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黑铁塔

下载免费读
闸南区环卫管理司门口,罢工抗议的人群不规则地站在道路两侧,有的聚在一块吸着烟,聊天扯屁;有的坐在公司汽车内,吃着组织者发放的盒饭;还有的将抗议条幅扑在地上,三五成群地打起了扑克。
  
  总之,这场罢工看着整体气氛很热闹,但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这是一帮乌合之众。
  
  这四百多工人能来,要么是领头组织的人,与苏刘白孔四家公司有着绝对的利益关系,要么就是普通工人为了挣四家公司给的丰厚停工补贴。反正大家凑到一块,其根本原因还是一个利字。
  
  放眼望去,四百多名工人真正能认真看抗议标语的,真正能深入了解行业垄断给底层带来伤害的人,少之又少。而这才是可悲之处,讽刺之处。底层生活艰难,工人已经很疲惫了,他们更在乎眼前利益,这样也更实际一点。
  
  ……
  
  陆丰的商务车停在了街道边角位置,他坐在车内抽着烟,眯眼瞧着罢工人群,非常安静。
  
  人群外侧,三名穿着警员服装的男子,慢步走到了商务车旁边,领头一人戴着墨镜,冲着车内摆了摆手。
  
  这三个人都是闸南区警务司的人,他们是早上被司里派过来维持秩序的。
  
  车窗降下,陆丰笑着冲对方领头警员打了个招呼:“呵呵,二毛啊,来,上车聊。”
  
  “咱长清公司这么大的盘子,怎么还让四家小公司给将军了呢?怎么搞的啊,丰哥?”领头的警长没有上车,只背手笑着问了一句。
  
  “一群泥腿子,臭扛包的,听风就是雨。有人带头,他们就跟着瞎折腾呗,呵呵。”陆丰言语中充满鄙夷地回道:“给你们警务司添麻烦了哈。”
  
  “我们倒不麻烦,不在这上班,也得在司里待着。”
  
  “来来,别站着,哥几个上车聊。”陆丰拽开了商务车门。
  
  “你俩先回去,我上去跟丰哥聊聊。”领头警长冲着自己身后的同事吩咐了一句,弯腰坐上了汽车。
  
  “兄弟,这平白无故的让你们跑这儿来维持秩序,这实在说不过去。”陆丰跷着二郎腿,看着警员说道:“今晚八点,我在聚福饭店摆一桌,有银子有娘们,你把朋友都叫上,咱们聚一下。”
  
  警长听到这话一笑:“我过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个。”
  
  “哎,朋友是朋友,规矩是规矩,不能白给你们添麻烦啊。”陆丰摆手说道:“一定过来。”
闸南区环卫管理司门口,罢工抗议的人群不规则地站在道路两侧,有的聚在一块吸着烟,聊天扯屁;有的坐在公司汽车内,吃着组织者发放的盒饭;还有的将抗议条幅扑在地上,三五成群地打起了扑克。
  
  总之,这场罢工看着整体气氛很热闹,但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这是一帮乌合之众。
  
  这四百多工人能来,要么是领头组织的人,与苏刘白孔四家公司有着绝对的利益关系,要么就是普通工人为了挣四家公司给的丰厚停工补贴。反正大家凑到一块,其根本原因还是一个利字。
  
  放眼望去,四百多名工人真正能认真看抗议标语的,真正能深入了解行业垄断给底层带来伤害的人,少之又少。而这才是可悲之处,讽刺之处。底层生活艰难,工人已经很疲惫了,他们更在乎眼前利益,这样也更实际一点。
  
  ……
  
  陆丰的商务车停在了街道边角位置,他坐在车内抽着烟,眯眼瞧着罢工人群,非常安静。
  
  人群外侧,三名穿着警员服装的男子,慢步走到了商务车旁边,领头一人戴着墨镜,冲着车内摆了摆手。
  
  这三个人都是闸南区警务司的人,他们是早上被司里派过来维持秩序的。
  
  车窗降下,陆丰笑着冲对方领头警员打了个招呼:“呵呵,二毛啊,来,上车聊。”
  
  “咱长清公司这么大的盘子,怎么还让四家小公司给将军了呢?怎么搞的啊,丰哥?”领头的警长没有上车,只背手笑着问了一句。
  
  “一群泥腿子,臭扛包的,听风就是雨。有人带头,他们就跟着瞎折腾呗,呵呵。”陆丰言语中充满鄙夷地回道:“给你们警务司添麻烦了哈。”
  
  “我们倒不麻烦,不在这上班,也得在司里待着。”
  
  “来来,别站着,哥几个上车聊。”陆丰拽开了商务车门。
  
  “你俩先回去,我上去跟丰哥聊聊。”领头警长冲着自己身后的同事吩咐了一句,弯腰坐上了汽车。
  
  “兄弟,这平白无故的让你们跑这儿来维持秩序,这实在说不过去。”陆丰跷着二郎腿,看着警员说道:“今晚八点,我在聚福饭店摆一桌,有银子有娘们,你把朋友都叫上,咱们聚一下。”
  
  警长听到这话一笑:“我过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个。”
  
  “哎,朋友是朋友,规矩是规矩,不能白给你们添麻烦啊。”陆丰摆手说道:“一定过来。”
  
  “呵呵,行。”警长心满意足地回了一句,也适当提醒道:“丰哥,我也给你透个信,管理会那边要是扛不住压力,最后没办法,那只能是警务署和警司牵头调解这个事儿。上层不可能让他们天天这么闹,你懂我意思吧?”
  
  陆丰怔了一下:“你放心,公司会很快解决这个罢工纠纷,不会麻烦你们太久。”
  
  “哎,那就行。”警长点头。
  
  二人正在聊天之时,管理司门口的人群突然沸腾了起来,有几个领头的人扯脖子喊道:“长清公司非法垄断环卫行业,剥削底层工人,管理会必须给予说法!”
  
  “给说法!!”
  
  “……!”
  
  喊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陆丰抬头望去,笑着指向人群冲警长问道:“你说这帮泥腿子,知道自己喊的话是啥意思吗,就跟着瞎起哄?!”
  
  “他们知道个屁,一天挣三十块钱就心满意足了。”警长顺嘴回道。
  
  话音落,之前被陆丰派下车的壮汉上了副驾驶,点头说道:“丰哥,我都记住了。”
  
  “行,让这帮傻B闹腾吧,快了,呵呵。”陆丰言语中充满了对工人的鄙夷和不屑,而这种情绪细品之下也很奇怪。因为陆丰自己本身也是草根出身,他的起点并不比这些工人高到哪儿去,按理说他看到这帮人应该是挺有共鸣感的,但他现在却从骨子里瞧不起这帮人。
  
  长清公司宁可花大价钱去安排司法关系,管理会上层,但却不愿意给底层工人多发一块钱,这像极了纪元年前那帮搞房地产的草根大佬,宁可花钱平事,也不愿意付拖欠农民工的工资。
  
  所以有的时候,这同阶级的歧视可能才更悲哀吧。
  
  ……
  
  苏家大院内。
  
  苏天御吃过午饭,迈步找到了正准备出门的苏天南:“大哥,我还有个事儿,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儿?”苏天南问。
  
  “你之前不是找过市警务署的王道林吗?”
  
  “对啊,之前为了运作你二叔的案子,我还给了他五万块钱呢。”苏天南点头。
  
  “王道林是刑侦处的司长,对吧?”苏天御问得很细。
  
  “你怎么知道?”苏天南有点惊讶。
  
  “你们聊天的时候提到过他,我问了一下三姐,又在网上查了一下,知道他一些信息。”苏天御轻声回道:“大哥,这几天你要没什么事儿,就多请他出来喝喝茶,聚一聚,但千万别提二叔的案子。”
  
  “为什么啊?”
  
  “……二叔想出来,光长清公司妥协是没用的,最终还是得警务署那边点头。”苏天御思路清晰地说道:“现在多交交人,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苏天南陷入沉思。
  
  “现在铺垫一下,到时候也好谈。”
  
  “行,我知道了。”苏天南重重地点了点头:“你准备干什么去啊?”
  
  “我去一趟货场。”苏天御如实回道。
  
  “你注意安全,陆丰吃了亏,不会善罢甘休的。”苏天南嘱咐了一句:“多叫点家里人跟你一块去。”
闸南区环卫管理司门口罢工抗议群规则地站在道路两侧有聚在块吸着烟聊天扯屁;有坐在公司汽车内吃着组织者发放盒饭;还有将抗议条幅扑在地上三五成群地打起扑克。
  
  总之场罢工看着整体气氛很热闹但仔细观察话难发现帮乌合之众。
  
  四百多工能来要么领头组织与苏刘白孔四家公司有着绝对利益关系要么就普通工为挣四家公司给丰厚停工补贴。反正大家凑到块其根本原因还利字。
  
  放眼望去四百多名工真正能认真看抗议标语真正能深入解行业垄断给底层带来伤害少之又少。而才可悲之处讽刺之处。底层生活艰难工已经很疲惫们更在乎眼前利益样也更实际点。
  
  ……
  
  陆丰商务车停在街道边角位置坐在车内抽着烟眯眼瞧着罢工群非常安静。
  
  群外侧三名穿着警员服装男子慢步走到商务车旁边领头戴着墨镜冲着车内摆摆手。
  
  三都闸南区警务司们早上被司里派过来维持秩序。
  
  车窗降下陆丰笑着冲对方领头警员打招呼:“呵呵二毛啊来上车聊。”
  
  “咱长清公司么大盘子怎么还让四家小公司给将军呢?怎么搞啊丰哥?”领头警长没有上车只背手笑着问句。
  
  “群泥腿子臭扛包听风就雨。有带头们就跟着瞎折腾呗呵呵。”陆丰言语中充满鄙夷地回道:“给们警务司添麻烦哈。”
  
  “们倒麻烦在上班也得在司里待着。”
  
  “来来别站着哥几上车聊。”陆丰拽开商务车门。
  
  “俩先回去上去跟丰哥聊聊。”领头警长冲着自己身后同事吩咐句弯腰坐上汽车。
  
  “兄弟平白无故让们跑儿来维持秩序实在说过去。”陆丰跷着二郎腿看着警员说道:“今晚八点在聚福饭店摆桌有银子有娘们把朋友都叫上咱们聚下。”
  
  警长听到话笑:“过来找为。”
  
  “哎朋友朋友规矩规矩能白给们添麻烦啊。”陆丰摆手说道:“定过来。”
  
  “呵呵行。”警长心满意足地回句也适当提醒道:“丰哥也给透信管理会那边要扛住压力最后没办法那只能警务署和警司牵头调解事儿。上层可能让们天天么闹懂意思?”
  
  陆丰怔下:“放心公司会很快解决罢工纠纷会麻烦们太久。”
  
  “哎那就行。”警长点头。
  
  二正在聊天之时管理司门口群突然沸腾起来有几领头扯脖子喊道:“长清公司非法垄断环卫行业剥削底层工管理会必须给予说法!”
  
  “给说法!!”
  
  “……!”
  
  喊声此起彼伏地响起陆丰抬头望去笑着指向群冲警长问道:“说帮泥腿子知道自己喊话啥意思就跟着瞎起哄?!”
  
  “们知道屁天挣三十块钱就心满意足。”警长顺嘴回道。
  
  话音落之前被陆丰派下车壮汉上副驾驶点头说道:“丰哥都记住。”
  
  “行让帮傻B闹腾快呵呵。”陆丰言语中充满对工鄙夷和屑而种情绪细品之下也很奇怪。因为陆丰自己本身也草根出身起点并比些工高到哪儿去按理说看到帮应该挺有共鸣感但现在却从骨子里瞧起帮。
  
  长清公司宁可花大价钱去安排司法关系管理会上层但却愿意给底层工多发块钱像极纪元年前那帮搞房地产草根大佬宁可花钱平事也愿意付拖欠农民工工资。
  
  所以有时候同阶级歧视可能才更悲哀。
  
  ……
  
  苏家大院内。
  
  苏天御吃过午饭迈步找到正准备出门苏天南:“大哥还有事儿要跟说下。”
  
  “什么事儿?”苏天南问。
  
  “之前找过市警务署王道林?”
  
  “对啊之前为运作二叔案子还给五万块钱呢。”苏天南点头。
  
  “王道林刑侦处司长对?”苏天御问得很细。
  
  “怎么知道?”苏天南有点惊讶。
  
  “们聊天时候提到过问下三姐又在网上查下知道些信息。”苏天御轻声回道:“大哥几天要没什么事儿就多请出来喝喝茶聚聚但千万别提二叔案子。”
  
  “为什么啊?”
  
  “……二叔想出来光长清公司妥协没用最终还得警务署那边点头。”苏天御思路清晰地说道:“现在多交交总归没有坏处。”
  
  苏天南陷入沉思。
  
  “现在铺垫下到时候也谈。”
  
  “行知道。”苏天南重重地点点头:“准备干什么去啊?”
  
  “去趟货场。”苏天御如实回道。
  
  “注意安全陆丰吃亏会善罢甘休。”苏天南嘱咐句:“多叫点家里跟块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