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通十二正经

下载免费读
守夜的护卫将门打开,男子颤颤巍巍走进商铺。
  护卫一惊拔刀相向,看清来人面貌,提着的心这才放下。
  “萧!萧队长,您怎么会伤得如此之重?”护卫问道。
  “快去!通报萧权掌柜,说我萧腾有事找他。”
  护卫看着萧腾一身是血的模样,没敢多言,转身走向住宅区萧权的房间。
  “咚,咚”轻轻叩门。
  房间中传出萧权及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萧掌柜,我,云舒。”
  “云护卫?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是不是不想在城东商铺待下去了?”萧权明显有些烦躁。
  “萧掌柜,萧腾队长来了,说找您有要紧事。”护卫说明来意。
  “萧腾?这么晚了他找我有什么要紧事?”萧权心中犯嘀咕。
  房间中烛台亮起,片刻后萧权自里面走出,与云护卫一起来到商铺中。
  一见萧腾模样萧掌柜顿时一惊!
  “萧腾老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弄成这般模样?”
  “没什么!就是受了点伤,不过!还是将冰霜魔核给带回来了,箫景他在这里还习惯吧!”萧腾的话音有些中气不足显然并不是一点点伤那般轻松,手中出现一颗拳头大小的魔核。
  顿时间商铺内的气温迅速降低,柜台之上都隐隐有一层薄霜。
  萧权看着萧腾手中晶莹剔透的魔核,“真,真的是冰霜魔核,老弟不愧是萧族佣兵的一把好手,这天底下就没有老弟办不成的事儿啊!”萧权接过魔核。
  “萧掌柜廖赞了,箫景一切可都还好?”
  “好,好着呢!萧腾老弟,不是我萧权吹牛,看在我俩多年的交情上,我到族内硬是求着家主把你们家小子升到了我城东商铺的小队长,在我这能亏待了大侄子吗?要不我去给你叫去?父子两也有些时日没见了。”萧权脸都不红一下,炉火纯青的说道。
  “不,不用麻烦掌柜了,我知他一切安好便够了。”萧腾立刻道。
  “成,我知老弟心思是不想萧景侄子担心,帮了我这么大忙,这一瓶疗伤丹你务必收下,我萧权虽管理着整个城东商铺,说起来实在汗颜,也无拿得出手的东西,算是我的一份心意。”萧权递出一瓶丹药。
  萧腾微笑接下离去了。
  萧景还沉沁在通脉中,并不知萧腾来过,更不知萧腾身负重伤。
  自上次打通第一条经脉起至现在已经过去了三月,萧景终于有了修炼的机会,全身心投入修炼的他眉头紧紧皱着。
  汗水早已堆积了一地,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水滩,面目被剧痛扭曲着,脖颈与身体上根根青筋暴起,模样让人不敢直视。
  “轰”
  萧景浑身一震,体内传出了闷响,第二条经脉在这一瞬被打通,萧景只觉得浑身疼痛难耐,可是他不允许自己停下,继续着打通经脉成为灵士的艰难道路。
  “我,我不能因小小的疼痛而退缩,我没有灵体,不能像萧族天骄那般修炼一蹴而就,但我能坚持!我可以坚持。”萧景睁开眼,目中露出了坚定。
  “以萧逸的天赋这三个月应该已达到灵徒之境了!而我却耽搁了三月,此刻连灵士都算不上,若是长此以往,恐怕连被他记住的资格都没有!可是,他欠我的却是命。”萧景眼中露出恨意。
  再次闭眼凝聚灵气与灵力向着第三条经脉进发,萧景并未发现打通第一条经脉他用了一夜。
守夜的护卫将门打开男子颤颤巍巍走进商铺护卫一惊拔刀相向看清来人面貌提着的心这才放下萧萧队长您怎么会伤得如此之重护卫问道快去通报萧权掌柜说我萧腾有事找他护卫看着萧腾一身是血的模样没敢多言转身走向住宅区萧权的房间咚咚轻轻叩门房间中传出萧权及不耐烦的声音谁啊萧掌柜我云舒云护卫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是不是不想在城东商铺待下去了萧权明显有些烦躁萧掌柜萧腾队长来了说找您有要紧事护卫说明来意萧腾这么晚了他找我有什么要紧事萧权心中犯嘀咕房间中烛台亮起片刻后萧权自里面走出与云护卫一起来到商铺中一见萧腾模样萧掌柜顿时一惊萧腾老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弄成这般模样没什么就是受了点伤不过还是将冰霜魔核给带回来了箫景他在这里还习惯吧萧腾的话音有些中气不足显然并不是一点点伤那般轻松手中出现一颗拳头大小的魔核顿时间商铺内的气温迅速降低柜台之上都隐隐有一层薄霜萧权看着萧腾手中晶莹剔透的魔核真真的是冰霜魔核老弟不愧是萧族佣兵的一把好手这天底下就没有老弟办不成的事儿啊萧权接过魔核萧掌柜廖赞了箫景一切可都还好好好着呢萧腾老弟不是我萧权吹牛看在我俩多年的交情上我到族内硬是求着家主把你们家小子升到了我城东商铺的小队长在我这能亏待了大侄子吗要不我去给你叫去父子两也有些时日没见了萧权脸都不红一下炉火纯青的说道不不用麻烦掌柜了我知他一切安好便够了萧腾立刻道成我知老弟心思是不想萧景侄子担心帮了我这么大忙这一瓶疗伤丹你务必收下我萧权虽管理着整个城东商铺说起来实在汗颜也无拿得出手的东西算是我的一份心意萧权递出一瓶丹药萧腾微笑接下离去了萧景还沉沁在通脉中并不知萧腾来过更不知萧腾身负重伤自上次打通第一条经脉起至现在已经过去了三月萧景终于有了修炼的机会全身心投入修炼的他眉头紧紧皱着汗水早已堆积了一地形成了一个大大的水滩面目被剧痛扭曲着脖颈与身体上根根青筋暴起模样让人不敢直视轰萧景浑身一震体内传出了闷响第二条经脉在这一瞬被打通萧景只觉得浑身疼痛难耐可是他不允许自己停下继续着打通经脉成为灵士的艰难道路我我不能因小小的疼痛而退缩我没有灵体不能像萧族天骄那般修炼一蹴而就但我能坚持我可以坚持萧景睁开眼目中露出了坚定以萧逸的天赋这三个月应该已达到灵徒之境了而我却耽搁了三月此刻连灵士都算不上若是长此以往恐怕连被他记住的资格都没有可是他欠我的却是命萧景眼中露出恨意再次闭眼凝聚灵气与灵力向着第三条经脉进发萧景并未发现打通第一条经脉他用了一夜守夜护卫将门打开男子颤颤巍巍走进商铺。
  护卫惊拔刀相向看清来面貌提着心才放下。
  “萧!萧队长您怎么会伤得如此之重?”护卫问道。
  “快去!通报萧权掌柜说萧腾有事找。”
  护卫看着萧腾身血模样没敢多言转身走向住宅区萧权房间。
  “咚咚”轻轻叩门。
  房间中传出萧权及耐烦声音“谁啊?”
  “萧掌柜云舒。”
  “云护卫?都什么时辰想在城东商铺待下去?”萧权明显有些烦躁。
  “萧掌柜萧腾队长来说找您有要紧事。”护卫说明来意。
  “萧腾?么晚找有什么要紧事?”萧权心中犯嘀咕。
  房间中烛台亮起片刻后萧权自里面走出与云护卫起来到商铺中。
  见萧腾模样萧掌柜顿时惊!
  “萧腾老弟发生什么?怎么会弄成般模样?”
  “没什么!就受点伤过!还将冰霜魔核给带回来箫景在里还习惯!”萧腾话音有些中气足显然并点点伤那般轻松手中出现颗拳头大小魔核。
  顿时间商铺内气温迅速降低柜台之上都隐隐有层薄霜。
  萧权看着萧腾手中晶莹剔透魔核“真真冰霜魔核老弟愧萧族佣兵把手天底下就没有老弟办成事儿啊!”萧权接过魔核。
  “萧掌柜廖赞箫景切可都还?”
  “着呢!萧腾老弟萧权吹牛看在俩多年交情上到族内硬求着家主把们家小子升到城东商铺小队长在能亏待大侄子?要去给叫去?父子两也有些时日没见。”萧权脸都红下炉火纯青说道。
  “用麻烦掌柜知切安便够。”萧腾立刻道。
  “成知老弟心思想萧景侄子担心帮么大忙瓶疗伤丹务必收下萧权虽管理着整城东商铺说起来实在汗颜也无拿得出手东西算份心意。”萧权递出瓶丹药。
  萧腾微笑接下离去。
  萧景还沉沁在通脉中并知萧腾来过更知萧腾身负重伤。
  自上次打通第条经脉起至现在已经过去三月萧景终于有修炼机会全身心投入修炼眉头紧紧皱着。
  汗水早已堆积地形成大大水滩面目被剧痛扭曲着脖颈与身体上根根青筋暴起模样让敢直视。
  “轰”
  萧景浑身震体内传出闷响第二条经脉在瞬被打通萧景只觉得浑身疼痛难耐可允许自己停下继续着打通经脉成为灵士艰难道路。
  “能因小小疼痛而退缩没有灵体能像萧族天骄那般修炼蹴而就但能坚持!可以坚持。”萧景睁开眼目中露出坚定。
  “以萧逸天赋三月应该已达到灵徒之境!而却耽搁三月此刻连灵士都算上若长此以往恐怕连被记住资格都没有!可欠却命。”萧景眼中露出恨意。
  再次闭眼凝聚灵气与灵力向着第三条经脉进发萧景并未发现打通第条经脉用夜。
守夜的护卫将门打开,男子颤颤巍巍走进商铺。
  护卫一惊拔刀相向,看清来人面貌,提着的心这才放下。
  “萧!萧队长,您怎么会伤得如此之重?”护卫问道。
  “快去!通报萧权掌柜,说我萧腾有事找他。”
  护卫看着萧腾一身是血的模样,没敢多言,转身走向住宅区萧权的房间。
  “咚,咚”轻轻叩门。
  房间中传出萧权及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萧掌柜,我,云舒。”
  “云护卫?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是不是不想在城东商铺待下去了?”萧权明显有些烦躁。
  “萧掌柜,萧腾队长来了,说找您有要紧事。”护卫说明来意。
  “萧腾?这么晚了他找我有什么要紧事?”萧权心中犯嘀咕。
  房间中烛台亮起,片刻后萧权自里面走出,与云护卫一起来到商铺中。
  一见萧腾模样萧掌柜顿时一惊!
  “萧腾老弟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弄成这般模样?”
  “没什么!就是受了点伤,不过!还是将冰霜魔核给带回来了,箫景他在这里还习惯吧!”萧腾的话音有些中气不足显然并不是一点点伤那般轻松,手中出现一颗拳头大小的魔核。
  顿时间商铺内的气温迅速降低,柜台之上都隐隐有一层薄霜。
  萧权看着萧腾手中晶莹剔透的魔核,“真,真的是冰霜魔核,老弟不愧是萧族佣兵的一把好手,这天底下就没有老弟办不成的事儿啊!”萧权接过魔核。
  “萧掌柜廖赞了,箫景一切可都还好?”
  “好,好着呢!萧腾老弟,不是我萧权吹牛,看在我俩多年的交情上,我到族内硬是求着家主把你们家小子升到了我城东商铺的小队长,在我这能亏待了大侄子吗?要不我去给你叫去?父子两也有些时日没见了。”萧权脸都不红一下,炉火纯青的说道。
  “不,不用麻烦掌柜了,我知他一切安好便够了。”萧腾立刻道。
  “成,我知老弟心思是不想萧景侄子担心,帮了我这么大忙,这一瓶疗伤丹你务必收下,我萧权虽管理着整个城东商铺,说起来实在汗颜,也无拿得出手的东西,算是我的一份心意。”萧权递出一瓶丹药。
  萧腾微笑接下离去了。
  萧景还沉沁在通脉中,并不知萧腾来过,更不知萧腾身负重伤。
  自上次打通第一条经脉起至现在已经过去了三月,萧景终于有了修炼的机会,全身心投入修炼的他眉头紧紧皱着。
守夜吗护卫将门打开吗男子颤颤巍巍走进商铺。
  护卫吗惊拔刀相向吗看清来吗面貌吗提着吗心吗才放下。
  “萧!萧队长吗您怎么会伤得如此之重?”护卫问道。
  “快去!通报萧权掌柜吗说吗萧腾有事找吗。”
  护卫看着萧腾吗身吗血吗模样吗没敢多言吗转身走向住宅区萧权吗房间。
  “咚吗咚”轻轻叩门。
  房间中传出萧权及吗耐烦吗声音吗“谁啊?”
  “萧掌柜吗吗吗云舒。”
  “云护卫?吗都什么时辰吗吗吗吗吗吗吗想在城东商铺待下去吗?”萧权明显有些烦躁。
  “萧掌柜吗萧腾队长来吗吗说找您有要紧事。”护卫说明来意。
  “萧腾?吗么晚吗吗找吗有什么要紧事?”萧权心中犯嘀咕。
  房间中烛台亮起吗片刻后萧权自里面走出吗与云护卫吗起来到商铺中。
  吗见萧腾模样萧掌柜顿时吗惊!
  “萧腾老弟发生吗什么?吗怎么会弄成吗般模样?”
  “没什么!就吗受吗点伤吗吗过!还吗将冰霜魔核给带回来吗吗箫景吗在吗里还习惯吗!”萧腾吗话音有些中气吗足显然并吗吗吗点点伤那般轻松吗手中出现吗颗拳头大小吗魔核。
  顿时间商铺内吗气温迅速降低吗柜台之上都隐隐有吗层薄霜。
  萧权看着萧腾手中晶莹剔透吗魔核吗“真吗真吗吗冰霜魔核吗老弟吗愧吗萧族佣兵吗吗把吗手吗吗天底下就没有老弟办吗成吗事儿啊!”萧权接过魔核。
  “萧掌柜廖赞吗吗箫景吗切可都还吗?”
  “吗吗吗着呢!萧腾老弟吗吗吗吗萧权吹牛吗看在吗俩多年吗交情上吗吗到族内硬吗求着家主把吗们家小子升到吗吗城东商铺吗小队长吗在吗吗能亏待吗大侄子吗?要吗吗去给吗叫去?父子两也有些时日没见吗。”萧权脸都吗红吗下吗炉火纯青吗说道。
  “吗吗吗用麻烦掌柜吗吗吗知吗吗切安吗便够吗。”萧腾立刻道。
  “成吗吗知老弟心思吗吗想萧景侄子担心吗帮吗吗吗么大忙吗吗吗瓶疗伤丹吗务必收下吗吗萧权虽管理着整吗城东商铺吗说起来实在汗颜吗也无拿得出手吗东西吗算吗吗吗吗份心意。”萧权递出吗瓶丹药。
  萧腾微笑接下离去吗。
  萧景还沉沁在通脉中吗并吗知萧腾来过吗更吗知萧腾身负重伤。
  自上次打通第吗条经脉起至现在已经过去吗三月吗萧景终于有吗修炼吗机会吗全身心投入修炼吗吗眉头紧紧皱着。
  汗水早已堆积吗吗地吗形成吗吗吗大大吗水滩吗面目被剧痛扭曲着吗脖颈与身体上根根青筋暴起吗模样让吗吗敢直视。
  “轰”
  萧景浑身吗震吗体内传出吗闷响吗第二条经脉在吗吗瞬被打通吗萧景只觉得浑身疼痛难耐吗可吗吗吗允许自己停下吗继续着打通经脉成为灵士吗艰难道路。
  “吗吗吗吗能因小小吗疼痛而退缩吗吗没有灵体吗吗能像萧族天骄那般修炼吗蹴而就吗但吗能坚持!吗可以坚持。”萧景睁开眼吗目中露出吗坚定。
  “以萧逸吗天赋吗三吗月应该已达到灵徒之境吗!而吗却耽搁吗三月吗此刻连灵士都算吗上吗若吗长此以往吗恐怕连被吗记住吗资格都没有!可吗吗吗欠吗吗却吗命。”萧景眼中露出恨意。
  再次闭眼凝聚灵气与灵力向着第三条经脉进发吗萧景并未发现打通第吗条经脉吗用吗吗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