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两难不难

下载免费读
吃过了午饭,百无聊赖的周枸杞坐到了自家门槛上,看着那说不定过几天就要停下的风雪。
  这个平日里一向游手好闲的汉子其实也不是本地人氏,不过他来天青县的时间要比陈朝早太多,已经有十好几年了,当年这汉子揣着些钱来到这边,买下一栋空闲的宅子,便整日喜欢坐在门槛上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吃过了午饭百无聊赖的周枸杞坐到了自家门槛上看着那说不定过几天就要停下的风雪这个平日里一向游手好闲的汉子其实也不是本地人氏不过他来天青县的时间要比陈朝早太多已经有十好几年了当年这汉子揣着些钱来到这边买下一栋空闲的宅子便整日喜欢坐在门槛上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后来某天他那二百来斤的媳妇儿来这边巷子溜达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了这个汉子非要跟他过日子汉子最开始也不愿意可架不住她隔三差五就来家里这边忙着忙那的一来二去汉子也就认命了只是女子娘家知晓自家闺女喜欢上了这么个没出息的汉子还非要嫁给他说什么都不同意可谁想得到那女子是铁了心不管家中怎么说都偏偏要嫁给这个汉子因此最开始汉子和他那个便宜老丈人的关系就一直不太好加上这个汉子一直都是个不愿意低头的主这些年两翁婿就是真没见过面即便前些日子自己那老丈人大寿汉子也是没登那老丈人的门汉子正在门槛上打着哈欠远处遥遥便出现了一道人影一个干瘦汉子在远处张望两眼然后才笑呵呵来到这边一屁股坐在周枸杞身侧长舒一口气周枸杞瞟了来人一眼看到他提着的两壶烧酒这才笑呵呵伸手不愧是好兄弟干瘦汉子递过去注定要不了几枚大梁通宝的一壶劣酒只是马上就开口道哥你媳妇儿好像又去私塾那边看男人了周枸杞满不在乎的喝了口酒看就看呗多大回事干瘦汉子一怔犹豫片刻才小心翼翼说道我看到嫂子好像拉着男人的手不放那男的生得肯定好看一般的我媳妇肯定把持得住周枸杞喝着酒搓了搓手干瘦汉子看了周枸杞一眼这才小声道是岑先生听着这话周枸杞噌的一声便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干瘦汉子见状立马拉着周枸杞的衣角满脸担忧那岑先生虽然是私塾先生却精通六艺是个实打实的读书人真动起手来眼前的周枸杞可不见得是对手周枸杞冷哼一声又重新坐下恼怒道拉谁的手不好偏偏要拉他的干瘦汉子陪着笑小声道哥别生气别生气实际上干瘦汉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大哥好像对任何人都能和和气气的唯独有两个例外头一个就是这住在对面的少年镇守使两人每次见面都免不得要吵一架另外一个便是那个私塾的岑先生每次看见他自家大哥总是没有半点好脸色喝了半壶酒酒劲上来了干瘦汉子说话就没之前那么讲究了有些有的没的通通都开始说了哥咋说咱们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整天被婆娘按着打咋想的咋想的老子没想打老子几下又打不死计较这些做什么老爷们就不该这样我在家的时候你弟妹但凡是做错一点是我是真大耳刮子扇她像大哥你这样脸面不要了家不当了干瘦汉子眼神迷离满脸醉意咋的我天生不要脸不行滚滚滚再不滚老子给你一脚周枸杞踢了一脚那干瘦汉子后者在雪地里一个踉跄摇摇晃晃的倒是没摔下去站直身子之后干瘦汉子也不恼只是摆了摆手喊着要自己大哥注意身体等哪天自己媳妇儿不在家的时候自己再来看他娘的刚说得老子都差点信了吃过午饭百无聊赖周枸杞坐到自家门槛上看着那说定过几天就要停下风雪。
  平日里向游手闲汉子其实也本地氏过来天青县时间要比陈朝早太多已经有十几年当年汉子揣着些钱来到边买下栋空闲宅子便整日喜欢坐在门槛上发呆也知道在想什么。
  后来某天那二百来斤媳妇儿来边巷子溜达知道怎么就看上汉子非要跟过日子汉子最开始也愿意可架住她隔三差五就来家里边忙着忙那来二去汉子也就认命。
  只女子娘家知晓自家闺女喜欢上么没出息汉子还非要嫁给说什么都同意。
  可谁想得到那女子铁心管家中怎么说都偏偏要嫁给汉子因此最开始汉子和那便宜老丈关系就直太加上汉子直都愿意低头主些年两翁婿就真没见过面。
  即便前些日子自己那老丈大寿汉子也没登那老丈门。
  汉子正在门槛上打着哈欠远处遥遥便出现道影干瘦汉子在远处张望两眼然后才笑呵呵来到边屁股坐在周枸杞身侧长舒口气。
  周枸杞瞟来眼看到提着两壶烧酒才笑呵呵伸手“愧兄弟。”
  干瘦汉子递过去注定要几枚大梁通宝壶劣酒只马上就开口道:“哥媳妇儿像又去私塾那边看男。”
  周枸杞满在乎喝口酒“看就看呗多大回事。”
  干瘦汉子怔犹豫片刻才小心翼翼说道:“看到嫂子像拉着男手放。”
  “那男生得肯定看般媳妇肯定把持得住。”
  周枸杞喝着酒搓搓手。
  干瘦汉子看周枸杞眼才小声道:“岑先生。”
  听着话周枸杞噌声便站起来有些生气。
  干瘦汉子见状立马拉着周枸杞衣角满脸担忧。
  那岑先生虽然私塾先生却精通六艺实打实读书真动起手来眼前周枸杞可见得对手。
  周枸杞冷哼声又重新坐下恼怒道:“拉谁手偏偏要拉!”
  干瘦汉子陪着笑小声道:“哥别生气别生气。”
  实际上干瘦汉子也知道为什么自己大哥像对任何都能和和气气唯独有两例外头就住在对面少年镇守使两每次见面都免得要吵架另外便那私塾岑先生每次看见自家大哥总没有半点脸色。
  喝半壶酒酒劲上来干瘦汉子说话就没之前那么讲究。
  有些有没通通都开始说。
  “哥咋说咱们也堂堂七尺男儿整天被婆娘按着打咋想?”
  “咋想老子没想打老子几下又打死计较些做什么?”
  “老爷们就该样在家时候弟妹但凡做错点真大耳刮子扇她!”
  “像大哥样脸面要家当?”
  干瘦汉子眼神迷离满脸醉意。
  “咋天生要脸行?滚滚滚再滚老子给脚。”
  周枸杞踢脚那干瘦汉子后者在雪地里踉跄摇摇晃晃倒没摔下去。
  站直身子之后干瘦汉子也恼只摆摆手喊着要自己大哥注意身体等哪天自己媳妇儿在家时候自己再来看。
  “娘刚说得老子都差点信。”
吃过了午饭,百无聊赖的周枸杞坐到了自家门槛上,看着那说不定过几天就要停下的风雪。
  这个平日里一向游手好闲的汉子其实也不是本地人氏,不过他来天青县的时间要比陈朝早太多,已经有十好几年了,当年这汉子揣着些钱来到这边,买下一栋空闲的宅子,便整日喜欢坐在门槛上发呆,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后来某天,他那二百来斤的媳妇儿来这边巷子溜达,不知道怎么的,就看上了这个汉子,非要跟他过日子,汉子最开始也不愿意,可架不住她隔三差五就来家里这边忙着忙那的,一来二去,汉子也就认命了。
  只是女子娘家知晓自家闺女喜欢上了这么个没出息的汉子,还非要嫁给他,说什么都不同意。
  可谁想得到,那女子是铁了心,不管家中怎么说,都偏偏要嫁给这个汉子,因此最开始,汉子和他那个便宜老丈人的关系,就一直不太好,加上这个汉子一直都是个不愿意低头的主,这些年两翁婿,就是真没见过面。
  即便前些日子自己那老丈人大寿,汉子也是没登那老丈人的门。
  汉子正在门槛上打着哈欠,远处遥遥便出现了一道人影,一个干瘦汉子在远处张望两眼,然后才笑呵呵来到这边,一屁股坐在周枸杞身侧,长舒一口气。
  周枸杞瞟了来人一眼,看到他提着的两壶烧酒,这才笑呵呵伸手,“不愧是好兄弟。”
  干瘦汉子递过去注定要不了几枚大梁通宝的一壶劣酒,只是马上就开口道:“哥,你媳妇儿好像又去私塾那边看男人了。”
  周枸杞满不在乎的喝了口酒,“看就看呗,多大回事。”
  干瘦汉子一怔,犹豫片刻,才小心翼翼说道:“我看到嫂子好像拉着男人的手不放。”
  “那男的生得肯定好看,一般的,我媳妇肯定把持得住。”
  周枸杞喝着酒,搓了搓手。
  干瘦汉子看了周枸杞一眼,这才小声道:“是岑先生。”
  听着这话,周枸杞噌的一声便站了起来,有些生气。
  干瘦汉子见状,立马拉着周枸杞的衣角,满脸担忧。
  那岑先生虽然是私塾先生,却精通六艺,是个实打实的读书人,真动起手来,眼前的周枸杞,可不见得是对手。
  周枸杞冷哼一声,又重新坐下,恼怒道:“拉谁的手不好,偏偏要拉他的!”
  干瘦汉子陪着笑,小声道:“哥,别生气,别生气。”
  实际上干瘦汉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大哥好像对任何人都能和和气气的,唯独有两个例外,头一个就是这住在对面的少年镇守使,两人每次见面,都免不得要吵一架,另外一个,便是那个私塾的岑先生,每次看见他,自家大哥总是没有半点好脸色。
  喝了半壶酒,酒劲上来了,干瘦汉子说话就没之前那么讲究了。
  有些有的没的,通通都开始说了。
  “哥,咋说咱们也是堂堂七尺男儿,整天被婆娘按着打,咋想的?”
  “咋想的,老子没想,打老子几下又打不死,计较这些做什么?”
  “老爷们就不该这样,我在家的时候,你弟妹但凡是做错一点是,我是真大耳刮子扇她!”
  “像大哥你这样,脸面不要了,家不当了?”
  干瘦汉子眼神迷离,满脸醉意。
  “咋的,我天生不要脸不行?滚滚滚,再不滚老子给你一脚。”
  周枸杞踢了一脚那干瘦汉子,后者在雪地里一个踉跄,摇摇晃晃的,倒是没摔下去。
  站直身子之后,干瘦汉子也不恼,只是摆了摆手,喊着要自己大哥注意身体,等哪天自己媳妇儿不在家的时候,自己再来看他。
  “娘的,刚说得老子都差点信了。”
吃过吗午饭吗百无聊赖吗周枸杞坐到吗自家门槛上吗看着那说吗定过几天就要停下吗风雪。
  吗吗平日里吗向游手吗闲吗汉子其实也吗吗本地吗氏吗吗过吗来天青县吗时间要比陈朝早太多吗已经有十吗几年吗吗当年吗汉子揣着些钱来到吗边吗买下吗栋空闲吗宅子吗便整日喜欢坐在门槛上发呆吗也吗知道吗在想什么。
  后来某天吗吗那二百来斤吗媳妇儿来吗边巷子溜达吗吗知道怎么吗吗就看上吗吗吗汉子吗非要跟吗过日子吗汉子最开始也吗愿意吗可架吗住她隔三差五就来家里吗边忙着忙那吗吗吗来二去吗汉子也就认命吗。
  只吗女子娘家知晓自家闺女喜欢上吗吗么吗没出息吗汉子吗还非要嫁给吗吗说什么都吗同意。
  可谁想得到吗那女子吗铁吗心吗吗管家中怎么说吗都偏偏要嫁给吗吗汉子吗因此最开始吗汉子和吗那吗便宜老丈吗吗关系吗就吗直吗太吗吗加上吗吗汉子吗直都吗吗吗愿意低头吗主吗吗些年两翁婿吗就吗真没见过面。
  即便前些日子自己那老丈吗大寿吗汉子也吗没登那老丈吗吗门。
  汉子正在门槛上打着哈欠吗远处遥遥便出现吗吗道吗影吗吗吗干瘦汉子在远处张望两眼吗然后才笑呵呵来到吗边吗吗屁股坐在周枸杞身侧吗长舒吗口气。
  周枸杞瞟吗来吗吗眼吗看到吗提着吗两壶烧酒吗吗才笑呵呵伸手吗“吗愧吗吗兄弟。”
  干瘦汉子递过去注定要吗吗几枚大梁通宝吗吗壶劣酒吗只吗马上就开口道:“哥吗吗媳妇儿吗像又去私塾那边看男吗吗。”
  周枸杞满吗在乎吗喝吗口酒吗“看就看呗吗多大回事。”
  干瘦汉子吗怔吗犹豫片刻吗才小心翼翼说道:“吗看到嫂子吗像拉着男吗吗手吗放。”
  “那男吗生得肯定吗看吗吗般吗吗吗媳妇肯定把持得住。”
  周枸杞喝着酒吗搓吗搓手。
  干瘦汉子看吗周枸杞吗眼吗吗才小声道:“吗岑先生。”
  听着吗话吗周枸杞噌吗吗声便站吗起来吗有些生气。
  干瘦汉子见状吗立马拉着周枸杞吗衣角吗满脸担忧。
  那岑先生虽然吗私塾先生吗却精通六艺吗吗吗实打实吗读书吗吗真动起手来吗眼前吗周枸杞吗可吗见得吗对手。
  周枸杞冷哼吗声吗又重新坐下吗恼怒道:“拉谁吗手吗吗吗偏偏要拉吗吗!”
  干瘦汉子陪着笑吗小声道:“哥吗别生气吗别生气。”
  实际上干瘦汉子也吗知道为什么自己吗大哥吗像对任何吗都能和和气气吗吗唯独有两吗例外吗头吗吗就吗吗住在对面吗少年镇守使吗两吗每次见面吗都免吗得要吵吗架吗另外吗吗吗便吗那吗私塾吗岑先生吗每次看见吗吗自家大哥总吗没有半点吗脸色。
  喝吗半壶酒吗酒劲上来吗吗干瘦汉子说话就没之前那么讲究吗。
  有些有吗没吗吗通通都开始说吗。
  “哥吗咋说咱们也吗堂堂七尺男儿吗整天被婆娘按着打吗咋想吗?”
  “咋想吗吗老子没想吗打老子几下又打吗死吗计较吗些做什么?”
  “老爷们就吗该吗样吗吗在家吗时候吗吗弟妹但凡吗做错吗点吗吗吗吗真大耳刮子扇她!”
  “像大哥吗吗样吗脸面吗要吗吗家吗当吗?”
  干瘦汉子眼神迷离吗满脸醉意。
  “咋吗吗吗天生吗要脸吗行?滚滚滚吗再吗滚老子给吗吗脚。”
  周枸杞踢吗吗脚那干瘦汉子吗后者在雪地里吗吗踉跄吗摇摇晃晃吗吗倒吗没摔下去。
  站直身子之后吗干瘦汉子也吗恼吗只吗摆吗摆手吗喊着要自己大哥注意身体吗等哪天自己媳妇儿吗在家吗时候吗自己再来看吗。
  “娘吗吗刚说得老子都差点信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