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如何选

下载免费读
若是以往,陈朝定然不会在家中有他人的时候便开始打磨身躯,但如今情况不同,一来是因为时间的确紧迫,如今他已经到了灵台境界的巅峰,只需要一步,便能够踏足更高的神藏境界,成为一位神藏武夫,二来的确也是因为眼前少女,相处多日之后,已经对她没了当初的戒备。
  算是半个朋友吧。
  将那些药粉一瓶瓶倒入一口大锅中,先后顺序有别,时间也有细微差别,黑衫少年虽说早已经将书中内容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每次熬药,却也不敢有任何的马虎,武夫打磨身躯,以灵药熬煮身躯,对武夫而言,为何能够拥有无双体魄,除去特有的修行方式之外,这灵药熬煮身躯,也是丢不开的东西。
  随着大铁锅里的温度不断升高,一股股清香溢出,陈朝拿出一瓶特制的药液倒入锅中,然后开始不断搅拌,这一锅药汤要足足熬煮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整天的时间,这才能将药效最大的熬煮出来。
  不过修行宗门对于熬药有着专门的药鼎,就连大梁朝军中的药鼎也要比少年的这口大铁锅作用好出太多,不过少年目前便只有这个条件而已。
  “如果说武夫能用灵药熬煮身躯,从而达到身躯的坚韧,那么其余修士呢?他们难道不可以学一学,这样和武夫交手的时候,也不至于那么惧怕武夫近身缠斗吧?”
  谢南渡不愧是白鹿谢氏这一代用心栽培的子弟,在看着陈朝熬药之时,便也生出些想法。
  “不会。”
  陈朝头也不抬,他此刻在认真观察锅里情况,根本没有心思抬起头去看谢南渡那张满是好奇的脸庞,他只是自顾自说道:“修士们修行远比武夫容易,不会选择这个法子。”
  他没有把话说透,这以灵药熬煮身躯,本身就是剑走偏锋,针对的就是天赋不高,却非要修行的武夫一脉,修士们本就得天独厚,为何要跟着这么做?
若是以往,陈朝定然不会在家中有他人的时候便开始打磨身躯,但如今情况不同,一来是因为时间的确紧迫,如今他已经到了灵台境界的巅峰,只需要一步,便能够踏足更高的神藏境界,成为一位神藏武夫,二来的确也是因为眼前少女,相处多日之后,已经对她没了当初的戒备。
  算是半个朋友吧。
  将那些药粉一瓶瓶倒入一口大锅中,先后顺序有别,时间也有细微差别,黑衫少年虽说早已经将书中内容记得清清楚楚,但是每次熬药,却也不敢有任何的马虎,武夫打磨身躯,以灵药熬煮身躯,对武夫而言,为何能够拥有无双体魄,除去特有的修行方式之外,这灵药熬煮身躯,也是丢不开的东西。
  随着大铁锅里的温度不断升高,一股股清香溢出,陈朝拿出一瓶特制的药液倒入锅中,然后开始不断搅拌,这一锅药汤要足足熬煮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一整天的时间,这才能将药效最大的熬煮出来。
  不过修行宗门对于熬药有着专门的药鼎,就连大梁朝军中的药鼎也要比少年的这口大铁锅作用好出太多,不过少年目前便只有这个条件而已。
  “如果说武夫能用灵药熬煮身躯,从而达到身躯的坚韧,那么其余修士呢?他们难道不可以学一学,这样和武夫交手的时候,也不至于那么惧怕武夫近身缠斗吧?”
  谢南渡不愧是白鹿谢氏这一代用心栽培的子弟,在看着陈朝熬药之时,便也生出些想法。
  “不会。”
  陈朝头也不抬,他此刻在认真观察锅里情况,根本没有心思抬起头去看谢南渡那张满是好奇的脸庞,他只是自顾自说道:“修士们修行远比武夫容易,不会选择这个法子。”
  他没有把话说透,这以灵药熬煮身躯,本身就是剑走偏锋,针对的就是天赋不高,却非要修行的武夫一脉,修士们本就得天独厚,为何要跟着这么做?
  即便是他们有心,只怕大多数人也承受不了那种钻心刺骨的疼痛。
  武夫越到后面修行越是困难,就连后面每打熬一次身躯,便要受一次极致苦痛,无异于扒皮抽筋。
  武夫被人看不起,认为是田地里的稗草,但一把火,或许能将田地里的庄稼尽数烧毁,可在某个雨后,唯一还能再度冒头的,也就是这稗草了。
  熬药是个枯燥无趣的伙计,一直搅拌,直到十二个时辰,陈朝不止一次做过这些事情,因此并无任何不满情绪,只是默默看着大铁锅,缓慢拨动着铁锅里的药汤,谢南渡在这里看了约莫半个时辰左右,到底是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自顾自走出,搬来那张老旧椅子,就坐在门口看雪。
  “不必如此,即便真有什么意外,你又能做些什么?”
  陈朝不去看门外,也知道那少女心中所想。
  “别自作多情,我是怕你死了,谁之后来护着我?”谢南渡小脸微红,只是屋里的黑衫少年,注定看不到。
  之后是哪个之后?
  陈朝没去问,谢南渡自然也不可能主动开口解释。
  这少女此刻只是看着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停下的风雪,不言不语。
  此刻的她,安静地像是一朵梨花。
  ……
  ……
  “成了。”
  一天一夜的熬煮,已经是整整十二个时辰,大铁锅里的药汤已经变成一种纯粹的黑色,粘稠无比,而且香气也尽数散去,看着卖相并不好。
  陈朝将药汤从铁锅里舀出,倒入一个大木桶里,而后才脱下了身上那一身黑衫,露出满是伤痕的上半身。
  那些都是他这几年和附近妖物交手所留下的伤痕。
  其实陈朝的身躯看着并不算是多么健壮,甚至一眼看去还有些单薄,但实际上当他脱下衣衫的时候,整个身躯暴露出来的时候,才能看到他那近乎完美的线条,藏在黑衫下的身躯,血气的旺盛程度,要远胜于这个境界的一般武夫。
  他好似一头人形凶兽,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巨大的能量。
  要是有内行人在场,光是一眼看去,便知道这少年的灵台境,身躯打磨得,近乎完美。
  要知道这少年并无什么丹药辅佐,那些买来的灵药也绝不是最极品的存在,能打磨到这种程度,唯一的可能便是忍受极致的痛苦,尽可能的在药汤里浸泡更久,这样才能在灵药品质不够的情况下,达到最佳效果。
  进入木桶之中,陈朝面无表情,但当整个身躯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部被药汤浸泡开始,他的额头便开始缓慢生出无数细密汗珠,这打磨身躯,可没有什么所谓的循序渐进之说,一开始便是那般钻心疼痛。
  而且每次打磨身躯,绝对都会比之前更为痛苦。
  绕是陈朝这样的人,在撑过半刻钟之后,也不由得脸色难看起来,他如今额头有大颗汗水在不断滑落,整张脸的每一个地方好似都在用力,至于浸泡在水中里的身躯,此刻已经完全绷直,身上的每一块肌肉,此刻都已经紧绷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陈朝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约莫一个时辰后,他整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再挺片刻!”
  陈朝咬了咬牙,不断告诫自己要坚持下去,想要在这个乱世活下去,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行。
  不过陈朝口中的这片刻,却是整整过去了小半个时辰之后。
若以往陈朝定然会在家中有时候便开始打磨身躯但如今情况同来因为时间确紧迫如今已经到灵台境界巅峰只需要步便能够踏足更高神藏境界成为位神藏武夫二来确也因为眼前少女相处多日之后已经对她没当初戒备。
  算半朋友。
  将那些药粉瓶瓶倒入口大锅中先后顺序有别时间也有细微差别黑衫少年虽说早已经将书中内容记得清清楚楚但每次熬药却也敢有任何马虎武夫打磨身躯以灵药熬煮身躯对武夫而言为何能够拥有无双体魄除去特有修行方式之外灵药熬煮身躯也丢开东西。
  随着大铁锅里温度断升高股股清香溢出陈朝拿出瓶特制药液倒入锅中然后开始断搅拌锅药汤要足足熬煮十二时辰也就整天时间才能将药效最大熬煮出来。
  过修行宗门对于熬药有着专门药鼎就连大梁朝军中药鼎也要比少年口大铁锅作用出太多过少年目前便只有条件而已。
  “如果说武夫能用灵药熬煮身躯从而达到身躯坚韧那么其余修士呢?们难道可以学学样和武夫交手时候也至于那么惧怕武夫近身缠斗?”
  谢南渡愧白鹿谢氏代用心栽培子弟在看着陈朝熬药之时便也生出些想法。
  “会。”
  陈朝头也抬此刻在认真观察锅里情况根本没有心思抬起头去看谢南渡那张满奇脸庞只自顾自说道:“修士们修行远比武夫容易会选择法子。”
  没有把话说透以灵药熬煮身躯本身就剑走偏锋针对就天赋高却非要修行武夫脉修士们本就得天独厚为何要跟着么做?
  即便们有心只怕大多数也承受那种钻心刺骨疼痛。
  武夫越到后面修行越困难就连后面每打熬次身躯便要受次极致苦痛无异于扒皮抽筋。
  武夫被看起认为田地里稗草但把火或许能将田地里庄稼尽数烧毁可在某雨后唯还能再度冒头也就稗草。
  熬药枯燥无趣伙计直搅拌直到十二时辰陈朝止次做过些事情因此并无任何满情绪只默默看着大铁锅缓慢拨动着铁锅里药汤谢南渡在里看约莫半时辰左右到底觉得没什么意思就自顾自走出搬来那张老旧椅子就坐在门口看雪。
  “必如此即便真有什么意外又能做些什么?”
  陈朝去看门外也知道那少女心中所想。
  “别自作多情怕死谁之后来护着?”谢南渡小脸微红只屋里黑衫少年注定看到。
  之后哪之后?
  陈朝没去问谢南渡自然也可能主动开口解释。
  少女此刻只看着院子里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停下风雪言语。
  此刻她安静地像朵梨花。
  ……
  ……
  “成。”
  天夜熬煮已经整整十二时辰大铁锅里药汤已经变成种纯粹黑色粘稠无比而且香气也尽数散去看着卖相并。
  陈朝将药汤从铁锅里舀出倒入大木桶里而后才脱下身上那身黑衫露出满伤痕上半身。
  那些都几年和附近妖物交手所留下伤痕。
  其实陈朝身躯看着并算多么健壮甚至眼看去还有些单薄但实际上当脱下衣衫时候整身躯暴露出来时候才能看到那近乎完美线条藏在黑衫下身躯血气旺盛程度要远胜于境界般武夫。
  似头形凶兽身体每地方都有着巨大能量。
  要有内行在场光眼看去便知道少年灵台境身躯打磨得近乎完美。
  要知道少年并无什么丹药辅佐那些买来灵药也绝最极品存在能打磨到种程度唯可能便忍受极致痛苦尽可能在药汤里浸泡更久样才能在灵药品质够情况下达到最佳效果。
  进入木桶之中陈朝面无表情但当整身躯脖子以下部位全部被药汤浸泡开始额头便开始缓慢生出无数细密汗珠打磨身躯可没有什么所谓循序渐进之说开始便那般钻心疼痛。
  而且每次打磨身躯绝对都会比之前更为痛苦。
  绕陈朝样在撑过半刻钟之后也由得脸色难看起来如今额头有大颗汗水在断滑落整张脸每地方似都在用力至于浸泡在水中里身躯此刻已经完全绷直身上每块肌肉此刻都已经紧绷起来。
  时间点滴过去。
  陈朝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约莫时辰后整已经到崩溃边缘。
  “再挺片刻!”
  陈朝咬咬牙断告诫自己要坚持下去想要在乱世活下去只有拥有强大力量才行。
  过陈朝口中片刻却整整过去小半时辰之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