几句话的谢南渡走出县衙。
  看着那少女背影,糜科又皱起眉头,嘀咕道:“这少女什么时候来的?”
  张主簿充耳不闻。
  老仵作则是在想要不要为大人找些药来治治脑袋。
  要不然干脆剖开看看有什么问题?
  很快老仵作就再度摇头,剖开倒是简单,问题是,剖开之后,自己不好复原。
  布置妥当之后,陈朝在糜科一众人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县衙,重新踏入风雪中,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庭院里。
  不过在进门之前,陈朝再次碰到了无所事事的周枸杞,这个汉子和他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在各自的门槛上坐下,大吵了一架,不过这一次,仍旧是陈朝落在下风,陈朝暗骂一声,在转身开门的时候,还在懊恼今天并没有完全发挥好。
  进了院子,重新在那掉漆严重的柱子前坐下,用后背在柱子上蹭了蹭,陈朝显得很满意。
  “你这么喜欢和那家伙吵架?”
  少女的眼睛在陈朝身上不断打量,两人相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还是没看透眼前这个黑衣少年,她关心的不是这个少年喜欢吵架的事情,而是……他在认真做某件事情和平时的时候好似完全是两个人。
  不过少女随即眯了眯眼,她想通了,这是伪装,平日里的示弱,只是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人最致命的伤害。
  “别这么看我,也别想那么多,你我的交集以后也没那么多。”陈朝有些漫不经心。
  “我想我们以后会在神都相遇。”
  谢南渡笑眯眯说道:“像是你这样的人,不会一辈子都在这座小地方的。”
  陈朝笑道:“那到时候还请你多多关照,毕竟我们是朋友。”
  谢南渡说道:“既然是朋友,你还收我钱?”
  “一码归一码,谈感情伤钱,再说了,我的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每个月俸禄就那么点,附近也没妖可杀了,我要是不节省点,能怎么办……”
  陈朝一脸痛苦,当然表现出来的痛苦要比他实际上的痛苦更痛苦。
  “别说这么多,我不会加钱的。”
  谢南渡虽然没有看透陈朝,但却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眼前的家伙嘴里没几句真话。
  “说点正事。”陈朝转移话题,而是主动谈及今日发生的凶案。
  身为镇守使,那是他的职责所在。
  谢南渡看着陈朝说道:“既然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何必问我?”
那今晚就在昌远街部属将那妖物擒杀张主簿挽起袖子一脸欲欲跃试陈朝看了他一眼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文官怎么对这种事情有这么大的热情虽然张主簿那一脸络腮胡子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主簿更像是个山贼头子老仵作点头附和道要除此妖物老朽也愿尽些绵薄之力糜科问道你能干些什么知县大人这当众拆台让仵作直接下不来台糜科没精力去关心仵作的想法而是看向陈朝问道陈老弟你有把握吗他倒不是怕今天去无功而返而是怕陈朝弄不过那个藏在暗处的妖物那到时候这帮人都得死在那边问题不大陈朝说了说自己的想法到时候让衙役们守住长街两头就行了要是被那妖物走脱也好指明个方向糜大人劳顿这么久了今晚大可不必去昌远街那边在县衙暂歇等消息便是说话的时候陈朝一直看着糜科台阶我都给你找好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糜科想了想一脸义正辞严道陈镇守使这话便不对了本官作为本地父母官在天青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本官哪里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县衙等消息好大人此言着实让人钦佩不愧是我等榜样老仵作在尽量修复自己和糜科的关系张主簿呵呵一笑内心不断腹诽大人这是知道跟着陈镇守使更安全吧陈朝微笑点头跟着笑道是我肤浅了依着糜大人的品性又怎会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说话的时候陈朝不断看向糜科眼神里的意思很清楚下次宵夜你请糜科频频点头那是自然至于在场不明所以的那些衙役只是在看向糜科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敬佩我们的知县大人真是个好官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番陈朝微微一笑看了看天色心想这会儿回去还能睡一个白天糜科欲言又止他很想说我舍不得你但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陈镇守使早些过来你不在我很怕陈朝点点头带着没说几句话的谢南渡走出县衙看着那少女背影糜科又皱起眉头嘀咕道这少女什么时候来的张主簿充耳不闻老仵作则是在想要不要为大人找些药来治治脑袋要不然干脆剖开看看有什么问题很快老仵作就再度摇头剖开倒是简单问题是剖开之后自己不好复原布置妥当之后陈朝在糜科一众人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县衙重新踏入风雪中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庭院里不过在进门之前陈朝再次碰到了无所事事的周枸杞这个汉子和他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在各自的门槛上坐下大吵了一架不过这一次仍旧是陈朝落在下风陈朝暗骂一声在转身开门的时候还在懊恼今天并没有完全发挥好进了院子重新在那掉漆严重的柱子前坐下用后背在柱子上蹭了蹭陈朝显得很满意你这么喜欢和那家伙吵架少女的眼睛在陈朝身上不断打量两人相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还是没看透眼前这个黑衣少年她关心的不是这个少年喜欢吵架的事情而是他在认真做某件事情和平时的时候好似完全是两个人不过少女随即眯了眯眼她想通了这是伪装平日里的示弱只是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人最致命的伤害别这么看我也别想那么多你我的交集以后也没那么多陈朝有些漫不经心我想我们以后会在神都相遇谢南渡笑眯眯说道像是你这样的人不会一辈子都在这座小地方的陈朝笑道那到时候还请你多多关照毕竟我们是朋友谢南渡说道既然是朋友你还收我钱一码归一码谈感情伤钱再说了我的处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每个月俸禄就那么点附近也没妖可杀了我要是不节省点能怎么办陈朝一脸痛苦当然表现出来的痛苦要比他实际上的痛苦更痛苦别说这么多我不会加钱的谢南渡虽然没有看透陈朝但却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眼前的家伙嘴里没几句真话说点正事陈朝转移话题而是主动谈及今日发生的凶案身为镇守使那是他的职责所在谢南渡看着陈朝说道既然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何必问我“那今晚就在昌远街部属将那妖物擒杀!”
  张主簿挽起袖子脸欲欲跃试。
  陈朝看眼怎么都想明白么文官怎么对种事情有么大热情。
  虽然张主簿那脸络腮胡子让看起来点都像主簿更像山贼头子。
  老仵作点头附和道:“要除此妖物老朽也愿尽些绵薄之力。”
  糜科问道:“能干些什么?”
  “……”
  知县大当众拆台让仵作直接下来台。
  糜科没精力去关心仵作想法而看向陈朝问道:“陈老弟有把握?”
  倒怕今天去无功而返而怕陈朝弄过那藏在暗处妖物那到时候帮都得死在那边。
  “问题大。”
  陈朝说说自己想法“到时候让衙役们守住长街两头就行要被那妖物走脱也指明方向糜大劳顿么久今晚大可必去昌远街那边在县衙暂歇等消息便。”
  说话时候陈朝直看着糜科。
  台阶都给找接下来就看。
  糜科想想脸义正辞严道:“陈镇守使话便对本官作为本地父母官在天青县发生么大事情本官哪里能够心安理得在县衙等消息?”
  “大此言着实让钦佩愧等榜样!”
  老仵作在尽量修复自己和糜科关系。
  张主簿呵呵笑内心断腹诽大知道跟着陈镇守使更安全?
  陈朝微笑点头跟着笑道:“肤浅依着糜大品性又怎会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说话时候陈朝断看向糜科眼神里意思很清楚下次宵夜请!
  糜科频频点头那自然。
  至于在场明所以那些衙役只在看向糜科眼神里又多几分敬佩。
  们知县大真官啊!
  “既然如此那就先回去准备番。”
  陈朝微微笑看看天色心想会儿回去还能睡白天。
  糜科欲言又止很想说舍得但最后还咬咬牙说道:“陈镇守使早些过来!”
  在很怕。
  陈朝点点头带着没说几句话谢南渡走出县衙。
  看着那少女背影糜科又皱起眉头嘀咕道:“少女什么时候来?”
  张主簿充耳闻。
  老仵作则在想要要为大找些药来治治脑袋。
  要然干脆剖开看看有什么问题?
  很快老仵作就再度摇头剖开倒简单问题剖开之后自己复原。
  布置妥当之后陈朝在糜科众依依舍眼神中离开县衙重新踏入风雪中回到属于自己庭院里。
  过在进门之前陈朝再次碰到无所事事周枸杞汉子和对视眼很有默契在各自门槛上坐下大吵架过次仍旧陈朝落在下风陈朝暗骂声在转身开门时候还在懊恼今天并没有完全发挥。
  进院子重新在那掉漆严重柱子前坐下用后背在柱子上蹭蹭陈朝显得很满意。
  “么喜欢和那家伙吵架?”
  少女眼睛在陈朝身上断打量两相处已经天两天她还没看透眼前黑衣少年她关心少年喜欢吵架事情而……在认真做某件事情和平时时候似完全两。
  过少女随即眯眯眼她想通伪装平日里示弱只为在最关键时候给最致命伤害。
  “别么看也别想那么多交集以后也没那么多。”陈朝有些漫经心。
  “想们以后会在神都相遇。”
  谢南渡笑眯眯说道:“像样会辈子都在座小地方。”
  陈朝笑道:“那到时候还请多多关照毕竟们朋友。”
  谢南渡说道:“既然朋友还收钱?”
  “码归码谈感情伤钱再说处境又知道每月俸禄就那么点附近也没妖可杀要节省点能怎么办……”
  陈朝脸痛苦当然表现出来痛苦要比实际上痛苦更痛苦。
  “别说么多会加钱。”
  谢南渡虽然没有看透陈朝但却很明白道理那就眼前家伙嘴里没几句真话。
  “说点正事。”陈朝转移话题而主动谈及今日发生凶案。
  身为镇守使那职责所在。
  谢南渡看着陈朝说道:“既然自己心里已经有想法何必问?”
“那今晚就在昌远街部属,将那妖物擒杀!”
  张主簿挽起袖子,一脸欲欲跃试。
  陈朝看了他一眼,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文官,怎么对这种事情有这么大的热情。
  虽然张主簿那一脸络腮胡子,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主簿,更像是个山贼头子。
  老仵作点头附和道:“要除此妖物,老朽也愿尽些绵薄之力。”
  糜科问道:“你能干些什么?”
  “……”
  知县大人这当众拆台,让仵作直接下不来台。
  糜科没精力去关心仵作的想法,而是看向陈朝,问道:“陈老弟,你有把握吗?”
  他倒不是怕今天去无功而返,而是怕陈朝弄不过那个藏在暗处的妖物,那到时候,这帮人都得死在那边。
  “问题不大。”
  陈朝说了说自己的想法,“到时候让衙役们守住长街两头就行了,要是被那妖物走脱,也好指明个方向,糜大人劳顿这么久了,今晚大可不必去昌远街那边,在县衙暂歇等消息便是。”
  说话的时候,陈朝一直看着糜科。
  台阶我都给你找好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糜科想了想,一脸义正辞严道:“陈镇守使这话便不对了,本官作为本地父母官,在天青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本官哪里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县衙等消息?”
  “好,大人此言着实让人钦佩,不愧是我等榜样!”
  老仵作在尽量修复自己和糜科的关系。
  张主簿呵呵一笑,内心不断腹诽,大人这是知道跟着陈镇守使更安全吧?
  陈朝微笑点头,跟着笑道:“是我肤浅了,依着糜大人的品性,又怎会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说话的时候,陈朝不断看向糜科,眼神里的意思很清楚,下次宵夜你请!
  糜科频频点头,那是自然。
  至于在场不明所以的那些衙役,只是在看向糜科的眼神里,又多了几分敬佩。
  我们的知县大人,真是个好官啊!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准备一番。”
  陈朝微微一笑,看了看天色,心想这会儿回去还能睡一个白天。
  糜科欲言又止,他很想说我舍不得你,但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陈镇守使早些过来!”
  你不在,我很怕。
  陈朝点点头,带着没说几句话的谢南渡走出县衙。
  看着那少女背影,糜科又皱起眉头,嘀咕道:“这少女什么时候来的?”
  张主簿充耳不闻。
  老仵作则是在想要不要为大人找些药来治治脑袋。
  要不然干脆剖开看看有什么问题?
  很快老仵作就再度摇头,剖开倒是简单,问题是,剖开之后,自己不好复原。
  布置妥当之后,陈朝在糜科一众人依依不舍的眼神中离开了县衙,重新踏入风雪中,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庭院里。
  不过在进门之前,陈朝再次碰到了无所事事的周枸杞,这个汉子和他对视一眼,很有默契的在各自的门槛上坐下,大吵了一架,不过这一次,仍旧是陈朝落在下风,陈朝暗骂一声,在转身开门的时候,还在懊恼今天并没有完全发挥好。
  进了院子,重新在那掉漆严重的柱子前坐下,用后背在柱子上蹭了蹭,陈朝显得很满意。
  “你这么喜欢和那家伙吵架?”
  少女的眼睛在陈朝身上不断打量,两人相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她还是没看透眼前这个黑衣少年,她关心的不是这个少年喜欢吵架的事情,而是……他在认真做某件事情和平时的时候好似完全是两个人。
  不过少女随即眯了眯眼,她想通了,这是伪装,平日里的示弱,只是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人最致命的伤害。
  “别这么看我,也别想那么多,你我的交集以后也没那么多。”陈朝有些漫不经心。
  “我想我们以后会在神都相遇。”
  谢南渡笑眯眯说道:“像是你这样的人,不会一辈子都在这座小地方的。”
  陈朝笑道:“那到时候还请你多多关照,毕竟我们是朋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