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你听话,我让你儿子也当工头

下载免费读
  
  妇人看着床上双腿被打碎了的丈夫,以及门外刚刚成年的儿子,语气极为无奈地呢喃道:“进公司……那我儿不还是工人嘛……!”
  
  是啊,工人的儿子,很难不再是工人……
  
  眼泪滑落,浑浊无比。
  
  ……
  
  一个半小时后。
  
  白宏伯在闸南区一家知名KTV喝完酒,醉醺醺地来到了医院,去了白家工人头黎钢的病房。
  
  “大白啊,你叔让人搞成这样,你看咋弄啊?”黎钢的老婆问了一句。
  
  白宏伯坐在椅子上,声音爽朗地回道:“公司管了!医药费,误工费,退休金,赔偿款,都由公司出。”
  
  “大白啊,我们可不敢再罢工了,再闹命都没了。”黎钢的老婆哭着说道。
  
  白宏伯打了个酒嗝,起身看着对方说道:“人都这样了,还能让你们跟着闹吗?行了,婶子,你照顾着叔好好养伤吧,其他的都不用管了。”
  
  “哎!”黎钢老婆点头。
  
  白宏伯低头掏出钱包,将里面三千多块钱现款全部掏出来,顺手扔在床上说道:“今天请市里的人搞我爸的事儿来着,钱都花得差不多了,这些你先拿着交费,买点营养品,不算在公司给的钱里。”
  
  “哎!”
  
  “就特么这个世道,您也看开点吧,婶子!”白宏伯虽然是醉酒状态,但给完钱也没有马上走,而是陪着黎钢的家里人聊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离去。
  
  临走之前,黎钢的老婆主动说了一句:“大白,俺们不会跟下面工人瞎说的,你也不容易。”
  
  白宏伯扣了扣眼屎,苦笑着回道:“是,都挺难。”
  
  ……
  
  深夜11点多钟。
  
  苏家垃圾场的主楼内,苏天御坐在客厅里,正在旁听工人们的聊天。
  
  由于最近事多,苏家又是挑头跟长清公司掰手腕的,所以场内每天晚上都留有七八名工人守夜。这帮人晚上闲着无聊,就聚在一块抽着烟,聊着荤段子。
  
  苏天御挺喜欢这种氛围,也跟着坐在客厅里,看着大家打牌扯淡。
  
  屋内边角处,黑铁塔吴世雄坐在小马扎上,正在摆弄一个刻了一半的木雕。
  
  苏天御闲着无聊,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大雄,你怎么每天晚上都值班啊,不回家啊?”
  
  “一……一天三十块钱呢,我值班能多赚一点。”大雄憨乎乎地回道。
  
  “呵呵,你还挺爱财的啊!”苏天御笑了。
  
  “我家兄弟四个,就我……我……脑子不好……我爸说了……没钱给我娶媳妇,我自己挣。”吴世雄咧嘴回道。
  
  苏天御听到这么朴实无华的理由,略有些意外的重新打量了一下大雄。
  
  旁边,一名吸着烟的工人龇牙冲吴世雄问道:“傻雄,你搞过女的吗,就天天张罗要娶媳妇啊?”
  
  “没有。”吴世雄朴实地回道。
  
  “那你娶了媳妇会搞吗?”工人纯属撩闲似的问道。
  
  “咋……咋搞?”
  
  “我告诉你哈,等你哪天不值班了,晚上在家住的时候,如果听到你爸妈那屋有动静,你就趴窗户外面偷偷看……多看几次就学会了,哈哈!”工人笑着说道。
  
  苏天御听到这话,眉头轻皱了一下,也没吭声。
  
  吴世雄扫了对方一眼,低头继续摆弄着木雕,没有接话。
  
  “傻雄,你听见过你爸妈那屋有动静吗?”
  
  “……!”吴世雄低着头,沉默着。
  
  “艹,他爸都多大岁数了,能整出啥动静啊?你净瞎问。”另外一名工人接过了话头。
  
  “哈哈!”
  
  屋内六七个人,听到这话都无聊地笑了起来。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三姐从楼上走下来,泼辣地骂道:“都有病啊,天天拿人家大雄开涮?!损不损啊,你们!是不是都闲着了?赶紧出去巡逻去,别再抽了!”
  
  众人一看三姐下来了,也都没敢再犟嘴,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走出了主楼。
  
  吴世雄偷偷看了一眼泼辣的三姐,扭头把木雕揣进了兜里:“我……我也去巡逻。”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苏天南在凌晨时分赶到了货场,冲着天御说道:“罢工的工人出事了,重伤了两个。”
  
  苏天御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缓缓起身回道:“楼上谈。”
  
  ……
  
  闸南区,新濠天地,陆丰坐在包厢里拿着电话:“我就看他明天工人撤不撤!如果撤了,我马上再干躺下一家,咱这局就解了,上下都能安排明白。”
  
  “弄哪一家,你想好了吗?”李洪泽问。
妇人看着床上双腿被打碎了的丈夫以及门外刚刚成年的儿子语气极为无奈地呢喃道进公司那我儿不还是工人嘛是啊工人的儿子很难不再是工人眼泪滑落浑浊无比一个半小时后白宏伯在闸南区一家知名喝完酒醉醺醺地来到了医院去了白家工人头黎钢的病房大白啊你叔让人搞成这样你看咋弄啊黎钢的老婆问了一句白宏伯坐在椅子上声音爽朗地回道公司管了医药费误工费退休金赔偿款都由公司出大白啊我们可不敢再罢工了再闹命都没了黎钢的老婆哭着说道白宏伯打了个酒嗝起身看着对方说道人都这样了还能让你们跟着闹吗行了婶子你照顾着叔好好养伤吧其他的都不用管了哎黎钢老婆点头白宏伯低头掏出钱包将里面三千多块钱现款全部掏出来顺手扔在床上说道今天请市里的人搞我爸的事儿来着钱都花得差不多了这些你先拿着交费买点营养品不算在公司给的钱里哎就特么这个世道您也看开点吧婶子白宏伯虽然是醉酒状态但给完钱也没有马上走而是陪着黎钢的家里人聊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离去临走之前黎钢的老婆主动说了一句大白俺们不会跟下面工人瞎说的你也不容易白宏伯扣了扣眼屎苦笑着回道是都挺难深夜点多钟苏家垃圾场的主楼内苏天御坐在客厅里正在旁听工人们的聊天由于最近事多苏家又是挑头跟长清公司掰手腕的所以场内每天晚上都留有七八名工人守夜这帮人晚上闲着无聊就聚在一块抽着烟聊着荤段子苏天御挺喜欢这种氛围也跟着坐在客厅里看着大家打牌扯淡屋内边角处黑铁塔吴世雄坐在小马扎上正在摆弄一个刻了一半的木雕苏天御闲着无聊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大雄你怎么每天晚上都值班啊不回家啊一一天三十块钱呢我值班能多赚一点大雄憨乎乎地回道呵呵你还挺爱财的啊苏天御笑了我家兄弟四个就我我脑子不好我爸说了没钱给我娶媳妇我自己挣吴世雄咧嘴回道苏天御听到这么朴实无华的理由略有些意外的重新打量了一下大雄旁边一名吸着烟的工人龇牙冲吴世雄问道傻雄你搞过女的吗就天天张罗要娶媳妇啊没有吴世雄朴实地回道那你娶了媳妇会搞吗工人纯属撩闲似的问道咋咋搞我告诉你哈等你哪天不值班了晚上在家住的时候如果听到你爸妈那屋有动静你就趴窗户外面偷偷看多看几次就学会了哈哈工人笑着说道苏天御听到这话眉头轻皱了一下也没吭声吴世雄扫了对方一眼低头继续摆弄着木雕没有接话傻雄你听见过你爸妈那屋有动静吗吴世雄低着头沉默着艹他爸都多大岁数了能整出啥动静啊你净瞎问另外一名工人接过了话头哈哈屋内六七个人听到这话都无聊地笑了起来踏踏一阵脚步声响起三姐从楼上走下来泼辣地骂道都有病啊天天拿人家大雄开涮损不损啊你们是不是都闲着了赶紧出去巡逻去别再抽了众人一看三姐下来了也都没敢再犟嘴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走出了主楼吴世雄偷偷看了一眼泼辣的三姐扭头把木雕揣进了兜里我我也去巡逻踏踏一阵脚步声响起苏天南在凌晨时分赶到了货场冲着天御说道罢工的工人出事了重伤了两个苏天御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缓缓起身回道楼上谈闸南区新濠天地陆丰坐在包厢里拿着电话我就看他明天工人撤不撤如果撤了我马上再干躺下一家咱这局就解了上下都能安排明白弄哪一家你想好了吗李洪泽问呵呵陆丰咧嘴一笑  
  妇人看着床上双腿被打碎了的丈夫,以及门外刚刚成年的儿子,语气极为无奈地呢喃道:“进公司……那我儿不还是工人嘛……!”
  
  是啊,工人的儿子,很难不再是工人……
  
  眼泪滑落,浑浊无比。
  
  ……
  
  一个半小时后。
  
  白宏伯在闸南区一家知名KTV喝完酒,醉醺醺地来到了医院,去了白家工人头黎钢的病房。
  
  “大白啊,你叔让人搞成这样,你看咋弄啊?”黎钢的老婆问了一句。
  
  白宏伯坐在椅子上,声音爽朗地回道:“公司管了!医药费,误工费,退休金,赔偿款,都由公司出。”
  
  “大白啊,我们可不敢再罢工了,再闹命都没了。”黎钢的老婆哭着说道。
  
  白宏伯打了个酒嗝,起身看着对方说道:“人都这样了,还能让你们跟着闹吗?行了,婶子,你照顾着叔好好养伤吧,其他的都不用管了。”
  
  “哎!”黎钢老婆点头。
  
  白宏伯低头掏出钱包,将里面三千多块钱现款全部掏出来,顺手扔在床上说道:“今天请市里的人搞我爸的事儿来着,钱都花得差不多了,这些你先拿着交费,买点营养品,不算在公司给的钱里。”
  
  “哎!”
  
  “就特么这个世道,您也看开点吧,婶子!”白宏伯虽然是醉酒状态,但给完钱也没有马上走,而是陪着黎钢的家里人聊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离去。
  
  临走之前,黎钢的老婆主动说了一句:“大白,俺们不会跟下面工人瞎说的,你也不容易。”
  
  白宏伯扣了扣眼屎,苦笑着回道:“是,都挺难。”
  
  ……
  
  深夜11点多钟。
  
  苏家垃圾场的主楼内,苏天御坐在客厅里,正在旁听工人们的聊天。
  
  由于最近事多,苏家又是挑头跟长清公司掰手腕的,所以场内每天晚上都留有七八名工人守夜。这帮人晚上闲着无聊,就聚在一块抽着烟,聊着荤段子。
  
  苏天御挺喜欢这种氛围,也跟着坐在客厅里,看着大家打牌扯淡。
  
  屋内边角处,黑铁塔吴世雄坐在小马扎上,正在摆弄一个刻了一半的木雕。
  
  苏天御闲着无聊,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大雄,你怎么每天晚上都值班啊,不回家啊?”
  
  “一……一天三十块钱呢,我值班能多赚一点。”大雄憨乎乎地回道。
  
  “呵呵,你还挺爱财的啊!”苏天御笑了。
  
  “我家兄弟四个,就我……我……脑子不好……我爸说了……没钱给我娶媳妇,我自己挣。”吴世雄咧嘴回道。
  
  苏天御听到这么朴实无华的理由,略有些意外的重新打量了一下大雄。
  
  旁边,一名吸着烟的工人龇牙冲吴世雄问道:“傻雄,你搞过女的吗,就天天张罗要娶媳妇啊?”
  
  “没有。”吴世雄朴实地回道。
  
  “那你娶了媳妇会搞吗?”工人纯属撩闲似的问道。
  
  “咋……咋搞?”
  
  “我告诉你哈,等你哪天不值班了,晚上在家住的时候,如果听到你爸妈那屋有动静,你就趴窗户外面偷偷看……多看几次就学会了,哈哈!”工人笑着说道。
  
  苏天御听到这话,眉头轻皱了一下,也没吭声。
  
  吴世雄扫了对方一眼,低头继续摆弄着木雕,没有接话。
  
  “傻雄,你听见过你爸妈那屋有动静吗?”
  
  “……!”吴世雄低着头,沉默着。
  
  “艹,他爸都多大岁数了,能整出啥动静啊?你净瞎问。”另外一名工人接过了话头。
  
  “哈哈!”
  
  屋内六七个人,听到这话都无聊地笑了起来。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三姐从楼上走下来,泼辣地骂道:“都有病啊,天天拿人家大雄开涮?!损不损啊,你们!是不是都闲着了?赶紧出去巡逻去,别再抽了!”
  
  众人一看三姐下来了,也都没敢再犟嘴,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走出了主楼。
  
  吴世雄偷偷看了一眼泼辣的三姐,扭头把木雕揣进了兜里:“我……我也去巡逻。”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苏天南在凌晨时分赶到了货场,冲着天御说道:“罢工的工人出事了,重伤了两个。”
  
  苏天御脸上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缓缓起身回道:“楼上谈。”
  
  ……
  
  闸南区,新濠天地,陆丰坐在包厢里拿着电话:“我就看他明天工人撤不撤!如果撤了,我马上再干躺下一家,咱这局就解了,上下都能安排明白。”
  
  “弄哪一家,你想好了吗?”李洪泽问。
  
  “呵呵……!”陆丰咧嘴一笑。
  
  妇人看着床上双腿被打碎了的丈夫,以及门外刚刚成年的儿子,语气极为无奈地呢喃道:“进公司……那我儿不还是工人嘛……!”
  
  是啊,工人的儿子,很难不再是工人……
  
  眼泪滑落,浑浊无比。
  
  ……
  
  一个半小时后。
  
  白宏伯在闸南区一家知名KTV喝完酒,醉醺醺地来到了医院,去了白家工人头黎钢的病房。
  
  “大白啊,你叔让人搞成这样,你看咋弄啊?”黎钢的老婆问了一句。
  
  白宏伯坐在椅子上,声音爽朗地回道:“公司管了!医药费,误工费,退休金,赔偿款,都由公司出。”
  
  “大白啊,我们可不敢再罢工了,再闹命都没了。”黎钢的老婆哭着说道。
  
  白宏伯打了个酒嗝,起身看着对方说道:“人都这样了,还能让你们跟着闹吗?行了,婶子,你照顾着叔好好养伤吧,其他的都不用管了。”
  
  “哎!”黎钢老婆点头。
  
  白宏伯低头掏出钱包,将里面三千多块钱现款全部掏出来,顺手扔在床上说道:“今天请市里的人搞我爸的事儿来着,钱都花得差不多了,这些你先拿着交费,买点营养品,不算在公司给的钱里。”
  
  “哎!”
  
  “就特么这个世道,您也看开点吧,婶子!”白宏伯虽然是醉酒状态,但给完钱也没有马上走,而是陪着黎钢的家里人聊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才离去。
  
  临走之前,黎钢的老婆主动说了一句:“大白,俺们不会跟下面工人瞎说的,你也不容易。”
  
  白宏伯扣了扣眼屎,苦笑着回道:“是,都挺难。”
  
  ……
  
  深夜11点多钟。
  
  苏家垃圾场的主楼内,苏天御坐在客厅里,正在旁听工人们的聊天。
  
  由于最近事多,苏家又是挑头跟长清公司掰手腕的,所以场内每天晚上都留有七八名工人守夜。这帮人晚上闲着无聊,就聚在一块抽着烟,聊着荤段子。
  
  苏天御挺喜欢这种氛围,也跟着坐在客厅里,看着大家打牌扯淡。
  
  屋内边角处,黑铁塔吴世雄坐在小马扎上,正在摆弄一个刻了一半的木雕。
  
  苏天御闲着无聊,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大雄,你怎么每天晚上都值班啊,不回家啊?”
  
  “一……一天三十块钱呢,我值班能多赚一点。”大雄憨乎乎地回道。
  
  “呵呵,你还挺爱财的啊!”苏天御笑了。
  
  “我家兄弟四个,就我……我……脑子不好……我爸说了……没钱给我娶媳妇,我自己挣。”吴世雄咧嘴回道。
  
  苏天御听到这么朴实无华的理由,略有些意外的重新打量了一下大雄。
  
  旁边,一名吸着烟的工人龇牙冲吴世雄问道:“傻雄,你搞过女的吗,就天天张罗要娶媳妇啊?”
  
  “没有。”吴世雄朴实地回道。
  
  “那你娶了媳妇会搞吗?”工人纯属撩闲似的问道。
  
  “咋……咋搞?”
  
  “我告诉你哈,等你哪天不值班了,晚上在家住的时候,如果听到你爸妈那屋有动静,你就趴窗户外面偷偷看……多看几次就学会了,哈哈!”工人笑着说道。
  
  苏天御听到这话,眉头轻皱了一下,也没吭声。
  
  吴世雄扫了对方一眼,低头继续摆弄着木雕,没有接话。
  
  “傻雄,你听见过你爸妈那屋有动静吗?”
  
  “……!”吴世雄低着头,沉默着。
  
  “艹,他爸都多大岁数了,能整出啥动静啊?你净瞎问。”另外一名工人接过了话头。
  
  “哈哈!”
  
  屋内六七个人,听到这话都无聊地笑了起来。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三姐从楼上走下来,泼辣地骂道:“都有病啊,天天拿人家大雄开涮?!损不损啊,你们!是不是都闲着了?赶紧出去巡逻去,别再抽了!”
  
  众人一看三姐下来了,也都没敢再犟嘴,三五成群地聚在一块,走出了主楼。
  
  吴世雄偷偷看了一眼泼辣的三姐,扭头把木雕揣进了兜里:“我……我也去巡逻。”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苏天南在凌晨时分赶到了货场,冲着天御说道:“罢工的工人出事了,重伤了两个。”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