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打破一切平衡的枪声

下载免费读
  一声清脆的枪响泛起,整座饭店瞬间安静了一下,紧跟着尖叫声,喊问声就传遍了三楼。
  
  走廊内,苏天南抓着匪徒的手与其拼劲,二人的身体撞在走廊墙壁上,厮打时就已经来到了楼梯口。
  
  “嘭!”
  
  匪徒提起膝盖,直接撞在了苏天南的腹部,后者吃痛略微松开了一下双手。
  
  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匪徒背对着王道林,明明有了开枪射击的空当,却左手按着苏天南的脖领子,要将他往楼下推。
  
  苏天南后背靠着楼梯扶手,双眼盯着匪徒,突然怔了一下。
  
  匪徒左手用力,右手攥枪,好似故意将枪口指偏,准备扣动扳机。
  
  “啪!”
  
  就在这时,苏天南突然抓住匪徒的枪体,将枪口向自己的左腹边缘掰动。
  
  这一下把匪徒干懵了,他明显迟疑了一下,但身体依旧是背对着王道林的。
  
  “砰!”
  
  枪响,苏天南腹部飙血,整个身体仰着翻越了楼梯扶手,向楼下摔去。
  
  匪徒反应过来,持枪就追,连续蹿下六七棱台阶,见苏天南已经重重地摔在了二楼走廊口,随即毫不犹豫地抬臂开枪。
  
  又是三声枪响泛起,二楼混乱无比。
  
  匪徒持枪还想再追,但这时却见到王道林的司机,拿着警用枪冲进了大厅。
  
  “玛德!”
  
  匪徒骂了一句,毫不犹豫地转身跑回三楼。
  
  走廊内,刚刚反应过来的王道林,气喘吁吁地跑到一间包厢门口准备冲进去躲避匪徒,因为这周边没有其他地方可跑。但他没想到包厢里的客人非常仗义,直接集体把门堵死了。
  
  “CNM,开门!”王道林吼了一嗓子。
  
  匪徒冲过来,站在了王道林的身边,二人对视,一人蒙面,一人满头是汗。
  
  “兄弟,跟我没关系。”王道林冷静地举起了手,但说话时已经带着颤音了。
  
  匪徒看着他突然抬起手臂,直接扣动了手枪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王道林魂飞魄散,直接瘫坐在了地面上。
  
  匪徒开完枪转身便跑,一直冲到走廊尽头,动作利落地打开窗户,纵身跳了下去。他的身体落在二楼外部员工台阶上,左手撑着楼梯护栏,再次跳到一楼,顺着胡同逃窜,数秒内就消失不见了。
  
  走廊里,王道林满身是汗,大口喘息的同时,不停地用双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却发现没有一丁点血迹。
  
  稍微缓过来神儿后,王道林一抬头,见到自己刚才站立的头顶位置,有三处极为整齐,并成一排的枪眼。
  
  后怕,恐惧,愤怒等负面情绪,瞬间填满了王道林的内心。
  
  龙城警务署司级干部,晚上与朋友吃饭时,却遭遇到了持枪匪徒袭击!
  
  这种事想不捅破天都不行,一场风暴,已然登陆龙城。
  
  ……
  
  大约半小时后,海边某峭壁上,匪徒熟练地将枪械拆分后,与剩下的子弹分点位一同扔进了大海里。
  
  再过十分钟,匪徒来到第二落脚点,将身上的衣物,鞋子,鸭舌帽,蒙面口罩等物品,扔在一处蓄水池旁边点燃,直到彻底焚毁后,才用树枝将灰烬全部撅到了水里冲走。
  
  ……
  
  与此同时,光明路的粤菜馆已经停止营业,屋内屋外全是警用车和警员。
  
  王道林和腹部中枪的苏天南,已经被拉到了医院。
  
  警务署东北帮的几个中层领导过来看望王道林,人还没等进屋就开始骂人。
  
  “他妈的,长清公司真是活腻歪了!你弄苏天南,连他妈司长都敢一块崩是吗?”
  
  “太飘了!”
  
  “……!”
  
  众人聊着,迈步进屋。
  
  王道林身上没伤,但却无比后怕地看向众人说道:“他妈的,那个匪徒不是不认识我,他故意在我脑袋顶打了三枪,这是啥意思?这是警告啊!”
  
  ……
  
  闸南区。
  
  陆丰打了无数个电话,但目前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铁血战将花衬衫。
  
  “这人能去哪儿呢?”陆丰都快疯了,坐在沙发上情绪极差地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赶紧给我继续联系啊!”
  
  就在这时,一名聪明的马仔弱弱地举起手说道:“我还是觉得人在苏家垃圾场里,不然阿明仔不可能不跟咱们联系。丰哥,我看不如这样,咱直接让警务署的李司长出面去苏家要人,如果人在,他们肯定不敢不给。”
  
  “嘭!”
  
  陆丰跳起来就是一脚:“你踏马傻逼啊?!你不如直接劝我报案算了!李兴可能给你办这事吗?他去要人,不等于间接向外界承认,打砸抢的人是我们派去的吗?”
  
  马仔被踹得不敢吭声,陆丰松了松领口,刚想吩咐两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陆丰,你踏马在想啥呢?!你派枪手狙苏天南也就算了,但你打王道林干什么?你活腻歪了?!”李兴愤怒的声音响起。
  
  陆丰一脸茫然:“你在说森么?!”
  一声清脆的枪响泛起,整座饭店瞬间安静了一下,紧跟着尖叫声,喊问声就传遍了三楼。
  
  走廊内,苏天南抓着匪徒的手与其拼劲,二人的身体撞在走廊墙壁上,厮打时就已经来到了楼梯口。
  
  “嘭!”
  
  匪徒提起膝盖,直接撞在了苏天南的腹部,后者吃痛略微松开了一下双手。
  
  这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匪徒背对着王道林,明明有了开枪射击的空当,却左手按着苏天南的脖领子,要将他往楼下推。
  
  苏天南后背靠着楼梯扶手,双眼盯着匪徒,突然怔了一下。
  
  匪徒左手用力,右手攥枪,好似故意将枪口指偏,准备扣动扳机。
  
  “啪!”
  
  就在这时,苏天南突然抓住匪徒的枪体,将枪口向自己的左腹边缘掰动。
  
  这一下把匪徒干懵了,他明显迟疑了一下,但身体依旧是背对着王道林的。
  
  “砰!”
  
  枪响,苏天南腹部飙血,整个身体仰着翻越了楼梯扶手,向楼下摔去。
  
  匪徒反应过来,持枪就追,连续蹿下六七棱台阶,见苏天南已经重重地摔在了二楼走廊口,随即毫不犹豫地抬臂开枪。
  
  又是三声枪响泛起,二楼混乱无比。
  
  匪徒持枪还想再追,但这时却见到王道林的司机,拿着警用枪冲进了大厅。
  
  “玛德!”
  
  匪徒骂了一句,毫不犹豫地转身跑回三楼。
  
  走廊内,刚刚反应过来的王道林,气喘吁吁地跑到一间包厢门口准备冲进去躲避匪徒,因为这周边没有其他地方可跑。但他没想到包厢里的客人非常仗义,直接集体把门堵死了。
  
  “CNM,开门!”王道林吼了一嗓子。
  
  匪徒冲过来,站在了王道林的身边,二人对视,一人蒙面,一人满头是汗。
  
  “兄弟,跟我没关系。”王道林冷静地举起了手,但说话时已经带着颤音了。
  
  匪徒看着他突然抬起手臂,直接扣动了手枪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王道林魂飞魄散,直接瘫坐在了地面上。
  
  匪徒开完枪转身便跑,一直冲到走廊尽头,动作利落地打开窗户,纵身跳了下去。他的身体落在二楼外部员工台阶上,左手撑着楼梯护栏,再次跳到一楼,顺着胡同逃窜,数秒内就消失不见了。
  
  走廊里,王道林满身是汗,大口喘息的同时,不停地用双手摸着自己的脑袋,却发现没有一丁点血迹。
  
  稍微缓过来神儿后,王道林一抬头,见到自己刚才站立的头顶位置,有三处极为整齐,并成一排的枪眼。
  
  后怕,恐惧,愤怒等负面情绪,瞬间填满了王道林的内心。
  
  龙城警务署司级干部,晚上与朋友吃饭时,却遭遇到了持枪匪徒袭击!
  
  这种事想不捅破天都不行,一场风暴,已然登陆龙城。
  
  ……
  
  大约半小时后,海边某峭壁上,匪徒熟练地将枪械拆分后,与剩下的子弹分点位一同扔进了大海里。
  
  再过十分钟,匪徒来到第二落脚点,将身上的衣物,鞋子,鸭舌帽,蒙面口罩等物品,扔在一处蓄水池旁边点燃,直到彻底焚毁后,才用树枝将灰烬全部撅到了水里冲走。
  
  ……
  
  与此同时,光明路的粤菜馆已经停止营业,屋内屋外全是警用车和警员。
  
  王道林和腹部中枪的苏天南,已经被拉到了医院。
  
  警务署东北帮的几个中层领导过来看望王道林,人还没等进屋就开始骂人。
  
  “他妈的,长清公司真是活腻歪了!你弄苏天南,连他妈司长都敢一块崩是吗?”
  
  “太飘了!”
  
  “……!”
  
  众人聊着,迈步进屋。
  
  王道林身上没伤,但却无比后怕地看向众人说道:“他妈的,那个匪徒不是不认识我,他故意在我脑袋顶打了三枪,这是啥意思?这是警告啊!”
  
  ……
  
  闸南区。
  
  陆丰打了无数个电话,但目前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铁血战将花衬衫。
  
  “这人能去哪儿呢?”陆丰都快疯了,坐在沙发上情绪极差地吼道:“你们都是死人啊?赶紧给我继续联系啊!”
  
  就在这时,一名聪明的马仔弱弱地举起手说道:“我还是觉得人在苏家垃圾场里,不然阿明仔不可能不跟咱们联系。丰哥,我看不如这样,咱直接让警务署的李司长出面去苏家要人,如果人在,他们肯定不敢不给。”
  
  “嘭!”
  
  陆丰跳起来就是一脚:“你踏马傻逼啊?!你不如直接劝我报案算了!李兴可能给你办这事吗?他去要人,不等于间接向外界承认,打砸抢的人是我们派去的吗?”
  
  马仔被踹得不敢吭声,陆丰松了松领口,刚想吩咐两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陆丰,你踏马在想啥呢?!你派枪手狙苏天南也就算了,但你打王道林干什么?你活腻歪了?!”李兴愤怒的声音响起。
  
  陆丰一脸茫然:“你在说森么?!”
  
  ……
  
  闸南区某道路上,路灯昏黄,匪徒溜达溜达地走过来,在光线下露出脸颊。他不是别人,正是苏家的狗六子。
  
  声清脆枪响泛起整座饭店瞬间安静下紧跟着尖叫声喊问声就传遍三楼。
  
  走廊内苏天南抓着匪徒手与其拼劲二身体撞在走廊墙壁上厮打时就已经来到楼梯口。
  
  “嘭!”
  
  匪徒提起膝盖直接撞在苏天南腹部后者吃痛略微松开下双手。
  
  时奇怪幕发生匪徒背对着王道林明明有开枪射击空当却左手按着苏天南脖领子要将往楼下推。
  
  苏天南后背靠着楼梯扶手双眼盯着匪徒突然怔下。
  
  匪徒左手用力右手攥枪似故意将枪口指偏准备扣动扳机。
  
  “啪!”
  
  就在时苏天南突然抓住匪徒枪体将枪口向自己左腹边缘掰动。
  
  下把匪徒干懵明显迟疑下但身体依旧背对着王道林。
  
  “砰!”
  
  枪响苏天南腹部飙血整身体仰着翻越楼梯扶手向楼下摔去。
  
  匪徒反应过来持枪就追连续蹿下六七棱台阶见苏天南已经重重地摔在二楼走廊口随即毫犹豫地抬臂开枪。
  
  又三声枪响泛起二楼混乱无比。
  
  匪徒持枪还想再追但时却见到王道林司机拿着警用枪冲进大厅。
  
  “玛德!”
  
  匪徒骂句毫犹豫地转身跑回三楼。
  
  走廊内刚刚反应过来王道林气喘吁吁地跑到间包厢门口准备冲进去躲避匪徒因为周边没有其地方可跑。但没想到包厢里客非常仗义直接集体把门堵死。
  
  “CNM开门!”王道林吼嗓子。
  
  匪徒冲过来站在王道林身边二对视蒙面满头汗。
  
  “兄弟跟没关系。”王道林冷静地举起手但说话时已经带着颤音。
  
  匪徒看着突然抬起手臂直接扣动手枪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王道林魂飞魄散直接瘫坐在地面上。
  
  匪徒开完枪转身便跑直冲到走廊尽头动作利落地打开窗户纵身跳下去。身体落在二楼外部员工台阶上左手撑着楼梯护栏再次跳到楼顺着胡同逃窜数秒内就消失见。
  
  走廊里王道林满身汗大口喘息同时停地用双手摸着自己脑袋却发现没有丁点血迹。
  
  稍微缓过来神儿后王道林抬头见到自己刚才站立头顶位置有三处极为整齐并成排枪眼。
  
  后怕恐惧愤怒等负面情绪瞬间填满王道林内心。
  
  龙城警务署司级干部晚上与朋友吃饭时却遭遇到持枪匪徒袭击!
  
  种事想捅破天都行场风暴已然登陆龙城。
  
  ……
  
  大约半小时后海边某峭壁上匪徒熟练地将枪械拆分后与剩下子弹分点位同扔进大海里。
  
  再过十分钟匪徒来到第二落脚点将身上衣物鞋子鸭舌帽蒙面口罩等物品扔在处蓄水池旁边点燃直到彻底焚毁后才用树枝将灰烬全部撅到水里冲走。
  
  ……
  
  与此同时光明路粤菜馆已经停止营业屋内屋外全警用车和警员。
  
  王道林和腹部中枪苏天南已经被拉到医院。
  
  警务署东北帮几中层领导过来看望王道林还没等进屋就开始骂。
  
  “妈长清公司真活腻歪!弄苏天南连妈司长都敢块崩?”
  
  “太飘!”
  
  “……!”
  
  众聊着迈步进屋。
  
  王道林身上没伤但却无比后怕地看向众说道:“妈那匪徒认识故意在脑袋顶打三枪啥意思?警告啊!”
  
  ……
  
  闸南区。
  
  陆丰打无数电话但目前依旧没有找到自己铁血战将花衬衫。
  
  “能去哪儿呢?”陆丰都快疯坐在沙发上情绪极差地吼道:“们都死啊?赶紧给继续联系啊!”
  
  就在时名聪明马仔弱弱地举起手说道:“还觉得在苏家垃圾场里然阿明仔可能跟咱们联系。丰哥看如样咱直接让警务署李司长出面去苏家要如果在们肯定敢给。”
  
  “嘭!”
  
  陆丰跳起来就脚:“踏马傻逼啊?!如直接劝报案算!李兴可能给办事?去要等于间接向外界承认打砸抢们派去?”
  
  马仔被踹得敢吭声陆丰松松领口刚想吩咐两句桌上电话就响起来。
  
  “喂?”
  
  “……陆丰踏马在想啥呢?!派枪手狙苏天南也就算但打王道林干什么?活腻歪?!”李兴愤怒声音响起。
  
  陆丰脸茫然:“在说森么?!”
  
  ……
  
  闸南区某道路上路灯昏黄匪徒溜达溜达地走过来在光线下露出脸颊。别正苏家狗六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