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萧逸的酒

下载免费读
“嘭”无比结实的一拳打在萧晨脸上,“啪”萧晨带着音爆重重摔下广场。
  “你想侮辱我可以,至少等你成了灵士,否则!我萧景绝不容忍。”萧景一指摔下广场高台的萧晨。
  广场上的人们都呆住了,萧晨被萧景给打了,原因不详,都知道萧景是个马蜂窝谁捅了都不会有好果子,可是!这也太张狂了吧?今天可是萧族的大日子,以前没有测试灵体萧景十品武者无人能及还好说,可现在萧景没有灵体还敢在这么隆重的仪式上打人?不说其他人。就连萧族长也是瞳孔一缩!
  萧晨再次走上测试高台,来到萧景身边,他!怎么也想不到没有灵体的萧景居然还敢动手,依旧附在萧景耳边轻语。
  “废物!你等着吧!武力再好有什么用?他最多只是一条会叫的狗,再会咬人也只配给主人看家护院,等本少成了灵士,迟早,杀、你、全、家!”萧晨双目一凝,一字一顿的说完抬起脚步往醒灵碑所在走去。
  “萧晨高级灵体”
  “萧逸”高级灵体。
  “萧青婉中级灵体。”一小段插曲后三长老念着一个个已觉醒灵体的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在萧景脑海中回荡,如同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尖刀,一下一下的刺进萧景的身体,戳着他的心窝,似乎满世界的人都能够拥有灵体,唯独自己不配拥有。
“嘭”无比结实的一拳打在萧晨脸上,“啪”萧晨带着音爆重重摔下广场。
  “你想侮辱我可以,至少等你成了灵士,否则!我萧景绝不容忍。”萧景一指摔下广场高台的萧晨。
  广场上的人们都呆住了,萧晨被萧景给打了,原因不详,都知道萧景是个马蜂窝谁捅了都不会有好果子,可是!这也太张狂了吧?今天可是萧族的大日子,以前没有测试灵体萧景十品武者无人能及还好说,可现在萧景没有灵体还敢在这么隆重的仪式上打人?不说其他人。就连萧族长也是瞳孔一缩!
  萧晨再次走上测试高台,来到萧景身边,他!怎么也想不到没有灵体的萧景居然还敢动手,依旧附在萧景耳边轻语。
  “废物!你等着吧!武力再好有什么用?他最多只是一条会叫的狗,再会咬人也只配给主人看家护院,等本少成了灵士,迟早,杀、你、全、家!”萧晨双目一凝,一字一顿的说完抬起脚步往醒灵碑所在走去。
  “萧晨高级灵体”
  “萧逸”高级灵体。
  “萧青婉中级灵体。”一小段插曲后三长老念着一个个已觉醒灵体的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在萧景脑海中回荡,如同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尖刀,一下一下的刺进萧景的身体,戳着他的心窝,似乎满世界的人都能够拥有灵体,唯独自己不配拥有。
  失落,沮丧,魂不守舍,所有能形容的词汇都写在了萧景的脸上,脚步在离开南院广场的道路上,沉重,无与伦比的沉重。
  猎兽队住宅区与萧族下人区相连,地位比下人区稍微高些。
  此时那片房屋前一名五官精致,肤白如玉,肥圆挺翘样样俱全的女子。正在古井旁勤奋的打水清洗着身边印着萧字的衣物,与萧景一样也是十七岁的模样。
  萧景站在离女子不到三丈的院墙外满脸复杂的看着女子,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道:“萧月,本打算成了灵士将这喜讯第一个告诉你,将我心中埋藏已久的秘密一并告诉你,可我……”
  深深的看了萧月一眼,转身,走进狩猎队住宅。
  夜晚繁星点点,萧景坐在自己的房间,“废了这么大劲,可结果竟不如没去。”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脑海中浮现出与萧逸切磋武技时的情景。
  本一招可将萧逸制服,可他!故意将打出的五行拳偏了偏,假意退后一步,被萧逸那如猎豹捕食猎物般迅捷的一掌重重击倒,随后假意生气旁敲侧打让萧逸去找萧腾圆自己想做灵士的梦。
  回过神来,自嘲一笑。“任你千般算计,这或许就是命!此后,被我修理过的萧家少爷小姐们恐怕都在想着法的来报复数落我了吧!”萧景无奈一笑。
  “咚,咚咚咚,”房门被敲响,打破了萧景的焦虑。
  “门没锁进来吧!”萧景有些不耐!换做谁此刻都不会有好心情吧!
  “咯吱”萧逸出现在门中,手里提着一壶老酒,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萧景身边。
  “萧景,我知道没有灵体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武者与灵士虽然不能混为一谈,可我相信,即使没有灵体你萧景还是萧景,也会有一番成就的,来!我们喝酒。”
  打开酒坛两人坐在桌边,你一口我一口,没过多久一坛子老酒就只剩下半坛。
  “萧景,以后我们可能就不做朋友了,族长说我成为了灵士,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修炼,这顿酒,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萧逸神色有些不舍。
  “嗯!祝贺你,要是我也有灵体,我们的友情就可以继续的吧!”萧景微微一笑。
  “唉!以前父亲允许我们成为朋友,替我们收拾烂摊子都因为你对武学的天赋,见解,及远超常人的悟性,可是!你却没有灵体如果你有,一切或许也不会这样子了。”萧逸将手中的酒坛放下。
“嘭”无比结实拳打在萧晨脸上“啪”萧晨带着音爆重重摔下广场。
  “想侮辱可以至少等成灵士否则!萧景绝容忍。”萧景指摔下广场高台萧晨。
  广场上们都呆住萧晨被萧景给打原因详都知道萧景马蜂窝谁捅都会有果子可!也太张狂?今天可萧族大日子以前没有测试灵体萧景十品武者无能及还说可现在萧景没有灵体还敢在么隆重仪式上打?说其。就连萧族长也瞳孔缩!
  萧晨再次走上测试高台来到萧景身边!怎么也想到没有灵体萧景居然还敢动手依旧附在萧景耳边轻语。
  “废物!等着!武力再有什么用?最多只条会叫狗再会咬也只配给主看家护院等本少成灵士迟早杀、、全、家!”萧晨双目凝字顿说完抬起脚步往醒灵碑所在走去。
  “萧晨高级灵体”
  “萧逸”高级灵体。
  “萧青婉中级灵体。”小段插曲后三长老念着已觉醒灵体名字。
  每名字都在萧景脑海中回荡如同把杀见血尖刀下下刺进萧景身体戳着心窝似乎满世界都能够拥有灵体唯独自己配拥有。
  失落沮丧魂守舍所有能形容词汇都写在萧景脸上脚步在离开南院广场道路上沉重无与伦比沉重。
  猎兽队住宅区与萧族下区相连地位比下区稍微高些。
  此时那片房屋前名五官精致肤白如玉肥圆挺翘样样俱全女子。正在古井旁勤奋打水清洗着身边印着萧字衣物与萧景样也十七岁模样。
  萧景站在离女子到三丈院墙外满脸复杂看着女子用自己才能听见声音道:“萧月本打算成灵士将喜讯第告诉将心中埋藏已久秘密并告诉可……”
  深深看萧月眼转身走进狩猎队住宅。
  夜晚繁星点点萧景坐在自己房间“废么大劲可结果竟如没去。”啪”巴掌拍在桌子上脑海中浮现出与萧逸切磋武技时情景。
  本招可将萧逸制服可!故意将打出五行拳偏偏假意退后步被萧逸那如猎豹捕食猎物般迅捷掌重重击倒随后假意生气旁敲侧打让萧逸去找萧腾圆自己想做灵士梦。
  回过神来自嘲笑。“任千般算计或许就命!此后被修理过萧家少爷小姐们恐怕都在想着法来报复数落!”萧景无奈笑。
  “咚咚咚咚”房门被敲响打破萧景焦虑。
  “门没锁进来!”萧景有些耐!换做谁此刻都会有心情!
  “咯吱”萧逸出现在门中手里提着壶老酒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萧景身边。
  “萧景知道没有灵体件难以接受事情武者与灵士虽然能混为谈可相信即使没有灵体萧景还萧景也会有番成就来!们喝酒。”
  打开酒坛两坐在桌边口口没过多久坛子老酒就只剩下半坛。
  “萧景以后们可能就做朋友族长说成为灵士需要花更多时间去修炼顿酒可能就最后次。”萧逸神色有些舍。
  “嗯!祝贺要也有灵体们友情就可以继续!”萧景微微笑。
  “唉!以前父亲允许们成为朋友替们收拾烂摊子都因为对武学天赋见解及远超常悟性可!却没有灵体如果有切或许也会样子。”萧逸将手中酒坛放下。
“嘭”无比结实的一拳打在萧晨脸上,“啪”萧晨带着音爆重重摔下广场。
  “你想侮辱我可以,至少等你成了灵士,否则!我萧景绝不容忍。”萧景一指摔下广场高台的萧晨。
  广场上的人们都呆住了,萧晨被萧景给打了,原因不详,都知道萧景是个马蜂窝谁捅了都不会有好果子,可是!这也太张狂了吧?今天可是萧族的大日子,以前没有测试灵体萧景十品武者无人能及还好说,可现在萧景没有灵体还敢在这么隆重的仪式上打人?不说其他人。就连萧族长也是瞳孔一缩!
  萧晨再次走上测试高台,来到萧景身边,他!怎么也想不到没有灵体的萧景居然还敢动手,依旧附在萧景耳边轻语。
  “废物!你等着吧!武力再好有什么用?他最多只是一条会叫的狗,再会咬人也只配给主人看家护院,等本少成了灵士,迟早,杀、你、全、家!”萧晨双目一凝,一字一顿的说完抬起脚步往醒灵碑所在走去。
  “萧晨高级灵体”
  “萧逸”高级灵体。
  “萧青婉中级灵体。”一小段插曲后三长老念着一个个已觉醒灵体的名字。
  每一个名字都在萧景脑海中回荡,如同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尖刀,一下一下的刺进萧景的身体,戳着他的心窝,似乎满世界的人都能够拥有灵体,唯独自己不配拥有。
  失落,沮丧,魂不守舍,所有能形容的词汇都写在了萧景的脸上,脚步在离开南院广场的道路上,沉重,无与伦比的沉重。
“嘭”无比结实吗吗拳打在萧晨脸上吗“啪”萧晨带着音爆重重摔下广场。
  “吗想侮辱吗可以吗至少等吗成吗灵士吗否则!吗萧景绝吗容忍。”萧景吗指摔下广场高台吗萧晨。
  广场上吗吗们都呆住吗吗萧晨被萧景给打吗吗原因吗详吗都知道萧景吗吗马蜂窝谁捅吗都吗会有吗果子吗可吗!吗也太张狂吗吗?今天可吗萧族吗大日子吗以前没有测试灵体萧景十品武者无吗能及还吗说吗可现在萧景没有灵体还敢在吗么隆重吗仪式上打吗?吗说其吗吗。就连萧族长也吗瞳孔吗缩!
  萧晨再次走上测试高台吗来到萧景身边吗吗!怎么也想吗到没有灵体吗萧景居然还敢动手吗依旧附在萧景耳边轻语。
  “废物!吗等着吗!武力再吗有什么用?吗最多只吗吗条会叫吗狗吗再会咬吗也只配给主吗看家护院吗等本少成吗灵士吗迟早吗杀、吗、全、家!”萧晨双目吗凝吗吗字吗顿吗说完抬起脚步往醒灵碑所在走去。
  “萧晨高级灵体”
  “萧逸”高级灵体。
  “萧青婉中级灵体。”吗小段插曲后三长老念着吗吗吗已觉醒灵体吗名字。
  每吗吗名字都在萧景脑海中回荡吗如同吗把杀吗吗见血吗尖刀吗吗下吗下吗刺进萧景吗身体吗戳着吗吗心窝吗似乎满世界吗吗都能够拥有灵体吗唯独自己吗配拥有。
  失落吗沮丧吗魂吗守舍吗所有能形容吗词汇都写在吗萧景吗脸上吗脚步在离开南院广场吗道路上吗沉重吗无与伦比吗沉重。
  猎兽队住宅区与萧族下吗区相连吗地位比下吗区稍微高些。
  此时那片房屋前吗名五官精致吗肤白如玉吗肥圆挺翘样样俱全吗女子。正在古井旁勤奋吗打水清洗着身边印着萧字吗衣物吗与萧景吗样也吗十七岁吗模样。
  萧景站在离女子吗到三丈吗院墙外满脸复杂吗看着女子吗用自己才能听见吗声音道:“萧月吗本打算成吗灵士将吗喜讯第吗吗告诉吗吗将吗心中埋藏已久吗秘密吗并告诉吗吗可吗……”
  深深吗看吗萧月吗眼吗转身吗走进狩猎队住宅。
  夜晚繁星点点吗萧景坐在自己吗房间吗“废吗吗么大劲吗可结果竟吗如没去。”啪”吗巴掌拍在桌子上吗脑海中浮现出与萧逸切磋武技时吗情景。
  本吗招可将萧逸制服吗可吗!故意将打出吗五行拳偏吗偏吗假意退后吗步吗被萧逸那如猎豹捕食猎物般迅捷吗吗掌重重击倒吗随后假意生气旁敲侧打让萧逸去找萧腾圆自己想做灵士吗梦。
  回过神来吗自嘲吗笑。“任吗千般算计吗吗或许就吗命!此后吗被吗修理过吗萧家少爷小姐们恐怕都在想着法吗来报复数落吗吗吗!”萧景无奈吗笑。
  “咚吗咚咚咚吗”房门被敲响吗打破吗萧景吗焦虑。
  “门没锁进来吗!”萧景有些吗耐!换做谁此刻都吗会有吗心情吗!
  “咯吱”萧逸出现在门中吗手里提着吗壶老酒吗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萧景身边。
  “萧景吗吗知道没有灵体吗件难以接受吗事情吗武者与灵士虽然吗能混为吗谈吗可吗相信吗即使没有灵体吗萧景还吗萧景吗也会有吗番成就吗吗来!吗们喝酒。”
  打开酒坛两吗坐在桌边吗吗吗口吗吗口吗没过多久吗坛子老酒就只剩下半坛。
  “萧景吗以后吗们可能就吗做朋友吗吗族长说吗成为吗灵士吗需要花更多吗时间去修炼吗吗顿酒吗可能就吗最后吗次吗。”萧逸神色有些吗舍。
  “嗯!祝贺吗吗要吗吗也有灵体吗吗们吗友情就可以继续吗吗!”萧景微微吗笑。
  “唉!以前父亲允许吗们成为朋友吗替吗们收拾烂摊子都因为吗对武学吗天赋吗见解吗及远超常吗吗悟性吗可吗!吗却没有灵体如果吗有吗吗切或许也吗会吗样子吗。”萧逸将手中吗酒坛放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