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小子夜,长大了

下载免费读
日昏,骄阳将落。
  山林前,匪寇头子听到李子夜的问题,身子狠狠一颤。
  他,居然认出了那块石头是炽火铁精。
  “你是怎么认出来吗?”
  匪寇头子抬头,看着眼前少年,沉声道。
  “现在是我问你问题。”
  李子夜晃了晃手中的剑,说道,“你最好配合一点,我的耐心很有限。”
  “尹家!”
  匪寇头子攥了攥拳头,道,“炽火铁精是我从尹家偷出来的。”
  “尹家?”
  李子夜皱眉,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惊讶道,“你说的是都城尹氏钱庄那个尹家?”
  他记得,三皇子给他的三个选择中,便有这尹家。
  “嗯。”
  匪寇头子脸色阴沉地应了一声,旋即沉默下来,没有再多说半个字。
  “以尹家的势力,寻常人不可能将这样的宝物偷出来,你和尹家究竟有什么关系?”李子夜皱眉道。
  “这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匪寇头子沉声道。
  “算是吧。”李子夜应道。
  匪寇头子深吸了一口气,道,“尹家,是我的仇人,他们害死了我的母亲。”
  “你这个回答,说了等于没说。”
  李子夜冷声道,“讲清楚一点。”
  匪寇头子面露怒色,刚要争辩,待看到身前的剑,不得不将嘴中的话咽了下去,双拳紧攥,道,“我的母亲,是尹家大夫人的通房丫头,也是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的母亲。”
  李子夜闻言,很快便想明白原因,问道,“你是尹家的私生子?”
  听到私生子三个字,匪寇头子双眼立刻睁的浑圆,怒声道,“私生子怎么了,私生子就不该活着吗?”
  “这世间原本就没有那么多该与不该的事。”
  李子夜淡淡道,“只要你有本事,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了你,不过,你甘心落草为寇,就怪不得别人看不起你。”
  “我若能出去,谁又愿在这深山中躲躲藏藏,苟且偷生。”
  匪寇头子怒火冲天,道,“尹家那个贱妇一直在派人寻找我的下落,她若知道我还活着,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嗯,有道理。”
  李子夜捏了捏下巴,道,“或许,我能帮你。”
  “你能帮我?”
  匪寇头子身子一震,面露难以置信之色,道,“你怎么帮我,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
  “怎么帮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能帮你就是了,至于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高兴。”
  李子夜咧嘴一笑,道,“千金难买我高兴,我能帮你躲过尹家大夫人的眼线和追杀,不过,作为回报,你要为我效力十年!”
  “十年?”
  匪寇头子面露怒色,道,“绝无可能。”
  “七年!”
  李子夜决定退让半步,说道。
  匪寇头子一脸怒火,不愿理会。
  “五年,不能少了。”
  李子夜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帮你躲过追杀也是要有成本的,你来自尹家,应该懂得,做生意若无回报,没人愿意去做。”
  “最多三年!”
  匪寇头子沉声道。
  “成交!”
  李子夜收起剑,朝着眼前人伸出了友好的手。
  匪寇头子咬了咬牙,也伸出了手。
  他怎么觉得,自己被坑了?
  李子夜拉起眼前人,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尹匡!”匪寇头子回答道。
  “银矿?大气,大气。”
  李子夜一脸赞赏地说道。
  尹匡闻言,脸色立刻又沉了下来,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人。
  “开个玩笑。”
  看到眼前大块头要爆发,李子夜赶忙转换话题,道,“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尹家有炽火铁精这等神物,你可知晓哪里有和炽火铁精相同等级的极阴之物?”
  尹匡皱眉,想了想,道,“我没有听说过,不过,尹家宝库中有一本残卷,叫《天工要术》,对许多世间罕见的奇物都有记载,或许,你能从那里找到答案。”
  “《天工要术》?”
  李子夜眸子微眯,这是要逼着他去一趟都城啊。
  说实话,他着实不想去那个地方。
  那是大商的权势中心,不知道多少人,盼着他这李家嫡子前去。
  前世看惯了权谋剧的明争暗斗,他闭着眼也知道,如今的李家就是皇室心头的一根刺,若能为己所用还好,若不能,必定除之而后快。
  他这李家嫡子的身份,就相当于一个亮闪闪的大灯泡,多少人都在盯着,想低调都难,一旦去了大商都城,再想回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该说了我都说了,是否可以放我走了?”尹匡看着眼前人,沉声道。
  “嗯……可以,你先回去,我会尽快安排,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在这大商朝自由行走了。”李子夜咧嘴笑道。
  “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
  尹匡冷哼一声,旋即转身离开。
  李子夜也摆了摆手,迈步朝山林外走去。
日昏骄阳将落山林前匪寇头子听到李子夜的问题身子狠狠一颤他居然认出了那块石头是炽火铁精你是怎么认出来吗匪寇头子抬头看着眼前少年沉声道现在是我问你问题李子夜晃了晃手中的剑说道你最好配合一点我的耐心很有限尹家匪寇头子攥了攥拳头道炽火铁精是我从尹家偷出来的尹家李子夜皱眉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惊讶道你说的是都城尹氏钱庄那个尹家他记得三皇子给他的三个选择中便有这尹家嗯匪寇头子脸色阴沉地应了一声旋即沉默下来没有再多说半个字以尹家的势力寻常人不可能将这样的宝物偷出来你和尹家究竟有什么关系李子夜皱眉道这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匪寇头子沉声道算是吧李子夜应道匪寇头子深吸了一口气道尹家是我的仇人他们害死了我的母亲你这个回答说了等于没说李子夜冷声道讲清楚一点匪寇头子面露怒色刚要争辩待看到身前的剑不得不将嘴中的话咽了下去双拳紧攥道我的母亲是尹家大夫人的通房丫头也是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的母亲李子夜闻言很快便想明白原因问道你是尹家的私生子听到私生子三个字匪寇头子双眼立刻睁的浑圆怒声道私生子怎么了私生子就不该活着吗这世间原本就没有那么多该与不该的事李子夜淡淡道只要你有本事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了你不过你甘心落草为寇就怪不得别人看不起你我若能出去谁又愿在这深山中躲躲藏藏苟且偷生匪寇头子怒火冲天道尹家那个贱妇一直在派人寻找我的下落她若知道我还活着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嗯有道理李子夜捏了捏下巴道或许我能帮你你能帮我匪寇头子身子一震面露难以置信之色道你怎么帮我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怎么帮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能帮你就是了至于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高兴李子夜咧嘴一笑道千金难买我高兴我能帮你躲过尹家大夫人的眼线和追杀不过作为回报你要为我效力十年十年匪寇头子面露怒色道绝无可能七年李子夜决定退让半步说道匪寇头子一脸怒火不愿理会五年不能少了李子夜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帮你躲过追杀也是要有成本的你来自尹家应该懂得做生意若无回报没人愿意去做最多三年匪寇头子沉声道成交李子夜收起剑朝着眼前人伸出了友好的手匪寇头子咬了咬牙也伸出了手他怎么觉得自己被坑了李子夜拉起眼前人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尹匡匪寇头子回答道银矿大气大气李子夜一脸赞赏地说道尹匡闻言脸色立刻又沉了下来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人开个玩笑看到眼前大块头要爆发李子夜赶忙转换话题道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尹家有炽火铁精这等神物你可知晓哪里有和炽火铁精相同等级的极阴之物尹匡皱眉想了想道我没有听说过不过尹家宝库中有一本残卷叫天工要术对许多世间罕见的奇物都有记载或许你能从那里找到答案天工要术李子夜眸子微眯这是要逼着他去一趟都城啊说实话他着实不想去那个地方那是大商的权势中心不知道多少人盼着他这李家嫡子前去前世看惯了权谋剧的明争暗斗他闭着眼也知道如今的李家就是皇室心头的一根刺若能为己所用还好若不能必定除之而后快他这李家嫡子的身份就相当于一个亮闪闪的大灯泡多少人都在盯着想低调都难一旦去了大商都城再想回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该说了我都说了是否可以放我走了尹匡看着眼前人沉声道嗯可以你先回去我会尽快安排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在这大商朝自由行走了李子夜咧嘴笑道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尹匡冷哼一声旋即转身离开李子夜也摆了摆手迈步朝山林外走去日昏骄阳将落。
  山林前匪寇头子听到李子夜问题身子狠狠颤。
  居然认出那块石头炽火铁精。
  “怎么认出来?”
  匪寇头子抬头看着眼前少年沉声道。
  “现在问问题。”
  李子夜晃晃手中剑说道“最配合点耐心很有限。”
  “尹家!”
  匪寇头子攥攥拳头道“炽火铁精从尹家偷出来。”
  “尹家?”
  李子夜皱眉旋即似乎想起什么惊讶道“说都城尹氏钱庄那尹家?”
  记得三皇子给三选择中便有尹家。
  “嗯。”
  匪寇头子脸色阴沉地应声旋即沉默下来没有再多说半字。
  “以尹家势力寻常可能将样宝物偷出来和尹家究竟有什么关系?”李子夜皱眉道。
  “第二问题?”匪寇头子沉声道。
  “算。”李子夜应道。
  匪寇头子深吸口气道“尹家仇们害死母亲。”
  “回答说等于没说。”
  李子夜冷声道“讲清楚点。”
  匪寇头子面露怒色刚要争辩待看到身前剑得将嘴中话咽下去双拳紧攥道“母亲尹家大夫通房丫头也女害死母亲。”
  李子夜闻言很快便想明白原因问道“尹家私生子?”
  听到私生子三字匪寇头子双眼立刻睁浑圆怒声道“私生子怎么私生子就该活着?”
  “世间原本就没有那么多该与该事。”
  李子夜淡淡道“只要有本事任何都能小看过甘心落草为寇就怪得别看起。”
  “若能出去谁又愿在深山中躲躲藏藏苟且偷生。”
  匪寇头子怒火冲天道“尹家那贱妇直在派寻找下落她若知道还活着定然会善罢甘休。”
  “嗯有道理。”
  李子夜捏捏下巴道“或许能帮。”
  “能帮?”
  匪寇头子身子震面露难以置信之色道“怎么帮还有为什么要帮。”
  “怎么帮就别管总之能帮就至于为什么没有为什么高兴。”
  李子夜咧嘴笑道“千金难买高兴能帮躲过尹家大夫眼线和追杀过作为回报要为效力十年!”
  “十年?”
  匪寇头子面露怒色道“绝无可能。”
  “七年!”
  李子夜决定退让半步说道。
  匪寇头子脸怒火愿理会。
  “五年能少。”
  李子夜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帮躲过追杀也要有成本来自尹家应该懂得做生意若无回报没愿意去做。”
  “最多三年!”
  匪寇头子沉声道。
  “成交!”
  李子夜收起剑朝着眼前伸出友手。
  匪寇头子咬咬牙也伸出手。
  怎么觉得自己被坑?
  李子夜拉起眼前道“还知道叫什么名字?”
  “尹匡!”匪寇头子回答道。
  “银矿?大气大气。”
  李子夜脸赞赏地说道。
  尹匡闻言脸色立刻又沉下来恨得掌拍死眼前。
  “开玩笑。”
  看到眼前大块头要爆发李子夜赶忙转换话题道“还有问题既然尹家有炽火铁精等神物可知晓哪里有和炽火铁精相同等级极阴之物?”
  尹匡皱眉想想道“没有听说过过尹家宝库中有本残卷叫《天工要术》对许多世间罕见奇物都有记载或许能从那里找到答案。”
  “《天工要术》?”
  李子夜眸子微眯要逼着去趟都城啊。
  说实话着实想去那地方。
  那大商权势中心知道多少盼着李家嫡子前去。
  前世看惯权谋剧明争暗斗闭着眼也知道如今李家就皇室心头根刺若能为己所用还若能必定除之而后快。
  李家嫡子身份就相当于亮闪闪大灯泡多少都在盯着想低调都难旦去大商都城再想回来恐怕就那么容易。
  “该说都说否可以放走?”尹匡看着眼前沉声道。
  “嗯……可以先回去会尽快安排再过久就可以在大商朝自由行走。”李子夜咧嘴笑道。
  “希望说都真。”
  尹匡冷哼声旋即转身离开。
  李子夜也摆摆手迈步朝山林外走去。
日昏,骄阳将落。
  山林前,匪寇头子听到李子夜的问题,身子狠狠一颤。
  他,居然认出了那块石头是炽火铁精。
  “你是怎么认出来吗?”
  匪寇头子抬头,看着眼前少年,沉声道。
  “现在是我问你问题。”
  李子夜晃了晃手中的剑,说道,“你最好配合一点,我的耐心很有限。”
  “尹家!”
  匪寇头子攥了攥拳头,道,“炽火铁精是我从尹家偷出来的。”
  “尹家?”
  李子夜皱眉,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惊讶道,“你说的是都城尹氏钱庄那个尹家?”
  他记得,三皇子给他的三个选择中,便有这尹家。
  “嗯。”
  匪寇头子脸色阴沉地应了一声,旋即沉默下来,没有再多说半个字。
  “以尹家的势力,寻常人不可能将这样的宝物偷出来,你和尹家究竟有什么关系?”李子夜皱眉道。
  “这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匪寇头子沉声道。
  “算是吧。”李子夜应道。
  匪寇头子深吸了一口气,道,“尹家,是我的仇人,他们害死了我的母亲。”
  “你这个回答,说了等于没说。”
  李子夜冷声道,“讲清楚一点。”
  匪寇头子面露怒色,刚要争辩,待看到身前的剑,不得不将嘴中的话咽了下去,双拳紧攥,道,“我的母亲,是尹家大夫人的通房丫头,也是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的母亲。”
  李子夜闻言,很快便想明白原因,问道,“你是尹家的私生子?”
  听到私生子三个字,匪寇头子双眼立刻睁的浑圆,怒声道,“私生子怎么了,私生子就不该活着吗?”
  “这世间原本就没有那么多该与不该的事。”
  李子夜淡淡道,“只要你有本事,任何人都不能小看了你,不过,你甘心落草为寇,就怪不得别人看不起你。”
  “我若能出去,谁又愿在这深山中躲躲藏藏,苟且偷生。”
  匪寇头子怒火冲天,道,“尹家那个贱妇一直在派人寻找我的下落,她若知道我还活着,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嗯,有道理。”
  李子夜捏了捏下巴,道,“或许,我能帮你。”
  “你能帮我?”
  匪寇头子身子一震,面露难以置信之色,道,“你怎么帮我,还有,你为什么要帮我。”
  “怎么帮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能帮你就是了,至于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高兴。”
  李子夜咧嘴一笑,道,“千金难买我高兴,我能帮你躲过尹家大夫人的眼线和追杀,不过,作为回报,你要为我效力十年!”
  “十年?”
  匪寇头子面露怒色,道,“绝无可能。”
  “七年!”
  李子夜决定退让半步,说道。
  匪寇头子一脸怒火,不愿理会。
  “五年,不能少了。”
  李子夜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帮你躲过追杀也是要有成本的,你来自尹家,应该懂得,做生意若无回报,没人愿意去做。”
  “最多三年!”
  匪寇头子沉声道。
  “成交!”
  李子夜收起剑,朝着眼前人伸出了友好的手。
  匪寇头子咬了咬牙,也伸出了手。
  他怎么觉得,自己被坑了?
  李子夜拉起眼前人,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尹匡!”匪寇头子回答道。
  “银矿?大气,大气。”
  李子夜一脸赞赏地说道。
  尹匡闻言,脸色立刻又沉了下来,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人。
  “开个玩笑。”
  看到眼前大块头要爆发,李子夜赶忙转换话题,道,“还有一个问题,既然尹家有炽火铁精这等神物,你可知晓哪里有和炽火铁精相同等级的极阴之物?”
  尹匡皱眉,想了想,道,“我没有听说过,不过,尹家宝库中有一本残卷,叫《天工要术》,对许多世间罕见的奇物都有记载,或许,你能从那里找到答案。”
  “《天工要术》?”
  李子夜眸子微眯,这是要逼着他去一趟都城啊。
  说实话,他着实不想去那个地方。
  那是大商的权势中心,不知道多少人,盼着他这李家嫡子前去。
  前世看惯了权谋剧的明争暗斗,他闭着眼也知道,如今的李家就是皇室心头的一根刺,若能为己所用还好,若不能,必定除之而后快。
  他这李家嫡子的身份,就相当于一个亮闪闪的大灯泡,多少人都在盯着,想低调都难,一旦去了大商都城,再想回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