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通脉

下载免费读
所有人面面相觑,明晃晃的大刀摆在桌上,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在场之人全部一愣不知该说什么好。
  “箫景侄子,你这杯酒何叔喝了,也醉了,但是叔心里头他不痛快。”
  “八年的队长说换就换?城东商铺是美差,可他美得过猎兽队长?”何姓佣兵一拍桌子。
  “何叔的意思我大概明白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又怎么能是我等说了算?”萧景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要我说,干脆递交辞呈,咱们星灵城虽然小,但!有四大家族,哪一家不能谋个生路?以队长的才能又何必委屈求全?在贺庆丰那种小人的手底下做事?指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何,别说了,我萧腾一生无愧于心,无愧于萧族,无愧于兄弟们,至于当不当队长真的不重要了,今天大伙都喝高了!说的话当不得真!都回吧!啊?”萧腾站起身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
  一路回到萧家,萧景心中别提有多难受,“父亲为了自己把队长的职位拱手让人?还是八年兄弟萧逸在捣鬼?”
  “若是父亲自己退位那没什么,父子情深而已,若是萧逸捣鬼,那么!父亲恐怕有危险。”萧景眉头皱成了川。
  可是无论父亲自己退还是族长让退,这其中都少不了萧逸,萧景再次对萧逸起了杀心,这一次杀心起萧景炎就没想过控制。
  只要萧逸活着对自己与父亲都将会是毁灭性的威胁,萧景心中琢磨如何才能将萧逸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
  回到住所萧景坐立难安,“萧逸不是善茬,若是不趁早解决!父亲在落云山脉狩猎时,怕是会有危险!”萧景决定去找萧逸谈谈。
  穿过青石小道,到达主宅区翻墙进入,几个闪身出现在萧逸的居所。
  推门,门竟然没锁!走进居所萧逸正在打坐修炼,萧景眼中寒光闪过,强行压下,坐在桌边倒杯茶水细细品尝等着萧逸收功。
  片刻时间萧逸收了打坐,“不知影祖大驾光临萧逸有失远迎。”萧逸微笑道。
  “嗯,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本座有事相商,说完便走。”萧景装模作样道。
  “不知影祖何事如此要紧,竟需深夜造访?”萧逸眉头一皱。
  “本座虽夺舍了萧景之身,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他的父亲对本座还有些用处,就先留着吧!”萧景一边观察萧逸的神色一边说道。
  “既然影祖开口萧逸懂分寸的,不是万不得已萧逸便留他多活几日也无不可。”
  “嗯!”萧景点点头起身离去。
  萧景走后萧逸脸上一寒,“景炎,论脑力你还是略逊一筹啊!我只是稍作试探,不曾想你这么容意就上钩了,不过!兄弟一场我就先将萧腾叔的性命替你记下了,影祖都败在了你的手里!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连我都不知道的底牌!”萧逸凝视着萧景离去的方向眼中寒意如同能接出冰霜。
  萧景回到猎兽队住宅区爬窗进入居所,他没敢美美的睡上一觉,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就是生命,是父亲的生命也是自己的生命。
  他不知道一切都在萧逸的计划当中,可他知道撕破脸是迟早的事,他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只有提升了修为,力压萧逸一头才能换来短暂的平静,才能在没有实力叫板萧族前保全父亲与自己的安危。
  盘膝入定进入冥想状态,照着九影邪凰的记忆按照踏天功的运行法门一遍一遍尝试。
所有人面面相觑明晃晃的大刀摆在桌上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在场之人全部一愣不知该说什么好箫景侄子你这杯酒何叔喝了也醉了但是叔心里头他不痛快八年的队长说换就换城东商铺是美差可他美得过猎兽队长何姓佣兵一拍桌子何叔的意思我大概明白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又怎么能是我等说了算萧景心中也很不是滋味要我说干脆递交辞呈咱们星灵城虽然小但有四大家族哪一家不能谋个生路以队长的才能又何必委屈求全在贺庆丰那种小人的手底下做事指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小何别说了我萧腾一生无愧于心无愧于萧族无愧于兄弟们至于当不当队长真的不重要了今天大伙都喝高了说的话当不得真都回吧啊萧腾站起身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一路回到萧家萧景心中别提有多难受父亲为了自己把队长的职位拱手让人还是八年兄弟萧逸在捣鬼若是父亲自己退位那没什么父子情深而已若是萧逸捣鬼那么父亲恐怕有危险萧景眉头皱成了川可是无论父亲自己退还是族长让退这其中都少不了萧逸萧景再次对萧逸起了杀心这一次杀心起萧景炎就没想过控制只要萧逸活着对自己与父亲都将会是毁灭性的威胁萧景心中琢磨如何才能将萧逸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回到住所萧景坐立难安萧逸不是善茬若是不趁早解决父亲在落云山脉狩猎时怕是会有危险萧景决定去找萧逸谈谈穿过青石小道到达主宅区翻墙进入几个闪身出现在萧逸的居所推门门竟然没锁走进居所萧逸正在打坐修炼萧景眼中寒光闪过强行压下坐在桌边倒杯茶水细细品尝等着萧逸收功片刻时间萧逸收了打坐不知影祖大驾光临萧逸有失远迎萧逸微笑道嗯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本座有事相商说完便走萧景装模作样道不知影祖何事如此要紧竟需深夜造访萧逸眉头一皱本座虽夺舍了萧景之身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他的父亲对本座还有些用处就先留着吧萧景一边观察萧逸的神色一边说道既然影祖开口萧逸懂分寸的不是万不得已萧逸便留他多活几日也无不可嗯萧景点点头起身离去萧景走后萧逸脸上一寒景炎论脑力你还是略逊一筹啊我只是稍作试探不曾想你这么容意就上钩了不过兄弟一场我就先将萧腾叔的性命替你记下了影祖都败在了你的手里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连我都不知道的底牌萧逸凝视着萧景离去的方向眼中寒意如同能接出冰霜萧景回到猎兽队住宅区爬窗进入居所他没敢美美的睡上一觉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就是生命是父亲的生命也是自己的生命他不知道一切都在萧逸的计划当中可他知道撕破脸是迟早的事他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只有提升了修为力压萧逸一头才能换来短暂的平静才能在没有实力叫板萧族前保全父亲与自己的安危盘膝入定进入冥想状态照着九影邪凰的记忆按照踏天功的运行法门一遍一遍尝试所有面面相觑明晃晃大刀摆在桌上都出生入死兄弟在场之全部愣知该说什么。
  “箫景侄子杯酒何叔喝也醉但叔心里头痛快。”
  “八年队长说换就换?城东商铺美差可美得过猎兽队长?”何姓佣兵拍桌子。
  “何叔意思大概明白事情已经样又怎么能等说算?”萧景心中也很滋味。
  “要说干脆递交辞呈咱们星灵城虽然小但!有四大家族哪家能谋生路?以队长才能又何必委屈求全?在贺庆丰那种小手底下做事?指定怎么死都知道!”
  “小何别说萧腾生无愧于心无愧于萧族无愧于兄弟们至于当当队长真重要今天大伙都喝高!说话当得真!都回!啊?”萧腾站起身有些胜酒力样子。
  路回到萧家萧景心中别提有多难受“父亲为自己把队长职位拱手让?还八年兄弟萧逸在捣鬼?”
  “若父亲自己退位那没什么父子情深而已若萧逸捣鬼那么!父亲恐怕有危险。”萧景眉头皱成川。
  可无论父亲自己退还族长让退其中都少萧逸萧景再次对萧逸起杀心次杀心起萧景炎就没想过控制。
  只要萧逸活着对自己与父亲都将会毁灭性威胁萧景心中琢磨如何才能将萧逸神知鬼觉弄死。
  回到住所萧景坐立难安“萧逸善茬若趁早解决!父亲在落云山脉狩猎时怕会有危险!”萧景决定去找萧逸谈谈。
  穿过青石小道到达主宅区翻墙进入几闪身出现在萧逸居所。
  推门门竟然没锁!走进居所萧逸正在打坐修炼萧景眼中寒光闪过强行压下坐在桌边倒杯茶水细细品尝等着萧逸收功。
  片刻时间萧逸收打坐“知影祖大驾光临萧逸有失远迎。”萧逸微笑道。
  “嗯客套话就必多说本座有事相商说完便走。”萧景装模作样道。
  “知影祖何事如此要紧竟需深夜造访?”萧逸眉头皱。
  “本座虽夺舍萧景之身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父亲对本座还有些用处就先留着!”萧景边观察萧逸神色边说道。
  “既然影祖开口萧逸懂分寸万得已萧逸便留多活几日也无可。”
  “嗯!”萧景点点头起身离去。
  萧景走后萧逸脸上寒“景炎论脑力还略逊筹啊!只稍作试探曾想么容意就上钩过!兄弟场就先将萧腾叔性命替记下影祖都败在手里!!也想看看到底有多少连都知道底牌!”萧逸凝视着萧景离去方向眼中寒意如同能接出冰霜。
  萧景回到猎兽队住宅区爬窗进入居所没敢美美睡上觉因为时间对来说就生命父亲生命也自己生命。
  知道切都在萧逸计划当中可知道撕破脸迟早事必须做最坏打算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只有提升修为力压萧逸头才能换来短暂平静才能在没有实力叫板萧族前保全父亲与自己安危。
  盘膝入定进入冥想状态照着九影邪凰记忆按照踏天功运行法门遍遍尝试。
所有人面面相觑,明晃晃的大刀摆在桌上,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在场之人全部一愣不知该说什么好。
  “箫景侄子,你这杯酒何叔喝了,也醉了,但是叔心里头他不痛快。”
  “八年的队长说换就换?城东商铺是美差,可他美得过猎兽队长?”何姓佣兵一拍桌子。
  “何叔的意思我大概明白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又怎么能是我等说了算?”萧景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要我说,干脆递交辞呈,咱们星灵城虽然小,但!有四大家族,哪一家不能谋个生路?以队长的才能又何必委屈求全?在贺庆丰那种小人的手底下做事?指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小何,别说了,我萧腾一生无愧于心,无愧于萧族,无愧于兄弟们,至于当不当队长真的不重要了,今天大伙都喝高了!说的话当不得真!都回吧!啊?”萧腾站起身有些不胜酒力的样子。
  一路回到萧家,萧景心中别提有多难受,“父亲为了自己把队长的职位拱手让人?还是八年兄弟萧逸在捣鬼?”
  “若是父亲自己退位那没什么,父子情深而已,若是萧逸捣鬼,那么!父亲恐怕有危险。”萧景眉头皱成了川。
  可是无论父亲自己退还是族长让退,这其中都少不了萧逸,萧景再次对萧逸起了杀心,这一次杀心起萧景炎就没想过控制。
  只要萧逸活着对自己与父亲都将会是毁灭性的威胁,萧景心中琢磨如何才能将萧逸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
  回到住所萧景坐立难安,“萧逸不是善茬,若是不趁早解决!父亲在落云山脉狩猎时,怕是会有危险!”萧景决定去找萧逸谈谈。
  穿过青石小道,到达主宅区翻墙进入,几个闪身出现在萧逸的居所。
  推门,门竟然没锁!走进居所萧逸正在打坐修炼,萧景眼中寒光闪过,强行压下,坐在桌边倒杯茶水细细品尝等着萧逸收功。
  片刻时间萧逸收了打坐,“不知影祖大驾光临萧逸有失远迎。”萧逸微笑道。
  “嗯,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本座有事相商,说完便走。”萧景装模作样道。
  “不知影祖何事如此要紧,竟需深夜造访?”萧逸眉头一皱。
  “本座虽夺舍了萧景之身,可现在时机尚未成熟,他的父亲对本座还有些用处,就先留着吧!”萧景一边观察萧逸的神色一边说道。
  “既然影祖开口萧逸懂分寸的,不是万不得已萧逸便留他多活几日也无不可。”
  “嗯!”萧景点点头起身离去。
  萧景走后萧逸脸上一寒,“景炎,论脑力你还是略逊一筹啊!我只是稍作试探,不曾想你这么容意就上钩了,不过!兄弟一场我就先将萧腾叔的性命替你记下了,影祖都败在了你的手里!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连我都不知道的底牌!”萧逸凝视着萧景离去的方向眼中寒意如同能接出冰霜。
  萧景回到猎兽队住宅区爬窗进入居所,他没敢美美的睡上一觉,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就是生命,是父亲的生命也是自己的生命。
  他不知道一切都在萧逸的计划当中,可他知道撕破脸是迟早的事,他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只有提升了修为,力压萧逸一头才能换来短暂的平静,才能在没有实力叫板萧族前保全父亲与自己的安危。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