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尽快解决,尽快处理

下载免费读
  
  会议室内,十几名身着西服,但面色不善的汉子,都在相互交谈着。
  
  “你们怎么看?”李洪泽吸着烟问道。
  
  陆丰打着吊瓶,话语简洁地回道:“罢工是吗?那谁牵头,我就打谁。我就不信了,这三四千工人,都能愿意给这四家人玩命。弄残几个,弄躺下几个,我看谁还敢喊?!”
  
  “警务署,警务司的诉求是闹可以,但不能让他们难受。”李洪泽一句点题。
  
  “放心,不会留尾巴。”陆丰淡淡地回道。
  
  ……
  
  闸南区,苏家大杂院。
  
  苏天御自从回到龙城开始,就一直掺和着家里的事情,几乎没怎么得到休息。不过好在他已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把这次闸南区环卫工内斗的事情给看清楚了,并且他也不认为这事有多复杂。如果不考虑苏天南的性格较为仗义和沉稳,以及苏家很在乎自己的口碑的话,那做事风格再狠一点,再冷一点,或许目前苏家已经走出困境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苏天御的个人想法。他刚回龙城,心里的计划并不在家族上,所以有些话他不会明说,做事风格也不会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
  
  会议室内,十几名身着西服,但面色不善的汉子,都在相互交谈着。
  
  “你们怎么看?”李洪泽吸着烟问道。
  
  陆丰打着吊瓶,话语简洁地回道:“罢工是吗?那谁牵头,我就打谁。我就不信了,这三四千工人,都能愿意给这四家人玩命。弄残几个,弄躺下几个,我看谁还敢喊?!”
  
  “警务署,警务司的诉求是闹可以,但不能让他们难受。”李洪泽一句点题。
  
  “放心,不会留尾巴。”陆丰淡淡地回道。
  
  ……
  
  闸南区,苏家大杂院。
  
  苏天御自从回到龙城开始,就一直掺和着家里的事情,几乎没怎么得到休息。不过好在他已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把这次闸南区环卫工内斗的事情给看清楚了,并且他也不认为这事有多复杂。如果不考虑苏天南的性格较为仗义和沉稳,以及苏家很在乎自己的口碑的话,那做事风格再狠一点,再冷一点,或许目前苏家已经走出困境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苏天御的个人想法。他刚回龙城,心里的计划并不在家族上,所以有些话他不会明说,做事风格也不会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
  
  晚上,心疼弟弟的三姐苏苗苗张罗了一桌好菜,给苏天御正式接风。家里几十号人聚在一块吃饭聊天,充满了温馨的生活气息。
  
  其实即使苏天御不回来,苏家人也都是这么吃饭的。人多,孩子也多,一大家子聚在一块,看着就欢乐。只不过今天大家借着苏天御的光,可以吃点好的。
  
  “小御,今天家里的人正式给你接风哈。”苏天南端着酒杯,笑吟吟地说道:“正好你也毕业了,以后不管你干什么,咱们这一辈的兄弟都得抱成团,打不散,撅不折,相互拉帮着干点事。”
  
  “那是必须滴。”苏天御笑着用家乡话回了一句。
  
  主座上,二婶看着苏天御,也轻声说道:“咱们老苏家历来团结,你们上一辈的人,那都是一块上过战场的。老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不管你在外面走多久,那回来了,就是到家了,明白我意思吗?”
  
  “明白了,二妈妈!”苏天御龇牙回道:“我也敬您一杯,您别担心二叔,我们都会把事往好了做的。”
  
  二婶也非常豪爽:“我不担心他,干这行本身就有风险。他被枪毙了,我埋他;他判无期了,我等他。”
  
  “二婶不愧是女中豪杰!”苏天御听着二婶的话肃然起敬。
  
  苏家上一辈的人都是从那个非常动荡的年代走过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都能扛得住事。
  
  苏天御敬了二婶一杯酒后,扭头一看,见到苏苗苗穿着短裙黑丝,身材火辣地端着菜走了过来道:“喏,这是给你做的鲤鱼,知道你爱吃这一口,我屁颠屁颠跑了四个菜市场才买到。”
  
  苏天御笑着回道:“三姐,你撕袜是真不错啊,以后找三姐夫可得挑一个手劲大的。”
  
  “拿我开涮,揍死你!”苏苗苗揪了揪弟弟的耳朵。
  
  苏天南在众兄弟里的岁数要大一些,而天御,天北,苏苗苗等人则是年龄相近,小的时候天天混在一块。
  
  一家人正在谈话聊天之时,文化人白宏伯带着俩弟弟走了进来。他左手掐着象征着身份的翻盖电话,迈着八字步,脑袋上缠着绷带款款而来:“呵呵,恰饭呢?”
  
  “呵呵,白哥来了!”苏天南起身:“家里人一块吃口饭,快,过来坐。”
  
  “我过来谈谈后面的事情。”白宏伯扭头一看,见到苏苗苗穿着黑丝短裙,顿时眼神一亮:“苗苗啊,袜袜好漂亮啊!”
  
  苏苗苗和白宏伯早都认识,她神烦这个装碧犯,顿时撇着嘴回道:“白哥你头上这白带带也挺别致的呀。”
  
  “玛德,提起这个事情我就来气。”白宏伯破口大骂:“老子早晚搞死陆丰!搞不了他,我就上养老院搞他妈,反正肯定要搞。”
  
  “事都摆开了,你也别生气了。”苏天南客气地请着白宏伯落座,笑着吩咐道:“小展,去给白哥拿副碗筷。”
  
  白宏伯扭头看向苏天御,不自觉地摸了摸头顶的伤:“小苏啊,小苏,你小子做事不地道啊!你这一刀,可直接把我们三家全绑上了。在院里的时候,陆丰追你,你就在我前面跑,都踏马跑出残影来了,你可够损的啊!我就想问一下,白哥哪里得罪你了……?”
  
  ……
  
  龙城龙口区的一处别墅内,一位身着白衬衫的帅气中年,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闸南区闹罢工了。”沙发上一名男子轻声说道。
  
  “先观望吧,这几天如果那四家有人来找我,不用接待,推了就好。”中年淡淡地回了一句。
  
  楼下,两位年轻貌美的姑娘走进别墅大厅,其中一人正是红色轿车车主,那位大眼美女。
  
  
  会议室内十几名身着西服但面色善汉子都在相互交谈着。
  
  “们怎么看?”李洪泽吸着烟问道。
  
  陆丰打着吊瓶话语简洁地回道:“罢工?那谁牵头就打谁。就信三四千工都能愿意给四家玩命。弄残几弄躺下几看谁还敢喊?!”
  
  “警务署警务司诉求闹可以但能让们难受。”李洪泽句点题。
  
  “放心会留尾巴。”陆丰淡淡地回道。
  
  ……
  
  闸南区苏家大杂院。
  
  苏天御自从回到龙城开始就直掺和着家里事情几乎没怎么得到休息。过在已经站在旁观者角度把次闸南区环卫工内斗事情给看清楚并且也认为事有多复杂。如果考虑苏天南性格较为仗义和沉稳以及苏家很在乎自己口碑话那做事风格再狠点再冷点或许目前苏家已经走出困境。
  
  当然些都只苏天御想法。刚回龙城心里计划并在家族上所以有些话会明说做事风格也会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
  
  晚上心疼弟弟三姐苏苗苗张罗桌菜给苏天御正式接风。家里几十号聚在块吃饭聊天充满温馨生活气息。
  
  其实即使苏天御回来苏家也都么吃饭。多孩子也多大家子聚在块看着就欢乐。只过今天大家借着苏天御光可以吃点。
  
  “小御今天家里正式给接风哈。”苏天南端着酒杯笑吟吟地说道:“正也毕业以后管干什么咱们辈兄弟都得抱成团打散撅折相互拉帮着干点事。”
  
  “那必须滴。”苏天御笑着用家乡话回句。
  
  主座上二婶看着苏天御也轻声说道:“咱们老苏家历来团结们上辈那都块上过战场。老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管在外面走多久那回来就到家明白意思?”
  
  “明白二妈妈!”苏天御龇牙回道:“也敬您杯您别担心二叔们都会把事往做。”
  
  二婶也非常豪爽:“担心干行本身就有风险。被枪毙埋;判无期等。”
  
  “二婶愧女中豪杰!”苏天御听着二婶话肃然起敬。
  
  苏家上辈都从那非常动荡年代走过心理素质般都能扛得住事。
  
  苏天御敬二婶杯酒后扭头看见到苏苗苗穿着短裙黑丝身材火辣地端着菜走过来道:“喏给做鲤鱼知道爱吃口屁颠屁颠跑四菜市场才买到。”
  
  苏天御笑着回道:“三姐撕袜真错啊以后找三姐夫可得挑手劲大。”
  
  “拿开涮揍死!”苏苗苗揪揪弟弟耳朵。
  
  苏天南在众兄弟里岁数要大些而天御天北苏苗苗等则年龄相近小时候天天混在块。
  
  家正在谈话聊天之时文化白宏伯带着俩弟弟走进来。左手掐着象征着身份翻盖电话迈着八字步脑袋上缠着绷带款款而来:“呵呵恰饭呢?”
  
  “呵呵白哥来!”苏天南起身:“家里块吃口饭快过来坐。”
  
  “过来谈谈后面事情。”白宏伯扭头看见到苏苗苗穿着黑丝短裙顿时眼神亮:“苗苗啊袜袜漂亮啊!”
  
  苏苗苗和白宏伯早都认识她神烦装碧犯顿时撇着嘴回道:“白哥头上白带带也挺别致呀。”
  
  “玛德提起事情就来气。”白宏伯破口大骂:“老子早晚搞死陆丰!搞就上养老院搞妈反正肯定要搞。”
  
  “事都摆开也别生气。”苏天南客气地请着白宏伯落座笑着吩咐道:“小展去给白哥拿副碗筷。”
  
  白宏伯扭头看向苏天御自觉地摸摸头顶伤:“小苏啊小苏小子做事地道啊!刀可直接把们三家全绑上。在院里时候陆丰追就在前面跑都踏马跑出残影来可够损啊!就想问下白哥哪里得罪……?”
  
  ……
  
  龙城龙口区处别墅内位身着白衬衫帅气中年坐在椅子上正在看书。
  
  “闸南区闹罢工。”沙发上名男子轻声说道。
  
  “先观望几天如果那四家有来找用接待推就。”中年淡淡地回句。
  
  楼下两位年轻貌美姑娘走进别墅大厅其中正红色轿车车主那位大眼美女。
  
  
  会议室内,十几名身着西服,但面色不善的汉子,都在相互交谈着。
  
  “你们怎么看?”李洪泽吸着烟问道。
  
  陆丰打着吊瓶,话语简洁地回道:“罢工是吗?那谁牵头,我就打谁。我就不信了,这三四千工人,都能愿意给这四家人玩命。弄残几个,弄躺下几个,我看谁还敢喊?!”
  
  “警务署,警务司的诉求是闹可以,但不能让他们难受。”李洪泽一句点题。
  
  “放心,不会留尾巴。”陆丰淡淡地回道。
  
  ……
  
  闸南区,苏家大杂院。
  
  苏天御自从回到龙城开始,就一直掺和着家里的事情,几乎没怎么得到休息。不过好在他已经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把这次闸南区环卫工内斗的事情给看清楚了,并且他也不认为这事有多复杂。如果不考虑苏天南的性格较为仗义和沉稳,以及苏家很在乎自己的口碑的话,那做事风格再狠一点,再冷一点,或许目前苏家已经走出困境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苏天御的个人想法。他刚回龙城,心里的计划并不在家族上,所以有些话他不会明说,做事风格也不会完全按照自己意愿来。
  
  晚上,心疼弟弟的三姐苏苗苗张罗了一桌好菜,给苏天御正式接风。家里几十号人聚在一块吃饭聊天,充满了温馨的生活气息。
  
  其实即使苏天御不回来,苏家人也都是这么吃饭的。人多,孩子也多,一大家子聚在一块,看着就欢乐。只不过今天大家借着苏天御的光,可以吃点好的。
  
  “小御,今天家里的人正式给你接风哈。”苏天南端着酒杯,笑吟吟地说道:“正好你也毕业了,以后不管你干什么,咱们这一辈的兄弟都得抱成团,打不散,撅不折,相互拉帮着干点事。”
  
  “那是必须滴。”苏天御笑着用家乡话回了一句。
  
  主座上,二婶看着苏天御,也轻声说道:“咱们老苏家历来团结,你们上一辈的人,那都是一块上过战场的。老话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不管你在外面走多久,那回来了,就是到家了,明白我意思吗?”
  
  “明白了,二妈妈!”苏天御龇牙回道:“我也敬您一杯,您别担心二叔,我们都会把事往好了做的。”
  
  二婶也非常豪爽:“我不担心他,干这行本身就有风险。他被枪毙了,我埋他;他判无期了,我等他。”
  
  “二婶不愧是女中豪杰!”苏天御听着二婶的话肃然起敬。
  
  苏家上一辈的人都是从那个非常动荡的年代走过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都能扛得住事。
  
  苏天御敬了二婶一杯酒后,扭头一看,见到苏苗苗穿着短裙黑丝,身材火辣地端着菜走了过来道:“喏,这是给你做的鲤鱼,知道你爱吃这一口,我屁颠屁颠跑了四个菜市场才买到。”
  
  苏天御笑着回道:“三姐,你撕袜是真不错啊,以后找三姐夫可得挑一个手劲大的。”
  
  “拿我开涮,揍死你!”苏苗苗揪了揪弟弟的耳朵。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