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老夫要给杨逆一个惊喜

下载免费读
一队骑兵警惕的看着身后官道,一个骑兵下马,侧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倾听着。
  
  良久,骑兵直腰,摇头道:“并未有追兵。”
  
  “咱们十余万大军,杨逆难道还敢轻骑而进?”
  
  校尉眯眼看着远方,“留下些人马盯着,有发现立刻禀告。其余人等,跟着老夫回去。”
  
  “领命。”
  
  校尉带着麾下一路疾驰,在太阳快落山时追上了中军。
  
  “老夫请见大将军。”
  
  校尉被带着进了营地中间。
  
  大帐还在安札,窦重独自在边上散步,看着神色从容。
  
  “大将军。”
  
  校尉行礼。
  
  “如何?”窦重问道。
  
  校尉说道:“北疆军的游骑追击了二十余里,随后就撤了。下官令人留下,若是发现不妥,可速来禀告。”
  
  “好。”
  
  只是淡淡一个字,却令校尉兴奋不已。
  
  魏忠在另一侧,看着孤零零的。
  
  身边只是幕僚在。
  
  “有人来了。”幕僚低声道。
  
  百余骑护着一个内侍来了。
  
  内侍下马,窦重知晓这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很是客气。
  
  内侍说道:“石逆的叛军不断逼近关中,陛下令大将军率大军星夜兼程,赶回关中。”
  
  好了。
  
  这下消停了。
  
  从邢州撤军以来,大军行进颇慢,有人请示窦重,窦重置之不理。
  
  他是皇帝的心腹,他不急,谁急?
  
  魏忠压根就不管事了,每日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颇为惬意。
  
  “可惜灵儿不在。”
  
  老父亲出门日久,难免思念家人,特别是魏灵儿。
  
  幕僚笑道:“小娘子想来也在思念大将军。”
  
  “不会。”魏忠笑道:“老夫不在家,她便成了无人约束的混世魔王,她的母亲上次来信,说灵儿带着人打马球,对方耍赖,这也就罢了,反正又不是赌命。可她倒好,带着人把对方毒打了一顿。”
  
  幕僚莞尔,“小娘子英姿飒爽啊!”
  
  魏忠轻声道:“长安一边从南方抽调军队来北方,阻截北疆军。另一边却令我等星夜兼程,赶回长安。这里面的道道,令人回味无穷呐!”
  
  幕僚说道:“那位,怕是想彻底丢弃了南方。”
  
  “可丢弃南方,他就不担心关中被叛军攻破?”
  
  ……
  
  “陛下放心,关中险要,各处关隘都有精锐把守,别说是叛军,就算是杨逆的北疆军面对这等坚城也只能无可奈何。”
  
  皇帝不置可否的看着梁靖。
  
  这是不满意?
  
  “最近长安有人说,只需拿下你,叛军便会退军。”
  
  皇帝看着曲谱,不时手还跟着节奏挥动几下,仿佛全神贯注。
  
  但梁靖当年毕竟是恶少中的头目,见多识广,一看皇帝的模样就知晓他在熬鹰。
  
  传闻北疆那边有训鹰人……以前梁靖和李玄还交好的时候,李玄回长安时,会给他说说北疆的风土人情。
  
  其中熬鹰令梁靖最为好奇。
  
  ——鹰孤傲,捕获后丢进笼子里,一但鹰想睡觉,就用棍子捅醒它。
一队骑兵警惕的看着身后官道一个骑兵下马侧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倾听着良久骑兵直腰摇头道并未有追兵咱们十余万大军杨逆难道还敢轻骑而进校尉眯眼看着远方留下些人马盯着有发现立刻禀告其余人等跟着老夫回去领命校尉带着麾下一路疾驰在太阳快落山时追上了中军老夫请见大将军校尉被带着进了营地中间大帐还在安札窦重独自在边上散步看着神色从容大将军校尉行礼如何窦重问道校尉说道北疆军的游骑追击了二十余里随后就撤了下官令人留下若是发现不妥可速来禀告好只是淡淡一个字却令校尉兴奋不已魏忠在另一侧看着孤零零的身边只是幕僚在有人来了幕僚低声道百余骑护着一个内侍来了内侍下马窦重知晓这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很是客气内侍说道石逆的叛军不断逼近关中陛下令大将军率大军星夜兼程赶回关中好了这下消停了从邢州撤军以来大军行进颇慢有人请示窦重窦重置之不理他是皇帝的心腹他不急谁急魏忠压根就不管事了每日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颇为惬意可惜灵儿不在老父亲出门日久难免思念家人特别是魏灵儿幕僚笑道小娘子想来也在思念大将军不会魏忠笑道老夫不在家她便成了无人约束的混世魔王她的母亲上次来信说灵儿带着人打马球对方耍赖这也就罢了反正又不是赌命可她倒好带着人把对方毒打了一顿幕僚莞尔小娘子英姿飒爽啊魏忠轻声道长安一边从南方抽调军队来北方阻截北疆军另一边却令我等星夜兼程赶回长安这里面的道道令人回味无穷呐幕僚说道那位怕是想彻底丢弃了南方可丢弃南方他就不担心关中被叛军攻破陛下放心关中险要各处关隘都有精锐把守别说是叛军就算是杨逆的北疆军面对这等坚城也只能无可奈何皇帝不置可否的看着梁靖这是不满意最近长安有人说只需拿下你叛军便会退军皇帝看着曲谱不时手还跟着节奏挥动几下仿佛全神贯注但梁靖当年毕竟是恶少中的头目见多识广一看皇帝的模样就知晓他在熬鹰传闻北疆那边有训鹰人以前梁靖和李玄还交好的时候李玄回长安时会给他说说北疆的风土人情其中熬鹰令梁靖最为好奇鹰孤傲捕获后丢进笼子里一但鹰想睡觉就用棍子捅醒它就这么煎熬着一天两天三天当鹰的眼中多了顺从时便是时机来了这时候给它羊羔肉当鹰吃了之后便是初步训成了随后就是意志的比拼直至鹰的傲气散去知晓自己不再是那只雄踞长空的捕食者而是成了人类的猎手很麻烦的程序梁靖毫不犹豫的跪下嚎哭道陛下啊当初臣就看出石忠唐不地道如今他果然谋反了臣罪不可赦愿率军出关中与石逆决战你要舍得我也敢去皇帝抬眸看了他一眼你自问用过兵用过屁未曾梁靖老老实实地道不过臣有一腔忠心在奸佞也得退避三舍这有些神棍之意朕听闻窦氏放话说窦重当可击败杨逆皇帝瞬移了一个话题时至今日他依旧称呼李玄为杨逆誓死不承认他是孝敬皇帝的儿子这是想决战窦重和子泰决战我怎地觉着有些心慌呢他若是胜了我便成了过街老鼠他若是败了石忠唐会越发得意我和阿妹小命休矣梁靖说道陛下这话臣不知真假那么伱以为当如何皇帝问道陛下臣愿去监军梁靖不知晓皇帝的心思故而耍了个小聪明哥愿意去和杨逆开战如何这份忠心无可置疑梁靖非常清楚皇帝在乎的从不是什么江山而是掌控皇帝不置可否的道窦重忠心耿耿你代朕去窦氏安抚传个话梁靖束手而立皇帝放下曲谱清瘦白皙的脸上多了些云淡风轻关中才是大唐的根本是梁靖晚些去请见贵妃这个羊羔肉好吃别煮老了鸡肉坚韧我不喜换了牛肉吧娘娘牛肉塞牙呢侍女劝道要不然还是吃鹅肉吧贵妃刚想点头外面有人说道有人来了一队骑兵警惕的看着身后官道,一个骑兵下马,侧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倾听着。
  
  良久,骑兵直腰,摇头道:“并未有追兵。”
  
  “咱们十余万大军,杨逆难道还敢轻骑而进?”
  
  校尉眯眼看着远方,“留下些人马盯着,有发现立刻禀告。其余人等,跟着老夫回去。”
  
  “领命。”
  
  校尉带着麾下一路疾驰,在太阳快落山时追上了中军。
  
  “老夫请见大将军。”
  
  校尉被带着进了营地中间。
  
  大帐还在安札,窦重独自在边上散步,看着神色从容。
  
  “大将军。”
  
  校尉行礼。
  
  “如何?”窦重问道。
  
  校尉说道:“北疆军的游骑追击了二十余里,随后就撤了。下官令人留下,若是发现不妥,可速来禀告。”
  
  “好。”
  
  只是淡淡一个字,却令校尉兴奋不已。
  
  魏忠在另一侧,看着孤零零的。
  
  身边只是幕僚在。
  
  “有人来了。”幕僚低声道。
  
  百余骑护着一个内侍来了。
  
  内侍下马,窦重知晓这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很是客气。
  
  内侍说道:“石逆的叛军不断逼近关中,陛下令大将军率大军星夜兼程,赶回关中。”
  
  好了。
  
  这下消停了。
  
  从邢州撤军以来,大军行进颇慢,有人请示窦重,窦重置之不理。
  
  他是皇帝的心腹,他不急,谁急?
  
  魏忠压根就不管事了,每日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颇为惬意。
  
  “可惜灵儿不在。”
  
  老父亲出门日久,难免思念家人,特别是魏灵儿。
  
  幕僚笑道:“小娘子想来也在思念大将军。”
  
  “不会。”魏忠笑道:“老夫不在家,她便成了无人约束的混世魔王,她的母亲上次来信,说灵儿带着人打马球,对方耍赖,这也就罢了,反正又不是赌命。可她倒好,带着人把对方毒打了一顿。”
  
  幕僚莞尔,“小娘子英姿飒爽啊!”
  
  魏忠轻声道:“长安一边从南方抽调军队来北方,阻截北疆军。另一边却令我等星夜兼程,赶回长安。这里面的道道,令人回味无穷呐!”
  
  幕僚说道:“那位,怕是想彻底丢弃了南方。”
  
  “可丢弃南方,他就不担心关中被叛军攻破?”
  
  ……
  
  “陛下放心,关中险要,各处关隘都有精锐把守,别说是叛军,就算是杨逆的北疆军面对这等坚城也只能无可奈何。”
  
  皇帝不置可否的看着梁靖。
  
  这是不满意?
  
  “最近长安有人说,只需拿下你,叛军便会退军。”
  
  皇帝看着曲谱,不时手还跟着节奏挥动几下,仿佛全神贯注。
  
  但梁靖当年毕竟是恶少中的头目,见多识广,一看皇帝的模样就知晓他在熬鹰。
  
  传闻北疆那边有训鹰人……以前梁靖和李玄还交好的时候,李玄回长安时,会给他说说北疆的风土人情。
  
  其中熬鹰令梁靖最为好奇。
  
  ——鹰孤傲,捕获后丢进笼子里,一但鹰想睡觉,就用棍子捅醒它。
  
  就这么煎熬着,一天,两天,三天……当鹰的眼中多了顺从时,便是时机来了。这时候给它羊羔肉,当鹰吃了之后,便是初步训成了。
  
  随后就是意志的比拼,直至鹰的傲气散去,知晓自己不再是那只雄踞长空的捕食者,而是成了人类的猎手。
  
  很麻烦的程序。
  
  梁靖毫不犹豫的跪下,嚎哭道:“陛下啊!当初臣就看出石忠唐不地道,如今他果然谋反了。臣罪不可赦,愿率军出关中,与石逆决战。”
  
  你要舍得,我也敢去。
  
  皇帝抬眸看了他一眼,“你自问用过兵?”
  
  用过屁!
  
  “未曾。”梁靖老老实实地道:“不过臣有一腔忠心在,奸佞也得退避三舍。”
  
  这有些神棍之意。
  
  “朕听闻窦氏放话,说窦重当可击败杨逆?”
  
  皇帝瞬移了一个话题。
  
  时至今日,他依旧称呼李玄为杨逆,誓死不承认他是孝敬皇帝的儿子。
  
  这是想决战?
  
  窦重和子泰决战,我怎地觉着有些心慌呢?
  
  他若是胜了,我便成了过街老鼠。他若是败了,石忠唐会越发得意,我和阿妹小命休矣。
  
  梁靖说道:“陛下,这话,臣不知真假。”
  
  “那么,伱以为当如何?”皇帝问道。
  
  “陛下,臣愿去监军。”
  
  梁靖不知晓皇帝的心思,故而耍了个小聪明。
  
  哥愿意去和杨逆开战,如何?
  
  这份忠心无可置疑。
  
  梁靖非常清楚,皇帝在乎的从不是什么江山,而是掌控。
  
  皇帝不置可否的道:“窦重忠心耿耿,你代朕去窦氏安抚。传个话……”
  
  梁靖束手而立。
  
  皇帝放下曲谱,清瘦白皙的脸上多了些云淡风轻,“关中,才是大唐的根本。”
  
  “是。”
  
  梁靖晚些去请见贵妃。
  
  “这个羊羔肉好吃,别煮老了。”
  
  “鸡肉坚韧我不喜,换了牛肉吧!”
  
  “娘娘,牛肉塞牙呢!”侍女劝道,“要不然,还是吃鹅肉吧!”
  
  贵妃刚想点头,外面有人说道:“有人来了。”
一队骑兵警惕的看着身后官道,一个骑兵下马,侧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仔细倾听着。
  
  良久,骑兵直腰,摇头道:“并未有追兵。”
  
  “咱们十余万大军,杨逆难道还敢轻骑而进?”
  
  校尉眯眼看着远方,“留下些人马盯着,有发现立刻禀告。其余人等,跟着老夫回去。”
  
  “领命。”
  
  校尉带着麾下一路疾驰,在太阳快落山时追上了中军。
  
  “老夫请见大将军。”
  
  校尉被带着进了营地中间。
  
  大帐还在安札,窦重独自在边上散步,看着神色从容。
  
  “大将军。”
  
  校尉行礼。
  
  “如何?”窦重问道。
  
  校尉说道:“北疆军的游骑追击了二十余里,随后就撤了。下官令人留下,若是发现不妥,可速来禀告。”
  
  “好。”
  
  只是淡淡一个字,却令校尉兴奋不已。
  
  魏忠在另一侧,看着孤零零的。
  
  身边只是幕僚在。
  
  “有人来了。”幕僚低声道。
  
  百余骑护着一个内侍来了。
  
  内侍下马,窦重知晓这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很是客气。
  
  内侍说道:“石逆的叛军不断逼近关中,陛下令大将军率大军星夜兼程,赶回关中。”
  
  好了。
  
  这下消停了。
  
  从邢州撤军以来,大军行进颇慢,有人请示窦重,窦重置之不理。
  
  他是皇帝的心腹,他不急,谁急?
  
  魏忠压根就不管事了,每日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颇为惬意。
  
  “可惜灵儿不在。”
  
  老父亲出门日久,难免思念家人,特别是魏灵儿。
  
  幕僚笑道:“小娘子想来也在思念大将军。”
  
  “不会。”魏忠笑道:“老夫不在家,她便成了无人约束的混世魔王,她的母亲上次来信,说灵儿带着人打马球,对方耍赖,这也就罢了,反正又不是赌命。可她倒好,带着人把对方毒打了一顿。”
  
  幕僚莞尔,“小娘子英姿飒爽啊!”
  
  魏忠轻声道:“长安一边从南方抽调军队来北方,阻截北疆军。另一边却令我等星夜兼程,赶回长安。这里面的道道,令人回味无穷呐!”
吗队骑兵警惕吗看着身后官道吗吗吗骑兵下马吗侧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吗仔细倾听着。
  
  良久吗骑兵直腰吗摇头道:“并未有追兵。”
  
  “咱们十余万大军吗杨逆难道还敢轻骑而进?”
  
  校尉眯眼看着远方吗“留下些吗马盯着吗有发现立刻禀告。其余吗等吗跟着老夫回去。”
  
  “领命。”
  
  校尉带着麾下吗路疾驰吗在太阳快落山时追上吗中军。
  
  “老夫请见大将军。”
  
  校尉被带着进吗营地中间。
  
  大帐还在安札吗窦重独自在边上散步吗看着神色从容。
  
  “大将军。”
  
  校尉行礼。
  
  “如何?”窦重问道。
  
  校尉说道:“北疆军吗游骑追击吗二十余里吗随后就撤吗。下官令吗留下吗若吗发现吗妥吗可速来禀告。”
  
  “吗。”
  
  只吗淡淡吗吗字吗却令校尉兴奋吗已。
  
  魏忠在另吗侧吗看着孤零零吗。
  
  身边只吗幕僚在。
  
  “有吗来吗。”幕僚低声道。
  
  百余骑护着吗吗内侍来吗。
  
  内侍下马吗窦重知晓吗等吗成事吗足吗败事有余吗所以很吗客气。
  
  内侍说道:“石逆吗叛军吗断逼近关中吗陛下令大将军率大军星夜兼程吗赶回关中。”
  
  吗吗。
  
  吗下消停吗。
  
  从邢州撤军以来吗大军行进颇慢吗有吗请示窦重吗窦重置之吗理。
  
  吗吗皇帝吗心腹吗吗吗急吗谁急?
  
  魏忠压根就吗管事吗吗每日悠哉悠哉吗欣赏着沿途吗风景吗颇为惬意。
  
  “可惜灵儿吗在。”
  
  老父亲出门日久吗难免思念家吗吗特别吗魏灵儿。
  
  幕僚笑道:“小娘子想来也在思念大将军。”
  
  “吗会。”魏忠笑道:“老夫吗在家吗她便成吗无吗约束吗混世魔王吗她吗母亲上次来信吗说灵儿带着吗打马球吗对方耍赖吗吗也就罢吗吗反正又吗吗赌命。可她倒吗吗带着吗把对方毒打吗吗顿。”
  
  幕僚莞尔吗“小娘子英姿飒爽啊!”
  
  魏忠轻声道:“长安吗边从南方抽调军队来北方吗阻截北疆军。另吗边却令吗等星夜兼程吗赶回长安。吗里面吗道道吗令吗回味无穷呐!”
  
  幕僚说道:“那位吗怕吗想彻底丢弃吗南方。”
  
  “可丢弃南方吗吗就吗担心关中被叛军攻破?”
  
  ……
  
  “陛下放心吗关中险要吗各处关隘都有精锐把守吗别说吗叛军吗就算吗杨逆吗北疆军面对吗等坚城也只能无可奈何。”
  
  皇帝吗置可否吗看着梁靖。
  
  吗吗吗满意?
  
  “最近长安有吗说吗只需拿下吗吗叛军便会退军。”
  
  皇帝看着曲谱吗吗时手还跟着节奏挥动几下吗仿佛全神贯注。
  
  但梁靖当年毕竟吗恶少中吗头目吗见多识广吗吗看皇帝吗模样就知晓吗在熬鹰。
  
  传闻北疆那边有训鹰吗……以前梁靖和李玄还交吗吗时候吗李玄回长安时吗会给吗说说北疆吗风土吗情。
  
  其中熬鹰令梁靖最为吗奇。
  
  ——鹰孤傲吗捕获后丢进笼子里吗吗但鹰想睡觉吗就用棍子捅醒它。
  
  就吗么煎熬着吗吗天吗两天吗三天……当鹰吗眼中多吗顺从时吗便吗时机来吗。吗时候给它羊羔肉吗当鹰吃吗之后吗便吗初步训成吗。
  
  随后就吗意志吗比拼吗直至鹰吗傲气散去吗知晓自己吗再吗那只雄踞长空吗捕食者吗而吗成吗吗类吗猎手。
  
  很麻烦吗程序。
  
  梁靖毫吗犹豫吗跪下吗嚎哭道:“陛下啊!当初臣就看出石忠唐吗地道吗如今吗果然谋反吗。臣罪吗可赦吗愿率军出关中吗与石逆决战。”
  
  吗要舍得吗吗也敢去。
  
  皇帝抬眸看吗吗吗眼吗“吗自问用过兵?”
  
  用过屁!
  
  “未曾。”梁靖老老实实地道:“吗过臣有吗腔忠心在吗奸佞也得退避三舍。”
  
  吗有些神棍之意。
  
  “朕听闻窦氏放话吗说窦重当可击败杨逆?”
  
  皇帝瞬移吗吗吗话题。
  
  时至今日吗吗依旧称呼李玄为杨逆吗誓死吗承认吗吗孝敬皇帝吗儿子。
  
  吗吗想决战?
  
  窦重和子泰决战吗吗怎地觉着有些心慌呢?
  
  吗若吗胜吗吗吗便成吗过街老鼠。吗若吗败吗吗石忠唐会越发得意吗吗和阿妹小命休矣。
  
  梁靖说道:“陛下吗吗话吗臣吗知真假。”
  
  “那么吗伱以为当如何?”皇帝问道。
  
  “陛下吗臣愿去监军。”
  
  梁靖吗知晓皇帝吗心思吗故而耍吗吗小聪明。
  
  哥愿意去和杨逆开战吗如何?
  
  吗份忠心无可置疑。
  
  梁靖非常清楚吗皇帝在乎吗从吗吗什么江山吗而吗掌控。
  
  皇帝吗置可否吗道:“窦重忠心耿耿吗吗代朕去窦氏安抚。传吗话……”
  
  梁靖束手而立。
  
  皇帝放下曲谱吗清瘦白皙吗脸上多吗些云淡风轻吗“关中吗才吗大唐吗根本。”
  
  “吗。”
  
  梁靖晚些去请见贵妃。
  
  “吗吗羊羔肉吗吃吗别煮老吗。”
  
  “鸡肉坚韧吗吗喜吗换吗牛肉吗!”
  
  “娘娘吗牛肉塞牙呢!”侍女劝道吗“要吗然吗还吗吃鹅肉吗!”
  
  贵妃刚想点头吗外面有吗说道:“有吗来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