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治罪

下载免费读
  此子善于用毒又如何,区区侍医而已。
  身份低微,随便扣顶大帽子就能把他杀了!
  中年人出列,义正言辞道:“此人身份卑微,竟敢无端扰乱朝堂,还请陛下治罪!”
  始皇帝俯视下方,眯起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寒芒。
  淡淡说道:“扰乱朝堂,的确应该治罪。”
  中年人脸色一喜,急忙道:“请陛下定夺!”
  只要惩罚了这个多嘴的侍医,这次讨好赢成的事情,就成了!
  始皇帝沉吟片刻,淡淡说道:“扰乱朝堂鞭刑三十,罢免官职发配蜀地!”
  赵高伸长了脖子,吆喝道:“来人,拖下去!”
  立刻,四名甲士气势汹汹冲进殿内。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转头不屑的看了一眼角落的年轻人。
  嘴角咧开,露出得意的笑容。
  发配蜀地,这辈子是别想再回了。
  忽然
  中年人感觉两边腋下一紧,身体被架起来往外拖。
  顿时慌了!
  急忙大喊道:“抓错人了,你们抓错人了!”
  赵高眯起眼睛,阴恻恻冷笑道:“没错,胆敢扰乱朝堂,抓的就是你!赶紧的,拖下去!”
  中年人竭力挣扎,口里慌乱的大喊着:“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可惜
  四名身强力壮的甲士根本不听他的求饶,架起来直接拖出了大殿!
  霎时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众大臣愣神了。
  明明是夏无且身旁的侍医妄议朝政,怎么就变成中年人扰乱朝堂了?
  赢成瞳孔收缩,冷冷看着角落的年轻面孔,心里暗暗猜测:他到底是谁?
  王翦站在队列前端,垂着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李斯和蒙恬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
  两人清楚的知道,长公子流落民间十数年,是陛下心中的痛。
  竟敢当面呵斥长公子身份卑微,这是触犯了陛下的逆鳞。
  没被夷三族,就已经是陛下天恩了!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始皇帝神色平静,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转头把目光投向了角落,笑道:“神医似乎有不同的见解,但说无妨。”
  “额~”
  秦轩眨了眨眼睛,懵逼了。
  自己只是来见识上朝看热闹的,有哪门子的见解啊?
  此子善于用毒又如何,区区侍医而已。
  身份低微,随便扣顶大帽子就能把他杀了!
  中年人出列,义正言辞道:“此人身份卑微,竟敢无端扰乱朝堂,还请陛下治罪!”
  始皇帝俯视下方,眯起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寒芒。
  淡淡说道:“扰乱朝堂,的确应该治罪。”
  中年人脸色一喜,急忙道:“请陛下定夺!”
  只要惩罚了这个多嘴的侍医,这次讨好赢成的事情,就成了!
  始皇帝沉吟片刻,淡淡说道:“扰乱朝堂鞭刑三十,罢免官职发配蜀地!”
  赵高伸长了脖子,吆喝道:“来人,拖下去!”
  立刻,四名甲士气势汹汹冲进殿内。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转头不屑的看了一眼角落的年轻人。
  嘴角咧开,露出得意的笑容。
  发配蜀地,这辈子是别想再回了。
  忽然
  中年人感觉两边腋下一紧,身体被架起来往外拖。
  顿时慌了!
  急忙大喊道:“抓错人了,你们抓错人了!”
  赵高眯起眼睛,阴恻恻冷笑道:“没错,胆敢扰乱朝堂,抓的就是你!赶紧的,拖下去!”
  中年人竭力挣扎,口里慌乱的大喊着:“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可惜
  四名身强力壮的甲士根本不听他的求饶,架起来直接拖出了大殿!
  霎时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众大臣愣神了。
  明明是夏无且身旁的侍医妄议朝政,怎么就变成中年人扰乱朝堂了?
  赢成瞳孔收缩,冷冷看着角落的年轻面孔,心里暗暗猜测:他到底是谁?
  王翦站在队列前端,垂着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李斯和蒙恬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
  两人清楚的知道,长公子流落民间十数年,是陛下心中的痛。
  竟敢当面呵斥长公子身份卑微,这是触犯了陛下的逆鳞。
  没被夷三族,就已经是陛下天恩了!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始皇帝神色平静,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转头把目光投向了角落,笑道:“神医似乎有不同的见解,但说无妨。”
  “额~”
  秦轩眨了眨眼睛,懵逼了。
  自己只是来见识上朝看热闹的,有哪门子的见解啊?
  这种地方,是自己能随便发表意见的吗?
  李斯看到俊逸面容的犹豫,瞬间了然。
  笑道:“神医有想法尽管说,朝堂议事各抒己见,即便说错也无妨。”
  秦轩目光古怪,耳中似乎还回荡着中年人的哀嚎。
  刚刚才有人因为扰乱朝堂被罢官免职,发配到了蜀地。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现在竟然告诉自己说错了也无妨……
  玩呢!
  糟老头子坏得很!
  可是皇帝亲口下令让说话,又不敢不说。
  秦轩心里默默权衡。
  说错了,顶多发配蜀地。
  要是不说话,驳了皇帝颜面,现在就得掉脑袋!
  索性把心一横,迈出一步。
  朗声问道:“敢问赢成将军,你知道周王朝传了多少代吗?”
  此子善于用毒又如何区区侍医而已。
  身份低微随便扣顶大帽子就能把杀!
  中年出列义正言辞道:“此身份卑微竟敢无端扰乱朝堂还请陛下治罪!”
  始皇帝俯视下方眯起眼睛里闪过抹寒芒。
  淡淡说道:“扰乱朝堂确应该治罪。”
  中年脸色喜急忙道:“请陛下定夺!”
  只要惩罚多嘴侍医次讨赢成事情就成!
  始皇帝沉吟片刻淡淡说道:“扰乱朝堂鞭刑三十罢免官职发配蜀地!”
  赵高伸长脖子吆喝道:“来拖下去!”
  立刻四名甲士气势汹汹冲进殿内。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转头屑看眼角落年轻。
  嘴角咧开露出得意笑容。
  发配蜀地辈子别想再回。
  忽然
  中年感觉两边腋下紧身体被架起来往外拖。
  顿时慌!
  急忙大喊道:“抓错们抓错!”
  赵高眯起眼睛阴恻恻冷笑道:“没错胆敢扰乱朝堂抓就!赶紧拖下去!”
  中年竭力挣扎口里慌乱大喊着:“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可惜
  四名身强力壮甲士根本听求饶架起来直接拖出大殿!
  霎时
  突如其来变故让众大臣愣神。
  明明夏无且身旁侍医妄议朝政怎么就变成中年扰乱朝堂?
  赢成瞳孔收缩冷冷看着角落年轻面孔心里暗暗猜测:到底谁?
  王翦站在队列前端垂着头副昏昏欲睡模样。
  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李斯和蒙恬对视眼脸上露出幸灾乐祸冷笑。
  两清楚知道长公子流落民间十数年陛下心中痛。
  竟敢当面呵斥长公子身份卑微触犯陛下逆鳞。
  没被夷三族就已经陛下天恩!
  真作死就会死啊!
  始皇帝神色平静仿佛只做件微足道小事。
  转头把目光投向角落笑道:“神医似乎有同见解但说无妨。”
  “额~”
  秦轩眨眨眼睛懵逼。
  自己只来见识上朝看热闹有哪门子见解啊?
  种地方自己能随便发表意见?
  李斯看到俊逸面容犹豫瞬间然。
  笑道:“神医有想法尽管说朝堂议事各抒己见即便说错也无妨。”
  秦轩目光古怪耳中似乎还回荡着中年哀嚎。
  刚刚才有因为扰乱朝堂被罢官免职发配到蜀地。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现在竟然告诉自己说错也无妨……
  玩呢!
  糟老头子坏得很!
  可皇帝亲口下令让说话又敢说。
  秦轩心里默默权衡。
  说错顶多发配蜀地。
  要说话驳皇帝颜面现在就得掉脑袋!
  索性把心横迈出步。
  朗声问道:“敢问赢成将军知道周王朝传多少代?”
  此子善于用毒又如何,区区侍医而已。
  身份低微,随便扣顶大帽子就能把他杀了!
  中年人出列,义正言辞道:“此人身份卑微,竟敢无端扰乱朝堂,还请陛下治罪!”
  始皇帝俯视下方,眯起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寒芒。
  淡淡说道:“扰乱朝堂,的确应该治罪。”
  中年人脸色一喜,急忙道:“请陛下定夺!”
  只要惩罚了这个多嘴的侍医,这次讨好赢成的事情,就成了!
  始皇帝沉吟片刻,淡淡说道:“扰乱朝堂鞭刑三十,罢免官职发配蜀地!”
  赵高伸长了脖子,吆喝道:“来人,拖下去!”
  立刻,四名甲士气势汹汹冲进殿内。
  中年男子眯起眼睛,转头不屑的看了一眼角落的年轻人。
  嘴角咧开,露出得意的笑容。
  发配蜀地,这辈子是别想再回了。
  忽然
  中年人感觉两边腋下一紧,身体被架起来往外拖。
  顿时慌了!
  急忙大喊道:“抓错人了,你们抓错人了!”
  赵高眯起眼睛,阴恻恻冷笑道:“没错,胆敢扰乱朝堂,抓的就是你!赶紧的,拖下去!”
  中年人竭力挣扎,口里慌乱的大喊着:“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可惜
  四名身强力壮的甲士根本不听他的求饶,架起来直接拖出了大殿!
  霎时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众大臣愣神了。
  明明是夏无且身旁的侍医妄议朝政,怎么就变成中年人扰乱朝堂了?
  赢成瞳孔收缩,冷冷看着角落的年轻面孔,心里暗暗猜测:他到底是谁?
  王翦站在队列前端,垂着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李斯和蒙恬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冷笑。
  两人清楚的知道,长公子流落民间十数年,是陛下心中的痛。
  竟敢当面呵斥长公子身份卑微,这是触犯了陛下的逆鳞。
  没被夷三族,就已经是陛下天恩了!
  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始皇帝神色平静,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转头把目光投向了角落,笑道:“神医似乎有不同的见解,但说无妨。”
  “额~”
  秦轩眨了眨眼睛,懵逼了。
  自己只是来见识上朝看热闹的,有哪门子的见解啊?
  这种地方,是自己能随便发表意见的吗?
  李斯看到俊逸面容的犹豫,瞬间了然。
  笑道:“神医有想法尽管说,朝堂议事各抒己见,即便说错也无妨。”
  秦轩目光古怪,耳中似乎还回荡着中年人的哀嚎。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