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头猪

下载免费读
李府,半日得闲,李子夜直接在湖边躺了半日,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正午后,秦婀娜走出房间,换了一身衣衫,依旧那样的超凡脱俗,风华绝代。
  “去练剑。”
  秦婀娜来到湖边,淡淡道。
  “好嘞。”
  李子夜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然后拎着剑便走到一旁练剑。
  “秦婀娜,佩服!”
  张邋遢开口,认真道。
  “是他心性足够坚定,换作他人,我不敢保证还能成功。”
  秦婀娜平静道。
  “那小子虽然不错,不过,没有你出手,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打通一条经脉。”
  张邋遢应道,“现在,虽然他的修炼天赋依旧是所有武者中最差的,但,至少他能开始修炼了。”
  八脉通其一,便能尝试开辟体内的神藏,若能成功,就算是正式踏上了武道之路。
  当然,只是打通一条经脉,这小子的修炼速度必定十分缓慢,甚至慢到令人发指。
李府半日得闲李子夜直接在湖边躺了半日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正午后秦婀娜走出房间换了一身衣衫依旧那样的超凡脱俗风华绝代去练剑秦婀娜来到湖边淡淡道好嘞李子夜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然后拎着剑便走到一旁练剑秦婀娜佩服张邋遢开口认真道是他心性足够坚定换作他人我不敢保证还能成功秦婀娜平静道那小子虽然不错不过没有你出手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打通一条经脉张邋遢应道现在虽然他的修炼天赋依旧是所有武者中最差的但至少他能开始修炼了八脉通其一便能尝试开辟体内的神藏若能成功就算是正式踏上了武道之路当然只是打通一条经脉这小子的修炼速度必定十分缓慢甚至慢到令人发指好在这李府有的是银子这小子即便武道天赋差点也能用无数的大药与灵丹来弥补还有一个问题张邋遢看向不远处的少年好奇道你准备让他修炼什么功法有一部功法我想让他试试秦婀娜注视着前方湖面开口道飞仙决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张邋遢闻言神色一震道千年前大商立朝时那位初代剑神的剑法你真的要让这小子学吗此法几乎和外练之法没有区别极为难练千百年来除了那位初代剑神再也无人能够练成死马权当活马医秦婀娜平静道他只有三年时间你认为他练什么功法能够追上火麟儿张邋遢听过沉默下来三年实在太短那火麟儿可是当世四大天骄之一武道天赋极其可怕这小子又只通了一脉不论修炼什么功法都不可能追上火麟儿这便是现实虽然残酷但是无人可以改变修为追不上便只能从招式入手秦婀娜正色道飞仙诀更重招式而不是修为他能自创太极便说明有着学剑的天赋或许将剑招推至极致后他能和千年前那位剑神前辈一样走出自己的武道之路难啊张邋遢轻叹道千年以来真正走出自己武道之路的人能有几个即便你我亦无法彻底摆脱不了先贤的束缚这小子的武道之路开始之时便如此艰难今后要面临的困境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实在无法想象他能坚持多久剑痴秦婀娜开口道怎么有什么事张邋遢问道你空有一身惊世武学却无传人就不遗憾吗秦婀娜平静道呵张邋遢淡淡一笑道有酒有剑便足矣秦婀娜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你我联手将飞仙决教给他剑神的招式仅靠我一人无法完全重现秦婀娜提议道想不到你梅花剑仙还有求人的时候张邋遢喝了一口酒皮笑肉不笑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或者说帮这小子同为剑修莫非你就不想看一看这一世是否有人可以重现初代剑神的风采甚至超越那位剑神秦婀娜正色道呵你的野心还真大实话实说我不看好他不过张邋遢说了一句旋即语气一转嘴角微弯道我对你的提议很感兴趣你我二人联手教他辅以李府无尽的财力再加上初代剑神的飞仙决即便是一头猪也该开窍了说完张邋遢一口将坛中酒饮尽心底少见地升起跃跃欲试的冲动说实话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样的天才都见过了不过像李子夜这样八脉全都不通的废材倒是第一次见这个挑战很让他兴奋他和秦婀娜联手毫无疑问应该算是这世间最奢侈的阵容了两位剑仙天下最强的功法再辅以无穷无尽的灵丹和大药他就不信逆不了这狗屁天命一旁秦婀娜听过剑痴的话美丽的眸子中也闪过了一抹兴趣之色修为至她和剑痴这个程度的确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感受到挑战性但是要将李子夜这个废材教出来着实是这世间最大的挑战思及至此秦婀娜看向不远处的一头猪开口道李子夜过来来了李子夜闻言屁颠屁颠地走了过来张邋遢秦婀娜注视着眼前走来的一头猪旋即互视一眼颔首致意从今天起他们便要联手逆这所谓的天命李府半日得闲李子夜直接在湖边躺半日根手指头都想动。
  正午后秦婀娜走出房间换身衣衫依旧那样超凡脱俗风华绝代。
  “去练剑。”
  秦婀娜来到湖边淡淡道。
  “嘞。”
  李子夜直挺挺地坐起来然后拎着剑便走到旁练剑。
  “秦婀娜佩服!”
  张邋遢开口认真道。
  “心性足够坚定换作敢保证还能成功。”
  秦婀娜平静道。
  “那小子虽然错过没有出手辈子都可能打通条经脉。”
  张邋遢应道“现在虽然修炼天赋依旧所有武者中最差但至少能开始修炼。”
  八脉通其便能尝试开辟体内神藏若能成功就算正式踏上武道之路。
  当然只打通条经脉小子修炼速度必定十分缓慢甚至慢到令发指。
  在李府有银子小子即便武道天赋差点也能用无数大药与灵丹来弥补。
  “还有问题。”
  张邋遢看向远处少年奇道“准备让修炼什么功法?”
  “有部功法想让试试。”
  秦婀娜注视着前方湖面开口道“飞仙决。”
  “剑西来天外飞仙。”
  张邋遢闻言神色震道“千年前大商立朝时那位初代剑神剑法真要让小子学此法几乎和外练之法没有区别极为难练千百年来除那位初代剑神再也无能够练成。”
  “死马权当活马医。”
  秦婀娜平静道“只有三年时间认为练什么功法能够追上火麟儿?”
  张邋遢听过沉默下来。
  三年实在太短那火麟儿可当世四大天骄之武道天赋极其可怕小子又只通脉论修炼什么功法都可能追上火麟儿。
  便现实虽然残酷但无可以改变。
  “修为追上便只能从招式入手。”
  秦婀娜正色道“飞仙诀更重招式而修为能自创太极便说明有着学剑天赋或许将剑招推至极致后能和千年前那位剑神前辈样走出自己武道之路。”
  “难啊。”
  张邋遢轻叹道“千年以来真正走出自己武道之路能有几即便亦无法彻底摆脱先贤束缚小子武道之路开始之时便如此艰难今后要面临困境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实在无法想象能坚持多久。”
  “剑痴。”秦婀娜开口道。
  “怎么有什么事?”张邋遢问道。
  “空有身惊世武学却无传就遗憾?”秦婀娜平静道。
  “呵。”
  张邋遢淡淡笑道“有酒有剑便足矣秦婀娜有话直说必拐弯抹角。”
  “联手将飞仙决教给剑神招式仅靠无法完全重现。”秦婀娜提议道。
  “想到梅花剑仙还有求时候。”
  张邋遢喝口酒皮笑肉笑道“为什么要帮或者说帮小子。”
  “同为剑修莫非就想看看世否有可以重现初代剑神风采甚至超越那位剑神。”秦婀娜正色道。
  “呵野心还真大实话实说看过。”
  张邋遢说句旋即语气转嘴角微弯道“对提议很感兴趣二联手教辅以李府无尽财力再加上初代剑神飞仙决即便头猪也该开窍。”
  说完张邋遢口将坛中酒饮尽心底少见地升起跃跃欲试冲动。
  说实话活么大岁数什么样天才都见过过像李子夜样八脉全都通废材倒第次见。
  挑战很让兴奋。
  和秦婀娜联手毫无疑问应该算世间最奢侈阵容。
  两位剑仙天下最强功法再辅以无穷无尽灵丹和大药就信逆狗屁天命。
  旁秦婀娜听过剑痴话美丽眸子中也闪过抹兴趣之色。
  修为至她和剑痴程度确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们感受到挑战性但要将李子夜废材教出来着实世间最大挑战。
  思及至此秦婀娜看向远处“头猪”开口道“李子夜过来!”
  “来。”
  李子夜闻言屁颠屁颠地走过来。
  张邋遢秦婀娜注视着眼前走来“头猪”旋即互视眼颔首致意从今天起们便要联手逆所谓天命。
李府,半日得闲,李子夜直接在湖边躺了半日,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正午后,秦婀娜走出房间,换了一身衣衫,依旧那样的超凡脱俗,风华绝代。
  “去练剑。”
  秦婀娜来到湖边,淡淡道。
  “好嘞。”
  李子夜直挺挺地坐了起来,然后拎着剑便走到一旁练剑。
  “秦婀娜,佩服!”
  张邋遢开口,认真道。
  “是他心性足够坚定,换作他人,我不敢保证还能成功。”
  秦婀娜平静道。
  “那小子虽然不错,不过,没有你出手,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打通一条经脉。”
  张邋遢应道,“现在,虽然他的修炼天赋依旧是所有武者中最差的,但,至少他能开始修炼了。”
  八脉通其一,便能尝试开辟体内的神藏,若能成功,就算是正式踏上了武道之路。
  当然,只是打通一条经脉,这小子的修炼速度必定十分缓慢,甚至慢到令人发指。
  好在这李府有的是银子,这小子即便武道天赋差点,也能用无数的大药与灵丹来弥补。
  “还有一个问题。”
  张邋遢看向不远处的少年,好奇道,“你准备让他修炼什么功法?”
  “有一部功法,我想让他试试。”
  秦婀娜注视着前方湖面,开口道,“飞仙决。”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张邋遢闻言,神色一震,道,“千年前,大商立朝时那位初代剑神的剑法,你真的要让这小子学吗,此法几乎和外练之法没有区别,极为难练,千百年来,除了那位初代剑神,再也无人能够练成。”
  “死马权当活马医。”
  秦婀娜平静道,“他只有三年时间,你认为,他练什么功法能够追上火麟儿?”
  张邋遢听过,沉默下来。
  三年,实在太短,那火麟儿可是当世四大天骄之一,武道天赋极其可怕,这小子又只通了一脉,不论修炼什么功法,都不可能追上火麟儿。
  这便是现实,虽然残酷,但是,无人可以改变。
  “修为追不上,便只能从招式入手。”
  秦婀娜正色道,“飞仙诀,更重招式,而不是修为,他能自创太极,便说明有着学剑的天赋,或许,将剑招推至极致后,他能和千年前那位剑神前辈一样,走出自己的武道之路。”
  “难啊。”
  张邋遢轻叹道,“千年以来,真正走出自己武道之路的人能有几个,即便你我,亦无法彻底摆脱不了先贤的束缚,这小子的武道之路开始之时便如此艰难,今后要面临的困境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多,实在无法想象,他能坚持多久。”
  “剑痴。”秦婀娜开口道。
  “怎么,有什么事?”张邋遢问道。
  “你空有一身惊世武学,却无传人,就不遗憾吗?”秦婀娜平静道。
  “呵。”
  张邋遢淡淡一笑,道,“有酒,有剑,便足矣,秦婀娜,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你我联手,将飞仙决教给他,剑神的招式,仅靠我一人,无法完全重现。”秦婀娜提议道。
  “想不到,你梅花剑仙,还有求人的时候。”
  张邋遢喝了一口酒,皮笑肉不笑道,“我为什么要帮你,或者说,帮这小子。”
  “同为剑修,莫非,你就不想看一看,这一世,是否有人可以重现初代剑神的风采,甚至,超越那位剑神。”秦婀娜正色道。
  “呵,你的野心还真大,实话实说,我不看好他,不过。”
  张邋遢说了一句,旋即语气一转,嘴角微弯道,“我对你的提议很感兴趣,你我二人联手教他,辅以李府无尽的财力,再加上初代剑神的飞仙决,即便是一头猪,也该开窍了。”
  说完,张邋遢一口将坛中酒饮尽,心底少见地升起跃跃欲试的冲动。
  说实话,活了这么大岁数,什么样的天才都见过了,不过,像李子夜这样八脉全都不通的废材,倒是第一次见。
  这个挑战,很让他兴奋。
  他和秦婀娜联手,毫无疑问,应该算是这世间最奢侈的阵容了。
  两位剑仙,天下最强的功法,再辅以无穷无尽的灵丹和大药,他就不信,逆不了这狗屁天命。
  一旁,秦婀娜听过剑痴的话,美丽的眸子中也闪过了一抹兴趣之色。
  修为至她和剑痴这个程度,的确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感受到挑战性,但是,要将李子夜这个废材教出来,着实是这世间最大的挑战。
  思及至此,秦婀娜看向不远处的“一头猪”,开口道,“李子夜,过来!”
  “来了。”
  李子夜闻言,屁颠屁颠地走了过来。
  张邋遢,秦婀娜注视着眼前走来的“一头猪”,旋即互视一眼,颔首致意,从今天起,他们便要联手逆这所谓的天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