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铲除毒瘤

下载免费读
此刻尘岳站在周如海的书房内,周如海罕见的被气得浑身发抖,手里拿着那只布口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旁边的书桌就在刚刚已经被周如海一巴掌给拍塌了,书籍信封散落一地。
  “堂堂朝廷命官,不为一方百姓谋福利,却一心只为自己私利,连战时军粮都敢中饱私囊!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此人不杀,我周如海誓不为人!”周如海愤怒的说道,要不是这刘启明扣了军粮,武关也不至于走到军营哗变这一步,险些酿成大祸。
  “将军,此事当速速通报凉州府,立刻将一干人等捉拿归案,家产粮仓统统抄没充军,这样武关当下的困境就暂时能得到缓解了。”尘岳在一旁提醒道,周如海发了这么大火,这下刘启明不死也得死了。
  周如海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就招呼了一个卫兵往凉州府报信,同时也叮嘱尘岳让在凤阳城的内应好好配合捉拿几个人证。
  这一夜,整个凉州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轻轻地飘扬;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不一会天地之间已经蒙上一层白色,当真是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
  都说瑞雪兆丰年,但是今年凉州的百姓怕是没有一个好年景了。
  消息一到凉州府,高层震动,此乃凉州近年来最大的贪腐案,还偏偏发生在战时。为防止有人走漏消息,凉州将军肖正业亲帅五百铁骑先行,捉拿刘启明,凉州刺史周敬尧随后出发,凉州一文一武两大巨头齐出,足可以看出此案影响之恶劣。
  老钱今年五十几岁了,年轻时也是武关边军的一员,大大小小也打过一些仗,后来年纪大了,退出了边军,来到了凤阳当一个守城士卒,北面有武关挡着,没什么战事,所以凤阳的城防守军大部分都是些老弱。只不过他这种是不能给家里减赋税的,顶多混点微薄的军饷来补贴军用。
  老钱发着呆,今年赋税又加了,儿子最近吵着要进山字营参军,说家里辛辛苦苦种的地自己饭都吃不饱,不如去战场搏一搏,说不定能出人头地。夜里下了雪,本来按照老钱的习惯,应该买二两烧酒御寒,最好再来这么半斤牛肉解解馋,但现在他实在舍不得花这个钱了,只能有点哆嗦的在凤阳城头站岗,往自己的手心里哈着气。
  老钱朝城外看了看,白茫茫的一片,偶尔有几个人进出关隘,其他啥也没有。突然远处好像出现了一连串黑色小点,连成一条蜿蜒的曲线,就像一片黑色的云朵,快速的朝着凤阳移动。老钱以为看花了,又揉了揉眼睛,黑色的云朵更近了。
  “骑兵,怎么会有骑兵?”老钱知道这是大周的军队,燕戎的骑军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靠近城池,但是没接到通知今天有骑兵要来啊,到底什么情况,老钱很不解。
此刻尘岳站在周如海的书房内,周如海罕见的被气得浑身发抖,手里拿着那只布口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旁边的书桌就在刚刚已经被周如海一巴掌给拍塌了,书籍信封散落一地。
  “堂堂朝廷命官,不为一方百姓谋福利,却一心只为自己私利,连战时军粮都敢中饱私囊!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此人不杀,我周如海誓不为人!”周如海愤怒的说道,要不是这刘启明扣了军粮,武关也不至于走到军营哗变这一步,险些酿成大祸。
  “将军,此事当速速通报凉州府,立刻将一干人等捉拿归案,家产粮仓统统抄没充军,这样武关当下的困境就暂时能得到缓解了。”尘岳在一旁提醒道,周如海发了这么大火,这下刘启明不死也得死了。
  周如海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就招呼了一个卫兵往凉州府报信,同时也叮嘱尘岳让在凤阳城的内应好好配合捉拿几个人证。
  这一夜,整个凉州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先是小朵小朵的雪花,柳絮般轻轻地飘扬;然后越下越大,一阵紧似一阵,不一会天地之间已经蒙上一层白色,当真是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
  都说瑞雪兆丰年,但是今年凉州的百姓怕是没有一个好年景了。
  消息一到凉州府,高层震动,此乃凉州近年来最大的贪腐案,还偏偏发生在战时。为防止有人走漏消息,凉州将军肖正业亲帅五百铁骑先行,捉拿刘启明,凉州刺史周敬尧随后出发,凉州一文一武两大巨头齐出,足可以看出此案影响之恶劣。
  老钱今年五十几岁了,年轻时也是武关边军的一员,大大小小也打过一些仗,后来年纪大了,退出了边军,来到了凤阳当一个守城士卒,北面有武关挡着,没什么战事,所以凤阳的城防守军大部分都是些老弱。只不过他这种是不能给家里减赋税的,顶多混点微薄的军饷来补贴军用。
  老钱发着呆,今年赋税又加了,儿子最近吵着要进山字营参军,说家里辛辛苦苦种的地自己饭都吃不饱,不如去战场搏一搏,说不定能出人头地。夜里下了雪,本来按照老钱的习惯,应该买二两烧酒御寒,最好再来这么半斤牛肉解解馋,但现在他实在舍不得花这个钱了,只能有点哆嗦的在凤阳城头站岗,往自己的手心里哈着气。
  老钱朝城外看了看,白茫茫的一片,偶尔有几个人进出关隘,其他啥也没有。突然远处好像出现了一连串黑色小点,连成一条蜿蜒的曲线,就像一片黑色的云朵,快速的朝着凤阳移动。老钱以为看花了,又揉了揉眼睛,黑色的云朵更近了。
  “骑兵,怎么会有骑兵?”老钱知道这是大周的军队,燕戎的骑军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靠近城池,但是没接到通知今天有骑兵要来啊,到底什么情况,老钱很不解。
  骑兵由远及近,渐渐地已经可以听到马蹄声了,哪怕地上有积雪,依然有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老钱终于看清了那一面迎风招展的肖字将旗,“肖?凉州将军肖正业!他竟然亲自来了!”想到这老钱吓了一哆嗦,赶忙朝着城下大喊:“凉州将军肖大人到,速速让开城门!”
此刻尘岳站在周如海书房内周如海罕见被气得浑身发抖手里拿着那只布口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旁边书桌就在刚刚已经被周如海巴掌给拍塌书籍信封散落地。
  “堂堂朝廷命官为方百姓谋福利却心只为自己私利连战时军粮都敢中饱私囊!除足以平民愤!此杀周如海誓为!”周如海愤怒说道要刘启明扣军粮武关也至于走到军营哗变步险些酿成大祸。
  “将军此事当速速通报凉州府立刻将干等捉拿归案家产粮仓统统抄没充军样武关当下困境就暂时能得到缓解。”尘岳在旁提醒道周如海发么大火下刘启明死也得死。
  周如海点点头大手挥就招呼卫兵往凉州府报信同时也叮嘱尘岳让在凤阳城内应配合捉拿几证。
  夜整凉州下起入冬以来第场雪先小朵小朵雪花柳絮般轻轻地飘扬;然后越下越大阵紧似阵会天地之间已经蒙上层白色当真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
  都说瑞雪兆丰年但今年凉州百姓怕没有年景。
  消息到凉州府高层震动此乃凉州近年来最大贪腐案还偏偏发生在战时。为防止有走漏消息凉州将军肖正业亲帅五百铁骑先行捉拿刘启明凉州刺史周敬尧随后出发凉州文武两大巨头齐出足可以看出此案影响之恶劣。
  老钱今年五十几岁年轻时也武关边军员大大小小也打过些仗后来年纪大退出边军来到凤阳当守城士卒北面有武关挡着没什么战事所以凤阳城防守军大部分都些老弱。只过种能给家里减赋税顶多混点微薄军饷来补贴军用。
  老钱发着呆今年赋税又加儿子最近吵着要进山字营参军说家里辛辛苦苦种地自己饭都吃饱如去战场搏搏说定能出头地。夜里下雪本来按照老钱习惯应该买二两烧酒御寒最再来么半斤牛肉解解馋但现在实在舍得花钱只能有点哆嗦在凤阳城头站岗往自己手心里哈着气。
  老钱朝城外看看白茫茫片偶尔有几进出关隘其啥也没有。突然远处像出现连串黑色小点连成条蜿蜒曲线就像片黑色云朵快速朝着凤阳移动。老钱以为看花又揉揉眼睛黑色云朵更近。
  “骑兵怎么会有骑兵?”老钱知道大周军队燕戎骑军会么明目张胆靠近城池但没接到通知今天有骑兵要来啊到底什么情况老钱很解。
  骑兵由远及近渐渐地已经可以听到马蹄声哪怕地上有积雪依然有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老钱终于看清那面迎风招展肖字将旗“肖?凉州将军肖正业!竟然亲自来!”想到老钱吓哆嗦赶忙朝着城下大喊:“凉州将军肖大到速速让开城门!”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