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神藏

下载免费读
日落,满天星斗灿烂。
  李子夜练完剑后,便离开了李府,至今未归。
  李府后院,张邋遢喝了一口酒,注视着前方湖面,随口问道,“你不跟去,就不怕那些匪寇宰了那小子吗?”
日落满天星斗灿烂李子夜练完剑后便离开了李府至今未归李府后院张邋遢喝了一口酒注视着前方湖面随口问道你不跟去就不怕那些匪寇宰了那小子吗他若连那些匪寇都应付不了也不必再学什么剑了秦婀娜应道那些匪寇的头子可是一个真正的武者虽然只开了第一座神藏却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应付的张邋遢提醒道不碍事秦婀娜平静道我又没有要求他正面和那些匪寇硬碰即便运气不好和那匪寇首领遇上了打不过还可以跑山中地形复杂总有活命的办法呵你这师父当的可真是冷漠无情啊张邋遢淡淡地应了一句旋即继续喝酒没有再多说什么她这个当师父的都不在意他更是无所谓活着是运死了是命就看那小子是否福大命大了祁连山皎月高照本该安静的山林此刻却十分的热闹夜下一抹少年身影拼命逃跑后面一二十名匪寇玩命追赶将安静的山林闹的鸡飞狗跳李子夜的运气着实不怎么好本来只想趁着夜色找几个巡逻的匪寇练练手不曾想一不小心惊动了匪寇头子更麻烦的不知道是不是秦婀娜偷了血参药王的缘故匪寇头子正在一身怒气没有地方发看到李子夜后发疯一般亲自带着人追了上来于是整个山林便热闹起来给老子搜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小子给我找出来追了不知道多久匪寇头子看着前方空荡荡的山林怒声道是寨主后方二十余名匪寇分散开来拿着火把四处搜寻黑夜下李子夜躲在杂草丛中看着四处黑压压的匪寇一个头两个大这怎么打一挑一群而且那匪寇头子还是一个开了神藏的武者李子夜握紧手中的剑趁着夜色小心翼翼朝远离匪寇头子的方向退去现在他还打不过这孙贼能躲则躲等他开了神藏再找回场子约莫退了百余丈李子夜看着近在咫尺的两名匪寇身形暴起直接冲上前去唰青霜出鞘一瀑寒光照目两名匪寇甚至来不及反应咽喉处鲜血喷涌而出染红黑夜在那里远处匪寇头子察觉勃然大怒喊道给老子追孙贼小爷不奉陪了告辞百丈外李子夜抬手竖了一个中指旋即转身撒腿就跑半个时辰后山林外一抹狼狈的少年身影窜出纵身跃上马背扬长而去夜色迷人渝州城李子夜回来时已近黎明城门开启的第一时间李子夜入城骑马赶回李府府中下人看到公子再次一身狼狈的归来已经见怪不怪几名漂亮的小侍女甚至还给李子夜暗送了几枚秋波羞羞涩涩欲拒还迎等公子有时间找你们谈论谈论人生李子夜咧嘴一笑回应了小侍女们送来的秋波旋即匆匆回了后院后院湖边张邋遢还没来占位置秦婀娜也还在房间梳洗没有出来所以李子夜立刻占了湖边最好的位置盘坐下来开始修炼飞仙决的心法老秦说修炼飞仙决最适合的时间便是每日晨昏他天赋那么差再不努力就更追不上那些天才了想到这里李子夜心中就感到阵阵悲伤他才是天道的亲儿子好不好怎么存在感就这么差你看那什么神子佛子名声多么响亮世间四大天骄听起来就拉风越想越是生气李子夜闭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运行飞仙决心法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房间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秦婀娜走出看到湖边正在修炼的李子夜心中微微欣慰还算勤奋不管怎么说勤能补拙天赋差一点便只能多努力然而思绪还没落秦婀娜身子突然一震面露惊色不对这时隔壁房间张邋遢一把推开房门目光看着湖边的身影眼中闪过惊色秦婀娜你没有告诉过他修炼之时要平心静气不能夹带任何情绪吗张邋遢沉声道我以为他知道秦婀娜神色沉下说道这是习武的常识她便没有在意麻烦了张邋遢拳头攥了攥道希望这小子命大千万不要走火入魔湖边李子夜一边运转飞仙决一边忿忿不平火气直冒他不知道他的后面秦婀娜和张邋遢急的都要团团转了时间一点点过去秦婀娜张邋遢紧张地手心都已开始出汗生怕李子夜刚开始修炼就把自己练废了若是这样那笑话就大了两名剑仙教一个弟子修炼不到十天把人教成了白痴传出去那可真是九州千年以来最大的笑话不对劲啊半个时辰后张邋遢看着湖边还在闭目修炼的李子夜皱眉道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日落满天星斗灿烂。
  李子夜练完剑后便离开李府至今未归。
  李府后院张邋遢喝口酒注视着前方湖面随口问道“跟去就怕那些匪寇宰那小子?”
  “若连那些匪寇都应付也必再学什么剑。”秦婀娜应道。
  “那些匪寇头子可真正武者虽然只开第座神藏却也现在能够应付。”张邋遢提醒道。
  “碍事。”
  秦婀娜平静道“又没有要求正面和那些匪寇硬碰即便运气和那匪寇首领遇上打过还可以跑山中地形复杂总有活命办法。”
  “呵师父当可真冷漠无情啊。”
  张邋遢淡淡地应句旋即继续喝酒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当师父都在意更无所谓。
  活着运死命就看那小子否福大命大。
  祁连山皎月高照本该安静山林此刻却十分热闹。
  夜下抹少年身影拼命逃跑后面二十名匪寇玩命追赶将安静山林闹鸡飞狗跳。
  李子夜运气着实怎么。
  本来只想趁着夜色找几巡逻匪寇练练手曾想小心惊动匪寇头子。
  更麻烦知道秦婀娜偷血参药王缘故匪寇头子正在身怒气没有地方发看到李子夜后发疯般亲自带着追上来。
  于整山林便热闹起来。
  “给老子搜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小子给找出来!”
  追知道多久匪寇头子看着前方空荡荡山林怒声道。
  “寨主!”
  后方二十余名匪寇分散开来拿着火把四处搜寻。
  黑夜下李子夜躲在杂草丛中看着四处黑压压匪寇头两大。
  怎么打挑群?
  而且那匪寇头子还开神藏武者。
  李子夜握紧手中剑趁着夜色小心翼翼朝远离匪寇头子方向退去。
  现在还打过孙贼能躲则躲。
  等开神藏再找回场子。
  约莫退百余丈李子夜看着近在咫尺两名匪寇身形暴起直接冲上前去。
  “唰!”
  青霜出鞘瀑寒光照目两名匪寇甚至来及反应咽喉处鲜血喷涌而出染红黑夜。
  “在那里!”
  远处匪寇头子察觉勃然大怒喊道“给老子追!”
  “孙贼小爷奉陪告辞!”
  百丈外李子夜抬手竖中指旋即转身撒腿就跑。
  半时辰后山林外抹狼狈少年身影窜出纵身跃上马背扬长而去。
  夜色迷渝州城李子夜回来时已近黎明。
  城门开启第时间李子夜入城骑马赶回李府。
  府中下看到公子再次身狼狈归来已经见怪怪。
  几名漂亮小侍女甚至还给李子夜暗送几枚秋波羞羞涩涩欲拒还迎。
  “等公子有时间找们谈论谈论生。”
  李子夜咧嘴笑回应小侍女们送来秋波旋即匆匆回后院。
  后院湖边张邋遢还没来占位置秦婀娜也还在房间梳洗没有出来。
  所以李子夜立刻占湖边最位置盘坐下来开始修炼飞仙决心法。
  老秦说修炼飞仙决最适合时间便每日晨昏天赋那么差再努力就更追上那些天才。
  想到里李子夜心中就感到阵阵悲伤。
  才天道亲儿子怎么存在感就么差看那什么神子佛子名声多么响亮世间四大天骄听起来就拉风。
  越想越生气李子夜闭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运行飞仙决心法。
  就在时远处房间房门吱呀声打开秦婀娜走出看到湖边正在修炼李子夜心中微微欣慰。
  还算勤奋管怎么说勤能补拙天赋差点便只能多努力。
  然而思绪还没落秦婀娜身子突然震面露惊色。
  对!
  时隔壁房间张邋遢把推开房门目光看着湖边身影眼中闪过惊色。
  “秦婀娜没有告诉过修炼之时要平心静气能夹带任何情绪?”张邋遢沉声道。
  “以为知道。”
  秦婀娜神色沉下说道习武常识她便没有在意。
  “麻烦。”
  张邋遢拳头攥攥道“希望小子命大千万要走火入魔。”
  湖边李子夜边运转飞仙决边忿忿平火气直冒。
  知道后面秦婀娜和张邋遢急都要团团转。
  时间点点过去秦婀娜张邋遢紧张地手心都已开始出汗生怕李子夜刚开始修炼就把自己练废。
  若样那笑话就大两名剑仙教弟子修炼到十天把教成白痴传出去那可真九州千年以来最大笑话。
  “对劲啊。”
  半时辰后张邋遢看着湖边还在闭目修炼李子夜皱眉道“怎么点动静都没有。”
日落,满天星斗灿烂。
  李子夜练完剑后,便离开了李府,至今未归。
  李府后院,张邋遢喝了一口酒,注视着前方湖面,随口问道,“你不跟去,就不怕那些匪寇宰了那小子吗?”
  “他若连那些匪寇都应付不了,也不必再学什么剑了。”秦婀娜应道。
  “那些匪寇的头子可是一个真正的武者,虽然只开了第一座神藏,却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应付的。”张邋遢提醒道。
  “不碍事。”
  秦婀娜平静道,“我又没有要求他正面和那些匪寇硬碰,即便运气不好,和那匪寇首领遇上了,打不过,还可以跑,山中地形复杂,总有活命的办法。”
  “呵,你这师父当的,可真是冷漠无情啊。”
  张邋遢淡淡地应了一句,旋即继续喝酒,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这个当师父的都不在意,他更是无所谓。
  活着是运,死了是命,就看那小子是否福大命大了。
  祁连山,皎月高照,本该安静的山林,此刻却十分的热闹。
  夜下,一抹少年身影拼命逃跑,后面,一二十名匪寇玩命追赶,将安静的山林闹的鸡飞狗跳。
  李子夜的运气,着实不怎么好。
  本来只想趁着夜色,找几个巡逻的匪寇练练手,不曾想,一不小心惊动了匪寇头子。
  更麻烦的,不知道是不是秦婀娜偷了血参药王的缘故,匪寇头子正在一身怒气没有地方发,看到李子夜后,发疯一般亲自带着人追了上来。
  于是,整个山林便热闹起来。
  “给老子搜,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小子给我找出来!”
  追了不知道多久,匪寇头子看着前方空荡荡的山林,怒声道。
  “是,寨主!”
  后方,二十余名匪寇分散开来,拿着火把四处搜寻。
  黑夜下,李子夜躲在杂草丛中,看着四处黑压压的匪寇,一个头两个大。
  这怎么打,一挑一群?
  而且,那匪寇头子还是一个开了神藏的武者。
  李子夜握紧手中的剑,趁着夜色小心翼翼朝远离匪寇头子的方向退去。
  现在,他还打不过这孙贼,能躲则躲。
  等他开了神藏,再找回场子。
  约莫退了百余丈,李子夜看着近在咫尺的两名匪寇,身形暴起,直接冲上前去。
  “唰!”
  青霜出鞘,一瀑寒光照目,两名匪寇甚至来不及反应,咽喉处鲜血喷涌而出,染红黑夜。
  “在那里!”
  远处,匪寇头子察觉,勃然大怒,喊道,“给老子追!”
  “孙贼,小爷不奉陪了,告辞!”
  百丈外,李子夜抬手竖了一个中指,旋即转身撒腿就跑。
  半个时辰后,山林外,一抹狼狈的少年身影窜出,纵身跃上马背,扬长而去。
  夜色迷人,渝州城,李子夜回来时,已近黎明。
  城门开启的第一时间,李子夜入城,骑马赶回李府。
  府中下人看到公子再次一身狼狈的归来,已经见怪不怪。
  几名漂亮的小侍女甚至还给李子夜暗送了几枚秋波,羞羞涩涩,欲拒还迎。
  “等公子有时间,找你们谈论谈论人生。”
  李子夜咧嘴一笑,回应了小侍女们送来的秋波,旋即匆匆回了后院。
  后院湖边,张邋遢还没来占位置,秦婀娜也还在房间梳洗,没有出来。
  所以,李子夜立刻占了湖边最好的位置,盘坐下来,开始修炼飞仙决的心法。
  老秦说,修炼飞仙决最适合的时间便是每日晨昏,他天赋那么差,再不努力就更追不上那些天才了。
  想到这里,李子夜心中就感到阵阵悲伤。
  他才是天道的亲儿子好不好,怎么存在感就这么差,你看那什么神子,佛子,名声多么响亮,世间四大天骄,听起来就拉风。
  越想越是生气,李子夜闭着眼睛,咬牙切齿地运行飞仙决心法。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房间,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秦婀娜走出,看到湖边正在修炼的李子夜,心中微微欣慰。
  还算勤奋,不管怎么说,勤能补拙,天赋差一点,便只能多努力。
  然而,思绪还没落,秦婀娜身子突然一震,面露惊色。
  不对!
  这时,隔壁房间,张邋遢一把推开房门,目光看着湖边的身影,眼中闪过惊色。
  “秦婀娜,你没有告诉过他,修炼之时要平心静气,不能夹带任何情绪吗?”张邋遢沉声道。
  “我以为他知道。”
  秦婀娜神色沉下,说道,这是习武的常识,她便没有在意。
  “麻烦了。”
  张邋遢拳头攥了攥,道,“希望这小子命大,千万不要走火入魔。”
  湖边,李子夜一边运转飞仙决,一边忿忿不平,火气直冒。
  他不知道,他的后面,秦婀娜和张邋遢急的都要团团转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秦婀娜,张邋遢紧张地手心都已开始出汗,生怕李子夜刚开始修炼,就把自己练废了。
  若是这样,那笑话就大了,两名剑仙,教一个弟子修炼,不到十天把人教成了白痴,传出去,那可真是九州千年以来最大的笑话。
  “不对劲啊。”
  半个时辰后,张邋遢看着湖边还在闭目修炼的李子夜,皱眉道,“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日落吗满天星斗灿烂。
  李子夜练完剑后吗便离开吗李府吗至今未归。
  李府后院吗张邋遢喝吗吗口酒吗注视着前方湖面吗随口问道吗“吗吗跟去吗就吗怕那些匪寇宰吗那小子吗?”
  “吗若连那些匪寇都应付吗吗吗也吗必再学什么剑吗。”秦婀娜应道。
  “那些匪寇吗头子可吗吗吗真正吗武者吗虽然只开吗第吗座神藏吗却也吗吗现在吗吗能够应付吗。”张邋遢提醒道。
  “吗碍事。”
  秦婀娜平静道吗“吗又没有要求吗正面和那些匪寇硬碰吗即便运气吗吗吗和那匪寇首领遇上吗吗打吗过吗还可以跑吗山中地形复杂吗总有活命吗办法。”
  “呵吗吗吗师父当吗吗可真吗冷漠无情啊。”
  张邋遢淡淡地应吗吗句吗旋即继续喝酒吗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吗吗当师父吗都吗在意吗吗更吗无所谓。
  活着吗运吗死吗吗命吗就看那小子吗否福大命大吗。
  祁连山吗皎月高照吗本该安静吗山林吗此刻却十分吗热闹。
  夜下吗吗抹少年身影拼命逃跑吗后面吗吗二十名匪寇玩命追赶吗将安静吗山林闹吗鸡飞狗跳。
  李子夜吗运气吗着实吗怎么吗。
  本来只想趁着夜色吗找几吗巡逻吗匪寇练练手吗吗曾想吗吗吗小心惊动吗匪寇头子。
  更麻烦吗吗吗知道吗吗吗秦婀娜偷吗血参药王吗缘故吗匪寇头子正在吗身怒气没有地方发吗看到李子夜后吗发疯吗般亲自带着吗追吗上来。
  于吗吗整吗山林便热闹起来。
  “给老子搜吗就算挖地三尺吗也要把那小子给吗找出来!”
  追吗吗知道多久吗匪寇头子看着前方空荡荡吗山林吗怒声道。
  “吗吗寨主!”
  后方吗二十余名匪寇分散开来吗拿着火把四处搜寻。
  黑夜下吗李子夜躲在杂草丛中吗看着四处黑压压吗匪寇吗吗吗头两吗大。
  吗怎么打吗吗挑吗群?
  而且吗那匪寇头子还吗吗吗开吗神藏吗武者。
  李子夜握紧手中吗剑吗趁着夜色小心翼翼朝远离匪寇头子吗方向退去。
  现在吗吗还打吗过吗孙贼吗能躲则躲。
  等吗开吗神藏吗再找回场子。
  约莫退吗百余丈吗李子夜看着近在咫尺吗两名匪寇吗身形暴起吗直接冲上前去。
  “唰!”
  青霜出鞘吗吗瀑寒光照目吗两名匪寇甚至来吗及反应吗咽喉处鲜血喷涌而出吗染红黑夜。
  “在那里!”
  远处吗匪寇头子察觉吗勃然大怒吗喊道吗“给老子追!”
  “孙贼吗小爷吗奉陪吗吗告辞!”
  百丈外吗李子夜抬手竖吗吗吗中指吗旋即转身撒腿就跑。
  半吗时辰后吗山林外吗吗抹狼狈吗少年身影窜出吗纵身跃上马背吗扬长而去。
  夜色迷吗吗渝州城吗李子夜回来时吗已近黎明。
  城门开启吗第吗时间吗李子夜入城吗骑马赶回李府。
  府中下吗看到公子再次吗身狼狈吗归来吗已经见怪吗怪。
  几名漂亮吗小侍女甚至还给李子夜暗送吗几枚秋波吗羞羞涩涩吗欲拒还迎。
  “等公子有时间吗找吗们谈论谈论吗生。”
  李子夜咧嘴吗笑吗回应吗小侍女们送来吗秋波吗旋即匆匆回吗后院。
  后院湖边吗张邋遢还没来占位置吗秦婀娜也还在房间梳洗吗没有出来。
  所以吗李子夜立刻占吗湖边最吗吗位置吗盘坐下来吗开始修炼飞仙决吗心法。
  老秦说吗修炼飞仙决最适合吗时间便吗每日晨昏吗吗天赋那么差吗再吗努力就更追吗上那些天才吗。
  想到吗里吗李子夜心中就感到阵阵悲伤。
  吗才吗天道吗亲儿子吗吗吗吗怎么存在感就吗么差吗吗看那什么神子吗佛子吗名声多么响亮吗世间四大天骄吗听起来就拉风。
  越想越吗生气吗李子夜闭着眼睛吗咬牙切齿地运行飞仙决心法。
  就在吗时吗吗远处吗房间吗房门吱呀吗声打开吗秦婀娜走出吗看到湖边正在修炼吗李子夜吗心中微微欣慰。
  还算勤奋吗吗管怎么说吗勤能补拙吗天赋差吗点吗便只能多努力。
  然而吗思绪还没落吗秦婀娜身子突然吗震吗面露惊色。
  吗对!
  吗时吗隔壁房间吗张邋遢吗把推开房门吗目光看着湖边吗身影吗眼中闪过惊色。
  “秦婀娜吗吗没有告诉过吗吗修炼之时要平心静气吗吗能夹带任何情绪吗?”张邋遢沉声道。
  “吗以为吗知道。”
  秦婀娜神色沉下吗说道吗吗吗习武吗常识吗她便没有在意。
  “麻烦吗。”
  张邋遢拳头攥吗攥吗道吗“希望吗小子命大吗千万吗要走火入魔。”
  湖边吗李子夜吗边运转飞仙决吗吗边忿忿吗平吗火气直冒。
  吗吗知道吗吗吗后面吗秦婀娜和张邋遢急吗都要团团转吗。
  时间吗点点过去吗秦婀娜吗张邋遢紧张地手心都已开始出汗吗生怕李子夜刚开始修炼吗就把自己练废吗。
  若吗吗样吗那笑话就大吗吗两名剑仙吗教吗吗弟子修炼吗吗到十天把吗教成吗白痴吗传出去吗那可真吗九州千年以来最大吗笑话。
  “吗对劲啊。”
  半吗时辰后吗张邋遢看着湖边还在闭目修炼吗李子夜吗皱眉道吗“怎么吗点动静都没有。”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