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仙人所授太极剑

下载免费读
李府,前院大堂。
  李子夜来了。
  一身云州锦绣衣,腰佩东海碧玉石,面如冠玉,神若谪仙。
  只看外表和气质,李子夜那就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纵然那些仙门的圣子圣女,恐怕最多也不过如此。
  总之,李子夜看起来很出彩,很优秀,很唬人。
  大堂内,三皇子慕尧看到李子夜气质非凡的样子,眸中同样闪过点点流光。
  好一个李家天骄,果然名不虚传。
  渝州城和大商朝各地的那些传言,倒不是空穴来风。
  “这位便是子夜兄吧。”
  不等李子夜开口,慕尧便起身上前,面带笑容,十分客气道。
  “草民李子夜见过三殿下。”
  李子夜神色很是惶恐,准备行礼,甩了衣服的下摆,又甩了甩衣袖,庄重的样子,仿佛要三叩九拜。
  “子夜兄不必多礼。”
  慕尧一把扶过前者,笑道,“这里又不是宫中,繁杂礼节可免。”
  这是李府,他自然不可能让李家少爷行此大礼。
  “多谢三殿下。”
  压根没想行礼的李子夜顺势直起身子,同样笑的很是灿烂。
  “子夜兄,请。”
  慕尧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看着坐到对面的少年,道,“来渝州城之前便听过子夜兄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
  “三殿下过誉,殿下的贤名方才是天下皆知,草民慕名已久。”李子夜轻声道。
  两人的寒暄,听起来如此真诚,然而,同是要拜秦婀娜为师的竞争者,这些寒暄,着实虚伪。
  “听闻子夜兄剑上造诣不凡,不知是否能赐教一二。”慕尧喝了一口茶,说道。
  “三殿下面前,草民何敢称懂剑。”李子夜微笑道。
  “子夜兄也不必过谦,如今,大商朝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子夜兄是剑道奇才,十岁便自创剑法,就连那位剑痴前辈都对子夜兄的天赋赞不绝口。”慕尧轻声道。
  “谣言,终究只是谣言。”
  李子夜笑道,“不如殿下,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剑道高手,草民萤火之光,又怎敢与殿下这般皓月争辉。”
  “呵呵,呵呵。”
  主位上,李百万听着两人的谈话,只管张嘴赔笑,没有插话。
  慕尧默默放下茶杯,眉头暗皱。
  这父子两人还真是油盐不进,不好对付。
  “三殿下,不知开了第几神藏(zàng)?”
  李子夜抿了一口茶,突然开口问道。
  武道一途,重在修身,人有五脏,主五气。
  修炼者称之为,五神藏!
  传说中,世间有大修行者,五神藏皆开,有平山蹈海之能。
  “第二神藏。”
  慕尧也没有隐瞒,如实回答道。
  李子夜闻言,面露羡慕之色,差距啊。
  “子夜兄呢?”慕尧也开口问道。
  “一神藏未开。”李子夜笑道。
  慕尧微微诧异,道,“子夜兄说笑。”
  “殿下面前,草民何敢说笑。”
  李子夜微笑道,“所以,草民才会如此心急拜梅花剑仙为师,还望殿下能够成全。”
  慕尧闻言,眸子一眯,片刻后,淡然笑道,“此事,要秦仙子自己决定,非是你我所能左右,不是吗?”
  “三殿下所言甚是。”
  李子夜放下手中的茶杯,笑道,“不管此事结果如何,还望殿下能在渝州城多留几日,也好让李府尽一尽地主之谊。”
  “恭敬不如从命。”
  慕尧也没有拒绝,客气应道。
  他此来,原本就没有打算这么轻易就离开。
  这十年来,渝州城李家的发展速度实在惊人,财富的积累已开始让朝廷忌惮,他必须摸清这李家是否还有朝廷不知道的底细。
  倒是这李子夜,真如他自己所说,一座神藏还没开吗?
  为什么?
  座位对面,李子夜看着眼前大商三皇子思考的神色,嘴角微弯。
  商皇那个老狐狸果然想要对李家下手,那这些日子,他李家真要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思考间,两人对视一笑,安静喝茶,各怀鬼胎。
  漫长的等待中,西边,夕阳西行。
  这时,李府上空,梅花飘零。
  “来了。”
  府内,李子夜见状,开口说道。
  李百万,慕尧侧目,看到漫天梅花飘零,立刻起身相迎。
  片刻后,李府上空,剑气纵横,梅花仙子踏剑而来,衣带飘飘,翩然如仙。
  “霸气侧漏。”
  李子夜看着秦婀娜出场的方式,脸上的羡慕丝毫不掩饰。
  他为什么想要习武,难道是为了打架吗,当然不是。
  他就是想要装逼。
  像老秦一样,走到哪里,拉风到哪里。
  两个呼吸后,漫天剑气中,秦婀娜从天而降,走到三人身前。
  “仙子。”
  李百万依旧一脸舔狗像,满身横肉的脸上堆满笑容,上前行礼。
  慕尧就要正经许多,客气一礼,不卑不亢,尽显皇家气度。
  “老……仙子。”
  老秦两个字差点秃噜出来,李子夜吓得一个激灵,赶忙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拱手行礼。
李府前院大堂李子夜来了一身云州锦绣衣腰佩东海碧玉石面如冠玉神若谪仙只看外表和气质李子夜那就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纵然那些仙门的圣子圣女恐怕最多也不过如此总之李子夜看起来很出彩很优秀很唬人大堂内三皇子慕尧看到李子夜气质非凡的样子眸中同样闪过点点流光好一个李家天骄果然名不虚传渝州城和大商朝各地的那些传言倒不是空穴来风这位便是子夜兄吧不等李子夜开口慕尧便起身上前面带笑容十分客气道草民李子夜见过三殿下李子夜神色很是惶恐准备行礼甩了衣服的下摆又甩了甩衣袖庄重的样子仿佛要三叩九拜子夜兄不必多礼慕尧一把扶过前者笑道这里又不是宫中繁杂礼节可免这是李府他自然不可能让李家少爷行此大礼多谢三殿下压根没想行礼的李子夜顺势直起身子同样笑的很是灿烂子夜兄请慕尧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看着坐到对面的少年道来渝州城之前便听过子夜兄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三殿下过誉殿下的贤名方才是天下皆知草民慕名已久李子夜轻声道两人的寒暄听起来如此真诚然而同是要拜秦婀娜为师的竞争者这些寒暄着实虚伪听闻子夜兄剑上造诣不凡不知是否能赐教一二慕尧喝了一口茶说道三殿下面前草民何敢称懂剑李子夜微笑道子夜兄也不必过谦如今大商朝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子夜兄是剑道奇才十岁便自创剑法就连那位剑痴前辈都对子夜兄的天赋赞不绝口慕尧轻声道谣言终究只是谣言李子夜笑道不如殿下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剑道高手草民萤火之光又怎敢与殿下这般皓月争辉呵呵呵呵主位上李百万听着两人的谈话只管张嘴赔笑没有插话慕尧默默放下茶杯眉头暗皱这父子两人还真是油盐不进不好对付三殿下不知开了第几神藏李子夜抿了一口茶突然开口问道武道一途重在修身人有五脏主五气修炼者称之为五神藏传说中世间有大修行者五神藏皆开有平山蹈海之能第二神藏慕尧也没有隐瞒如实回答道李子夜闻言面露羡慕之色差距啊子夜兄呢慕尧也开口问道一神藏未开李子夜笑道慕尧微微诧异道子夜兄说笑殿下面前草民何敢说笑李子夜微笑道所以草民才会如此心急拜梅花剑仙为师还望殿下能够成全慕尧闻言眸子一眯片刻后淡然笑道此事要秦仙子自己决定非是你我所能左右不是吗三殿下所言甚是李子夜放下手中的茶杯笑道不管此事结果如何还望殿下能在渝州城多留几日也好让李府尽一尽地主之谊恭敬不如从命慕尧也没有拒绝客气应道他此来原本就没有打算这么轻易就离开这十年来渝州城李家的发展速度实在惊人财富的积累已开始让朝廷忌惮他必须摸清这李家是否还有朝廷不知道的底细倒是这李子夜真如他自己所说一座神藏还没开吗为什么座位对面李子夜看着眼前大商三皇子思考的神色嘴角微弯商皇那个老狐狸果然想要对李家下手那这些日子他李家真要好好尽一尽地主之谊思考间两人对视一笑安静喝茶各怀鬼胎漫长的等待中西边夕阳西行这时李府上空梅花飘零来了府内李子夜见状开口说道李百万慕尧侧目看到漫天梅花飘零立刻起身相迎片刻后李府上空剑气纵横梅花仙子踏剑而来衣带飘飘翩然如仙霸气侧漏李子夜看着秦婀娜出场的方式脸上的羡慕丝毫不掩饰他为什么想要习武难道是为了打架吗当然不是他就是想要装逼像老秦一样走到哪里拉风到哪里两个呼吸后漫天剑气中秦婀娜从天而降走到三人身前仙子李百万依旧一脸舔狗像满身横肉的脸上堆满笑容上前行礼慕尧就要正经许多客气一礼不卑不亢尽显皇家气度老仙子老秦两个字差点秃噜出来李子夜吓得一个激灵赶忙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拱手行礼李府前院大堂。
  李子夜来。
  身云州锦绣衣腰佩东海碧玉石面如冠玉神若谪仙。
  只看外表和气质李子夜那就真陌上如玉公子世无双。
  纵然那些仙门圣子圣女恐怕最多也过如此。
  总之李子夜看起来很出彩很优秀很唬。
  大堂内三皇子慕尧看到李子夜气质非凡样子眸中同样闪过点点流光。
  李家天骄果然名虚传。
  渝州城和大商朝各地那些传言倒空穴来风。
  “位便子夜兄。”
  等李子夜开口慕尧便起身上前面带笑容十分客气道。
  “草民李子夜见过三殿下。”
  李子夜神色很惶恐准备行礼甩衣服下摆又甩甩衣袖庄重样子仿佛要三叩九拜。
  “子夜兄必多礼。”
  慕尧把扶过前者笑道“里又宫中繁杂礼节可免。”
  李府自然可能让李家少爷行此大礼。
  “多谢三殿下。”
  压根没想行礼李子夜顺势直起身子同样笑很灿烂。
  “子夜兄请。”
  慕尧走回自己位置坐下看着坐到对面少年道“来渝州城之前便听过子夜兄大名今日见果然风采凡。”
  “三殿下过誉殿下贤名方才天下皆知草民慕名已久。”李子夜轻声道。
  两寒暄听起来如此真诚然而同要拜秦婀娜为师竞争者些寒暄着实虚伪。
  “听闻子夜兄剑上造诣凡知否能赐教二。”慕尧喝口茶说道。
  “三殿下面前草民何敢称懂剑。”李子夜微笑道。
  “子夜兄也必过谦如今大商朝中几乎每都知道子夜兄剑道奇才十岁便自创剑法就连那位剑痴前辈都对子夜兄天赋赞绝口。”慕尧轻声道。
  “谣言终究只谣言。”
  李子夜笑道“如殿下真正名副其实剑道高手草民萤火之光又怎敢与殿下般皓月争辉。”
  “呵呵呵呵。”
  主位上李百万听着两谈话只管张嘴赔笑没有插话。
  慕尧默默放下茶杯眉头暗皱。
  父子两还真油盐进对付。
  “三殿下知开第几神藏(zàng)?”
  李子夜抿口茶突然开口问道。
  武道途重在修身有五脏主五气。
  修炼者称之为五神藏!
  传说中世间有大修行者五神藏皆开有平山蹈海之能。
  “第二神藏。”
  慕尧也没有隐瞒如实回答道。
  李子夜闻言面露羡慕之色差距啊。
  “子夜兄呢?”慕尧也开口问道。
  “神藏未开。”李子夜笑道。
  慕尧微微诧异道“子夜兄说笑。”
  “殿下面前草民何敢说笑。”
  李子夜微笑道“所以草民才会如此心急拜梅花剑仙为师还望殿下能够成全。”
  慕尧闻言眸子眯片刻后淡然笑道“此事要秦仙子自己决定非所能左右?”
  “三殿下所言甚。”
  李子夜放下手中茶杯笑道“管此事结果如何还望殿下能在渝州城多留几日也让李府尽尽地主之谊。”
  “恭敬如从命。”
  慕尧也没有拒绝客气应道。
  此来原本就没有打算么轻易就离开。
  十年来渝州城李家发展速度实在惊财富积累已开始让朝廷忌惮必须摸清李家否还有朝廷知道底细。
  倒李子夜真如自己所说座神藏还没开?
  为什么?
  座位对面李子夜看着眼前大商三皇子思考神色嘴角微弯。
  商皇那老狐狸果然想要对李家下手那些日子李家真要尽尽地主之谊。
  思考间两对视笑安静喝茶各怀鬼胎。
  漫长等待中西边夕阳西行。
  时李府上空梅花飘零。
  “来。”
  府内李子夜见状开口说道。
  李百万慕尧侧目看到漫天梅花飘零立刻起身相迎。
  片刻后李府上空剑气纵横梅花仙子踏剑而来衣带飘飘翩然如仙。
  “霸气侧漏。”
  李子夜看着秦婀娜出场方式脸上羡慕丝毫掩饰。
  为什么想要习武难道为打架当然。
  就想要装逼。
  像老秦样走到哪里拉风到哪里。
  两呼吸后漫天剑气中秦婀娜从天而降走到三身前。
  “仙子。”
  李百万依旧脸舔狗像满身横肉脸上堆满笑容上前行礼。
  慕尧就要正经许多客气礼卑亢尽显皇家气度。
  “老……仙子。”
  老秦两字差点秃噜出来李子夜吓得激灵赶忙嘴边话咽下去拱手行礼。
李府,前院大堂。
  李子夜来了。
  一身云州锦绣衣,腰佩东海碧玉石,面如冠玉,神若谪仙。
  只看外表和气质,李子夜那就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纵然那些仙门的圣子圣女,恐怕最多也不过如此。
  总之,李子夜看起来很出彩,很优秀,很唬人。
  大堂内,三皇子慕尧看到李子夜气质非凡的样子,眸中同样闪过点点流光。
  好一个李家天骄,果然名不虚传。
  渝州城和大商朝各地的那些传言,倒不是空穴来风。
  “这位便是子夜兄吧。”
  不等李子夜开口,慕尧便起身上前,面带笑容,十分客气道。
  “草民李子夜见过三殿下。”
  李子夜神色很是惶恐,准备行礼,甩了衣服的下摆,又甩了甩衣袖,庄重的样子,仿佛要三叩九拜。
  “子夜兄不必多礼。”
  慕尧一把扶过前者,笑道,“这里又不是宫中,繁杂礼节可免。”
  这是李府,他自然不可能让李家少爷行此大礼。
  “多谢三殿下。”
  压根没想行礼的李子夜顺势直起身子,同样笑的很是灿烂。
  “子夜兄,请。”
  慕尧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看着坐到对面的少年,道,“来渝州城之前便听过子夜兄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风采不凡。”
  “三殿下过誉,殿下的贤名方才是天下皆知,草民慕名已久。”李子夜轻声道。
  两人的寒暄,听起来如此真诚,然而,同是要拜秦婀娜为师的竞争者,这些寒暄,着实虚伪。
  “听闻子夜兄剑上造诣不凡,不知是否能赐教一二。”慕尧喝了一口茶,说道。
  “三殿下面前,草民何敢称懂剑。”李子夜微笑道。
  “子夜兄也不必过谦,如今,大商朝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子夜兄是剑道奇才,十岁便自创剑法,就连那位剑痴前辈都对子夜兄的天赋赞不绝口。”慕尧轻声道。
  “谣言,终究只是谣言。”
  李子夜笑道,“不如殿下,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剑道高手,草民萤火之光,又怎敢与殿下这般皓月争辉。”
  “呵呵,呵呵。”
  主位上,李百万听着两人的谈话,只管张嘴赔笑,没有插话。
  慕尧默默放下茶杯,眉头暗皱。
  这父子两人还真是油盐不进,不好对付。
  “三殿下,不知开了第几神藏(zàng)?”
  李子夜抿了一口茶,突然开口问道。
  武道一途,重在修身,人有五脏,主五气。
  修炼者称之为,五神藏!
  传说中,世间有大修行者,五神藏皆开,有平山蹈海之能。
  “第二神藏。”
  慕尧也没有隐瞒,如实回答道。
  李子夜闻言,面露羡慕之色,差距啊。
  “子夜兄呢?”慕尧也开口问道。
  “一神藏未开。”李子夜笑道。
  慕尧微微诧异,道,“子夜兄说笑。”
  “殿下面前,草民何敢说笑。”
  李子夜微笑道,“所以,草民才会如此心急拜梅花剑仙为师,还望殿下能够成全。”
  慕尧闻言,眸子一眯,片刻后,淡然笑道,“此事,要秦仙子自己决定,非是你我所能左右,不是吗?”
  “三殿下所言甚是。”
  李子夜放下手中的茶杯,笑道,“不管此事结果如何,还望殿下能在渝州城多留几日,也好让李府尽一尽地主之谊。”
李府吗前院大堂。
  李子夜来吗。
  吗身云州锦绣衣吗腰佩东海碧玉石吗面如冠玉吗神若谪仙。
  只看外表和气质吗李子夜那就真吗陌上吗如玉吗公子世无双。
  纵然那些仙门吗圣子圣女吗恐怕最多也吗过如此。
  总之吗李子夜看起来很出彩吗很优秀吗很唬吗。
  大堂内吗三皇子慕尧看到李子夜气质非凡吗样子吗眸中同样闪过点点流光。
  吗吗吗李家天骄吗果然名吗虚传。
  渝州城和大商朝各地吗那些传言吗倒吗吗空穴来风。
  “吗位便吗子夜兄吗。”
  吗等李子夜开口吗慕尧便起身上前吗面带笑容吗十分客气道。
  “草民李子夜见过三殿下。”
  李子夜神色很吗惶恐吗准备行礼吗甩吗衣服吗下摆吗又甩吗甩衣袖吗庄重吗样子吗仿佛要三叩九拜。
  “子夜兄吗必多礼。”
  慕尧吗把扶过前者吗笑道吗“吗里又吗吗宫中吗繁杂礼节可免。”
  吗吗李府吗吗自然吗可能让李家少爷行此大礼。
  “多谢三殿下。”
  压根没想行礼吗李子夜顺势直起身子吗同样笑吗很吗灿烂。
  “子夜兄吗请。”
  慕尧走回自己吗位置坐下吗看着坐到对面吗少年吗道吗“来渝州城之前便听过子夜兄吗大名吗今日吗见吗果然风采吗凡。”
  “三殿下过誉吗殿下吗贤名方才吗天下皆知吗草民慕名已久。”李子夜轻声道。
  两吗吗寒暄吗听起来如此真诚吗然而吗同吗要拜秦婀娜为师吗竞争者吗吗些寒暄吗着实虚伪。
  “听闻子夜兄剑上造诣吗凡吗吗知吗否能赐教吗二。”慕尧喝吗吗口茶吗说道。
  “三殿下面前吗草民何敢称懂剑。”李子夜微笑道。
  “子夜兄也吗必过谦吗如今吗大商朝中吗几乎每吗吗都知道吗子夜兄吗剑道奇才吗十岁便自创剑法吗就连那位剑痴前辈都对子夜兄吗天赋赞吗绝口。”慕尧轻声道。
  “谣言吗终究只吗谣言。”
  李子夜笑道吗“吗如殿下吗吗真正名副其实吗剑道高手吗草民萤火之光吗又怎敢与殿下吗般皓月争辉。”
  “呵呵吗呵呵。”
  主位上吗李百万听着两吗吗谈话吗只管张嘴赔笑吗没有插话。
  慕尧默默放下茶杯吗眉头暗皱。
  吗父子两吗还真吗油盐吗进吗吗吗对付。
  “三殿下吗吗知开吗第几神藏(zàng)?”
  李子夜抿吗吗口茶吗突然开口问道。
  武道吗途吗重在修身吗吗有五脏吗主五气。
  修炼者称之为吗五神藏!
  传说中吗世间有大修行者吗五神藏皆开吗有平山蹈海之能。
  “第二神藏。”
  慕尧也没有隐瞒吗如实回答道。
  李子夜闻言吗面露羡慕之色吗差距啊。
  “子夜兄呢?”慕尧也开口问道。
  “吗神藏未开。”李子夜笑道。
  慕尧微微诧异吗道吗“子夜兄说笑。”
  “殿下面前吗草民何敢说笑。”
  李子夜微笑道吗“所以吗草民才会如此心急拜梅花剑仙为师吗还望殿下能够成全。”
  慕尧闻言吗眸子吗眯吗片刻后吗淡然笑道吗“此事吗要秦仙子自己决定吗非吗吗吗所能左右吗吗吗吗?”
  “三殿下所言甚吗。”
  李子夜放下手中吗茶杯吗笑道吗“吗管此事结果如何吗还望殿下能在渝州城多留几日吗也吗让李府尽吗尽地主之谊。”
  “恭敬吗如从命。”
  慕尧也没有拒绝吗客气应道。
  吗此来吗原本就没有打算吗么轻易就离开。
  吗十年来吗渝州城李家吗发展速度实在惊吗吗财富吗积累已开始让朝廷忌惮吗吗必须摸清吗李家吗否还有朝廷吗知道吗底细。
  倒吗吗李子夜吗真如吗自己所说吗吗座神藏还没开吗?
  为什么?
  座位对面吗李子夜看着眼前大商三皇子思考吗神色吗嘴角微弯。
  商皇那吗老狐狸果然想要对李家下手吗那吗些日子吗吗李家真要吗吗尽吗尽地主之谊。
  思考间吗两吗对视吗笑吗安静喝茶吗各怀鬼胎。
  漫长吗等待中吗西边吗夕阳西行。
  吗时吗李府上空吗梅花飘零。
  “来吗。”
  府内吗李子夜见状吗开口说道。
  李百万吗慕尧侧目吗看到漫天梅花飘零吗立刻起身相迎。
  片刻后吗李府上空吗剑气纵横吗梅花仙子踏剑而来吗衣带飘飘吗翩然如仙。
  “霸气侧漏。”
  李子夜看着秦婀娜出场吗方式吗脸上吗羡慕丝毫吗掩饰。
  吗为什么想要习武吗难道吗为吗打架吗吗当然吗吗。
  吗就吗想要装逼。
  像老秦吗样吗走到哪里吗拉风到哪里。
  两吗呼吸后吗漫天剑气中吗秦婀娜从天而降吗走到三吗身前。
  “仙子。”
  李百万依旧吗脸舔狗像吗满身横肉吗脸上堆满笑容吗上前行礼。
  慕尧就要正经许多吗客气吗礼吗吗卑吗亢吗尽显皇家气度。
  “老……仙子。”
  老秦两吗字差点秃噜出来吗李子夜吓得吗吗激灵吗赶忙嘴边吗话咽吗下去吗拱手行礼。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