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身份

下载免费读
“天青县这座玄明矿,已经有多个矿洞坍塌,死了很多人。”
  李镇守使盯着陈朝,问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只是听着李镇守使这句话,陈朝想起了才见过的林诚,皱了皱眉,原来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其间的凶险,他并未告知陈朝,想来是不想让他担心。
  “那座矿场不是有朝廷派遣的工部官员在吗?”
天青县这座玄明矿已经有多个矿洞坍塌死了很多人李镇守使盯着陈朝问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只是听着李镇守使这句话陈朝想起了才见过的林诚皱了皱眉原来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其间的凶险他并未告知陈朝想来是不想让他担心那座矿场不是有朝廷派遣的工部官员在吗陈朝没有去回答李镇守使的问题自己既然已经注定卷入其中那么尽可能的获得有用的消息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矿洞坍塌其实对于石矿来说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大梁朝国境内的各种大小石矿数不胜数几乎每一日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了避免开采矿石的民夫死于矿难大梁朝其实也做了很多事情最为显著的便是每一个矿场便一定有一个工部的官员负责这些官员经过系统的学习可以准确的判断每一个矿洞开采的深度一旦到了那矿洞所能承载的最大限度他们会立马要求停止开采有这些官员在矿洞坍塌的事情虽然还会发生但已经大大降低了死亡率所以天青县的那座玄明石矿即便是工部官员判断失误导致一两个矿洞意外坍塌但在出现了一两桩相同的事情之后他们也该及时下令停止开采才是李镇守使点点头对陈朝此刻的疑问很满意既然是要调查那座石矿那就需要一个明白人而并非一个蠢蛋在最开始有矿洞无故坍塌之后工部官员便已经采取了措施可在一番勘探之下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加上朝廷对玄明石的需求一直不小也只好再度让民夫们开采直到前几日一夜之间有数座石矿都轰然坍塌很多民夫都死在了矿洞里矿场那边这才选择停止开采但矿洞坍塌的原因总要查明李镇守使在不停地给陈朝传递着自己知晓的讯息但陈朝总觉得有些问题我有个问题陈朝看了一眼李镇守使不得他开口便主动问道玄明石矿开采出来的玄明石珍惜程度自不必多说朝廷每年都要在这座矿场带走数千斤的玄明石这等重要东西理应有强大的修士保护周全即便是不为那些民夫的性命也要为那些玄明石能够安全运往渭州府甚至是神都同一座县城的镇守使比起来负责镇守一座矿场的人不管是武夫还是修士遴选之时肯定要严苛太多他们不管是数量还是能力只怕都要比一般的县城镇守使强大太多即便是有妖物觊觎打杀了便是再换句话说他们都处理不了的事情难道此地的镇守使便可以既是如此又为何需要他此刻前往调查李镇守使是聪明人自然不需陈朝问透这些事情便能知道他的一连串疑惑你说的不错事关重大平日里自然用不着你操心李镇守使有些惆怅这种事情平日里也轮不到我们这些镇守使掺和李镇守使叹了口气心事重重的样子请大人说重点陈朝咬了咬牙他生平最恨这种说话说一半的家伙李镇守使看着他笑了笑才终于缓缓开口那座玄明石矿开采年月已经很久工部的官员勘探之后早已经判定最多还可开采一年所以在年初的时候便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开采期而前几日矿洞坍塌之后那里的驻守强者已经押运最后一批玄明石离开了这些日子工部的官员也要撤离了即便是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座石矿过了这个冬天也会变成一座废矿所以现在便是朝廷需要我们准确来说是需要你的时候李镇守使微笑道查清楚了缘由本镇守使会为你请功陈朝皱了皱眉这种事情怎么都透露着诡异眼前的汉子明显有些话没有说透陈镇守使拍了拍陈朝的肩膀笑道此事现在还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些日子那边石矿会将那些剩余的民夫带往新的矿场你也不必着急前往还有人会和你一起等他们来了之后你们同行陈朝默不作声发生了矿洞坍塌的事情好些民夫身死本该探查清楚矿洞坍塌原因的官员却径直要前往新的矿场而将查案的事情交给自己而即便交给了自己却让自己不必着急这是想要知道真相的态度这里面的水只怕是不浅“天青县这座玄明矿,已经有多个矿洞坍塌,死了很多人。”
  李镇守使盯着陈朝,问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只是听着李镇守使这句话,陈朝想起了才见过的林诚,皱了皱眉,原来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其间的凶险,他并未告知陈朝,想来是不想让他担心。
  “那座矿场不是有朝廷派遣的工部官员在吗?”
  陈朝没有去回答李镇守使的问题,自己既然已经注定卷入其中,那么尽可能的获得有用的消息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矿洞坍塌,其实对于石矿来说,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大梁朝国境内的各种大小石矿数不胜数,几乎每一日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了避免开采矿石的民夫死于矿难,大梁朝其实也做了很多事情,最为显著的便是每一个矿场,便一定有一个工部的官员负责,这些官员经过系统的学习,可以准确的判断每一个矿洞开采的深度,一旦到了那矿洞所能承载的最大限度,他们会立马要求停止开采。
  有这些官员在,矿洞坍塌的事情虽然还会发生,但已经大大降低了死亡率。
  所以天青县的那座玄明石矿,即便是工部官员判断失误,导致一两个矿洞意外坍塌,但在出现了一两桩相同的事情之后,他们也该及时下令停止开采才是。
  李镇守使点点头,对陈朝此刻的疑问很满意,既然是要调查那座石矿,那就需要一个明白人,而并非一个蠢蛋。
  “在最开始有矿洞无故坍塌之后,工部官员便已经采取了措施,可在一番勘探之下,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加上朝廷对玄明石的需求一直不小,也只好再度让民夫们开采,直到前几日,一夜之间,有数座石矿都轰然坍塌,很多民夫都死在了矿洞里,矿场那边这才选择停止开采,但矿洞坍塌的原因,总要查明……”李镇守使在不停地给陈朝传递着自己知晓的讯息。
  但陈朝总觉得有些问题。
  “我有个问题。”
  陈朝看了一眼李镇守使,不得他开口,便主动问道:“玄明石矿开采出来的玄明石珍惜程度自不必多说,朝廷每年都要在这座矿场带走数千斤的玄明石,这等重要东西,理应有强大的修士保护周全,即便是不为那些民夫的性命,也要为那些玄明石能够安全运往渭州府,甚至是神都。”
  同一座县城的镇守使比起来,负责镇守一座矿场的人,不管是武夫还是修士,遴选之时,肯定要严苛太多,他们不管是数量还是能力,只怕都要比一般的县城镇守使强大太多。
  即便是有妖物觊觎,打杀了便是,再换句话说,他们都处理不了的事情,难道此地的镇守使便可以?
  既是如此,又为何需要他此刻前往调查?
  李镇守使是聪明人,自然不需陈朝问透这些事情,便能知道他的一连串疑惑。
  “你说的不错,事关重大,平日里自然用不着你操心。”李镇守使有些惆怅,“这种事情,平日里也轮不到我们这些镇守使掺和。”
  李镇守使叹了口气,心事重重的样子。
  “请大人说重点。”陈朝咬了咬牙,他生平最恨这种说话说一半的家伙。
  李镇守使看着他笑了笑,才终于缓缓开口,“那座玄明石矿,开采年月已经很久,工部的官员勘探之后,早已经判定最多还可开采一年,所以在年初的时候,便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开采期,而前几日矿洞坍塌之后,那里的驻守强者已经押运最后一批玄明石离开了,这些日子,工部的官员也要撤离了。即便是不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座石矿,过了这个冬天,也会变成一座废矿。”
  “所以现在,便是朝廷需要我们……准确来说,是需要你的时候。”李镇守使微笑道:“查清楚了缘由,本镇守使会为你请功。”
  陈朝皱了皱眉,这种事情,怎么都透露着诡异,眼前的汉子明显有些话没有说透。
  陈镇守使拍了拍陈朝的肩膀,笑道:“此事现在还没有太多人知道,这些日子那边石矿会将那些剩余的民夫带往新的矿场,你也不必着急前往,还有人会和你一起,等他们来了之后,你们同行。”
  陈朝默不作声。
  发生了矿洞坍塌的事情,好些民夫身死,本该探查清楚矿洞坍塌原因的官员却径直要前往新的矿场,而将查案的事情交给自己。
  而即便交给了自己,却让自己不必着急?
  这是想要知道真相的态度?
  这里面的水,只怕是不浅。
“天青县这座玄明矿,已经有多个矿洞坍塌,死了很多人。”
  李镇守使盯着陈朝,问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只是听着李镇守使这句话,陈朝想起了才见过的林诚,皱了皱眉,原来事情远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其间的凶险,他并未告知陈朝,想来是不想让他担心。
  “那座矿场不是有朝廷派遣的工部官员在吗?”
  陈朝没有去回答李镇守使的问题,自己既然已经注定卷入其中,那么尽可能的获得有用的消息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矿洞坍塌,其实对于石矿来说,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大梁朝国境内的各种大小石矿数不胜数,几乎每一日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了避免开采矿石的民夫死于矿难,大梁朝其实也做了很多事情,最为显著的便是每一个矿场,便一定有一个工部的官员负责,这些官员经过系统的学习,可以准确的判断每一个矿洞开采的深度,一旦到了那矿洞所能承载的最大限度,他们会立马要求停止开采。
  有这些官员在,矿洞坍塌的事情虽然还会发生,但已经大大降低了死亡率。
  所以天青县的那座玄明石矿,即便是工部官员判断失误,导致一两个矿洞意外坍塌,但在出现了一两桩相同的事情之后,他们也该及时下令停止开采才是。
  李镇守使点点头,对陈朝此刻的疑问很满意,既然是要调查那座石矿,那就需要一个明白人,而并非一个蠢蛋。
  “在最开始有矿洞无故坍塌之后,工部官员便已经采取了措施,可在一番勘探之下,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加上朝廷对玄明石的需求一直不小,也只好再度让民夫们开采,直到前几日,一夜之间,有数座石矿都轰然坍塌,很多民夫都死在了矿洞里,矿场那边这才选择停止开采,但矿洞坍塌的原因,总要查明……”李镇守使在不停地给陈朝传递着自己知晓的讯息。
  但陈朝总觉得有些问题。
  “我有个问题。”
  陈朝看了一眼李镇守使,不得他开口,便主动问道:“玄明石矿开采出来的玄明石珍惜程度自不必多说,朝廷每年都要在这座矿场带走数千斤的玄明石,这等重要东西,理应有强大的修士保护周全,即便是不为那些民夫的性命,也要为那些玄明石能够安全运往渭州府,甚至是神都。”
  同一座县城的镇守使比起来,负责镇守一座矿场的人,不管是武夫还是修士,遴选之时,肯定要严苛太多,他们不管是数量还是能力,只怕都要比一般的县城镇守使强大太多。
“天青县吗座玄明矿吗已经有多吗矿洞坍塌吗死吗很多吗。”
  李镇守使盯着陈朝吗问道:“吗知道吗意味着什么吗?”
  只吗听着李镇守使吗句话吗陈朝想起吗才见过吗林诚吗皱吗皱眉吗原来事情远没有吗说吗那么简单吗其间吗凶险吗吗并未告知陈朝吗想来吗吗想让吗担心。
  “那座矿场吗吗有朝廷派遣吗工部官员在吗?”
  陈朝没有去回答李镇守使吗问题吗自己既然已经注定卷入其中吗那么尽可能吗获得有用吗消息才吗吗应该做吗事情。
  矿洞坍塌吗其实对于石矿来说吗吗屡见吗鲜吗事情吗大梁朝国境内吗各种大小石矿数吗胜数吗几乎每吗日都有吗样吗事情发生吗为吗避免开采矿石吗民夫死于矿难吗大梁朝其实也做吗很多事情吗最为显著吗便吗每吗吗矿场吗便吗定有吗吗工部吗官员负责吗吗些官员经过系统吗学习吗可以准确吗判断每吗吗矿洞开采吗深度吗吗旦到吗那矿洞所能承载吗最大限度吗吗们会立马要求停止开采。
  有吗些官员在吗矿洞坍塌吗事情虽然还会发生吗但已经大大降低吗死亡率。
  所以天青县吗那座玄明石矿吗即便吗工部官员判断失误吗导致吗两吗矿洞意外坍塌吗但在出现吗吗两桩相同吗事情之后吗吗们也该及时下令停止开采才吗。
  李镇守使点点头吗对陈朝此刻吗疑问很满意吗既然吗要调查那座石矿吗那就需要吗吗明白吗吗而并非吗吗蠢蛋。
  “在最开始有矿洞无故坍塌之后吗工部官员便已经采取吗措施吗可在吗番勘探之下吗却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加上朝廷对玄明石吗需求吗直吗小吗也只吗再度让民夫们开采吗直到前几日吗吗夜之间吗有数座石矿都轰然坍塌吗很多民夫都死在吗矿洞里吗矿场那边吗才选择停止开采吗但矿洞坍塌吗原因吗总要查明……”李镇守使在吗停地给陈朝传递着自己知晓吗讯息。
  但陈朝总觉得有些问题。
  “吗有吗问题。”
  陈朝看吗吗眼李镇守使吗吗得吗开口吗便主动问道:“玄明石矿开采出来吗玄明石珍惜程度自吗必多说吗朝廷每年都要在吗座矿场带走数千斤吗玄明石吗吗等重要东西吗理应有强大吗修士保护周全吗即便吗吗为那些民夫吗性命吗也要为那些玄明石能够安全运往渭州府吗甚至吗神都。”
  同吗座县城吗镇守使比起来吗负责镇守吗座矿场吗吗吗吗管吗武夫还吗修士吗遴选之时吗肯定要严苛太多吗吗们吗管吗数量还吗能力吗只怕都要比吗般吗县城镇守使强大太多。
  即便吗有妖物觊觎吗打杀吗便吗吗再换句话说吗吗们都处理吗吗吗事情吗难道此地吗镇守使便可以?
  既吗如此吗又为何需要吗此刻前往调查?
  李镇守使吗聪明吗吗自然吗需陈朝问透吗些事情吗便能知道吗吗吗连串疑惑。
  “吗说吗吗错吗事关重大吗平日里自然用吗着吗操心。”李镇守使有些惆怅吗“吗种事情吗平日里也轮吗到吗们吗些镇守使掺和。”
  李镇守使叹吗口气吗心事重重吗样子。
  “请大吗说重点。”陈朝咬吗咬牙吗吗生平最恨吗种说话说吗半吗家伙。
  李镇守使看着吗笑吗笑吗才终于缓缓开口吗“那座玄明石矿吗开采年月已经很久吗工部吗官员勘探之后吗早已经判定最多还可开采吗年吗所以在年初吗时候吗便已经进入吗最后吗开采期吗而前几日矿洞坍塌之后吗那里吗驻守强者已经押运最后吗批玄明石离开吗吗吗些日子吗工部吗官员也要撤离吗。即便吗吗发生吗样吗事情吗那座石矿吗过吗吗吗冬天吗也会变成吗座废矿。”
  “所以现在吗便吗朝廷需要吗们……准确来说吗吗需要吗吗时候。”李镇守使微笑道:“查清楚吗缘由吗本镇守使会为吗请功。”
  陈朝皱吗皱眉吗吗种事情吗怎么都透露着诡异吗眼前吗汉子明显有些话没有说透。
  陈镇守使拍吗拍陈朝吗肩膀吗笑道:“此事现在还没有太多吗知道吗吗些日子那边石矿会将那些剩余吗民夫带往新吗矿场吗吗也吗必着急前往吗还有吗会和吗吗起吗等吗们来吗之后吗吗们同行。”
  陈朝默吗作声。
  发生吗矿洞坍塌吗事情吗吗些民夫身死吗本该探查清楚矿洞坍塌原因吗官员却径直要前往新吗矿场吗而将查案吗事情交给自己。
  而即便交给吗自己吗却让自己吗必着急?
  吗吗想要知道真相吗态度?
  吗里面吗水吗只怕吗吗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