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异动

下载免费读
“羽毛一大把,目前应该是够用了,鸟皮勉强肢解出七块完整的,倒是火烈鸟血.......唉,希望就这么晃着别给凝固了吧。”
  墨澜有些头疼的看着三筒火烈鸟血。
  如果单纯看量的话,那三筒的量把七张法术模型画出来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可墨澜担心的就是不等自己把七张法术卷轴画完血液就全部凝固了。
  “没有抗凝剂,难道还要在绘制之前先找个过把血给煮开?这也煮不开啊。”
  墨澜没有办法,只好用绳子把三筒火烈鸟血都吊在房梁上甩动,让其持续摇晃,尽量推迟其凝固的时间。
  躺在硬床板上,睡了两三个小时的墨澜终于把状态恢复过来了。
  被闹钟吵醒的他连忙打开竹筒,见里面火烈鸟血还没有凝固顿时松了一口气。
  将依旧有些温暖的鸟皮展开,握持温温的羽毛笔。
  羽毛笔沾墨落在法术模型上,一个点,一条线,一个奇迹。
  但绘制完第三个法术节点时熟悉的火焰元素再次出现,这让墨澜松了口气,也让他颇为留意。
  继续绘制,伴随着一个又一个节点完成,淡粉色鸟皮上的火焰元素慢慢增加。
  很快墨澜就来到了最后一个核心节点,六联法术节点面前,熟悉的沉重和凝滞再次出现在手上。
  手缓慢但却坚定的挪动,这一次墨澜比之前更熟悉,更细心,这让他得以发现。
  法术卷轴的绘制看似有手就行,但其实羽毛笔的每一次划过、每一道痕迹的落下都有着精神力的帮助。
  是精神力下意识跟随手的动作牵动火焰元素让其覆盖在绘制好的法术节点上,并让它们凝聚在这。
  而绘制完法术卷轴后的精神疲劳也正是来源于此,精神力不回复,绘制法术卷轴就注定了要失败。
  当然,这个法术卷轴再次成功,火焰元素点燃,火焰中淡粉色的鸟皮缓缓蜕变,变得厚重,变得深沉,变得古朴,也变得看起来更加昂贵。
  将平白变厚一些的法术模型卷起,然后用绳子绑起来,顺手扎了个蝴蝶结。
  经过简单的实验之后,清醒状态恢复精神疲劳未知,但在睡眠状态两到三小时内即可恢复。
  于是乎墨澜每隔三小时就订个闹钟将自己叫醒,绘制完法术卷轴的时候再去睡觉。
  第三支法术卷轴成功,然而第四支法术卷轴因太过疲惫在绘制最后的六联点时失败。
  墨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鸟皮化为一团火焰,并在火焰中燃为灰烬,并给墨澜手上添加了几个晶莹剔透的大水泡。
  “不行,太累,频繁的消耗有些撑不住了。”
  墨澜有些心疼的说道,但没办法,事情已成定局,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抢救的办法。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记住这一次失败,并在下一次绘制中加倍小心,躺下,睡一个美美的觉,把消耗的精力全部补充回来。
  这次墨澜没有定闹钟,打算多休息一会,睡到自然醒,将全部的精神力都恢复过来。
羽毛一大把目前应该是够用了鸟皮勉强肢解出七块完整的倒是火烈鸟血唉希望就这么晃着别给凝固了吧墨澜有些头疼的看着三筒火烈鸟血如果单纯看量的话那三筒的量把七张法术模型画出来肯定是绰绰有余的可墨澜担心的就是不等自己把七张法术卷轴画完血液就全部凝固了没有抗凝剂难道还要在绘制之前先找个过把血给煮开这也煮不开啊墨澜没有办法只好用绳子把三筒火烈鸟血都吊在房梁上甩动让其持续摇晃尽量推迟其凝固的时间躺在硬床板上睡了两三个小时的墨澜终于把状态恢复过来了被闹钟吵醒的他连忙打开竹筒见里面火烈鸟血还没有凝固顿时松了一口气将依旧有些温暖的鸟皮展开握持温温的羽毛笔羽毛笔沾墨落在法术模型上一个点一条线一个奇迹但绘制完第三个法术节点时熟悉的火焰元素再次出现这让墨澜松了口气也让他颇为留意继续绘制伴随着一个又一个节点完成淡粉色鸟皮上的火焰元素慢慢增加很快墨澜就来到了最后一个核心节点六联法术节点面前熟悉的沉重和凝滞再次出现在手上手缓慢但却坚定的挪动这一次墨澜比之前更熟悉更细心这让他得以发现法术卷轴的绘制看似有手就行但其实羽毛笔的每一次划过每一道痕迹的落下都有着精神力的帮助是精神力下意识跟随手的动作牵动火焰元素让其覆盖在绘制好的法术节点上并让它们凝聚在这而绘制完法术卷轴后的精神疲劳也正是来源于此精神力不回复绘制法术卷轴就注定了要失败当然这个法术卷轴再次成功火焰元素点燃火焰中淡粉色的鸟皮缓缓蜕变变得厚重变得深沉变得古朴也变得看起来更加昂贵将平白变厚一些的法术模型卷起然后用绳子绑起来顺手扎了个蝴蝶结经过简单的实验之后清醒状态恢复精神疲劳未知但在睡眠状态两到三小时内即可恢复于是乎墨澜每隔三小时就订个闹钟将自己叫醒绘制完法术卷轴的时候再去睡觉第三支法术卷轴成功然而第四支法术卷轴因太过疲惫在绘制最后的六联点时失败墨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鸟皮化为一团火焰并在火焰中燃为灰烬并给墨澜手上添加了几个晶莹剔透的大水泡不行太累频繁的消耗有些撑不住了墨澜有些心疼的说道但没办法事情已成定局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抢救的办法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记住这一次失败并在下一次绘制中加倍小心躺下睡一个美美的觉把消耗的精力全部补充回来这次墨澜没有定闹钟打算多休息一会睡到自然醒将全部的精神力都恢复过来可在墨澜睡着的第七个小时的时候东南方传来一声巨响大地都随之颤动这个简陋的小木屋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崩塌“羽毛大把目前应该够用鸟皮勉强肢解出七块完整倒火烈鸟血.......唉希望就么晃着别给凝固。”
  墨澜有些头疼看着三筒火烈鸟血。
  如果单纯看量话那三筒量把七张法术模型画出来肯定绰绰有余。
  可墨澜担心就等自己把七张法术卷轴画完血液就全部凝固。
  “没有抗凝剂难道还要在绘制之前先找过把血给煮开?也煮开啊。”
  墨澜没有办法只用绳子把三筒火烈鸟血都吊在房梁上甩动让其持续摇晃尽量推迟其凝固时间。
  躺在硬床板上睡两三小时墨澜终于把状态恢复过来。
  被闹钟吵醒连忙打开竹筒见里面火烈鸟血还没有凝固顿时松口气。
  将依旧有些温暖鸟皮展开握持温温羽毛笔。
  羽毛笔沾墨落在法术模型上点条线奇迹。
  但绘制完第三法术节点时熟悉火焰元素再次出现让墨澜松口气也让颇为留意。
  继续绘制伴随着又节点完成淡粉色鸟皮上火焰元素慢慢增加。
  很快墨澜就来到最后核心节点六联法术节点面前熟悉沉重和凝滞再次出现在手上。
  手缓慢但却坚定挪动次墨澜比之前更熟悉更细心让得以发现。
  法术卷轴绘制看似有手就行但其实羽毛笔每次划过、每道痕迹落下都有着精神力帮助。
  精神力下意识跟随手动作牵动火焰元素让其覆盖在绘制法术节点上并让它们凝聚在。
  而绘制完法术卷轴后精神疲劳也正来源于此精神力回复绘制法术卷轴就注定要失败。
  当然法术卷轴再次成功火焰元素点燃火焰中淡粉色鸟皮缓缓蜕变变得厚重变得深沉变得古朴也变得看起来更加昂贵。
  将平白变厚些法术模型卷起然后用绳子绑起来顺手扎蝴蝶结。
  经过简单实验之后清醒状态恢复精神疲劳未知但在睡眠状态两到三小时内即可恢复。
  于乎墨澜每隔三小时就订闹钟将自己叫醒绘制完法术卷轴时候再去睡觉。
  第三支法术卷轴成功然而第四支法术卷轴因太过疲惫在绘制最后六联点时失败。
  墨澜只能眼睁睁看着鸟皮化为团火焰并在火焰中燃为灰烬并给墨澜手上添加几晶莹剔透大水泡。
  “行太累频繁消耗有些撑住。”
  墨澜有些心疼说道但没办法事情已成定局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抢救办法。
  现在唯能做就牢牢记住次失败并在下次绘制中加倍小心躺下睡美美觉把消耗精力全部补充回来。
  次墨澜没有定闹钟打算多休息会睡到自然醒将全部精神力都恢复过来。
  可在墨澜睡着第七小时时候东南方传来声巨响大地都随之颤动简陋小木屋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崩塌。
“羽毛一大把,目前应该是够用了,鸟皮勉强肢解出七块完整的,倒是火烈鸟血.......唉,希望就这么晃着别给凝固了吧。”
  墨澜有些头疼的看着三筒火烈鸟血。
  如果单纯看量的话,那三筒的量把七张法术模型画出来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可墨澜担心的就是不等自己把七张法术卷轴画完血液就全部凝固了。
  “没有抗凝剂,难道还要在绘制之前先找个过把血给煮开?这也煮不开啊。”
  墨澜没有办法,只好用绳子把三筒火烈鸟血都吊在房梁上甩动,让其持续摇晃,尽量推迟其凝固的时间。
  躺在硬床板上,睡了两三个小时的墨澜终于把状态恢复过来了。
  被闹钟吵醒的他连忙打开竹筒,见里面火烈鸟血还没有凝固顿时松了一口气。
  将依旧有些温暖的鸟皮展开,握持温温的羽毛笔。
  羽毛笔沾墨落在法术模型上,一个点,一条线,一个奇迹。
  但绘制完第三个法术节点时熟悉的火焰元素再次出现,这让墨澜松了口气,也让他颇为留意。
  继续绘制,伴随着一个又一个节点完成,淡粉色鸟皮上的火焰元素慢慢增加。
  很快墨澜就来到了最后一个核心节点,六联法术节点面前,熟悉的沉重和凝滞再次出现在手上。
  手缓慢但却坚定的挪动,这一次墨澜比之前更熟悉,更细心,这让他得以发现。
  法术卷轴的绘制看似有手就行,但其实羽毛笔的每一次划过、每一道痕迹的落下都有着精神力的帮助。
  是精神力下意识跟随手的动作牵动火焰元素让其覆盖在绘制好的法术节点上,并让它们凝聚在这。
  而绘制完法术卷轴后的精神疲劳也正是来源于此,精神力不回复,绘制法术卷轴就注定了要失败。
  当然,这个法术卷轴再次成功,火焰元素点燃,火焰中淡粉色的鸟皮缓缓蜕变,变得厚重,变得深沉,变得古朴,也变得看起来更加昂贵。
“羽毛一大把,目前应该是够用了,鸟皮勉强肢解出七块完整的,倒是火烈鸟血.......唉,希望就这么晃着别给凝固了吧。”
  墨澜有些头疼的看着三筒火烈鸟血。
  如果单纯看量的话,那三筒的量把七张法术模型画出来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可墨澜担心的就是不等自己把七张法术卷轴画完血液就全部凝固了。
  “没有抗凝剂,难道还要在绘制之前先找个过把血给煮开?这也煮不开啊。”
  墨澜没有办法,只好用绳子把三筒火烈鸟血都吊在房梁上甩动,让其持续摇晃,尽量推迟其凝固的时间。
  躺在硬床板上,睡了两三个小时的墨澜终于把状态恢复过来了。
  被闹钟吵醒的他连忙打开竹筒,见里面火烈鸟血还没有凝固顿时松了一口气。
  将依旧有些温暖的鸟皮展开,握持温温的羽毛笔。
  羽毛笔沾墨落在法术模型上,一个点,一条线,一个奇迹。
  但绘制完第三个法术节点时熟悉的火焰元素再次出现,这让墨澜松了口气,也让他颇为留意。
  继续绘制,伴随着一个又一个节点完成,淡粉色鸟皮上的火焰元素慢慢增加。
  很快墨澜就来到了最后一个核心节点,六联法术节点面前,熟悉的沉重和凝滞再次出现在手上。
  手缓慢但却坚定的挪动,这一次墨澜比之前更熟悉,更细心,这让他得以发现。
  法术卷轴的绘制看似有手就行,但其实羽毛笔的每一次划过、每一道痕迹的落下都有着精神力的帮助。
  是精神力下意识跟随手的动作牵动火焰元素让其覆盖在绘制好的法术节点上,并让它们凝聚在这。
  而绘制完法术卷轴后的精神疲劳也正是来源于此,精神力不回复,绘制法术卷轴就注定了要失败。
  当然,这个法术卷轴再次成功,火焰元素点燃,火焰中淡粉色的鸟皮缓缓蜕变,变得厚重,变得深沉,变得古朴,也变得看起来更加昂贵。
  将平白变厚一些的法术模型卷起,然后用绳子绑起来,顺手扎了个蝴蝶结。
  经过简单的实验之后,清醒状态恢复精神疲劳未知,但在睡眠状态两到三小时内即可恢复。
  于是乎墨澜每隔三小时就订个闹钟将自己叫醒,绘制完法术卷轴的时候再去睡觉。
  第三支法术卷轴成功,然而第四支法术卷轴因太过疲惫在绘制最后的六联点时失败。
  墨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鸟皮化为一团火焰,并在火焰中燃为灰烬,并给墨澜手上添加了几个晶莹剔透的大水泡。
  “不行,太累,频繁的消耗有些撑不住了。”
  墨澜有些心疼的说道,但没办法,事情已成定局,无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抢救的办法。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牢牢记住这一次失败,并在下一次绘制中加倍小心,躺下,睡一个美美的觉,把消耗的精力全部补充回来。
  这次墨澜没有定闹钟,打算多休息一会,睡到自然醒,将全部的精神力都恢复过来。
  可在墨澜睡着的第七个小时的时候,东南方传来一声巨响,大地都随之颤动,这个简陋的小木屋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可能崩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