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引火自焚

下载免费读
这里是一个山谷,山谷的中间是大约两三个足球场大的戈壁滩,上面寸草不生,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而墨澜此刻就站在山谷口前。
  看着山谷地形,墨澜转身走回河边,用匕首割下一堆又一堆干燥的芦苇、杂草、灌木。
这里是一个山谷山谷的中间是大约两三个足球场大的戈壁滩上面寸草不生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而墨澜此刻就站在山谷口前看着山谷地形墨澜转身走回河边用匕首割下一堆又一堆干燥的芦苇杂草灌木抱着芦苇杂草走到山谷中间先用木棍搭起一个简易的骨架披上芦苇叶子就成一个简单草棚草棚搭好在周围空出大概两米的空隙两米外全部堆满芦苇杂草和灌木墨澜如同蚂蚁搬家一样不辞辛劳一点一点的把灌木芦苇什么的都割下来抱来堆在山谷里就像是堆围墙一样绕着围一圈围满一圈之后再往外空两米两米外再围一圈杂草灌木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草制围墙围了四圈在山谷中央形成了了一个直径二十米的大圆到了这个墨澜还没停下而是在大圈外面仔细检查一遍把方圆一百米以内的可燃物易燃物全部收集起来堆放在最外围的草签墙旁边这一切结束之后墨澜才拿出了那三罐半黑乎乎的油一罐都没有剩直接撒了一圈洒在第四层和第三层草墙上最后还留了一点直接从第四层草墙倒到最里面的草棚边上用油划出一条线墨澜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翻过草墙直接到最里面用买来的火石打着火点燃一个火把插在旁边然后自己进入草棚倒下休息野外的山谷寂静无声墨澜的呼吸也渐渐悠长很快他就沉沉的睡去没多久一个黑影出现在草墙外鼻子轻轻嗅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但黑影并未在意四肢发力轻轻越上草墙黑影落在芦苇上只是发出微乎其微的声音即便是在寂静的晚上也难以察觉越过一层又一层草墙没多久就来到简易草棚外面肉垫将所有声音都吸收让它无声无息的进入草棚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眼前似乎杀不死的人类咣当外面传来了什么声音像是有东西掉在了地上草棚中的豹子并未在意前腿抬起闪烁着寒芒的爪子朝着墨澜脖颈落下可就在此时墨澜忽然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豹子被惊吓的豹子前爪发力几乎将墨澜的脖子切下来四腿一蹬就冲出草棚可刚要离开就被一股股热浪逼了回来呼呼呼火焰呼呼燃烧将整个山谷映照的如同白昼剧烈的热浪让空气都开始扭曲三四米高的火焰瞬间从第四层草墙升起并快速的向内蔓延紧张的豹子爪子探出在脚下的石头上留下四道深深的痕迹它狭长的竖瞳倒映出熊熊火焰以及对它原始的恐惧野兽不管再强只要没有成为智慧生灵那就一定对火焰有最原始的恐惧这种原始的恐惧是它们一代代祖先深深刻在基因链中的没有例外墨澜化作灵魂视角飘在空中看着豹子不断的低吼试图朝外面逃跑可每次都被熊熊火焰给逼回来几次之后豹子四肢低伏口中发出一声声低吼青色光芒闪烁一道微小的弯刃在它獠牙之间成型呼呼呼呼风刃墨澜惊喜的喊道魔法都用出来了这豹子果然已经涉及到了超凡领域里山谷山谷中间大约两三足球场大戈壁滩上面寸草生只有大大小小石头而墨澜此刻就站在山谷口前。
  看着山谷地形墨澜转身走回河边用匕首割下堆又堆干燥芦苇、杂草、灌木。
  抱着芦苇杂草走到山谷中间先用木棍搭起简易骨架披上芦苇叶子就成简单草棚。
  草棚搭在周围空出大概两米空隙两米外全部堆满芦苇、杂草和灌木。
  墨澜如同蚂蚁搬家样辞辛劳点点把灌木、芦苇什么都割下来抱来堆在山谷里就像堆围墙样绕着围圈。
  围满圈之后再往外空两米两米外再围圈杂草灌木。
  天色渐渐黑下来草制围墙围四圈在山谷中央形成直径二十米大圆。
  到墨澜还没停下而在大圈外面仔细检查遍把方圆百米以内可燃物、易燃物全部收集起来堆放在最外围草签墙旁边。
  切结束之后墨澜才拿出那三罐半黑乎乎油罐都没有剩直接撒圈洒在第四层和第三层草墙上最后还留点直接从第四层草墙倒到最里面草棚边上用油划出条线。
  墨澜回头看眼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翻过草墙直接到最里面用买来火石打着火点燃火把插在旁边然后自己进入草棚倒下休息。
  野外山谷寂静无声墨澜呼吸也渐渐悠长很快就沉沉睡去。
  没多久黑影出现在草墙外鼻子轻轻嗅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味道但黑影并未在意四肢发力轻轻越上草墙。
  黑影落在芦苇上只发出微乎其微声音即便在寂静晚上也难以察觉。
  越过层又层草墙没多久就来到简易草棚外面肉垫将所有声音都吸收让它无声无息进入草棚冰冷眼神注视着眼前似乎杀死类。
  咣当!
  外面传来什么声音像有东西掉在地上。
  草棚中豹子并未在意前腿抬起闪烁着寒芒爪子朝着墨澜脖颈落下。
  可就在此时墨澜忽然睁开眼睛直直看着豹子。
  被惊吓豹子前爪发力几乎将墨澜脖子切下来四腿蹬就冲出草棚可刚要离开就被股股热浪逼回来。
  “呼呼呼!”
  火焰呼呼燃烧将整山谷映照如同白昼剧烈热浪让空气都开始扭曲。
  三四米高火焰瞬间从第四层草墙升起并快速向内蔓延。
  紧张豹子爪子探出在脚下石头上留下四道深深痕迹它狭长竖瞳倒映出熊熊火焰以及对它原始恐惧。
  野兽管再强只要没有成为智慧生灵那就定对火焰有最原始恐惧种原始恐惧它们代代祖先深深刻在基因链中没有例外。
  墨澜化作灵魂视角飘在空中看着豹子断低吼试图朝外面逃跑可每次都被熊熊火焰给逼回来。
  几次之后豹子四肢低伏口中发出声声低吼青色光芒闪烁道微小弯刃在它獠牙之间成型。
  “呼呼!呼呼!”
  “风刃!”
  墨澜惊喜喊道魔法都用出来豹子果然已经涉及到超凡领域。
这里是一个山谷,山谷的中间是大约两三个足球场大的戈壁滩,上面寸草不生,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而墨澜此刻就站在山谷口前。
  看着山谷地形,墨澜转身走回河边,用匕首割下一堆又一堆干燥的芦苇、杂草、灌木。
  抱着芦苇杂草走到山谷中间,先用木棍搭起一个简易的骨架,披上芦苇叶子就成一个简单草棚。
这里是一个山谷,山谷的中间是大约两三个足球场大的戈壁滩,上面寸草不生,只有大大小小的石头,而墨澜此刻就站在山谷口前。
  看着山谷地形,墨澜转身走回河边,用匕首割下一堆又一堆干燥的芦苇、杂草、灌木。
  抱着芦苇杂草走到山谷中间,先用木棍搭起一个简易的骨架,披上芦苇叶子就成一个简单草棚。
  草棚搭好,在周围空出大概两米的空隙,两米外全部堆满芦苇、杂草和灌木。
  墨澜如同蚂蚁搬家一样,不辞辛劳,一点一点的把灌木、芦苇什么的都割下来,抱来堆在山谷里,就像是堆围墙一样,绕着围一圈。
  围满一圈之后再往外空两米,两米外再围一圈杂草灌木。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草制围墙围了四圈,在山谷中央形成了了一个直径二十米的大圆。
  到了这个墨澜还没停下,而是在大圈外面仔细检查一遍,把方圆一百米以内的可燃物、易燃物全部收集起来堆放在最外围的草签墙旁边。
  这一切结束之后墨澜才拿出了那三罐半黑乎乎的油,一罐都没有剩,直接撒了一圈,洒在第四层和第三层草墙上,最后还留了一点直接从第四层草墙倒到最里面的草棚边上,用油划出一条线。
  墨澜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翻过草墙,直接到最里面,用买来的火石打着火,点燃一个火把插在旁边,然后自己进入草棚倒下休息。
  野外的山谷寂静无声,墨澜的呼吸也渐渐悠长,很快他就沉沉的睡去。
  没多久,一个黑影出现在草墙外,鼻子轻轻嗅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味道,但黑影并未在意,四肢发力,轻轻越上草墙。
  黑影落在芦苇上,只是发出微乎其微的声音,即便是在寂静的晚上也难以察觉。
  越过一层又一层草墙,没多久就来到简易草棚外面,肉垫将所有声音都吸收,让它无声无息的进入草棚,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眼前似乎杀不死的人类。
  咣当!
  外面传来了什么声音,像是有东西掉在了地上。
  草棚中的豹子并未在意,前腿抬起,闪烁着寒芒的爪子朝着墨澜脖颈落下。
  可就在此时墨澜忽然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豹子。
  被惊吓的豹子前爪发力,几乎将墨澜的脖子切下来,四腿一蹬就冲出草棚,可刚要离开就被一股股热浪逼了回来。
  “呼呼呼!”
  火焰呼呼燃烧,将整个山谷映照的如同白昼,剧烈的热浪让空气都开始扭曲。
  三四米高的火焰瞬间从第四层草墙升起,并快速的向内蔓延。
  紧张的豹子爪子探出,在脚下的石头上留下四道深深的痕迹,它狭长的竖瞳倒映出熊熊火焰,以及对它原始的恐惧。
  野兽,不管再强,只要没有成为智慧生灵,那就一定对火焰有最原始的恐惧,这种原始的恐惧是它们一代代祖先深深刻在基因链中的,没有例外。
  墨澜化作灵魂视角飘在空中,看着豹子不断的低吼,试图朝外面逃跑,可每次都被熊熊火焰给逼回来。
  几次之后豹子四肢低伏,口中发出一声声低吼,青色光芒闪烁,一道微小的弯刃在它獠牙之间成型。
  “呼呼!呼呼!”
  “风刃!”
  墨澜惊喜的喊道,魔法都用出来了,这豹子果然已经涉及到了超凡领域。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