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转机悄然来临

下载免费读
  
  王道林思考一下,端起茶杯回道:“行啊,您说话了,我肯定给您面子。剩下的看长清怎么办吧。”
  
  “呵呵,谢了,老王!”
  
  “您永远是领导。”王道林捧了对方一句。
  
  ……
  
  闸南区人民医院内。
  
  苏天御坐在椅子上,正摆弄着手机。
  
  病床旁边,苏天北低声冲大哥说道:“我枪是不是你拿的?”
  
  “什么枪?”苏天南懵B了。
  
  “我藏在车里的枪没了,我和天御俩人分析了一下,只有可能是你偷了。”苏天北很认真地说道:“你怕我拿枪惹祸,偷着给藏起来了?”
  
  “你有病啊?”
  
  “是不是你拿的,你跟我说实话!”苏天北急迫地喝问道:“我特么因为这事,昨晚一宿没睡。”
  
  “……!”苏天南无语地看着他,沉默许久后回道:“你这个智商吧,以后尽量别跟小御在一块玩,不然他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啥意思?你啥意思?说明白!”苏天北萌萌哒追问。
  
  “别跟我说话了,我看见你脑袋就疼。”
  
  “……!”
  
  兄弟二人正在扯皮之时,真男人白宏伯突然走了进来:“哎呦,天南,好点没啊?”
  
  “呵呵,白哥来了。”苏天南伸手扶着床铺,往起坐了坐。
  
  “没事,你躺着,我来是有个喜事通知你。”白宏伯龇牙说道:“市管理会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上层一些领导对长清公司最近的做法很不满,让我们可以找找关系。”
  
  苏天南一愣:“什么关系?”
  
  “我朋友说,管理会新来了一个领导,主要负责未来龙城乡村环卫系统建设的,叫余锦荣。这个人今天在管理会例会上,带头批评了闸南区近期存在的一些乱象,而且挑明了说……长清公司搞垄断的做法,严重影响到了管理会的声誉,甚至让民众给环卫工人贴上了黑色标签。”白宏伯笑着说道:“我朋友的意思是,让我们四家公司,去见见这个余锦荣,毕竟他在某种立场上和咱们的诉求是一样的。”
  
  苏天南听到这话非常开心:“这是好事儿啊,那一定得见见!我跟你一块去。”
  
  “你这带伤呢,就别去了。”苏天北笑着说道:“我和六子过去就行了。”
  
  “一定谈好。”苏天南嘱咐了一句。
  
  “明白!”
  
  众人聊了一会后,苏天御,苏天北,以及白宏伯等人就离开了医院去了龙口区,准备在经人引荐下去见那个余锦荣。
  
  ……
  
  下午。
  
  警务署刑事羁押所的403监室内,一名体型精瘦,剃着秃瓢的老头正无聊地看着一本纯爱动作小说。
  
  斜对面,一名新进来的犯人,正在被屋内管事的犯人大哥摸底:“因为啥进来的啊?”
  
  “打砸垃圾厂。”新进来的犯人不是别人,正是花衬衫。
  
  “垃圾厂有什么可打砸的,丐帮内斗啊?”犯人大哥很幽默:“整的是哪一片的啊?”
  
  “闸南苏家的垃圾场。”
  
  话音落,对面的秃瓢老头怔了一下:“你说什么玩应,谁家的垃圾场?”
王道林思考一下端起茶杯回道行啊您说话了我肯定给您面子剩下的看长清怎么办吧呵呵谢了老王您永远是领导王道林捧了对方一句闸南区人民医院内苏天御坐在椅子上正摆弄着手机病床旁边苏天北低声冲大哥说道我枪是不是你拿的什么枪苏天南懵了我藏在车里的枪没了我和天御俩人分析了一下只有可能是你偷了苏天北很认真地说道你怕我拿枪惹祸偷着给藏起来了你有病啊是不是你拿的你跟我说实话苏天北急迫地喝问道我特么因为这事昨晚一宿没睡苏天南无语地看着他沉默许久后回道你这个智商吧以后尽量别跟小御在一块玩不然他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啥意思你啥意思说明白苏天北萌萌哒追问别跟我说话了我看见你脑袋就疼兄弟二人正在扯皮之时真男人白宏伯突然走了进来哎呦天南好点没啊呵呵白哥来了苏天南伸手扶着床铺往起坐了坐没事你躺着我来是有个喜事通知你白宏伯龇牙说道市管理会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上层一些领导对长清公司最近的做法很不满让我们可以找找关系苏天南一愣什么关系我朋友说管理会新来了一个领导主要负责未来龙城乡村环卫系统建设的叫余锦荣这个人今天在管理会例会上带头批评了闸南区近期存在的一些乱象而且挑明了说长清公司搞垄断的做法严重影响到了管理会的声誉甚至让民众给环卫工人贴上了黑色标签白宏伯笑着说道我朋友的意思是让我们四家公司去见见这个余锦荣毕竟他在某种立场上和咱们的诉求是一样的苏天南听到这话非常开心这是好事儿啊那一定得见见我跟你一块去你这带伤呢就别去了苏天北笑着说道我和六子过去就行了一定谈好苏天南嘱咐了一句明白众人聊了一会后苏天御苏天北以及白宏伯等人就离开了医院去了龙口区准备在经人引荐下去见那个余锦荣下午警务署刑事羁押所的监室内一名体型精瘦剃着秃瓢的老头正无聊地看着一本纯爱动作小说斜对面一名新进来的犯人正在被屋内管事的犯人大哥摸底因为啥进来的啊打砸垃圾厂新进来的犯人不是别人正是花衬衫垃圾厂有什么可打砸的丐帮内斗啊犯人大哥很幽默整的是哪一片的啊闸南苏家的垃圾场话音落对面的秃瓢老头怔了一下你说什么玩应谁家的垃圾场闸南苏家的啊咋了你认识啊花衬衫虎了吧唧地回了一句嘭秃瓢老头飞起来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花衬衫的脸上屋里会武术的都给我练他  
  王道林思考一下,端起茶杯回道:“行啊,您说话了,我肯定给您面子。剩下的看长清怎么办吧。”
  
  “呵呵,谢了,老王!”
  
  “您永远是领导。”王道林捧了对方一句。
  
  ……
  
  闸南区人民医院内。
  
  苏天御坐在椅子上,正摆弄着手机。
  
  病床旁边,苏天北低声冲大哥说道:“我枪是不是你拿的?”
  
  “什么枪?”苏天南懵B了。
  
  “我藏在车里的枪没了,我和天御俩人分析了一下,只有可能是你偷了。”苏天北很认真地说道:“你怕我拿枪惹祸,偷着给藏起来了?”
  
  “你有病啊?”
  
  “是不是你拿的,你跟我说实话!”苏天北急迫地喝问道:“我特么因为这事,昨晚一宿没睡。”
  
  “……!”苏天南无语地看着他,沉默许久后回道:“你这个智商吧,以后尽量别跟小御在一块玩,不然他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啥意思?你啥意思?说明白!”苏天北萌萌哒追问。
  
  “别跟我说话了,我看见你脑袋就疼。”
  
  “……!”
  
  兄弟二人正在扯皮之时,真男人白宏伯突然走了进来:“哎呦,天南,好点没啊?”
  
  “呵呵,白哥来了。”苏天南伸手扶着床铺,往起坐了坐。
  
  “没事,你躺着,我来是有个喜事通知你。”白宏伯龇牙说道:“市管理会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上层一些领导对长清公司最近的做法很不满,让我们可以找找关系。”
  
  苏天南一愣:“什么关系?”
  
  “我朋友说,管理会新来了一个领导,主要负责未来龙城乡村环卫系统建设的,叫余锦荣。这个人今天在管理会例会上,带头批评了闸南区近期存在的一些乱象,而且挑明了说……长清公司搞垄断的做法,严重影响到了管理会的声誉,甚至让民众给环卫工人贴上了黑色标签。”白宏伯笑着说道:“我朋友的意思是,让我们四家公司,去见见这个余锦荣,毕竟他在某种立场上和咱们的诉求是一样的。”
  
  苏天南听到这话非常开心:“这是好事儿啊,那一定得见见!我跟你一块去。”
  
  “你这带伤呢,就别去了。”苏天北笑着说道:“我和六子过去就行了。”
  
  “一定谈好。”苏天南嘱咐了一句。
  
  “明白!”
  
  众人聊了一会后,苏天御,苏天北,以及白宏伯等人就离开了医院去了龙口区,准备在经人引荐下去见那个余锦荣。
  
  ……
  
  下午。
  
  警务署刑事羁押所的403监室内,一名体型精瘦,剃着秃瓢的老头正无聊地看着一本纯爱动作小说。
  
  斜对面,一名新进来的犯人,正在被屋内管事的犯人大哥摸底:“因为啥进来的啊?”
  
  “打砸垃圾厂。”新进来的犯人不是别人,正是花衬衫。
  
  “垃圾厂有什么可打砸的,丐帮内斗啊?”犯人大哥很幽默:“整的是哪一片的啊?”
  
  “闸南苏家的垃圾场。”
  
  话音落,对面的秃瓢老头怔了一下:“你说什么玩应,谁家的垃圾场?”
  
  “闸南苏家的啊!咋了,你认识啊?”花衬衫虎了吧唧地回了一句。
  
  “嘭!”
  
  秃瓢老头飞起来就是一脚,直接踹在了花衬衫的脸上:“屋里会武术的,都给我练他!”
  
  
  王道林思考一下,端起茶杯回道:“行啊,您说话了,我肯定给您面子。剩下的看长清怎么办吧。”
  
  “呵呵,谢了,老王!”
  
  “您永远是领导。”王道林捧了对方一句。
  
  ……
  
  闸南区人民医院内。
  
  苏天御坐在椅子上,正摆弄着手机。
  
  病床旁边,苏天北低声冲大哥说道:“我枪是不是你拿的?”
  
  “什么枪?”苏天南懵B了。
  
  “我藏在车里的枪没了,我和天御俩人分析了一下,只有可能是你偷了。”苏天北很认真地说道:“你怕我拿枪惹祸,偷着给藏起来了?”
  
  “你有病啊?”
  
  “是不是你拿的,你跟我说实话!”苏天北急迫地喝问道:“我特么因为这事,昨晚一宿没睡。”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