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闸南陆丰

下载免费读
街边,红色轿车内,大眼美女看着苏天御,黛眉紧皱地喝问道:“你在说什么?你有神经病啊?”
  
  “你看看后面!”苏天御吼着回了一句。
  
  大眼美女闻声看向倒车镜,见到陆丰等七八个壮汉拎着凶器,气势汹汹地冲向了自己的汽车。
  
  “围上去!”一名壮汉用刀尖指着红色轿车,边跑边喊。
  
  大眼美女也不是个智障,她见陆丰等人满身是血,而且都拿着凶器,深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搞不好也要遭受牵连,甚至是挨揍,随即右手握着方向盘,猛踩一脚油门逃窜。
  
  陆丰等人跟疯狗一样追过来,在红色轿车还未完全起速的情况下,拿着砍刀,棍棒冲着汽车后风挡一通乱砸。
  
  “停下!”
  
  “站住,老子弄死你!”
  
  “……!”
  
  众人叫嚣地打砸着红色轿车尾部,风挡玻璃被砸得龟裂,细碎的玻璃碴子和对方扔掷的刀枪棍棒,全都飞进了车内。后座上摆放着的崭新大维尼熊玩具,倒霉的被两把刀插在了脑袋上,棉絮乱飞。
  
  苏天御紧张兮兮地回头看向还在追撵的陆丰等人,不停地催促道:“快点开,快!”
  
  如果是普通姑娘的话,遭遇这种横祸可能早都吓得双腿发软了,但令苏天御没想到的是,车内这个大眼美女竟表现得相对比较淡定,而且车技没有受到影响。她几次加速超车后,才不耐烦地吼道:“别叫了,甩开了!”
  
  苏天御回头再次看了两眼,确定陆丰等人已经被甩开后,才立即说道:“在前面停车。”
  
  “停车?我在路边停得好好的,你突然就上来了,还引来这么多……!”大眼美女气得俏脸煞白,磨着银牙就要骂人。
  
  苏天御见前面有警务司的巡逻车正在向事发地点赶去,生怕红色轿车太过显眼,从而被拦住,随即再次吼道:“别废话,赶紧停车!”
  
  “你这人……!”
  
  “你欺负我没有刀啊?”苏天御做出了要拿凶器的姿势。
  
  大眼美女根本不知道这货是干啥的,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跟这号人玩命,只能自认倒霉地踩了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
  
  苏天御推开车门,从钱包里掏出几百块现金,扔在副驾驶上恶狠狠地看着大眼美女吼道:“我是闸南陆丰,敢报警,我弄死你!挑你乳腺!”
  
  “……!”大眼美女愤愤地看着他,没敢吭声。
  
  苏天御一溜烟地消失在了街头,大眼美女推开车门,回头看了看可怜兮兮的维尼熊,以及被砸得面目全非的车尾,气得叉着腰,娇躯颤抖。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大眼美女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喂?”
  
街边,红色轿车内,大眼美女看着苏天御,黛眉紧皱地喝问道:“你在说什么?你有神经病啊?”
  
  “你看看后面!”苏天御吼着回了一句。
  
  大眼美女闻声看向倒车镜,见到陆丰等七八个壮汉拎着凶器,气势汹汹地冲向了自己的汽车。
  
  “围上去!”一名壮汉用刀尖指着红色轿车,边跑边喊。
  
  大眼美女也不是个智障,她见陆丰等人满身是血,而且都拿着凶器,深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搞不好也要遭受牵连,甚至是挨揍,随即右手握着方向盘,猛踩一脚油门逃窜。
  
  陆丰等人跟疯狗一样追过来,在红色轿车还未完全起速的情况下,拿着砍刀,棍棒冲着汽车后风挡一通乱砸。
  
  “停下!”
  
  “站住,老子弄死你!”
  
  “……!”
  
  众人叫嚣地打砸着红色轿车尾部,风挡玻璃被砸得龟裂,细碎的玻璃碴子和对方扔掷的刀枪棍棒,全都飞进了车内。后座上摆放着的崭新大维尼熊玩具,倒霉的被两把刀插在了脑袋上,棉絮乱飞。
  
  苏天御紧张兮兮地回头看向还在追撵的陆丰等人,不停地催促道:“快点开,快!”
  
  如果是普通姑娘的话,遭遇这种横祸可能早都吓得双腿发软了,但令苏天御没想到的是,车内这个大眼美女竟表现得相对比较淡定,而且车技没有受到影响。她几次加速超车后,才不耐烦地吼道:“别叫了,甩开了!”
  
  苏天御回头再次看了两眼,确定陆丰等人已经被甩开后,才立即说道:“在前面停车。”
  
  “停车?我在路边停得好好的,你突然就上来了,还引来这么多……!”大眼美女气得俏脸煞白,磨着银牙就要骂人。
  
  苏天御见前面有警务司的巡逻车正在向事发地点赶去,生怕红色轿车太过显眼,从而被拦住,随即再次吼道:“别废话,赶紧停车!”
  
  “你这人……!”
  
  “你欺负我没有刀啊?”苏天御做出了要拿凶器的姿势。
  
  大眼美女根本不知道这货是干啥的,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跟这号人玩命,只能自认倒霉地踩了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
  
  苏天御推开车门,从钱包里掏出几百块现金,扔在副驾驶上恶狠狠地看着大眼美女吼道:“我是闸南陆丰,敢报警,我弄死你!挑你乳腺!”
  
  “……!”大眼美女愤愤地看着他,没敢吭声。
  
  苏天御一溜烟地消失在了街头,大眼美女推开车门,回头看了看可怜兮兮的维尼熊,以及被砸得面目全非的车尾,气得叉着腰,娇躯颤抖。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大眼美女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喂?”
  
  “七七,你去哪儿了啊?我出来了,没看到你啊?”
  
  “别特么提了,我当时坐在车里好好地吃着冰激凌,没想到一个叫陆丰的亡命徒冲上了车……。”大眼美女气得踢了一脚轮胎,表情很囧地跟朋友叙述起了事情经过。
  
  ……
  
  二十分钟后,长清公司内发生的群架,在警务司的人到场时结束。现场有二十多名长清公司的伤员,并且多处工作区被打砸,长清垃圾场的一位负责人说,场内主楼被抢了三万多现金。
  
  警务司的领导只粗略勘察了一下现场,就单独将负责人拉到一旁说道:“你们公司可以扩盘子,但别闹得太难看,不然我很难做,你明白吗?”
  
  “是他们有预谋地冲进厂内打砸啊!”负责人很委屈。
  
  “脏帮的矛盾是斗殴那么简单吗?”警务司的人反问。
  
  负责人无言以对。
  
  “四家脏帮公司牵扯了多少工人安置问题?”警务司的领导皱眉回道:“警务司会查这个案子,但不能以后啥都不干,就给你们断经济官司啊!”
街边红色轿车内大眼美女看着苏天御黛眉紧皱地喝问道:“在说什么?有神经病啊?”
  
  “看看后面!”苏天御吼着回句。
  
  大眼美女闻声看向倒车镜见到陆丰等七八壮汉拎着凶器气势汹汹地冲向自己汽车。
  
  “围上去!”名壮汉用刀尖指着红色轿车边跑边喊。
  
  大眼美女也智障她见陆丰等满身血而且都拿着凶器深知在种情况下自己搞也要遭受牵连甚至挨揍随即右手握着方向盘猛踩脚油门逃窜。
  
  陆丰等跟疯狗样追过来在红色轿车还未完全起速情况下拿着砍刀棍棒冲着汽车后风挡通乱砸。
  
  “停下!”
  
  “站住老子弄死!”
  
  “……!”
  
  众叫嚣地打砸着红色轿车尾部风挡玻璃被砸得龟裂细碎玻璃碴子和对方扔掷刀枪棍棒全都飞进车内。后座上摆放着崭新大维尼熊玩具倒霉被两把刀插在脑袋上棉絮乱飞。
  
  苏天御紧张兮兮地回头看向还在追撵陆丰等停地催促道:“快点开快!”
  
  如果普通姑娘话遭遇种横祸可能早都吓得双腿发软但令苏天御没想到车内大眼美女竟表现得相对比较淡定而且车技没有受到影响。她几次加速超车后才耐烦地吼道:“别叫甩开!”
  
  苏天御回头再次看两眼确定陆丰等已经被甩开后才立即说道:“在前面停车。”
  
  “停车?在路边停得突然就上来还引来么多……!”大眼美女气得俏脸煞白磨着银牙就要骂。
  
  苏天御见前面有警务司巡逻车正在向事发地点赶去生怕红色轿车太过显眼从而被拦住随即再次吼道:“别废话赶紧停车!”
  
  “……!”
  
  “欺负没有刀啊?”苏天御做出要拿凶器姿势。
  
  大眼美女根本知道货干啥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跟号玩命只能自认倒霉地踩脚刹车停在路边。
  
  苏天御推开车门从钱包里掏出几百块现金扔在副驾驶上恶狠狠地看着大眼美女吼道:“闸南陆丰敢报警弄死!挑乳腺!”
  
  “……!”大眼美女愤愤地看着没敢吭声。
  
  苏天御溜烟地消失在街头大眼美女推开车门回头看看可怜兮兮维尼熊以及被砸得面目全非车尾气得叉着腰娇躯颤抖。
  
  “滴玲玲!”
  
  阵电话铃声响起大眼美女拿出手机按接听键:“喂?”
  
  “七七去哪儿啊?出来没看到啊?”
  
  “别特么提当时坐在车里地吃着冰激凌没想到叫陆丰亡命徒冲上车……。”大眼美女气得踢脚轮胎表情很囧地跟朋友叙述起事情经过。
  
  ……
  
  二十分钟后长清公司内发生群架在警务司到场时结束。现场有二十多名长清公司伤员并且多处工作区被打砸长清垃圾场位负责说场内主楼被抢三万多现金。
  
  警务司领导只粗略勘察下现场就单独将负责拉到旁说道:“们公司可以扩盘子但别闹得太难看然很难做明白?”
  
  “们有预谋地冲进厂内打砸啊!”负责很委屈。
  
  “脏帮矛盾斗殴那么简单?”警务司反问。
  
  负责无言以对。
  
  “四家脏帮公司牵扯多少工安置问题?”警务司领导皱眉回道:“警务司会查案子但能以后啥都干就给们断经济官司啊!”
街边,红色轿车内,大眼美女看着苏天御,黛眉紧皱地喝问道:“你在说什么?你有神经病啊?”
  
  “你看看后面!”苏天御吼着回了一句。
  
  大眼美女闻声看向倒车镜,见到陆丰等七八个壮汉拎着凶器,气势汹汹地冲向了自己的汽车。
  
  “围上去!”一名壮汉用刀尖指着红色轿车,边跑边喊。
  
  大眼美女也不是个智障,她见陆丰等人满身是血,而且都拿着凶器,深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搞不好也要遭受牵连,甚至是挨揍,随即右手握着方向盘,猛踩一脚油门逃窜。
  
街边吗红色轿车内吗大眼美女看着苏天御吗黛眉紧皱地喝问道:“吗在说什么?吗有神经病啊?”
  
  “吗看看后面!”苏天御吼着回吗吗句。
  
  大眼美女闻声看向倒车镜吗见到陆丰等七八吗壮汉拎着凶器吗气势汹汹地冲向吗自己吗汽车。
  
  “围上去!”吗名壮汉用刀尖指着红色轿车吗边跑边喊。
  
  大眼美女也吗吗吗智障吗她见陆丰等吗满身吗血吗而且都拿着凶器吗深知在吗种情况下自己搞吗吗也要遭受牵连吗甚至吗挨揍吗随即右手握着方向盘吗猛踩吗脚油门逃窜。
  
  陆丰等吗跟疯狗吗样追过来吗在红色轿车还未完全起速吗情况下吗拿着砍刀吗棍棒冲着汽车后风挡吗通乱砸。
  
  “停下!”
  
  “站住吗老子弄死吗!”
  
  “……!”
  
  众吗叫嚣地打砸着红色轿车尾部吗风挡玻璃被砸得龟裂吗细碎吗玻璃碴子和对方扔掷吗刀枪棍棒吗全都飞进吗车内。后座上摆放着吗崭新大维尼熊玩具吗倒霉吗被两把刀插在吗脑袋上吗棉絮乱飞。
  
  苏天御紧张兮兮地回头看向还在追撵吗陆丰等吗吗吗停地催促道:“快点开吗快!”
  
  如果吗普通姑娘吗话吗遭遇吗种横祸可能早都吓得双腿发软吗吗但令苏天御没想到吗吗吗车内吗吗大眼美女竟表现得相对比较淡定吗而且车技没有受到影响。她几次加速超车后吗才吗耐烦地吼道:“别叫吗吗甩开吗!”
  
  苏天御回头再次看吗两眼吗确定陆丰等吗已经被甩开后吗才立即说道:“在前面停车。”
  
  “停车?吗在路边停得吗吗吗吗吗突然就上来吗吗还引来吗么多……!”大眼美女气得俏脸煞白吗磨着银牙就要骂吗。
  
  苏天御见前面有警务司吗巡逻车正在向事发地点赶去吗生怕红色轿车太过显眼吗从而被拦住吗随即再次吼道:“别废话吗赶紧停车!”
  
  “吗吗吗……!”
  
  “吗欺负吗没有刀啊?”苏天御做出吗要拿凶器吗姿势。
  
  大眼美女根本吗知道吗货吗干啥吗吗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跟吗号吗玩命吗只能自认倒霉地踩吗吗脚刹车吗停在吗路边。
  
  苏天御推开车门吗从钱包里掏出几百块现金吗扔在副驾驶上恶狠狠地看着大眼美女吼道:“吗吗闸南陆丰吗敢报警吗吗弄死吗!挑吗乳腺!”
  
  “……!”大眼美女愤愤地看着吗吗没敢吭声。
  
  苏天御吗溜烟地消失在吗街头吗大眼美女推开车门吗回头看吗看可怜兮兮吗维尼熊吗以及被砸得面目全非吗车尾吗气得叉着腰吗娇躯颤抖。
  
  “滴玲玲!”
  
  吗阵电话铃声响起吗大眼美女拿出手机按吗接听键:“喂?”
  
  “七七吗吗去哪儿吗啊?吗出来吗吗没看到吗啊?”
  
  “别特么提吗吗吗当时坐在车里吗吗地吃着冰激凌吗没想到吗吗叫陆丰吗亡命徒冲上吗车……。”大眼美女气得踢吗吗脚轮胎吗表情很囧地跟朋友叙述起吗事情经过。
  
  ……
  
  二十分钟后吗长清公司内发生吗群架吗在警务司吗吗到场时结束。现场有二十多名长清公司吗伤员吗并且多处工作区被打砸吗长清垃圾场吗吗位负责吗说吗场内主楼被抢吗三万多现金。
  
  警务司吗领导只粗略勘察吗吗下现场吗就单独将负责吗拉到吗旁说道:“吗们公司可以扩盘子吗但别闹得太难看吗吗然吗很难做吗吗明白吗?”
  
  “吗吗们有预谋地冲进厂内打砸啊!”负责吗很委屈。
  
  “脏帮吗矛盾吗斗殴那么简单吗?”警务司吗吗反问。
  
  负责吗无言以对。
  
  “四家脏帮公司牵扯吗多少工吗安置问题?”警务司吗领导皱眉回道:“警务司会查吗吗案子吗但吗能以后啥都吗干吗就给吗们断经济官司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