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捶杀

下载免费读
夜幕再次降临,昌远街变得很安静,在连续发生两起命案之后,这条街的住户都变得很小心,入夜之后,他们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们关好了门窗,甚至于在各自的床头都放上了防身的器具,擀面杖和菜刀是最多的东西。
  县衙的口风极紧,一些消息灵通的,也只是知晓那边昌远街发生了两桩命案,几人的死法蹊跷,但是并没有明确得知那是妖物所为。
  因此并没有太过慌乱的情绪在县城中蔓延。
  黑夜之中,昌远街的一面街口处,知县糜科正和一众衙役蹲守在此处,皆是紧张的看着夜色里的昌远街。
  “陈镇守使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来?”
  糜科扭头看了一眼远处,没有看到什么人影,悬着的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的,现在眼瞅着快要子时了,怎么这家伙还不到?
  他可是把身家性命都放在陈朝身上的,要是这家伙不靠谱,他这一百来斤也就算是交代了。
  张主簿提着一把钢刀,此刻眼中没有太多畏惧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兴奋,他压低嗓音,“陈镇守使是武道强者,只怕早已经来了,应当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和我们会面。”
  别看张主簿生得粗犷,但实际上他心思异常缜密,要不然也不能在主簿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这么多年。
  糜科点点头,将信将疑说道:“这次的妖物应当不难降服吧?陈镇守使到底是个什么境界,你可知道?”
  张主簿摇摇头,轻声道:“反正应该是个纯粹武夫,至于是哪一境界,下官也说不清。”
  大梁朝修士和武夫并存,武夫简单,也就只有一条路子,但修士的流派繁杂,三教九流,各有神通,不曾踏足修行的人,根本说不清楚这其中的道道,张主簿这种外行,也只是知晓,好似世间将修行境界大致划分了六重。一切修士和武夫都通用。
  六重境界,有一境一重天的说法。
  至于那位少年镇守使如今是哪一重境界,他也不知晓。
  不过光是这几年的太平日子,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那位来历神秘的少年镇守使,境界绝对不低。
  还有一点也不用多想,如果陈朝都对付不了的妖物,他们这群人加在一起也不会是对手。
  不知道糜科有没有想过有一天陈朝会离开这里,反正张主簿每次想起这样的事情,就会觉得痛苦不已。
  正当张主簿在自顾自痛苦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身侧的知县大人也是面露痛苦之色。
  张主簿一怔,一时间竟然有些感动,难道自己和大人,竟然如此心有灵犀?
  就在张主簿满含热泪之际,糜科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用力,让张主簿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一张满是络腮胡的大脸微红,竟然是有些害羞。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想法。
  “大人,怎么了?”张主簿关切问道。
  “本官腿麻了。”糜科皱着眉头,整张脸这才舒展开来,痛苦之色褪去,他尽量让自己身子靠在张主簿身上,好让双腿不用使劲。
  张主簿瞬间变得怅然若失,感觉有些什么东西飘走了。
  “马上就要二更天了,陈朝那小子到底来没来,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糜科渐渐有些烦躁,开始沉不住气了。
  ……
  ……
  陈朝出门的时候,天还没黑,谢南渡便将那个新买的炉子搬了出来,在廊下坐在那把老旧的椅子里,点燃了里面的木炭。
  这种事情她是第一次做,最开始的时候显得有些笨拙,但很快便游刃有余,点燃这个自己出钱买的炉子后,谢南渡抓了把雪洗了洗手,重新坐回去,伸出手,两只雪白的小手开始有热雾冒出。
  看着那个崭新的炉子,她有些失望,大概是因为没有红薯的缘故。
  和她以前吃的那些东西比起来,红薯真的是很不值得一提的东西,但那种甘甜,她从来没有感受过。
  手很快便烤干了。
  但背后却起了一阵风。
  只听得吱呀一声,院子的木门被重重拍打在两侧的院墙上。
  风雪灌入这座小院。
  随着风雪而来的,还有一道人影。
  他穿过庭院,来到廊下,抖了抖身上的风雪。
  谢南渡没有转头,只是依旧双手放在火炉上面,不言不语。
  直到那人走到她身后数丈距离的时候,她才收回了手,站了起来,走到炉子对面的长凳上坐下,这一下子就是和那人面对面了。
  来人是一个面容阴柔的年轻男子,脸色苍白,身躯瘦弱,穿得倒是很厚实,是一件白色的棉袍。
  “不愧是白鹿谢氏这一代最出彩的子弟,光是这份镇定,想来在神都站稳脚跟,没什么问题。”年轻男子微笑着开口,声音里充满着赞赏。
  “不过既然猜到了一些,为何不时时刻刻和那少年镇守使在一起?是不想连累他?”年轻男子笑了笑,“白鹿谢氏,终究是差了神都谢氏一筹。”
  坐在长凳上的少女平静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必牵连他人。”
  “我原本以为你会死在那座山神庙里,却没想到你运气还不错。”年轻男子的声音很淡,仿佛就在陈述一桩最为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没有什么值得上心的。
  “宋敛那个老家伙,看起来还是有些本事。”
  引血妖来将少女一行人杀死在那座山上,本就是他最开始的计划,却没想到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宋敛真能给这少女留下了一线生机。
  “既然这么怕被人知晓,在这里杀我,岂不是留下的线索更多,不怕?”谢南渡看着年轻男子,平静道:“豢养妖物这种手段,即便是可以做成妖物吃人的假象,但只要神都那边的大人物一来,就注定会发现诸多破绽。”
  年轻男子点点头,非常赞同这一点,“之前的确是我错,觉得要把你的死做得天衣无缝才行,但后来我才想明白一个道理,你死了之后,就没那么多问题了,毕竟谁会为一个死人而大动干戈?”
  谢南渡摇摇头,“白鹿谢氏不会让他们最出彩的子弟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夜幕再次降临昌远街变得很安静在连续发生两起命案之后这条街的住户都变得很小心入夜之后他们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们关好了门窗甚至于在各自的床头都放上了防身的器具擀面杖和菜刀是最多的东西县衙的口风极紧一些消息灵通的也只是知晓那边昌远街发生了两桩命案几人的死法蹊跷但是并没有明确得知那是妖物所为因此并没有太过慌乱的情绪在县城中蔓延黑夜之中昌远街的一面街口处知县糜科正和一众衙役蹲守在此处皆是紧张的看着夜色里的昌远街陈镇守使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来糜科扭头看了一眼远处没有看到什么人影悬着的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的现在眼瞅着快要子时了怎么这家伙还不到他可是把身家性命都放在陈朝身上的要是这家伙不靠谱他这一百来斤也就算是交代了张主簿提着一把钢刀此刻眼中没有太多畏惧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兴奋他压低嗓音陈镇守使是武道强者只怕早已经来了应当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和我们会面别看张主簿生得粗犷但实际上他心思异常缜密要不然也不能在主簿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这么多年糜科点点头将信将疑说道这次的妖物应当不难降服吧陈镇守使到底是个什么境界你可知道张主簿摇摇头轻声道反正应该是个纯粹武夫至于是哪一境界下官也说不清大梁朝修士和武夫并存武夫简单也就只有一条路子但修士的流派繁杂三教九流各有神通不曾踏足修行的人根本说不清楚这其中的道道张主簿这种外行也只是知晓好似世间将修行境界大致划分了六重一切修士和武夫都通用六重境界有一境一重天的说法至于那位少年镇守使如今是哪一重境界他也不知晓不过光是这几年的太平日子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那位来历神秘的少年镇守使境界绝对不低还有一点也不用多想如果陈朝都对付不了的妖物他们这群人加在一起也不会是对手不知道糜科有没有想过有一天陈朝会离开这里反正张主簿每次想起这样的事情就会觉得痛苦不已正当张主簿在自顾自痛苦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身侧的知县大人也是面露痛苦之色张主簿一怔一时间竟然有些感动难道自己和大人竟然如此心有灵犀就在张主簿满含热泪之际糜科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用力让张主簿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一张满是络腮胡的大脸微红竟然是有些害羞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想法大人怎么了张主簿关切问道本官腿麻了糜科皱着眉头整张脸这才舒展开来痛苦之色褪去他尽量让自己身子靠在张主簿身上好让双腿不用使劲张主簿瞬间变得怅然若失感觉有些什么东西飘走了马上就要二更天了陈朝那小子到底来没来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糜科渐渐有些烦躁开始沉不住气了陈朝出门的时候天还没黑谢南渡便将那个新买的炉子搬了出来在廊下坐在那把老旧的椅子里点燃了里面的木炭这种事情她是第一次做最开始的时候显得有些笨拙但很快便游刃有余点燃这个自己出钱买的炉子后谢南渡抓了把雪洗了洗手重新坐回去伸出手两只雪白的小手开始有热雾冒出看着那个崭新的炉子她有些失望大概是因为没有红薯的缘故和她以前吃的那些东西比起来红薯真的是很不值得一提的东西但那种甘甜她从来没有感受过手很快便烤干了但背后却起了一阵风只听得吱呀一声院子的木门被重重拍打在两侧的院墙上风雪灌入这座小院随着风雪而来的还有一道人影他穿过庭院来到廊下抖了抖身上的风雪谢南渡没有转头只是依旧双手放在火炉上面不言不语直到那人走到她身后数丈距离的时候她才收回了手站了起来走到炉子对面的长凳上坐下这一下子就是和那人面对面了来人是一个面容阴柔的年轻男子脸色苍白身躯瘦弱穿得倒是很厚实是一件白色的棉袍不愧是白鹿谢氏这一代最出彩的子弟光是这份镇定想来在神都站稳脚跟没什么问题年轻男子微笑着开口声音里充满着赞赏不过既然猜到了一些为何不时时刻刻和那少年镇守使在一起是不想连累他年轻男子笑了笑白鹿谢氏终究是差了神都谢氏一筹坐在长凳上的少女平静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必牵连他人我原本以为你会死在那座山神庙里却没想到你运气还不错年轻男子的声音很淡仿佛就在陈述一桩最为稀松平常的事情一般没有什么值得上心的宋敛那个老家伙看起来还是有些本事引血妖来将少女一行人杀死在那座山上本就是他最开始的计划却没想到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宋敛真能给这少女留下了一线生机既然这么怕被人知晓在这里杀我岂不是留下的线索更多不怕谢南渡看着年轻男子平静道豢养妖物这种手段即便是可以做成妖物吃人的假象但只要神都那边的大人物一来就注定会发现诸多破绽年轻男子点点头非常赞同这一点之前的确是我错觉得要把你的死做得天衣无缝才行但后来我才想明白一个道理你死了之后就没那么多问题了毕竟谁会为一个死人而大动干戈谢南渡摇摇头白鹿谢氏不会让他们最出彩的子弟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夜幕再次降临昌远街变得很安静在连续发生两起命案之后条街住户都变得很小心入夜之后们敢发出任何声响们关门窗甚至于在各自床头都放上防身器具擀面杖和菜刀最多东西。
  县衙口风极紧些消息灵通也只知晓那边昌远街发生两桩命案几死法蹊跷但并没有明确得知那妖物所为。
  因此并没有太过慌乱情绪在县城中蔓延。
  黑夜之中昌远街面街口处知县糜科正和众衙役蹲守在此处皆紧张看着夜色里昌远街。
  “陈镇守使在干什么怎么还来?”
  糜科扭头看眼远处没有看到什么影悬着颗心更七上八下现在眼瞅着快要子时怎么家伙还到?
  可把身家性命都放在陈朝身上要家伙靠谱百来斤也就算交代。
  张主簿提着把钢刀此刻眼中没有太多畏惧情绪反倒有些兴奋压低嗓音“陈镇守使武道强者只怕早已经来应当为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和们会面。”
  别看张主簿生得粗犷但实际上心思异常缜密要然也能在主簿位置上干就么多年。
  糜科点点头将信将疑说道:“次妖物应当难降服?陈镇守使到底什么境界可知道?”
  张主簿摇摇头轻声道:“反正应该纯粹武夫至于哪境界下官也说清。”
  大梁朝修士和武夫并存武夫简单也就只有条路子但修士流派繁杂三教九流各有神通曾踏足修行根本说清楚其中道道张主簿种外行也只知晓似世间将修行境界大致划分六重。切修士和武夫都通用。
  六重境界有境重天说法。
  至于那位少年镇守使如今哪重境界也知晓。
  过光几年太平日子就无时无刻在提醒着们那位来历神秘少年镇守使境界绝对低。
  还有点也用多想如果陈朝都对付妖物们群加在起也会对手。
  知道糜科有没有想过有天陈朝会离开里反正张主簿每次想起样事情就会觉得痛苦已。
  正当张主簿在自顾自痛苦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身侧知县大也面露痛苦之色。
  张主簿怔时间竟然有些感动难道自己和大竟然如此心有灵犀?
  就在张主簿满含热泪之际糜科只手已经搭在肩膀上微微用力让张主簿感到从未有过……感觉。
  张满络腮胡大脸微红竟然有些害羞。
  瞬间脑海里闪过无数想法。
  “大怎么?”张主簿关切问道。
  “本官腿麻。”糜科皱着眉头整张脸才舒展开来痛苦之色褪去尽量让自己身子靠在张主簿身上让双腿用使劲。
  张主簿瞬间变得怅然若失感觉有些什么东西飘走。
  “马上就要二更天陈朝那小子到底来没来怎么点动静都没有!”糜科渐渐有些烦躁开始沉住气。
  ……
  ……
  陈朝出门时候天还没黑谢南渡便将那新买炉子搬出来在廊下坐在那把老旧椅子里点燃里面木炭。
  种事情她第次做最开始时候显得有些笨拙但很快便游刃有余点燃自己出钱买炉子后谢南渡抓把雪洗洗手重新坐回去伸出手两只雪白小手开始有热雾冒出。
  看着那崭新炉子她有些失望大概因为没有红薯缘故。
  和她以前吃那些东西比起来红薯真很值得提东西但那种甘甜她从来没有感受过。
  手很快便烤干。
  但背后却起阵风。
  只听得吱呀声院子木门被重重拍打在两侧院墙上。
  风雪灌入座小院。
  随着风雪而来还有道影。
  穿过庭院来到廊下抖抖身上风雪。
  谢南渡没有转头只依旧双手放在火炉上面言语。
  直到那走到她身后数丈距离时候她才收回手站起来走到炉子对面长凳上坐下下子就和那面对面。
  来面容阴柔年轻男子脸色苍白身躯瘦弱穿得倒很厚实件白色棉袍。
  “愧白鹿谢氏代最出彩子弟光份镇定想来在神都站稳脚跟没什么问题。”年轻男子微笑着开口声音里充满着赞赏。
  “过既然猜到些为何时时刻刻和那少年镇守使在起?想连累?”年轻男子笑笑“白鹿谢氏终究差神都谢氏筹。”
  坐在长凳上少女平静道:“们之间事情必牵连。”
  “原本以为会死在那座山神庙里却没想到运气还错。”年轻男子声音很淡仿佛就在陈述桩最为稀松平常事情般没有什么值得上心。
  “宋敛那老家伙看起来还有些本事。”
  引血妖来将少女行杀死在那座山上本就最开始计划却没想到已经强弩之末宋敛真能给少女留下线生机。
  “既然么怕被知晓在里杀岂留下线索更多怕?”谢南渡看着年轻男子平静道:“豢养妖物种手段即便可以做成妖物吃假象但只要神都那边大物来就注定会发现诸多破绽。”
  年轻男子点点头非常赞同点“之前确错觉得要把死做得天衣无缝才行但后来才想明白道理死之后就没那么多问题毕竟谁会为死而大动干戈?”
  谢南渡摇摇头“白鹿谢氏会让们最出彩子弟死得么明白。”
夜幕再次降临,昌远街变得很安静,在连续发生两起命案之后,这条街的住户都变得很小心,入夜之后,他们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他们关好了门窗,甚至于在各自的床头都放上了防身的器具,擀面杖和菜刀是最多的东西。
  县衙的口风极紧,一些消息灵通的,也只是知晓那边昌远街发生了两桩命案,几人的死法蹊跷,但是并没有明确得知那是妖物所为。
  因此并没有太过慌乱的情绪在县城中蔓延。
  黑夜之中,昌远街的一面街口处,知县糜科正和一众衙役蹲守在此处,皆是紧张的看着夜色里的昌远街。
  “陈镇守使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来?”
  糜科扭头看了一眼远处,没有看到什么人影,悬着的一颗心更是七上八下的,现在眼瞅着快要子时了,怎么这家伙还不到?
  他可是把身家性命都放在陈朝身上的,要是这家伙不靠谱,他这一百来斤也就算是交代了。
  张主簿提着一把钢刀,此刻眼中没有太多畏惧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兴奋,他压低嗓音,“陈镇守使是武道强者,只怕早已经来了,应当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没有和我们会面。”
  别看张主簿生得粗犷,但实际上他心思异常缜密,要不然也不能在主簿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这么多年。
  糜科点点头,将信将疑说道:“这次的妖物应当不难降服吧?陈镇守使到底是个什么境界,你可知道?”
  张主簿摇摇头,轻声道:“反正应该是个纯粹武夫,至于是哪一境界,下官也说不清。”
  大梁朝修士和武夫并存,武夫简单,也就只有一条路子,但修士的流派繁杂,三教九流,各有神通,不曾踏足修行的人,根本说不清楚这其中的道道,张主簿这种外行,也只是知晓,好似世间将修行境界大致划分了六重。一切修士和武夫都通用。
  六重境界,有一境一重天的说法。
  至于那位少年镇守使如今是哪一重境界,他也不知晓。
  不过光是这几年的太平日子,就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那位来历神秘的少年镇守使,境界绝对不低。
  还有一点也不用多想,如果陈朝都对付不了的妖物,他们这群人加在一起也不会是对手。
  不知道糜科有没有想过有一天陈朝会离开这里,反正张主簿每次想起这样的事情,就会觉得痛苦不已。
  正当张主簿在自顾自痛苦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身侧的知县大人也是面露痛苦之色。
  张主簿一怔,一时间竟然有些感动,难道自己和大人,竟然如此心有灵犀?
  就在张主簿满含热泪之际,糜科一只手已经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用力,让张主簿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一张满是络腮胡的大脸微红,竟然是有些害羞。
  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想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