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零章 黑夜终将结束,旭日东升!

下载免费读
争吵声传遍整个室内,众人下意识地看向了赵巍虎。
  
  赵巍虎则指着地面,瞪着谭恒强,寸步不让地说道:“在这场战阵中,所有人都在忍耐,都在付出,都在煎熬!没有哪一个人,是不能冒险的!是绝对特殊的!!这也包括你和我!你的部队打光了,我的部队伤亡就少吗?当初一万八千人去天神山,活着回来的又有多少?不到一半啊!!”
  
  安泽城见赵巍虎情绪过于激烈,也出言劝说道:“赵司令,你也别太激动。”
  
  赵巍虎摆手道:“我没有激动,我想说的是,一个指挥营帐,只能有一个指挥官!如果一人说一句,这仗就没法打了!我们这个指挥部里,所有人都支持进攻空军基地的决议!不服也得憋着!”
  
  扔下这一句,赵巍虎咣的一声推开房门,转身就离开了休息室。
  
  由于二人的争吵,让屋内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到尴尬和沉闷之中。
  
  苏天御看了一眼谭恒强的表情,立马说道:“谭司令,你别生气,赵司令一直都是这个性格……要不,我们单独聊两句。”
  
  谭恒强沉默。
  
  屋子内的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安泽城他们彼此看了一眼,迈步离开了休息室。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了苏天御跟谭恒强二人。
  
  苏天御看着谭恒强,沉默半晌之后,低声说道:“谭司令,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知道,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但有些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二哥他们的部队,也在驻守三孔桥。现在放眼整个战场,没有那一处是绝对安全的。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是,我的部队,一定会在预计时间之内抵达。如果前沿战场出现问题,我想办法,让谭明朝先行撤出!”
  
  谭恒强背手站在那里,听到这话,不由得长叹一声。作为一名总司令来说,他也明白,他这个提议是有些自私的。
  
  但他老谭在这段时间内,却已经足够大气了。驻军和辛晓东部共同协防龙城,整个防御战期间,没有受到外部的任何支援,几乎是用命在死守,损耗的都是驻军的军事力量。
  
争吵声传遍整个室内众人下意识地看向了赵巍虎赵巍虎则指着地面瞪着谭恒强寸步不让地说道在这场战阵中所有人都在忍耐都在付出都在煎熬没有哪一个人是不能冒险的是绝对特殊的这也包括你和我你的部队打光了我的部队伤亡就少吗当初一万八千人去天神山活着回来的又有多少不到一半啊安泽城见赵巍虎情绪过于激烈也出言劝说道赵司令你也别太激动赵巍虎摆手道我没有激动我想说的是一个指挥营帐只能有一个指挥官如果一人说一句这仗就没法打了我们这个指挥部里所有人都支持进攻空军基地的决议不服也得憋着扔下这一句赵巍虎咣的一声推开房门转身就离开了休息室由于二人的争吵让屋内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到尴尬和沉闷之中苏天御看了一眼谭恒强的表情立马说道谭司令你别生气赵司令一直都是这个性格要不我们单独聊两句谭恒强沉默屋子内的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安泽城他们彼此看了一眼迈步离开了休息室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了苏天御跟谭恒强二人苏天御看着谭恒强沉默半晌之后低声说道谭司令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知道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但有些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二哥他们的部队也在驻守三孔桥现在放眼整个战场没有那一处是绝对安全的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是我的部队一定会在预计时间之内抵达如果前沿战场出现问题我想办法让谭明朝先行撤出谭恒强背手站在那里听到这话不由得长叹一声作为一名总司令来说他也明白他这个提议是有些自私的但他老谭在这段时间内却已经足够大气了驻军和辛晓东部共同协防龙城整个防御战期间没有受到外部的任何支援几乎是用命在死守损耗的都是驻军的军事力量他的儿子三上战场一直待在龙城没有出来他刚才所有的话都只是作为一名父亲一名驻军的领袖而说的他知道自己不理智但情感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完全理智此刻老谭听到苏天御的话他也明白现在三孔桥的局势只能靠自己援军还在路上暂时没办法干预那里的战事斟酌许久之后谭恒强声音沙哑缓缓说道苏天御我从和你们绑在一块就从来没有愧对任何一个人唉我这个岁数了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看着办我知道苏天御点头谭恒强稍稍停顿了一下感叹着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这一代老人也也就开始放权了听到这话苏天御怔在原地谭恒强没有多说什么身体有些佝偻地迈步离开背影萧瑟脸上写满了对儿子的担忧苏天御立马把他送了出去一直送到了营帐门外看见安泽城跟黎明笙也站在这里两位老人一位是拉着苏天御起来的师父一位是准岳父二人一齐望着他微微点了点头黎明笙沉吟片刻缓缓开口说道赵巍虎说的也对我们上一代人冲到这里也冲不动了下面接力棒就交到你们了好好打这场仗吧把最后一个冲刺跑好啪苏天御点了点头冲着三人郑重地敬了个军礼话音落龙城三巨头一同离去他们背影佝偻步伐缓慢像是走过了一段不足百米的小路也像是走完了一个时代两个小时后在强有力的远程火力群支援下以老墨官军为主将近二十万人的主力部队就已经彻底击穿了由周边八万人组成的防御部队直接撞向了空军基地在这场战争中老墨官军体现出来的气势以及对战争胜利的信念是空前强大的因为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饱受一区的政治以及军事压迫就像那位约德华将军所说的这是一场关乎到整个南部地区是否和平的复仇之战此时漫山遍野全都是穿着联军制服的士兵如潮水般冲向了空军基地的方向与此同时三孔桥战场在一处遍布弹坑的战壕里谭明朝等人架着机枪正冲着山下正在进攻的一区士兵展开阻击仗到到这个份上谭明朝和他率领的几个连队几乎已经是弹尽粮绝的地步了弹药箱里的弹药见底了手榴弹更是一颗不剩就连布置诡雷的引线都已经消耗干净他们之所以能拖延这么久是因为有部分物资是下面悍不畏死的士兵从战死的敌兵身上扒下来的哒哒哒周围枪声大作下面的敌军陆兵还在向着山体上进行着冲锋此时谭明朝也受了伤左臂和右腿都缠着纱布流淌着鲜血但他依然瞪着眼珠子端着机枪向着下面不断开火脸上的肌肉跟着抖个不停争吵声传遍整室内众下意识地看向赵巍虎。
  
  赵巍虎则指着地面瞪着谭恒强寸步让地说道:“在场战阵中所有都在忍耐都在付出都在煎熬!没有哪能冒险!绝对特殊!!也包括和!部队打光部队伤亡就少?当初万八千去天神山活着回来又有多少?到半啊!!”
  
  安泽城见赵巍虎情绪过于激烈也出言劝说道:“赵司令也别太激动。”
  
  赵巍虎摆手道:“没有激动想说指挥营帐只能有指挥官!如果说句仗就没法打!们指挥部里所有都支持进攻空军基地决议!服也得憋着!”
  
  扔下句赵巍虎咣声推开房门转身就离开休息室。
  
  由于二争吵让屋内气氛时间陷入到尴尬和沉闷之中。
  
  苏天御看眼谭恒强表情立马说道:“谭司令别生气赵司令直都性格……要们单独聊两句。”
  
  谭恒强沉默。
  
  屋子内其也没说什么安泽城们彼此看眼迈步离开休息室。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苏天御跟谭恒强二。
  
  苏天御看着谭恒强沉默半晌之后低声说道:“谭司令能理解心情也知道就么儿子。但有些事情对来说也样。二哥们部队也在驻守三孔桥。现在放眼整战场没有那处绝对安全。唯能向保证部队定会在预计时间之内抵达。如果前沿战场出现问题想办法让谭明朝先行撤出!”
  
  谭恒强背手站在那里听到话由得长叹声。作为名总司令来说也明白提议有些自私。
  
  但老谭在段时间内却已经足够大气。驻军和辛晓东部共同协防龙城整防御战期间没有受到外部任何支援几乎用命在死守损耗都驻军军事力量。
  
  儿子三上战场直待在龙城没有出来。刚才所有话都只作为名父亲名驻军领袖而说。
  
  知道自己理智但情感事情也没有办法完全理智。
  
  此刻老谭听到苏天御话也明白现在三孔桥局势只能靠自己援军还在路上暂时没办法干预那里战事。
  
  斟酌许久之后谭恒强声音沙哑缓缓说道:“苏天御从和们绑在块就从来没有愧对任何!唉岁数就么儿子……看着办。”
  
  “知道!”苏天御点头。
  
  谭恒强稍稍停顿下感叹着说道:“从今天开始们代老也……也就开始放权。”
  
  听到话苏天御怔在原地。
  
  谭恒强没有多说什么身体有些佝偻地迈步离开背影萧瑟脸上写满对儿子担忧。
  
  苏天御立马把送出去直送到营帐门外看见安泽城跟黎明笙也站在里。
  
  两位老位拉着苏天御起来师父位准岳父。二齐望着微微点点头。
  
  黎明笙沉吟片刻缓缓开口说道:“赵巍虎说也对……们上代冲到里也冲动。下面接力棒就交到们打场仗把最后冲刺跑。”
  
  “啪!”
  
  苏天御点点头冲着三郑重地敬军礼。
  
  话音落龙城三巨头同离去们背影佝偻步伐缓慢。像走过段足百米小路也像走完时代。
  
  ……
  
  两小时后在强有力远程火力群支援下以老墨官军为主将近二十万主力部队就已经彻底击穿由周边八万组成防御部队直接撞向空军基地!
  
  在场战争中老墨官军体现出来气势以及对战争胜利信念空前强大!
  
  因为们么多年来直饱受区政治以及军事压迫!就像那位约德华将军所说场关乎到整南部地区否和平复仇之战!!
  
  此时漫山遍野全都穿着联军制服士兵如潮水般冲向空军基地方向!
  
  ……
  
  与此同时三孔桥战场。
  
  在处遍布弹坑战壕里谭明朝等架着机枪正冲着山下正在进攻区士兵展开阻击!
  
  仗到到份上谭明朝和率领几连队几乎已经弹尽粮绝地步。弹药箱里弹药见底手榴弹更颗剩就连布置诡雷引线都已经消耗干净。
  
  们之所以能拖延么久因为有部分物资下面悍畏死士兵从战死敌兵身上扒下来。
  
  “哒哒哒!”
  
  周围枪声大作下面敌军陆兵还在向着山体上进行着冲锋。
  
  此时谭明朝也受伤左臂和右腿都缠着纱布流淌着鲜血。但依然瞪着眼珠子端着机枪向着下面断开火脸上肌肉跟着抖停。
争吵声传遍整个室内,众人下意识地看向了赵巍虎。
  
  赵巍虎则指着地面,瞪着谭恒强,寸步不让地说道:“在这场战阵中,所有人都在忍耐,都在付出,都在煎熬!没有哪一个人,是不能冒险的!是绝对特殊的!!这也包括你和我!你的部队打光了,我的部队伤亡就少吗?当初一万八千人去天神山,活着回来的又有多少?不到一半啊!!”
  
  安泽城见赵巍虎情绪过于激烈,也出言劝说道:“赵司令,你也别太激动。”
  
  赵巍虎摆手道:“我没有激动,我想说的是,一个指挥营帐,只能有一个指挥官!如果一人说一句,这仗就没法打了!我们这个指挥部里,所有人都支持进攻空军基地的决议!不服也得憋着!”
  
  扔下这一句,赵巍虎咣的一声推开房门,转身就离开了休息室。
  
  由于二人的争吵,让屋内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到尴尬和沉闷之中。
  
  苏天御看了一眼谭恒强的表情,立马说道:“谭司令,你别生气,赵司令一直都是这个性格……要不,我们单独聊两句。”
  
  谭恒强沉默。
  
  屋子内的其他人也没说什么,安泽城他们彼此看了一眼,迈步离开了休息室。很快,屋子里就只剩下了苏天御跟谭恒强二人。
  
  苏天御看着谭恒强,沉默半晌之后,低声说道:“谭司令,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也知道,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但有些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二哥他们的部队,也在驻守三孔桥。现在放眼整个战场,没有那一处是绝对安全的。我唯一能向你保证的是,我的部队,一定会在预计时间之内抵达。如果前沿战场出现问题,我想办法,让谭明朝先行撤出!”
  
  谭恒强背手站在那里,听到这话,不由得长叹一声。作为一名总司令来说,他也明白,他这个提议是有些自私的。
  
  但他老谭在这段时间内,却已经足够大气了。驻军和辛晓东部共同协防龙城,整个防御战期间,没有受到外部的任何支援,几乎是用命在死守,损耗的都是驻军的军事力量。
  
  他的儿子,三上战场,一直待在龙城没有出来。他刚才所有的话,都只是作为一名父亲,一名驻军的领袖而说的。
  
  他知道自己不理智,但情感的事情,也没有办法完全理智。
  
  此刻,老谭听到苏天御的话,他也明白,现在三孔桥的局势只能靠自己,援军还在路上,暂时没办法干预那里的战事。
  
  斟酌许久之后,谭恒强声音沙哑,缓缓说道:“苏天御,我从和你们绑在一块,就从来没有愧对任何一个人!唉,我这个岁数了,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看着办。”
  
  “我知道!”苏天御点头。
  
  谭恒强稍稍停顿了一下,感叹着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这一代老人,也……也就开始放权了。”
  
  听到这话,苏天御怔在原地。
  
  谭恒强没有多说什么,身体有些佝偻地迈步离开,背影萧瑟,脸上写满了对儿子的担忧。
  
  苏天御立马把他送了出去,一直送到了营帐门外,看见安泽城跟黎明笙也站在这里。
  
  两位老人,一位是拉着苏天御起来的师父,一位是准岳父。二人一齐望着他,微微点了点头。
  
  黎明笙沉吟片刻,缓缓开口说道:“赵巍虎说的也对……我们上一代人,冲到这里,也冲不动了。下面,接力棒就交到你们了,好好打这场仗吧,把最后一个冲刺跑好。”
  
  “啪!”
  
  苏天御点了点头,冲着三人郑重地敬了个军礼。
  
  话音落,龙城三巨头一同离去,他们背影佝偻,步伐缓慢。像是走过了一段不足百米的小路,也像是走完了一个时代。
  
  ……
  
  两个小时后,在强有力的远程火力群支援下,以老墨官军为主,将近二十万人的主力部队,就已经彻底击穿了由周边八万人组成的防御部队,直接撞向了空军基地!
  
  在这场战争中,老墨官军体现出来的气势,以及对战争胜利的信念,是空前强大的!
  
  因为他们这么多年来,一直饱受一区的政治以及军事压迫!就像那位约德华将军所说的,这是一场关乎到整个南部地区是否和平的复仇之战!!
  
  此时,漫山遍野,全都是穿着联军制服的士兵,如潮水般冲向了空军基地的方向!
  
  ……
  
  与此同时,三孔桥战场。
  
  在一处遍布弹坑的战壕里,谭明朝等人,架着机枪,正冲着山下正在进攻的一区士兵展开阻击!
  
  仗到到这个份上,谭明朝和他率领的几个连队,几乎已经是弹尽粮绝的地步了。弹药箱里的弹药见底了,手榴弹更是一颗不剩,就连布置诡雷的引线都已经消耗干净。
  
  他们之所以能拖延这么久,是因为有部分物资,是下面悍不畏死的士兵,从战死的敌兵身上扒下来的。
  
  “哒哒哒!”
  
  周围枪声大作,下面的敌军陆兵还在向着山体上进行着冲锋。
  
  此时,谭明朝也受了伤,左臂和右腿都缠着纱布,流淌着鲜血。但他依然瞪着眼珠子,端着机枪,向着下面不断开火,脸上的肌肉跟着抖个不停。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