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穿行在钢铁森林的夜班公交

下载免费读
李俞是请假出来参与第三纪的线下笔试的,答完题后他又搭地铁回公司,继续写方案。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将做好的三版方案用集团邮箱发送给直属上司,同时又按规定抄送给了部门大领导。
  五分钟后收到上司的回复,问他能不能再赶两版出来,明天中午前交上来,给客户更多选择空间。
  李俞检查了下日程,发现明天上午要开部门例会,例会至少会花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之后他最多只有两个小时可以拿来继续做方案,而且他的工作总结和下一个周期的工作计划都还没写。
  于是他先抽了二十分钟完成这部分工作,之后起身,稍微活动了下身体,去茶水间冲了一杯咖啡,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坐下,开始继续写新方案。
  当他又做完一版方案,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显示现在已经是22点59分了。
  大概半个小时前李俞的直属上司刚刚离开办公室,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回家。
  于是李俞也关上电脑,背起背包,准备下班。
  他在考勤机前打卡的时候,部门还有一半人没走,ips屏散发出的蓝光倒映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呆滞。
  与此同时,对面一条马路之隔的另一栋写字楼里大多数楼层也都还亮着灯。
  李俞所在的公司在a座第六层和第七层,李俞看了眼电梯,四台有三台已经停了,还有一台这会儿在二十六楼,他不想再等,就直接从一旁的安全通道下楼。
  结果下到第四层的时候听到一阵隐隐的啜泣声。
  李俞没见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只大概判断出声音是从一二层的平台传来的。
  听嗓音是个女生。正在跟家里打电话,边打边哭。
  “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毕业来这儿三个月,加起来只有七天没加过班……每天至少工作十二个小时,什么活都丢给我干,领导给我打的分还是小组最低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我,就跟训条狗一样。妈,我真的好累啊……”
  李俞不想对方难堪,默默退出楼道,又换了另外一条安全通道。
  这一次再没遇到其他什么人。
  李俞顺利下了楼,走出大门,斜穿过写字楼前的小广场,右转上了人行横道,走了没几步就闻到了一股香气。
  这附近一片区域基本都是写字楼,最不缺的就是上晚班的人。
  于是嗅到商机的流动小摊贩们就都骑着三轮车,拉着煤气罐儿,一窝蜂的涌了过来,每到晚上九点后,马路边就全是各种小吃摊,米线、卷饼、炸鸡排……什么都有。
  这会儿城管大都也休息了,他们不用再东躲夕藏,正是做生意的好时候。
  李俞下午五点把早上剩的半袋面包当晚饭给吃了,正好这会儿肚子又有点饿了,于是就花了八块钱买了盒素炒面。
  扫码付款后,他拎着热腾腾的炒面继续向前走。
  李俞上班的地方在北四环边上,而租的房子却在东五环外。
  这中间还是有点距离的,平日搭地铁通勤时间在一小时二十分钟,尤其早高峰还要再提前十分钟出门才不会迟到。
  之所以住的这么远,一来是因为东边的房租便宜,二来还是为了房租能便宜点,李俞当时租房一口气签了两年的合同。
  本来之前他工作的那地方骑车三十分钟就能到,但是一年前他跳槽到现在这家公司,花在路上的时间就更长。
  好在也没长到不能接受。
  毕业后工作的久了,李俞发现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少。
  走到公交站的时候,那里已经站着六七道身影了,和李俞一样,都是在附近写字楼里上班的人。有男有女。
  凭心而论在这片CBD上班的白领们颜值普遍还是挺在线的。
  尤其女人们,很多都有健身,体态保持的很好,化妆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就算在拥挤的地铁上依旧可以稳稳描眉,不管森系、日系还是韩系风格穿搭都能轻松驾驭,平日走在大街上,总能吸引不少目光。
  然而现在站台上的四个男人,却没有一个东张西望,只是低头,自顾自的玩着手机。
李俞是请假出来参与第三纪的线下笔试的,答完题后他又搭地铁回公司,继续写方案。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将做好的三版方案用集团邮箱发送给直属上司,同时又按规定抄送给了部门大领导。
  五分钟后收到上司的回复,问他能不能再赶两版出来,明天中午前交上来,给客户更多选择空间。
  李俞检查了下日程,发现明天上午要开部门例会,例会至少会花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之后他最多只有两个小时可以拿来继续做方案,而且他的工作总结和下一个周期的工作计划都还没写。
  于是他先抽了二十分钟完成这部分工作,之后起身,稍微活动了下身体,去茶水间冲了一杯咖啡,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坐下,开始继续写新方案。
  当他又做完一版方案,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显示现在已经是22点59分了。
  大概半个小时前李俞的直属上司刚刚离开办公室,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回家。
  于是李俞也关上电脑,背起背包,准备下班。
  他在考勤机前打卡的时候,部门还有一半人没走,ips屏散发出的蓝光倒映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呆滞。
  与此同时,对面一条马路之隔的另一栋写字楼里大多数楼层也都还亮着灯。
  李俞所在的公司在a座第六层和第七层,李俞看了眼电梯,四台有三台已经停了,还有一台这会儿在二十六楼,他不想再等,就直接从一旁的安全通道下楼。
  结果下到第四层的时候听到一阵隐隐的啜泣声。
  李俞没见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只大概判断出声音是从一二层的平台传来的。
  听嗓音是个女生。正在跟家里打电话,边打边哭。
  “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毕业来这儿三个月,加起来只有七天没加过班……每天至少工作十二个小时,什么活都丢给我干,领导给我打的分还是小组最低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我,就跟训条狗一样。妈,我真的好累啊……”
  李俞不想对方难堪,默默退出楼道,又换了另外一条安全通道。
  这一次再没遇到其他什么人。
  李俞顺利下了楼,走出大门,斜穿过写字楼前的小广场,右转上了人行横道,走了没几步就闻到了一股香气。
  这附近一片区域基本都是写字楼,最不缺的就是上晚班的人。
  于是嗅到商机的流动小摊贩们就都骑着三轮车,拉着煤气罐儿,一窝蜂的涌了过来,每到晚上九点后,马路边就全是各种小吃摊,米线、卷饼、炸鸡排……什么都有。
  这会儿城管大都也休息了,他们不用再东躲夕藏,正是做生意的好时候。
  李俞下午五点把早上剩的半袋面包当晚饭给吃了,正好这会儿肚子又有点饿了,于是就花了八块钱买了盒素炒面。
  扫码付款后,他拎着热腾腾的炒面继续向前走。
  李俞上班的地方在北四环边上,而租的房子却在东五环外。
  这中间还是有点距离的,平日搭地铁通勤时间在一小时二十分钟,尤其早高峰还要再提前十分钟出门才不会迟到。
  之所以住的这么远,一来是因为东边的房租便宜,二来还是为了房租能便宜点,李俞当时租房一口气签了两年的合同。
  本来之前他工作的那地方骑车三十分钟就能到,但是一年前他跳槽到现在这家公司,花在路上的时间就更长。
  好在也没长到不能接受。
  毕业后工作的久了,李俞发现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少。
  走到公交站的时候,那里已经站着六七道身影了,和李俞一样,都是在附近写字楼里上班的人。有男有女。
  凭心而论在这片CBD上班的白领们颜值普遍还是挺在线的。
  尤其女人们,很多都有健身,体态保持的很好,化妆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就算在拥挤的地铁上依旧可以稳稳描眉,不管森系、日系还是韩系风格穿搭都能轻松驾驭,平日走在大街上,总能吸引不少目光。
  然而现在站台上的四个男人,却没有一个东张西望,只是低头,自顾自的玩着手机。
  有人在跟女友发信息,有人在看小说刷论坛,还有在看vtuber直播的。他们背后的长方体灯箱上,交替滚动着地产和医美整形医院的广告。
  十分钟后,夜6路公交车进站。
  李俞和其他几人依次刷卡上车,找到空位各自坐下。
  很多人可能会想当然的觉得深夜时穿行在城市中的公交车会很空,但事实并非如此。
  夜班公交上的乘客很复杂,除了像李俞他们这样加班到很晚的打工者外,还有拎着小车的代驾和随身带着睡袋准备抢鞋抢包抢房的黄牛们,穿着清凉去夜店蹦迪喝酒的年轻人,又或是满脸愁容,带孩子来大城市求医的外地人……
李俞请假出来参与第三纪线下笔试答完题后又搭地铁回公司继续写方案。
  直忙到晚上八点将做三版方案用集团邮箱发送给直属上司同时又按规定抄送给部门大领导。
  五分钟后收到上司回复问能能再赶两版出来明天中午前交上来给客户更多选择空间。
  李俞检查下日程发现明天上午要开部门例会例会至少会花掉半小时时间也就说之后最多只有两小时可以拿来继续做方案而且工作总结和下周期工作计划都还没写。
  于先抽二十分钟完成部分工作之后起身稍微活动下身体去茶水间冲杯咖啡揉揉有些酸痛手腕坐下开始继续写新方案。
  当又做完版方案电脑屏幕右下方时间显示现在已经22点59分。
  大概半小时前李俞直属上司刚刚离开办公室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回家。
  于李俞也关上电脑背起背包准备下班。
  在考勤机前打卡时候部门还有半没走ips屏散发出蓝光倒映在们脸上让们神色看起来有些呆滞。
  与此同时对面条马路之隔另栋写字楼里大多数楼层也都还亮着灯。
  李俞所在公司在a座第六层和第七层李俞看眼电梯四台有三台已经停还有台会儿在二十六楼想再等就直接从旁安全通道下楼。
  结果下到第四层时候听到阵隐隐啜泣声。
  李俞没见到那声音主只大概判断出声音从二层平台传来。
  听嗓音女生。正在跟家里打电话边打边哭。
  “快坚持下去……毕业来儿三月加起来只有七天没加过班……每天至少工作十二小时什么活都丢给干领导给打分还小组最低当着所有面训就跟训条狗样。妈真累啊……”
  李俞想对方难堪默默退出楼道又换另外条安全通道。
  次再没遇到其什么。
  李俞顺利下楼走出大门斜穿过写字楼前小广场右转上行横道走没几步就闻到股香气。
  附近片区域基本都写字楼最缺就上晚班。
  于嗅到商机流动小摊贩们就都骑着三轮车拉着煤气罐儿窝蜂涌过来每到晚上九点后马路边就全各种小吃摊米线、卷饼、炸鸡排……什么都有。
  会儿城管大都也休息们用再东躲夕藏正做生意时候。
  李俞下午五点把早上剩半袋面包当晚饭给吃正会儿肚子又有点饿于就花八块钱买盒素炒面。
  扫码付款后拎着热腾腾炒面继续向前走。
  李俞上班地方在北四环边上而租房子却在东五环外。
  中间还有点距离平日搭地铁通勤时间在小时二十分钟尤其早高峰还要再提前十分钟出门才会迟到。
  之所以住么远来因为东边房租便宜二来还为房租能便宜点李俞当时租房口气签两年合同。
  本来之前工作那地方骑车三十分钟就能到但年前跳槽到现在家公司花在路上时间就更长。
  在也没长到能接受。
  毕业后工作久李俞发现自己能接受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少。
  走到公交站时候那里已经站着六七道身影和李俞样都在附近写字楼里上班。有男有女。
  凭心而论在片CBD上班白领们颜值普遍还挺在线。
  尤其女们很多都有健身体态保持很化妆更比厉害就算在拥挤地铁上依旧可以稳稳描眉管森系、日系还韩系风格穿搭都能轻松驾驭平日走在大街上总能吸引少目光。
  然而现在站台上四男却没有东张西望只低头自顾自玩着手机。
  有在跟女友发信息有在看小说刷论坛还有在看vtuber直播。们背后长方体灯箱上交替滚动着地产和医美整形医院广告。
  十分钟后夜6路公交车进站。
  李俞和其几依次刷卡上车找到空位各自坐下。
  很多可能会想当然觉得深夜时穿行在城市中公交车会很空但事实并非如此。
  夜班公交上乘客很复杂除像李俞们样加班到很晚打工者外还有拎着小车代驾和随身带着睡袋准备抢鞋抢包抢房黄牛们穿着清凉去夜店蹦迪喝酒年轻又或满脸愁容带孩子来大城市求医外地……
李俞是请假出来参与第三纪的线下笔试的,答完题后他又搭地铁回公司,继续写方案。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将做好的三版方案用集团邮箱发送给直属上司,同时又按规定抄送给了部门大领导。
  五分钟后收到上司的回复,问他能不能再赶两版出来,明天中午前交上来,给客户更多选择空间。
  李俞检查了下日程,发现明天上午要开部门例会,例会至少会花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之后他最多只有两个小时可以拿来继续做方案,而且他的工作总结和下一个周期的工作计划都还没写。
  于是他先抽了二十分钟完成这部分工作,之后起身,稍微活动了下身体,去茶水间冲了一杯咖啡,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坐下,开始继续写新方案。
  当他又做完一版方案,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显示现在已经是22点59分了。
  大概半个小时前李俞的直属上司刚刚离开办公室,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开车回家。
  于是李俞也关上电脑,背起背包,准备下班。
  他在考勤机前打卡的时候,部门还有一半人没走,ips屏散发出的蓝光倒映在他们的脸上,让他们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呆滞。
  与此同时,对面一条马路之隔的另一栋写字楼里大多数楼层也都还亮着灯。
  李俞所在的公司在a座第六层和第七层,李俞看了眼电梯,四台有三台已经停了,还有一台这会儿在二十六楼,他不想再等,就直接从一旁的安全通道下楼。
  结果下到第四层的时候听到一阵隐隐的啜泣声。
  李俞没见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只大概判断出声音是从一二层的平台传来的。
  听嗓音是个女生。正在跟家里打电话,边打边哭。
  “我快坚持不下去了……毕业来这儿三个月,加起来只有七天没加过班……每天至少工作十二个小时,什么活都丢给我干,领导给我打的分还是小组最低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训我,就跟训条狗一样。妈,我真的好累啊……”
  李俞不想对方难堪,默默退出楼道,又换了另外一条安全通道。
  这一次再没遇到其他什么人。
  李俞顺利下了楼,走出大门,斜穿过写字楼前的小广场,右转上了人行横道,走了没几步就闻到了一股香气。
  这附近一片区域基本都是写字楼,最不缺的就是上晚班的人。
  于是嗅到商机的流动小摊贩们就都骑着三轮车,拉着煤气罐儿,一窝蜂的涌了过来,每到晚上九点后,马路边就全是各种小吃摊,米线、卷饼、炸鸡排……什么都有。
  这会儿城管大都也休息了,他们不用再东躲夕藏,正是做生意的好时候。
  李俞下午五点把早上剩的半袋面包当晚饭给吃了,正好这会儿肚子又有点饿了,于是就花了八块钱买了盒素炒面。
  扫码付款后,他拎着热腾腾的炒面继续向前走。
  李俞上班的地方在北四环边上,而租的房子却在东五环外。
  这中间还是有点距离的,平日搭地铁通勤时间在一小时二十分钟,尤其早高峰还要再提前十分钟出门才不会迟到。
  之所以住的这么远,一来是因为东边的房租便宜,二来还是为了房租能便宜点,李俞当时租房一口气签了两年的合同。
  本来之前他工作的那地方骑车三十分钟就能到,但是一年前他跳槽到现在这家公司,花在路上的时间就更长。
  好在也没长到不能接受。
  毕业后工作的久了,李俞发现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也变得越来越少。
  走到公交站的时候,那里已经站着六七道身影了,和李俞一样,都是在附近写字楼里上班的人。有男有女。
  凭心而论在这片CBD上班的白领们颜值普遍还是挺在线的。
  尤其女人们,很多都有健身,体态保持的很好,化妆更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就算在拥挤的地铁上依旧可以稳稳描眉,不管森系、日系还是韩系风格穿搭都能轻松驾驭,平日走在大街上,总能吸引不少目光。
  然而现在站台上的四个男人,却没有一个东张西望,只是低头,自顾自的玩着手机。
  有人在跟女友发信息,有人在看小说刷论坛,还有在看vtuber直播的。他们背后的长方体灯箱上,交替滚动着地产和医美整形医院的广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