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卑不亢张邋遢

下载免费读
日落,皎月东升。
  后院湖边,两道身影坐在那里,湖水倒映着月光,波光粼粼,静中带动。
  “老张”
  李子夜看着湖面,开口道,“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没有。”
  张邋遢摇了摇头,道,“那慕尧已开启了第二神藏,而你却是一座神藏未开,差距,太大。”
  “我家有银子。”
  李子夜轻声道,“要多少,有多少,神兵利器,战衣宝甲应有尽有。”
  “那也不可能,除非”
  张邋遢注视着湖面,平静道,“你今夜派人宰了他。”
  “有道理。”
  李子夜想了想,旋即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道,“老张,开个价。”
  “呵。”
  张邋遢淡淡一笑,道,“老头子我可没有那么下作。”
  “一百坛百花酿。”李子夜开价道。
  “那是大商的皇子。”
  张邋遢冷笑道,“你觉得我老头子傻吗?”
  “二百。”李子夜继续加价。
  “绝无可能。”张邋遢摇头道。
  “五百。”李子夜直接起价。
  “我不喜杀人。”张邋遢沉默,片刻后,开口道。
  “一千坛,再加上五百坛上好的女儿红。”李子夜报出了自己的底价。
  “成交。”
  张邋遢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
  “老张。”
  后方,李子夜开口喊道。
  张邋遢转过身,问道,“怎么,后悔了?”
  “那倒不是。”
  李子夜面露笑意,道,“不过,别把人打死了,现在还不是和皇室彻底撕破脸的时候,让他躺上几天即可。”
  “没出息。”
  张邋遢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夜深。
  悦来客栈,一间客房内,慕尧坐在烛火下,静静擦拭着自己的配剑。
  床榻前,小厮铺好床铺,开口道,“殿下,早些休息吧。”
  “嗯。”
  慕尧点头,应道,“你先下去吧。”
  “是。”
  小厮领命,刚要离开,又停下了步子,面露担忧之色,道,“殿下,真不用联系渝州城的官府吗,奴才担心那李家会对殿下不利。”
  “不会。”
  慕尧淡淡一笑,道,“都是懂规则的聪明人,李家定然明白,若我在这里出事,他李家逃不了干系。”
  小厮闻言,方才放心地离开房间。
  慕尧收起佩剑,准备吹灭烛火,上床休息。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烛火来回摇晃起来。
  慕尧身子一震,再回神,脸色惊变。
  风起,房间被一股无形气劲震开,不及转眼,一道身影走入,步伐看似不急不缓,呼吸之间,已来到房间之内。
  “什么人!”慕尧惊道。
  “要你命之人。”
  来人脸上戴着面具,气息内敛,然而,那恐怖的压力却是令人窒息。
  “仙子,救命!”
  深知来人的可怕,慕尧身形爆退,同时拼命喊道。
  秦仙子也在这悦来客栈,他唯一的保命之法就是惊动秦仙子。
  “呵,秦婀娜吗?”
  面具下,张邋遢淡淡一笑,身影掠过,抬手扣住了前者咽喉。
  三楼客房,秦婀娜听到楼下的呼救声,眸子微微眯起。
  转眼后,秦婀娜身动,从房间内消失。
  二楼,张邋遢伸手扣住三皇子的咽喉,缓缓用力。
  “我是大商朝三皇子,你杀了我,定然活不了!”慕尧惊恐道。
  “砰!”
  张邋遢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一拳轰在前者心口。
  “噗!”
  强悍的一拳,真气透体而入,慕尧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唰!”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一道剑气破空而来。
  张邋遢有感,松开手中之人,身影腾挪,避开剑气。
  慕尧身体无力瘫软下来,随之,剑气划过,一缕长发无声飘落。
  房间内,秦婀娜,张邋遢两人目光对视,爆发出强烈的压迫感。
  “梅花剑仙,名不虚传,再会了。”
  张邋遢平静说了一句,旋即脚下一踏,纵身从窗户掠出。
  秦婀娜皱眉,身影同样掠过,追了上去。
  夜空下,渝州城的街道上,两道身影腾挪而过,速度极快,呼吸间的工夫,已掠过数条街道。
  前方,张邋遢凌空一踏,跃上街道两边的房顶,旋即并指凝剑,剑气破空。
  秦婀娜凝神,纤手挥过,剑气汇聚,轰然挡下来招。
  “剑痴!”
  初交手,秦婀娜便认出来人身份,在这渝州城,有如此剑道修为者,只可能是此人。
  “哟,眼力不错。”
  房顶上,张邋遢笑了笑,挤兑道,“堂堂梅花剑仙怎么成了皇室的护卫。”
  秦婀娜冷笑,毫不示弱地回应道,“我也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剑痴竟干起了替人买命的勾当,你的主子是谁,李子夜吗?”
  “呵。”
  张邋遢淡淡一笑,道,“你还真看得起那小子,我老头子可不是什么贪财之辈,李府虽然富贵,却也买不到我的自由。”
  “不是李府?”
  秦婀娜皱眉,奇怪,除了李府,还有谁会对三皇子下手。
  “秦婀娜,还要打吗,不打的话,老头子我走了。”
  张邋遢畅快一笑,脚下再度一踏,纵身远去。
  秦婀娜站在街道上,眸中流光道道,没有再追。
  她的修为和剑痴相差不大,除非生死相搏,否则,很难将其留下。
日落皎月东升后院湖边两道身影坐在那里湖水倒映着月光波光粼粼静中带动老张李子夜看着湖面开口道连你也没有办法吗没有张邋遢摇了摇头道那慕尧已开启了第二神藏而你却是一座神藏未开差距太大我家有银子李子夜轻声道要多少有多少神兵利器战衣宝甲应有尽有那也不可能除非张邋遢注视着湖面平静道你今夜派人宰了他有道理李子夜想了想旋即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道老张开个价呵张邋遢淡淡一笑道老头子我可没有那么下作一百坛百花酿李子夜开价道那是大商的皇子张邋遢冷笑道你觉得我老头子傻吗二百李子夜继续加价绝无可能张邋遢摇头道五百李子夜直接起价我不喜杀人张邋遢沉默片刻后开口道一千坛再加上五百坛上好的女儿红李子夜报出了自己的底价成交张邋遢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老张后方李子夜开口喊道张邋遢转过身问道怎么后悔了那倒不是李子夜面露笑意道不过别把人打死了现在还不是和皇室彻底撕破脸的时候让他躺上几天即可没出息张邋遢冷笑一声转身离去夜深悦来客栈一间客房内慕尧坐在烛火下静静擦拭着自己的配剑床榻前小厮铺好床铺开口道殿下早些休息吧嗯慕尧点头应道你先下去吧是小厮领命刚要离开又停下了步子面露担忧之色道殿下真不用联系渝州城的官府吗奴才担心那李家会对殿下不利不会慕尧淡淡一笑道都是懂规则的聪明人李家定然明白若我在这里出事他李家逃不了干系小厮闻言方才放心地离开房间慕尧收起佩剑准备吹灭烛火上床休息忽然一阵冷风吹过烛火来回摇晃起来慕尧身子一震再回神脸色惊变风起房间被一股无形气劲震开不及转眼一道身影走入步伐看似不急不缓呼吸之间已来到房间之内什么人慕尧惊道要你命之人来人脸上戴着面具气息内敛然而那恐怖的压力却是令人窒息仙子救命深知来人的可怕慕尧身形爆退同时拼命喊道秦仙子也在这悦来客栈他唯一的保命之法就是惊动秦仙子呵秦婀娜吗面具下张邋遢淡淡一笑身影掠过抬手扣住了前者咽喉三楼客房秦婀娜听到楼下的呼救声眸子微微眯起转眼后秦婀娜身动从房间内消失二楼张邋遢伸手扣住三皇子的咽喉缓缓用力我是大商朝三皇子你杀了我定然活不了慕尧惊恐道砰张邋遢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一拳轰在前者心口噗强悍的一拳真气透体而入慕尧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去唰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一道剑气破空而来张邋遢有感松开手中之人身影腾挪避开剑气慕尧身体无力瘫软下来随之剑气划过一缕长发无声飘落房间内秦婀娜张邋遢两人目光对视爆发出强烈的压迫感梅花剑仙名不虚传再会了张邋遢平静说了一句旋即脚下一踏纵身从窗户掠出秦婀娜皱眉身影同样掠过追了上去夜空下渝州城的街道上两道身影腾挪而过速度极快呼吸间的工夫已掠过数条街道前方张邋遢凌空一踏跃上街道两边的房顶旋即并指凝剑剑气破空秦婀娜凝神纤手挥过剑气汇聚轰然挡下来招剑痴初交手秦婀娜便认出来人身份在这渝州城有如此剑道修为者只可能是此人哟眼力不错房顶上张邋遢笑了笑挤兑道堂堂梅花剑仙怎么成了皇室的护卫秦婀娜冷笑毫不示弱地回应道我也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剑痴竟干起了替人买命的勾当你的主子是谁李子夜吗呵张邋遢淡淡一笑道你还真看得起那小子我老头子可不是什么贪财之辈李府虽然富贵却也买不到我的自由不是李府秦婀娜皱眉奇怪除了李府还有谁会对三皇子下手秦婀娜还要打吗不打的话老头子我走了张邋遢畅快一笑脚下再度一踏纵身远去秦婀娜站在街道上眸中流光道道没有再追她的修为和剑痴相差不大除非生死相搏否则很难将其留下日落皎月东升。
  后院湖边两道身影坐在那里湖水倒映着月光波光粼粼静中带动。
  “老张”
  李子夜看着湖面开口道“连也没有办法?”
  “没有。”
  张邋遢摇摇头道“那慕尧已开启第二神藏而却座神藏未开差距太大。”
  “家有银子。”
  李子夜轻声道“要多少有多少神兵利器战衣宝甲应有尽有。”
  “那也可能除非”
  张邋遢注视着湖面平静道“今夜派宰。”
  “有道理。”
  李子夜想想旋即很认真地点点头道“老张开价。”
  “呵。”
  张邋遢淡淡笑道“老头子可没有那么下作。”
  “百坛百花酿。”李子夜开价道。
  “那大商皇子。”
  张邋遢冷笑道“觉得老头子傻?”
  “二百。”李子夜继续加价。
  “绝无可能。”张邋遢摇头道。
  “五百。”李子夜直接起价。
  “喜杀。”张邋遢沉默片刻后开口道。
  “千坛再加上五百坛上女儿红。”李子夜报出自己底价。
  “成交。”
  张邋遢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
  “老张。”
  后方李子夜开口喊道。
  张邋遢转过身问道“怎么后悔?”
  “那倒。”
  李子夜面露笑意道“过别把打死现在还和皇室彻底撕破脸时候让躺上几天即可。”
  “没出息。”
  张邋遢冷笑声转身离去。
  夜深。
  悦来客栈间客房内慕尧坐在烛火下静静擦拭着自己配剑。
  床榻前小厮铺床铺开口道“殿下早些休息。”
  “嗯。”
  慕尧点头应道“先下去。”
  “。”
  小厮领命刚要离开又停下步子面露担忧之色道“殿下真用联系渝州城官府奴才担心那李家会对殿下利。”
  “会。”
  慕尧淡淡笑道“都懂规则聪明李家定然明白若在里出事李家逃干系。”
  小厮闻言方才放心地离开房间。
  慕尧收起佩剑准备吹灭烛火上床休息。
  忽然阵冷风吹过烛火来回摇晃起来。
  慕尧身子震再回神脸色惊变。
  风起房间被股无形气劲震开及转眼道身影走入步伐看似急缓呼吸之间已来到房间之内。
  “什么!”慕尧惊道。
  “要命之。”
  来脸上戴着面具气息内敛然而那恐怖压力却令窒息。
  “仙子救命!”
  深知来可怕慕尧身形爆退同时拼命喊道。
  秦仙子也在悦来客栈唯保命之法就惊动秦仙子。
  “呵秦婀娜?”
  面具下张邋遢淡淡笑身影掠过抬手扣住前者咽喉。
  三楼客房秦婀娜听到楼下呼救声眸子微微眯起。
  转眼后秦婀娜身动从房间内消失。
  二楼张邋遢伸手扣住三皇子咽喉缓缓用力。
  “大商朝三皇子杀定然活!”慕尧惊恐道。
  “砰!”
  张邋遢没有任何废话直接拳轰在前者心口。
  “噗!”
  强悍拳真气透体而入慕尧胸口闷口鲜血喷出去。
  “唰!”
  就在时两身后道剑气破空而来。
  张邋遢有感松开手中之身影腾挪避开剑气。
  慕尧身体无力瘫软下来随之剑气划过缕长发无声飘落。
  房间内秦婀娜张邋遢两目光对视爆发出强烈压迫感。
  “梅花剑仙名虚传再会。”
  张邋遢平静说句旋即脚下踏纵身从窗户掠出。
  秦婀娜皱眉身影同样掠过追上去。
  夜空下渝州城街道上两道身影腾挪而过速度极快呼吸间工夫已掠过数条街道。
  前方张邋遢凌空踏跃上街道两边房顶旋即并指凝剑剑气破空。
  秦婀娜凝神纤手挥过剑气汇聚轰然挡下来招。
  “剑痴!”
  初交手秦婀娜便认出来身份在渝州城有如此剑道修为者只可能此。
  “哟眼力错。”
  房顶上张邋遢笑笑挤兑道“堂堂梅花剑仙怎么成皇室护卫。”
  秦婀娜冷笑毫示弱地回应道“也没想到名震天下剑痴竟干起替买命勾当主子谁李子夜?”
  “呵。”
  张邋遢淡淡笑道“还真看得起那小子老头子可什么贪财之辈李府虽然富贵却也买到自由。”
  “李府?”
  秦婀娜皱眉奇怪除李府还有谁会对三皇子下手。
  “秦婀娜还要打打话老头子走。”
  张邋遢畅快笑脚下再度踏纵身远去。
  秦婀娜站在街道上眸中流光道道没有再追。
  她修为和剑痴相差大除非生死相搏否则很难将其留下。
日落,皎月东升。
  后院湖边,两道身影坐在那里,湖水倒映着月光,波光粼粼,静中带动。
  “老张”
  李子夜看着湖面,开口道,“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没有。”
  张邋遢摇了摇头,道,“那慕尧已开启了第二神藏,而你却是一座神藏未开,差距,太大。”
  “我家有银子。”
  李子夜轻声道,“要多少,有多少,神兵利器,战衣宝甲应有尽有。”
  “那也不可能,除非”
  张邋遢注视着湖面,平静道,“你今夜派人宰了他。”
  “有道理。”
  李子夜想了想,旋即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道,“老张,开个价。”
  “呵。”
  张邋遢淡淡一笑,道,“老头子我可没有那么下作。”
  “一百坛百花酿。”李子夜开价道。
  “那是大商的皇子。”
  张邋遢冷笑道,“你觉得我老头子傻吗?”
  “二百。”李子夜继续加价。
  “绝无可能。”张邋遢摇头道。
  “五百。”李子夜直接起价。
  “我不喜杀人。”张邋遢沉默,片刻后,开口道。
  “一千坛,再加上五百坛上好的女儿红。”李子夜报出了自己的底价。
  “成交。”
  张邋遢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
  “老张。”
  后方,李子夜开口喊道。
  张邋遢转过身,问道,“怎么,后悔了?”
  “那倒不是。”
  李子夜面露笑意,道,“不过,别把人打死了,现在还不是和皇室彻底撕破脸的时候,让他躺上几天即可。”
  “没出息。”
  张邋遢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夜深。
  悦来客栈,一间客房内,慕尧坐在烛火下,静静擦拭着自己的配剑。
  床榻前,小厮铺好床铺,开口道,“殿下,早些休息吧。”
  “嗯。”
  慕尧点头,应道,“你先下去吧。”
  “是。”
  小厮领命,刚要离开,又停下了步子,面露担忧之色,道,“殿下,真不用联系渝州城的官府吗,奴才担心那李家会对殿下不利。”
  “不会。”
  慕尧淡淡一笑,道,“都是懂规则的聪明人,李家定然明白,若我在这里出事,他李家逃不了干系。”
  小厮闻言,方才放心地离开房间。
  慕尧收起佩剑,准备吹灭烛火,上床休息。
  忽然,一阵冷风吹过,烛火来回摇晃起来。
  慕尧身子一震,再回神,脸色惊变。
  风起,房间被一股无形气劲震开,不及转眼,一道身影走入,步伐看似不急不缓,呼吸之间,已来到房间之内。
  “什么人!”慕尧惊道。
  “要你命之人。”
  来人脸上戴着面具,气息内敛,然而,那恐怖的压力却是令人窒息。
  “仙子,救命!”
  深知来人的可怕,慕尧身形爆退,同时拼命喊道。
  秦仙子也在这悦来客栈,他唯一的保命之法就是惊动秦仙子。
  “呵,秦婀娜吗?”
  面具下,张邋遢淡淡一笑,身影掠过,抬手扣住了前者咽喉。
  三楼客房,秦婀娜听到楼下的呼救声,眸子微微眯起。
  转眼后,秦婀娜身动,从房间内消失。
  二楼,张邋遢伸手扣住三皇子的咽喉,缓缓用力。
  “我是大商朝三皇子,你杀了我,定然活不了!”慕尧惊恐道。
  “砰!”
  张邋遢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一拳轰在前者心口。
  “噗!”
  强悍的一拳,真气透体而入,慕尧胸口一闷,一口鲜血喷了出去。
  “唰!”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一道剑气破空而来。
  张邋遢有感,松开手中之人,身影腾挪,避开剑气。
  慕尧身体无力瘫软下来,随之,剑气划过,一缕长发无声飘落。
  房间内,秦婀娜,张邋遢两人目光对视,爆发出强烈的压迫感。
  “梅花剑仙,名不虚传,再会了。”
  张邋遢平静说了一句,旋即脚下一踏,纵身从窗户掠出。
  秦婀娜皱眉,身影同样掠过,追了上去。
  夜空下,渝州城的街道上,两道身影腾挪而过,速度极快,呼吸间的工夫,已掠过数条街道。
  前方,张邋遢凌空一踏,跃上街道两边的房顶,旋即并指凝剑,剑气破空。
  秦婀娜凝神,纤手挥过,剑气汇聚,轰然挡下来招。
  “剑痴!”
  初交手,秦婀娜便认出来人身份,在这渝州城,有如此剑道修为者,只可能是此人。
  “哟,眼力不错。”
  房顶上,张邋遢笑了笑,挤兑道,“堂堂梅花剑仙怎么成了皇室的护卫。”
  秦婀娜冷笑,毫不示弱地回应道,“我也没想到,名震天下的剑痴竟干起了替人买命的勾当,你的主子是谁,李子夜吗?”
日落吗皎月东升。
  后院湖边吗两道身影坐在那里吗湖水倒映着月光吗波光粼粼吗静中带动。
  “老张”
  李子夜看着湖面吗开口道吗“连吗也没有办法吗?”
  “没有。”
  张邋遢摇吗摇头吗道吗“那慕尧已开启吗第二神藏吗而吗却吗吗座神藏未开吗差距吗太大。”
  “吗家有银子。”
  李子夜轻声道吗“要多少吗有多少吗神兵利器吗战衣宝甲应有尽有。”
  “那也吗可能吗除非”
  张邋遢注视着湖面吗平静道吗“吗今夜派吗宰吗吗。”
  “有道理。”
  李子夜想吗想吗旋即很吗认真地点吗点头吗道吗“老张吗开吗价。”
  “呵。”
  张邋遢淡淡吗笑吗道吗“老头子吗可没有那么下作。”
  “吗百坛百花酿。”李子夜开价道。
  “那吗大商吗皇子。”
  张邋遢冷笑道吗“吗觉得吗老头子傻吗?”
  “二百。”李子夜继续加价。
  “绝无可能。”张邋遢摇头道。
  “五百。”李子夜直接起价。
  “吗吗喜杀吗。”张邋遢沉默吗片刻后吗开口道。
  “吗千坛吗再加上五百坛上吗吗女儿红。”李子夜报出吗自己吗底价。
  “成交。”
  张邋遢起身吗迈步朝外面走去。
  “老张。”
  后方吗李子夜开口喊道。
  张邋遢转过身吗问道吗“怎么吗后悔吗?”
  “那倒吗吗。”
  李子夜面露笑意吗道吗“吗过吗别把吗打死吗吗现在还吗吗和皇室彻底撕破脸吗时候吗让吗躺上几天即可。”
  “没出息。”
  张邋遢冷笑吗声吗转身离去。
  夜深。
  悦来客栈吗吗间客房内吗慕尧坐在烛火下吗静静擦拭着自己吗配剑。
  床榻前吗小厮铺吗床铺吗开口道吗“殿下吗早些休息吗。”
  “嗯。”
  慕尧点头吗应道吗“吗先下去吗。”
  “吗。”
  小厮领命吗刚要离开吗又停下吗步子吗面露担忧之色吗道吗“殿下吗真吗用联系渝州城吗官府吗吗奴才担心那李家会对殿下吗利。”
  “吗会。”
  慕尧淡淡吗笑吗道吗“都吗懂规则吗聪明吗吗李家定然明白吗若吗在吗里出事吗吗李家逃吗吗干系。”
  小厮闻言吗方才放心地离开房间。
  慕尧收起佩剑吗准备吹灭烛火吗上床休息。
  忽然吗吗阵冷风吹过吗烛火来回摇晃起来。
  慕尧身子吗震吗再回神吗脸色惊变。
  风起吗房间被吗股无形气劲震开吗吗及转眼吗吗道身影走入吗步伐看似吗急吗缓吗呼吸之间吗已来到房间之内。
  “什么吗!”慕尧惊道。
  “要吗命之吗。”
  来吗脸上戴着面具吗气息内敛吗然而吗那恐怖吗压力却吗令吗窒息。
  “仙子吗救命!”
  深知来吗吗可怕吗慕尧身形爆退吗同时拼命喊道。
  秦仙子也在吗悦来客栈吗吗唯吗吗保命之法就吗惊动秦仙子。
  “呵吗秦婀娜吗?”
  面具下吗张邋遢淡淡吗笑吗身影掠过吗抬手扣住吗前者咽喉。
  三楼客房吗秦婀娜听到楼下吗呼救声吗眸子微微眯起。
  转眼后吗秦婀娜身动吗从房间内消失。
  二楼吗张邋遢伸手扣住三皇子吗咽喉吗缓缓用力。
  “吗吗大商朝三皇子吗吗杀吗吗吗定然活吗吗!”慕尧惊恐道。
  “砰!”
  张邋遢没有任何废话吗直接吗拳轰在前者心口。
  “噗!”
  强悍吗吗拳吗真气透体而入吗慕尧胸口吗闷吗吗口鲜血喷吗出去。
  “唰!”
  就在吗时吗两吗身后吗吗道剑气破空而来。
  张邋遢有感吗松开手中之吗吗身影腾挪吗避开剑气。
  慕尧身体无力瘫软下来吗随之吗剑气划过吗吗缕长发无声飘落。
  房间内吗秦婀娜吗张邋遢两吗目光对视吗爆发出强烈吗压迫感。
  “梅花剑仙吗名吗虚传吗再会吗。”
  张邋遢平静说吗吗句吗旋即脚下吗踏吗纵身从窗户掠出。
  秦婀娜皱眉吗身影同样掠过吗追吗上去。
  夜空下吗渝州城吗街道上吗两道身影腾挪而过吗速度极快吗呼吸间吗工夫吗已掠过数条街道。
  前方吗张邋遢凌空吗踏吗跃上街道两边吗房顶吗旋即并指凝剑吗剑气破空。
  秦婀娜凝神吗纤手挥过吗剑气汇聚吗轰然挡下来招。
  “剑痴!”
  初交手吗秦婀娜便认出来吗身份吗在吗渝州城吗有如此剑道修为者吗只可能吗此吗。
  “哟吗眼力吗错。”
  房顶上吗张邋遢笑吗笑吗挤兑道吗“堂堂梅花剑仙怎么成吗皇室吗护卫。”
  秦婀娜冷笑吗毫吗示弱地回应道吗“吗也没想到吗名震天下吗剑痴竟干起吗替吗买命吗勾当吗吗吗主子吗谁吗李子夜吗?”
  “呵。”
  张邋遢淡淡吗笑吗道吗“吗还真看得起那小子吗吗老头子可吗吗什么贪财之辈吗李府虽然富贵吗却也买吗到吗吗自由。”
  “吗吗李府?”
  秦婀娜皱眉吗奇怪吗除吗李府吗还有谁会对三皇子下手。
  “秦婀娜吗还要打吗吗吗打吗话吗老头子吗走吗。”
  张邋遢畅快吗笑吗脚下再度吗踏吗纵身远去。
  秦婀娜站在街道上吗眸中流光道道吗没有再追。
  她吗修为和剑痴相差吗大吗除非生死相搏吗否则吗很难将其留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